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美國的關稅「保留-豁免」為何不受北京待見?

美國關稅

10月4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發表了她自3月上任以來關於美中貿易的首次詳細講話,按照近幾十年的模式,中美關係是否向好,商貿往來算是一試冷暖的「春江水」。但這番講話,除了美國商界之外,北京不高興,看客們不甘心。我仔細看過戴琪女士的視頻講話之後,知道免除中國關稅不再是問題,只是由於「保留-豁免」將主動權留給了與對華貿易有關的美商,北京因失去主動權不滿意,一心期望美中脫鉤或美國強硬的看客們則很難喝采。

戴琪講話,看客們五味雜陳

戴琪女士這番經過精心準備的講話難煞了自己,在外界引起的反應也算五味雜陳,以下是各方媒體的標題,其中滋味,讀者自去參詳:

《推動中國改變貿易行為無果,美國調整對華貿易戰略》(《華爾街日報》2021年10月8日),這是對一天前那篇不知所云的文章《美國希望與中國開展新貿易談判,但將保留對華關稅》一種小修正。

《戴琪揭對華貿易政策 左手喊對話右手續施壓》(德國之聲,2021年10月5日);

《戴琦講話硬中帶軟 環時回懟硬中露狠》(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21年10月6日)

其中法廣這篇算是對美中雙方姿態把握得很準。無需再多列舉,只能說太多國家期望美國能夠挺起腰板來,煞煞中國戰狼的威風,對同一篇講話才有如此五花八門的理解。

北京方面當然明白關稅可免,但已經回到加入WTO之前每年批准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相彷彿的狀態,豁免權在美國政府手中,需要讓美商出面申請豁免,這樣一來,北京認為自身被降級為取消關稅特別區待遇後的香港,中國政府又得放低身段對美商表示「友好」,以求免除關稅。這對近年總是(或總想)贏滿貫的中共來說,「是可忍孰不可忍」,網易發表了一篇《”孟姜女哭長城”:深度解讀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對華貿易政策新指針》,對拜登班子的低能極盡嘲諷之能事。但在批評戴琪講話沒有章法、沒談具體措施卻完全錯。戴琪講話雖然彎彎繞,但其實有綱領也有具體措施。

美國對華政綱:既然中國不肯改變,美國就改變自身策略

戴琪講演不算短,內容虛多實少,將結論隱藏在回顧歷史之後,諸如美國從中國獲得的改革承諾被證明是「反覆無常的而又無法執行的」,當美國向WTO提出申訴並勝訴時,中國並沒有改變其基本政策,中國「進一步加強了以國家為中心的模式」,「中國的計劃並不包括實質性改革,等等。她當然也提到:「中國的增長和繁榮以犧牲美國及其盟友的工人和經濟機會為代價,中國的利益與美國的利益仍存在根本矛盾,……引發了世界經濟中的零和局面「,但對策不是懲罰中國,因為「拜登總統已經言明,我們的全球競爭力和繁榮首先來自於內政。我們需要對國內進行聰明的投資來提升我們的競爭力。」

戴琪說,拜登的戰略是從「優勢的位置」出發與中國接觸。如何才能讓美國擁有優勢地位?戴琪回答:「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在美中關係中採取一種新的、全面的和務實的方法,能夠真正促進我們的戰略和經濟目標,無論是從短期還是長期來看。隨著我們與中國經濟關係的發展,我們捍衛利益的策略也必須改變。隨著時間的推移,賭注越來越大,提高美國的競爭力變得更加重要。」

這話說白了,就是放棄與中國對抗,也不再以改變中國為目標,而是專注美國國內發展——這話聽起來當然也沒錯,因為美國內政現在確實出了不少麻煩,那些左派名之為「改變美國」的舉措施必將帶來極大的政治動盪:一是Copy中國模式搞大基建,二是拜登提名準備推崇蘇式計劃經濟銀行體制的奧巴諾娃採用蘇聯模式管理美國1200多家銀行,三是準備暫時擱置3.5萬億美元兩黨合作的基建建設法案,先讓桑德斯的5.5萬億美元福利國家擴張計劃成為法律——這種朝令夕改的動搖讓拜登的粉絲Karl Rove忍不住了,10月6日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拜登為什麼向極左翼投降》,站在溫和左派的立場上批評了拜登。

戴琪宣示的這一對華政策綱領得到路透社10月4日消息的佐證。路透社稱,拜登政府的官員們表示,「我們認識到,中國根本不會改變,我們必須制定一項與中國打交道的戰略,而不是我們希望的那樣」。一位官員表示,美國將在與北京的貿易關係中採取靈活的方式,其行動將根據北京的反應量身定製,並補充說:「探戈需要兩個人才能跳。」這位官員表示,「我們不想拿掉任何選項,也不想先發制人地劃地自限。」

具體措施:保留-豁免遊戲中暗藏遊說環節

美國商界中那些在華有商貿利益的企業,一直強調中國對全球製造業不可或缺。儘管有關稅、疫情和其他干擾,但很少有美國公司將經營遷回美國。大多數美國公司支持拜登,乃因其主張中國是合作夥伴,他們希望拜登上台後立即取消對華關稅。今年8月初,一批有影響力的美國商業團體致信耶倫和戴琪,敦促政府重啟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並降低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組織發出這封信的是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主席克雷格·艾倫(Craig Allen),簽署這封信的其他組織包括美國商會和商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以及代表與中國有密切業務聯繫的經濟部門的團體,如美國藥物研究和製造商協會(Pharmaceutical Research and Manufacturers of America)、半導體行業協會(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和美國農場局聯合會(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美國零售聯合會(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等。

戴琪女士10月4日的聲明當中,最引人注目的政策聲明就是要發動「具針對性的關稅排除程序」,以免除川普政府對中國價值3,700億美元的產品施加的關稅,這項懲罰性關稅是為了報復中國被視為不公平的貿易做法,但受到許多公司的批評。戴琪指出,這能為美國工業提供一定程度的救濟,未來也可能會有更多的免徵程序,「這些關稅並未有任何戰略利益,還增加美方成本」。為重新校準美國對中貿易政策,她將與中方對口就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落實進行討論,並展開「關稅排除流程」,確保現行架構符合美國經濟利益。

寫到這裡,如果還有人不明白「關稅排除流程」意指什麼,我只能寫成這樣的大白話:拜登政府與中國政府展開新的談判,「將保留現有關稅,同時也將恢復美國進口商尋求豁免這些關稅的能力」,意思是,關稅可免,但人情不能直接賣給中國政府,而是得讓中國政府與美國進口商達成協議,讓他們出面向美國政府遊說申請,結果雖然還是讓中國商品低關稅進入美國,但不再是加入WTO之後那種「權利當然」狀態,而是恢復到加入WTO之前每年由美國國會批准最惠國待遇那種「權利或然」狀態。「保留-豁免」之間多了一個遊說環節,便於美國商界通過華府遊說行業開展工作——9月23日,美國在華商會發表報告:美資企業中77.9% 對其未來五年在華業務前景持樂觀或較為樂觀的態度,僅 9.8% 的企業對業務前景表示悲觀。現在想來,美國在華商會的遊說早就獲得白宮承諾,並知會了在華美商,否則不會有這個報告。看了戴琪女士講話全文,我算領悟到「關稅保留-豁免」就是遊說成果,終於知道美中之間的暗橋一直未斷。

最後,我得為挨了不少板磚的戴琪女士抱句屈:戴琪這番辛苦準備、曲裡拐彎的講話不代表她自己,代表美國政府,代表拜登總統。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