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制度要發威,但不是土鱉們理解的那種

德克薩斯

文:西奈山峰

今天聽到的最重要消息,是德克薩斯州最高法院起訴賓西法尼亞、佐治亞、密歇根、威斯康星,理由是它們違反了憲法,隨後,路易斯安那、阿肯色、阿拉巴馬、佛羅里達、肯塔基、密西西比、南卡羅來納、南達科他等十幾個州加入了德州的高法訴訟,一併起訴賓、佐、密、威選舉違憲。最高法院大法官以6:3接受了起訴,準備聽證。

美國制度開始發威了,但這個「制度」並非彼岸土鱉們理解的那種。

大選以來,輿論迅速分成挺川與挺拜兩派,引人注目的是挺拜派或者說是反川派,他們挺拜的最重要的理由是,他們堅信「美國歷經200多年的選舉制度非常完善,美國新聞媒體獨立自由,所以本次拜登的勝利真實可信,即使存在瑕疵,但絕對不足矣翻盤。川普不承認大選結果,是耍賴,是破壞美國制度,所有所謂的舞弊證據都不足為信,挺川者也都是沒有經過民主訓練、缺乏民主意識、擅搞個人迷信的刁民。」

在我的文章留言中就有這類人。

這些號稱「相信制度」的人,其實真的不懂什麼是制度,尤其不懂美國的制度,這一點無論是上面留言的這位,還是小有名氣的公號狗,甚至名滿此岸的某些法學家,都不例外,統統不懂。

面對從未出現過的多州同時停止計票,以及隨後出現的「拜登曲線」,面對數以萬計精確到個位數的死人票、罪犯票和未成年票,面對親測為實給拜票按比例加權的投票機,川派提出質疑、發起抗議、訴諸司法,這不正常嗎?難道讓川派像蘇格拉底那樣明明冤屈也要引頸受戮,才算服從制度?如果那樣,恰恰不是制度優異,而是制度恐怖。

至少從選舉日至今,川派始終在美國制度範圍內行事,無論新聞發布、法律訴訟、抗議示威,都嚴格按照美國成文法律規定進行。

川普不承認敗選,是制度允許的;川派提出舞弊質疑,是制度允許的;川粉發起挺川示威,是制度允許的;川派調查取證訴諸有司,是制度允許的。這些到了土鱉們嘴裡,怎麼就成了破壞制度了呢?土鱉們到底懂不懂制度啊?

今天,十幾個州向最高法控告賓、佐、密、威4州選舉違憲,也是制度允許的。即使訴訟被判失敗,導致多州脫離聯邦獨立,甚至引發內戰,仍然是制度允許的。因為在美國成文憲法之前和之上,還有《獨立宣言》的莊嚴宣告:當任何形式的政府對這些目標(生命、自由、財產)具破壞作用時,人民便有權力改變或廢除它。

土鱉們的理解是,制度是憲法規定的,並且他們的這個理解只限於美歐國家的制度,他們反對的某些制度雖然也是該國憲法規定的,他們卻認為那些制度不好。這個矛盾也恰恰證明,即使按土鱉們對制度的認知水平,仍然得不出制度必然可靠,因而必須被服從。

他們之所以用「制度」為藉口反川挺拜,是因為他們堅信以美國憲法為核心的美國制度是不能出錯的,是無機可乘的。他們貌似捍衛美國制度,其實他們根本不懂:憲法之上有立國宗旨,立國宗旨之上有文化信仰。美國憲法之上有《獨立宣言》,《獨立宣言》之上有《聖經》信仰。

憲法制度有空子可鑽,但正義良知卻疏而不漏。無信仰無道德的人盡可以不擇手段玩弄制度和法律,但他們逃不過有《聖經》信仰尚存正義良知的公眾不屈的追責。而這些,仍然是美國制度允許的,仍然沒有超出制度的範疇,只是這個層次的制度是土鱉們不能理解的。

土鱉法學家和公號狗們,你們做點小罵大幫忙的事情,收點弱智廉價的韭菜就行了,不要再對天下大事說三道四,以免賠掉底褲、貽笑方家。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