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群索居15年 ,徵服藝術界 ,只用一根粉筆!

粉筆畫

顛覆認知

對於粉筆,很多人都有恐怖的回憶:上課打瞌睡,老師一個粉筆頭,就能讓你瞬間清醒。

但粉筆除了可以當武器,還可以做畫筆。

有人幾十年如一日,把這件小事做到極致,莫斯科的Olga Abramova,就是這樣一位姑娘。

從小繪畫便對她有種莫名的吸引力。但家中子女眾多,父母無力負擔她多餘的畫筆、顏料開支。

Olga Abramova便每次等到放學,撿起老師用剩的粉筆頭,「偷偷」帶回家裡。雖然都是用剩的東西,但還是讓她羞愧不已。

況且還有同學跑到老師那,舉報她偷粉筆。

好在老師了解情況後,不僅沒有責罵她,反而當著全班同學的面,獎勵給她一盒全新的粉筆。

這一舉動在Olga Abramova的人生中,可以說是裡程碑式的事件。此後她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扔下書包在牆上塗抹。

母親勸她:畫畫是頂沒出息的事,將來賺不到面包和奶酪,她聽不進去。

父親喝醉了,揪起來就是一頓毒打,瘋狂用衣袖抹掉她畫在牆上的作品,她害怕、心寒,卻不肯放棄。

如此執拗,也讓Olga Abramova感覺人生的黑暗無望。在17歲那年迎來轉機,莫斯科藝術學院的院長偶然看見她的畫作後,大為贊賞。

他不敢相信,如此空靈、夢幻的畫作,出自一個17歲姑娘之手。

一支粉筆,既有水彩的通透,又兼油畫的厚重。

色彩變化,豐富、典雅、絢麗。

大色塊的暈染,更是巧妙而富有靈氣。

「她的畫中,總有一種難言的感情,沒有一絲的緊張與焦慮,反而是無盡的恬靜,」

真不敢想象,如此立體唯美的畫作,竟是用粉筆完成。

雖然畫院沒有粉筆畫專業,院長還是將其破格錄取。難得幾年安靜的校園時光,Olga Abramova更加精進自己的畫技。

畢業後她也不急於賣畫求生,反而把自己「鎖在」租來的閣樓裡。

經常畫著畫著,晨光就灑在畫板上。

沒有宏大的主題,一花一木,一草一林,都讓Olga Abramova欣喜不已。

在小閣樓15年的離群索居,她說自己從不感寂寞。「這世界上,只有兩件事,能讓人充實,愛和藝術。」

沒有靈感時,便到海邊寫生。

逛逛花圃,但不論去哪,總不忘帶著自己的粉筆。

有時還會幾個月紮進不知名的小邨莊裡,過著隱士般的生活。

30餘年潛心作畫,讓她一經入市,便大受追捧,出版商邀其出版畫集。

藝術館邀請她開畫展

世界各地的藏家爭相高價收藏她的畫作,因為粉筆畫難以駕馭,在當代又是非常稀有的畫種,而這一領域大師的畫作,無疑具有極高的收藏價值。

從無名小卒到粉筆畫大師,30餘年,Olga Abramova不疾不徐,「有粉筆,有閣樓,能作畫,這就是我夢想的生活。」

至於未來,不管有沒有人喜歡,我都會一直畫下去,畫到提不動筆,生命終止。

有一種鳥是永遠關不住的,它的每一片羽翼上都沾滿了自由的光輝。

來源:書畫藝術收藏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