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者專欄】論文明社會底線與「美國優先」:從英制單位的使用說起

華盛頓

曾記得,少年時,一群籃球小子為了喬丹的身高到底應該是多少而爭論不休,那時候沒有谷歌,更沒有百度,6英尺6英寸到底應該是我們熟悉的多少厘米?難倒了很多人。

凡是有過美國遊歷、學習、生活經驗的人,包括和美國有過外貿業務交往的人,甚至包括喜歡看美國NBA的人,都會知道,在今天全世界都流行以公制單位進行長度、高度、重量、距離等度量的大背景下,號稱全世界最發達的美國,卻仍然以古老的英制單位為常用的度量單位。比如容量不用升,用加侖和夸脫;重量不用公斤,用磅和盎司;高度和長度不用米,用英尺和英寸等等。熟悉汽車的朋友們也知道,美規車不用公里,用的是邁(mile)。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就不一一列舉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看一下。

相信很多朋友和我一樣,很長時間都很困惑,都21世紀了,為什麼美國還要用這麼古老的計量單位,換算起來很複雜。甚至連他們的老祖宗英國,很多都已經不用了,改用公制單位了。為什麼美國還要繼續抱著不放?怎麼看都和世界第一經濟、科技、教育強國的樣子不匹配。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先讓我們來看一下另外一個現象。

很多開車的朋友到了美國會發現一個特別爽的現象:美國的停車場停車位都很寬大,車門大開一般都碰不到旁邊的車,根本不用擔心停不進去。在國內我們經常為了離開的時候方便,停車的時候要小心翼翼的倒車進去。在美國根本不用考慮這個,一般都是直接一頭扎進去就好了。很多人就會感嘆:地大人少就是好啊。

另外,如果大家多進幾次停車場就會發現,有一批前面豎著藍色牌子的車位,不管停車場裡停了多少車,一般都有空餘位置,而且也沒人去停。英語好或者反應快的朋友,很快就會明白,那是殘障人士專用車位。那些車位都在位置最好、最方便的地方,而且極少有不夠用的時候,一般來說殘障人士什麼時候去都能找到停的地方。而正常健康人,哪怕停的再遠,也不會去占用這些位置的。

再來說一個近期的案例。

去年在上海開業火到爆的美國著名超市Costco,因為要遵守社交距離等要求限制了超市的人流量。此舉對一般人影響不大,但是大大的不利於老年顧客。這些老人既不會上網網購,到現場購物又加長了等待的時間,而且新冠剛爆發的時候,很多物資緊缺,老年人連廁紙都搶不到。所幸的是,Costco官方很快發現了這個問題,並且及時做出了調整,在每天開業最初的一個小時,專門為60歲以上的老人開放。既便利了老年人購物,也減少了老年人因為人多可能感染新冠的風險,非常好的解決了老年人的問題,也得到了全社會的理解和支持。

我們接下來再回到最初的問題:為什麼美國要使用英制單位而不是公制單位?

那個問題在困擾我很久以後,偶然的機會,一個美國的朋友解決了我的疑惑。他說:美國是從英國殖民地發源的國家,最初使用的都是英制單位,人們已經習以為常。等到公制單位大流行的時候,美國相關部門也考慮過這個問題,但是發現如果全部改成公制單位,老年人們會無所適從。相對來說,叫年輕人去適應老年人,比讓老年人去適應年輕人要容易的多。而且隨著美國進入老齡社會,老年人越來越多,美國的老年人又大多是獨立生活,很少和子女生活在一起。如果進行大規模的改變,看起來是社會的進步,實際上卻是拋棄了老年人,勢必給老年人的生活甚至生存造成巨大的困擾。而不改,影響有限。所以,就不改了。

寫到這裡,想起來不久前國內廣泛流傳的一個視頻:一位要坐公交車的老人,因為沒有手機,不能出示所謂的健康碼,而被滿車的人斥責,甚至有的人直接痛罵老人,罵他耽誤大家的時間。最後,司機報警叫來了警察,警察也以老人無法出示健康碼為由,把老人請下了公交車。

看到那個視頻的時候,不知道大家是什麼感受。我只有濃濃的憤怒:一個自詡「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民族,墮落到了何等程度。別TM用疫情說事兒!我不想聽。

有人說,看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不用看什麼高樓大廈、車水馬龍,看他們對待弱勢群體的態度就足夠了。在弱勢群體能得到充分尊重和權益保障的地方,才是真正文明的樂土。誰都不知道自己哪一天會不會淪落為弱勢群體,所以,保護和尊重弱勢群體就是尊重和保護你自己。

美國人可以各種辱罵總統,但是你辱罵殘疾人試試?我國以殘疾人段子出名的某位笑星,如果在美國,早就被告慘、賠慘了。哪裡還能當的了億萬富翁,買的了私人飛機,成為一代宗師?

那麼,這些和「美國優先」又有什麼關係?

在我之前寫的《新南北戰爭:美國大選鬥爭的經濟學實質》一文中我已經提到:本地大選實際上是全球化和美國優先之間的鬥爭,是大資本和中產階級的鬥爭。

資本在利益的驅動下,在科技的催化下,不遺餘力的推動全球化。近二三十年,美國誕生了數不清的富可敵國的大富豪。而與此同時,美國社會的中堅力量中產階級,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中產階級數量萎縮,生活日益艱難。因為伴隨著全球化的推進,大量的工作機會轉移去了能讓資本獲得更高利潤的國家和地區。留給美國人的,是越來越高的失業率。

同時,美國在全球駐軍,打了一場又一場的局部戰爭,投入了高昂的軍費,數以千、萬計的美國年輕人戰死、致殘沙場。在經濟發達程度不低於美國的歐洲、日本,美軍都承擔了大部分的軍費,而這些軍費,都是美國納稅人的血汗錢。特別是歐洲,為保護他們的美軍分攤軍費不情不願、怨聲載道。而對穆斯林難民,卻大方的很,整個歐洲,養了數百萬吸血的蛀蟲。而且這些蛀蟲還不感恩,動不動就用恐怖襲擊回報這些國家。農夫與蛇,是蛇太冷血,還是農夫太愚蠢?

川普,是川普改變了這一切!

川普用國家安全的需要和減稅等推動資本和產業回流美國,為美國人創造就業機會,實現了美國近幾十年來最好的經濟發展局面;是川普,和歐洲日本韓國談判,要求他們分擔更多的駐軍費用,節約美國納稅人的血汗錢;是川普,用無人機定點清除恐怖分子頭子,以暴制暴,讓人肉盾牌都失去了作用,讓全球的恐怖分子都噤若寒蟬,老老實實窩在老鼠洞裡;是川普,珍惜美國年輕人的生命,不再讓他們進行無謂的流血和犧牲;是川普,打破了中東和平進程幾十年的僵局,開闢了猶太人和阿拉伯世界和平共處的新局面。等等等等。

站在美國人民的角度,這樣的「美國優先」,能不受歡迎?難道那種拿本國老百姓的福祉於不顧,在國際上大撒幣的所謂國際人道主義模式,才應該受到歡迎?

一個健康的文明社會的底線:不是以如何讓強者能夠更強為標準的,而是以如何能夠更好的保證弱者的權益,讓弱者能跟得上時代的步伐不被拋棄為標準的。

所以,什麼是美國優先?

美國優先,是美國人民的工作權力優先;

美國優先,是美國人民的生命優先;

美國優先,是美國人民的福祉優先。

唯有如此,才能解釋川普競選集會時候的人山人海;

唯有如此,才能解釋集合在華盛頓街頭百萬挺川的人群;

唯有如此,才能解釋為什麼川普是美國歷史上得票最多的共和黨候選人。

如果連美國人的問題都沒解決好,還談什麼大國擔當?世界領袖?

是的,很多人不喜歡川普,因為他動了太多人的奶酪,改變了既有的政治和利益格局。是的,川普在國際上也很不得人心,因為他改變了太多的規則,讓美國幾乎所有的盟友和敵人都很不爽。太多人想讓他下台了,太多人想讓美國和世界回到原來的既有軌道去。

但是,看看「黑命貴」吧;看看「安提法」吧;看看這次美國大選的混亂局面吧;看看歐洲的難民潮和恐怖襲擊吧。

看看今天在華盛頓文明集會和遊行挺川普的百萬人群吧;看看在美國50個州首府同時舉行的挺川大集會吧。

只要你不帶偏見的用心去看,你,就會有答案。

近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Alito發表了出人意料、振聾發聵的保守主義演講,直指今天美國社會面臨的各種問題,尤其是極左的問題。並表示誓死捍衛美國的憲法和價值觀,令人動容。

我們中國有句古話:齊家、治國、平天下!今天,美國人的家、國,出問題啦!那些以平天下為己任的美國的領袖們,需要回過頭先把自己的家、國的問題處理好。否則,天下還是那個天下,美國就不是美國了!

二戰以來,在科技和全球化的推動下,人類社會得到了快速的發展。但是,當21世紀已經走了五分之一,在新冠疫情如此強烈的全球衝擊之下,人類,是不是應該進行一下深刻的反省:這個世界的身體是不是走的太快?應該的適當的慢下來,等一等靈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