「十幾萬一根骨頭都買不到!」 桂財院「陰婚」舞爆紅全網

陰魂

我們看到這個廣西財經學院Frebel街舞社的舞蹈時真的很震撼……因為我們以前曾經構思過類似的話題,因此我們格外比一般人更有感觸。這個舞蹈今天可以說是引爆了全場,但是其背後的意義遠遠要大於這個舞蹈本身,可能很多人並不知道。

請花一點點時間和一點點膽量聽我們說說中國「陰婚」(冥婚)的那些事情。然後我們再去說這個舞蹈,相信你會更有感觸。

沒錯,你看的沒錯,所謂的陰婚(冥婚)就是和逝者結婚。

一些大城市的同學可能無法想像這種事情,其由來已久。在我國一些農村地區,「陰婚」是指沒有成婚的男性去世後,由家人為其尋找一具女性屍體合葬在一起。本意是讓死去的親人在陰間不感覺孤單,能夠像活著的人那樣成雙成對地過日子。

1949年後,陰婚作為一種帶有迷信色彩的陋俗,不再被社會認可。

但是,至今在陝西、山西、甘肅、河南等地的農村少數地區仍然存在,這項花費少則數干元,多則十幾萬元不等。尤其近年來,「陰婚」又在一些農村地區興盛起來。

從前面這個「配陰婚」的字面解釋上就能看出,都是女配男,沒有男配女。

因此,女性屍體的來源成為了最大的「香餑餑」,其中也誕生出無數令人難以想像甚至噁心的事情。

屍體最多的地方是哪裡?醫院的太平間!

某市醫院太平間裡很少有女屍,尤其是年輕的女屍。一旦聽說有年輕女孩病危,立刻八方涌動,引來十幾個喪子家庭爭搶。他們的到來是如此之快,以至於當激烈的價格戰塵埃落定時,女孩往往還沒有離世。但女方家屬向買家承諾,一旦女孩去世會立刻把屍體拉到男方家裡,男方家屬在得到承諾後心滿意足地回到家中等待女孩去世的消息。

這是當地農村冥婚現象的真實寫照。

若有未婚男子不幸去世,父母會為兒子尋找「門當戶對」的未婚女屍,將兩具屍骨合葬在一起,便算兩人在陰間結為夫妻。雙方父母也從買家和賣家的關係,轉變為「親家」。

根據媒體的報道,無論男方去世多久,只要有合適的女屍,隨時可以配婚,價格在2016年就高達18萬元!

胡青花為兒子辦冥婚的消息不脛而走,令當地不少人羨慕嫉妒恨。因為按照市場行情,如此「高質量」的女屍可遇不可求,「根本不是區區18萬元就可以買到的」。

女屍的價格由多種因素決定,包括年齡、新鮮程度、完整程度、相貌、家庭背景

等。根據這些條件計算,病死的女屍往往要比交通事故致死的女屍價格高;而剛剛病死的女屍又比離世多年的價格高,新鮮越好。所以,年輕漂亮的、剛剛病死的、家庭條件好的女屍最值錢,價格往往可達十幾萬乃至幾十萬元。

除去交通事故與疾病外,不少年輕男子在事故率高的黑礦場下井挖煤,死亡率遠高於女子,再加上農村男女比例失衡,導致很多男方父母懷揣著十幾萬元的撫恤金,卻找不到合適的女屍。不過按當地不成文的習俗,冥婚男女的年齡統統以死亡時的年齡計算,比如18歲去世的男子,10年後,仍然是以18歲的年齡「說媒」,所以即便暫時買不到或者買不起,也等得起。

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有無數雙眼睛緊緊盯著醫院,一旦聽說有「高質量」的女屍出現,便如平地驚雷一般,「需求」長期被壓抑的家長紛紛趕往醫院與女方家屬討價還價。而作為信息源的醫院工作人員,如果成交可以得到2000元-3000元的紅包,如果沒能成交也能獲得500元-1000元的紅包,希望下次還能獲得關照。

女方家裡為什麼會贊同?因為這筆「生意」百利而無一弊!

根據很多地方的習俗,未婚女子是不能埋入祖墳的,因為這樣會激怒祖先,所以只能在田埂上放著,等配好冥婚再葬入男方祖墳。火爆的市場不僅為女方親屬帶來了不菲的收入,還能讓女孩早日入土為安,避免了暴屍田野的下場。我們看到了很多網友的揭露,這樣的風俗的確存在:

而對男方來說,配完冥婚便可以過繼親戚的後代,將這一脈傳承下去。對於親自操辦婚事的雙方家長來說冥婚同樣意義重大。當地人認為,只有在孩子成家立業後,當父母的才算是完成了撫養的義務,為沒有結婚的兒女配冥婚,也算了卻一樁心願。

前幾年轟動全國的一件事情就是如此:

這是現場圖:

這是合葬的過程:

大家要注意,這個照片是PS合成的,男女根本不認識,是後期父母「配」的。實際上這個姑娘已經去世3年多,山西運城人,去世時間是16歲,和男孩年齡相當,所以最終以10萬元的價格買來配。

上世紀90年代初,一場門當戶對的冥婚要5000元,至本世紀初便漲到5萬元;到2010年,10萬元只能保證配上婚,已經不能提太多條件了;到2016年,15萬元以下連「一根骨頭都買不到」。

這個利潤高不高?

那麼高的利潤大家用腳指頭都能想像的出會發生什麼……對,就是盜屍!
誰家的姑娘去世,如果沒人看著,屍體一定會被盜走,近幾年從來沒有例外。圍繞女孩屍骨的保衛戰從她病危入院那一刻便已經開始。女方家屬根本不信任醫院裡的人,必須24小時看著才能確保萬一女孩離世,屍體不會莫名其妙就沒有了。

女孩一旦去世,家屬便立刻把屍體接走,按照習俗應該是放到自家的田埂上。但猖獗的盜屍迫使家人將屍體放在屋子周圍肉眼可見的地方。在與男方合葬前,一樣需要24小時全程看護。好在不用幾天,女孩便會被「許配」走。

大家要注意,不僅僅是「女孩」會被盜走,只要是女的都有可能被盜。

早在2007年下半年,有記者就赴X南省伊川縣採訪盜挖屍體案件。該縣兩個農民,在利益的驅動下,鋌而走險盜竊死者屍骨獲罪,此案也使伊川地下「陰婚」市場浮出水面。

2007年1月4日上午,伊川縣彭婆鎮派出所接到了一起與眾不同的報案。報案人王某,是該鎮槐莊村人,他母親的屍骨不知什麼時間被盜了。王某說,他母親1996年病故,被葬在村旁。2006年12月20日上午,他路過母親的墳墓時發現,母親的墳墓被扒了一個洞,外邊用玉米稈掩蓋著,棺材裡的屍骨不翼而飛。王某向派出所提供了一條重要線索,他通過多方了解得知,本村的杜某和張某有作案嫌疑。杜某和張某被抓後,他們對盜竊屍骨事實供認不諱。

2006年10月初一天,有人找杜某聯繫買屍骨配陰婚的事。時年39歲的杜某和52歲的張某關係不錯,杜某就找到了張某。杜某說,現在有人要買一具女屍骨配陰婚,出價3000元,事成後,咱倆一人一半。10月10日晚上,二人按照事先踩好的點,將王某母親的屍骨盜走,藏在本村一座閒棄的老房子裡。幾天後,杜某聯繫上了買主,以1000元成交。他們還供述了其他兩起盜竊屍骨案。盜竊王某母親屍骨的第二天晚上,二人又將附近村子的一個墓打開,因為棺材裡放的是骨灰盒,他們只好放棄。又過了幾天,杜某聯繫上一個買女屍骨的,這次他決定單幹。這天晚上,杜某到附近一個村子把屍骨盜走。買主一看,是男性屍骨沒要。直到案發,屍骨也沒有出手。2007年1月7日,杜某二人因涉嫌盜竊屍體罪被伊川縣公安局刑拘。最終,伊川縣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杜某有期徒刑1年零6個月,判處張某拘役6個月。

事實上,當年很多地方女性屍骨不翼而飛就是派這個用處。

辦完冥婚,輪到男方家屬擔心女孩的屍體。現在有的墓穴已不再用磚砌,而是先挖很深的坑,然後用水泥澆築起來,非常堅固。光建這樣一個墳,就又要花費數千元,男方親屬還要隔三差五過來巡視,非常累心。

甚至還有盜取女屍「冒充」高學歷、高素質家庭、高新鮮度等措施,可以賣個好價錢的案例。

很快,很多地方的女屍就不夠用了,怎麼辦?一些人便會背著一包包屍骨,賣給當地有需求的人,這種交易叫做「買干骨」。對於這些屍骨的來歷,當地人也心知肚明,肯定是從家鄉地裡刨出來的。即便這樣的屍骨賣不上價,但只要確定是女人的屍骨,還是有交易的。據專事冥婚的媒人透露,「干骨」的價格從幾千元到數萬元不等,以2016年的行情來看,比較完整的「干骨」價格在5萬元左右。

按理說這絕對是一個陋習!事實上在相當一段時間內,這個倒是消散了不少,因為當時經濟不好,很多人都沒錢去配陰婚。

不少村民認為,人活著的時候沒有成家是一大遺憾,所以死後在陰間就應該得到「補償」。據了解,「陰婚」作為一種民間習俗,在當地已有數百年的歷史。在民俗專家看來這個早該被掃進歷史垃圾堆的陋習,是如何死灰復燃的呢?  隨著農村生活條件的改善,「陰婚」習俗又出現了死灰復燃的跡象,一些人互相攀比,而且出現了一些專門為死者「說親」的媒人。

有記者採訪水寨鄉司馬溝村的一位村民說,清明節前夕,農村就有人家忙著為死去的未婚人聯姻。他說,由於這種習俗,當地就出現了專門偷屍骨賣錢的人。盜屍的鋌而走險,是因為有買方市場和利益驅使。一具女屍通過中間人層層轉手。據調查,在當地「配陰婚」有兩種途徑,一種是男女死者雙方家屬同意後,像模像樣地舉行配婚合葬;一種是通過中介人,買來女性屍骨,然後偷偷地合葬。至於屍骨的來歷,買主不管不問。

在山西,為配陰婚應運而生的「鬼媒人」幾乎成了正當職業。女屍如果年輕漂亮,而且家境較好,由雙方家人出面,女方家人甚至可以拿到7萬元的禮錢。現在,就連家庭條件不好的,順應風氣,也要給自己親人配個陰親。因此,盜屍在過去幾年內的猖獗不是沒有道理的。案例比比皆是:

原來同年2010年8月22日,山西省聞喜縣老張22歲的獨子猝然辭世後,一家人四處托「鬼媒人」為兒子「配陰婚」。9月24日晚,老張親屬一行在靈寶人王某、王甲的帶領下,來到靈寶市故縣鎮,王某等人悄悄掘開了葉雪的墳墓。老張查看完屍體,付給9個「鬼媒人」和王某2.45萬元錢後,老張親屬一行將葉雪屍體裝上車,星夜趕回聞喜縣,次日將葉雪安葬。後來,雙方親屬達成協議,老張付給葉雪父母3萬元賠償金,葉雪留在了聞喜縣,成了老張家的「媳婦」。類似案例還有:

法院一審判處孫某有期徒刑1年6個月;明知是盜竊的屍體,仍掩藏、運送、買賣的翟某、楊某、常某明,其行為已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10個月、1年,並處4000元至8000元不等的罰金。

這是另外一個案例:

2人行為已構成盜竊屍體罪。2014年5月,濮陽縣人民法院一審判處張某、劉某有期徒刑1年,緩刑2年。

這個盜屍還不算是最惡臭的。

冥婚在很多地方如此盛行,年輕人雖然很少談論,但他們對此並不反感,如果有親戚朋友遭遇不幸,從情感上他們是支持冥婚的。在他們中,冥婚和正常的婚姻沒有區別,雙方父母都會為兒女嚴格把關,只不過夫妻是在陰間生活而已。某位年輕女孩坦承,若她沒有結婚便意外身亡,她也願意讓父母幫自己挑選一位合適的男孩作伴。也有部分年輕人排斥冥婚。據介紹,近年來也出現了不少明確反對配冥婚的女孩,但她們死後毫無例外都被配了婚,「

因為婚姻大事由不得她們。」冥婚媒人說。

那麼,除了盜屍和從其他地方背屍骨回來之外,萬一「需求」過於旺盛,那麼怎麼辦?
拿活人下手!

真的,這個才是真正令人毛骨悚然的!

沒有女性屍體?那就直接拿活人來!這是2004年的案例:

顯然,孩子是最容易下手的。

還有哪些人是容易下手的?

1、精神病、智障等女子。

2、風月場所的坐檯女子。

這是2006年的一個案例:

更為凶殘的是一個農民,殺死了6個女子賣出去配陰婚。

最殘忍的是當年震驚全國的把一個等車的活生生的孕婦殺死去配陰婚的,2013年最臭名昭著的王海榮殺人案。

事實上這樣的案例在隨後的幾年都發生過。2016年殺精神病婦女案:

僅2009年至2015年的6年間,「陰婚」類共有34份相關裁判文書,涉及23起刑案,案發地包含了陝西、山西、甘肅、河北、江蘇、山東、河南及黑龍江8個省份。涉案的共44具遺體,20具被賣往山西,15具被賣至陝西。

在2016年,我們記得最清楚的是一期駭人聽聞的「陰妻」復活案:

2016年7月14日晚7時許,河南省林州市原康鎮的苗某正張羅著為去世的外甥舉行「陰婚」儀式時,即將下葬的「陰妻」竟然復活了,這讓在場的人大吃一驚。原來,苗某的外甥年紀輕輕就去世了,外甥媳婦改嫁他鄉。為了完成姐姐、姐夫的囑託,苗某四處託人尋找尚未婚嫁去世的女屍,給外甥「配陰妻」。

後來一個叫阮某的說有個女子可以配。

7月14日下午,阮某把女屍運過來,剛剛下葬就發現棺材內竟然有聲音!當場人都嚇得腿軟!
原來,這個所謂的剛剛死的「女屍」根本沒有死!經警方調查,阮某等人是一個專門拐賣智障女的團伙。阮某等人只要在大街上遇見走失或精神發育遲滯、神情呆木的智障女子,她們就以提供食宿等為藉口誘騙女子跟其回家,然後冒充智障女的親屬給智障女找婆家,最後坐地分贓。接受苗某委託後,阮某等人商量,找一個患精神病的女子,讓其喝藥物昏迷後做「陰妻」。最後,她們選中了患有智障的女子張香。

於是她們把張香麻醉後當成屍體送給苗某,「活人下葬」!沒想到她提前醒了過來,如果不醒的話就等於被活埋了。

可以看到,無論是偷盜屍體還是殺人、活人下葬,女性在這個事情中受到了最大的迫害!

來源:魔都囡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