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人手確定,啟動對決機制

美國大選

作者:轅固小生

世界疫情還沒得到有效緩解,美國的政治遊戲始終都在博弈。

2020年是四年一度的總統大選年,雖然病毒的肆虐打擾了人民的生活,但是這一重大事件還將成為其中的焦點,不斷展開討論。

現任總統川普因為他四年的亮眼政績,在共和黨陣營中便毫無懸念地勝出,早早確定了角逐的黨派席位。而民主黨內部就如一盤散沙,競爭激烈,各方意見爭鬥叢生,黨內初選遲遲無法敲定人物。

民主黨前期形成的三方格局是左派偏右的億萬富翁布隆伯格,溫和左派前任副總統拜登,激進左派桑德斯。在兩黨格局中,由於民主黨偏重於自由譜系的左翼色彩,所以布隆伯格因為其出身和政治綱領與黨派主張不符,早早便被淘汰。但是他本人極端反對桑德斯的一切冒進想法,所以轉而支持拜登。

作為奧巴馬時期的總統心腹,拜登的左派風格濃厚,擁有一定的從政經驗。但是其為人處世在國內保守詬病,尤其是不久之前發生的對現任總統川普的彈劾案,導火索就是由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通過了川普總統濫用職權的上訴要求,指責其里通外國,意圖伸手調查國內公民的經濟狀況和違法事實,認為有特殊政治訴求,不符合憲法規定。雖然這種中傷十分荒唐可笑,但是民主黨的一意孤行還是讓民眾看到了其偽善的無恥面孔。而民主黨費盡心機想要保護的受害人正是眼下醜聞纏身的總統候選人——拜登先生。

一些人形容民主政治不值得信賴,無非就是在沒有中意人選的情況下,從兩個臭雞蛋中選擇一個不那麼臭的。而民主黨內部最終推舉出來的拜登就是最無奈的選擇了,備胎都沒得找了。

左派大師桑德斯先生的競選綱領基本就是毀掉美國傳統信仰和保守根基的計劃版本,試圖將大政府的力量發揮到極致,在這裡妄想建造一個窮人的天堂,幾乎就要像委內瑞拉看齊了。在民主黨選民的基本盤內,自詡“民主社會主義”的桑德斯代表黨內激進左翼勢力,有一大批忠實的年輕、草根、拉丁裔選民支持。拜登則得到中間溫和派立場、黑人選民支持,兩者代表截然不同的力量。雖然他們都對共和黨的勢力恨之入骨,也自知能力有限,只會喊出不切實際的口號來掩蓋自身底氣的不足,但桑德斯的破壞力巨大,無法在美國社會得到廣泛支持,儘管其力主的全民醫保策略很討下層人士歡心,可並不具備操作性,沒有參考價值,所以在打雞血般向支持他的選民慷慨激昂地宣傳了一番,就沒有了下文,幽默未遂。而拜登在失去了對手以後,即使誰看他都覺得不順眼,因為手腳不干淨,早就被媒體集中曝光,人人喊打。但是不能眼看著兩黨競爭的平衡格局失去製約,讓共和黨打破慣例,等額當選,所以被迫推出一個陪襯來興風作浪,刷一波存在感。

拜登獲得黨內代表參選資格後,桑德斯還表示了祝賀,這令人感到很意外。在短時間內就宣布支持競爭對手,與他4年前的表現迥異。當時,桑德斯僅在7月份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後,才宣布支持希拉里。

拜登適時在回應中更形容桑德斯,“代表一個公平正義美國的最強音”,雖然兩人有分歧,但“我們也是朋友”。

能讓兩個曾經水火不容的傢伙攜手邁進,說明他們還是有一定的價值觀,而且證明面前的挑戰不容小覷,單槍匹馬無法過關。

民主黨常年以來不管是總統還是州長的表現都是差強人意,讓民眾積怨叢生。其打出來左派福利主義的浪費本領,將國家的稅收耗光,負債率陡然提升,而且包容非法移民,導致治安惡化。整個就業率下降,中產階級被敲詐勒索,負擔沉重。這些罪行“罄竹難書”,但是很多人不明就裡,還以為絕對公平的原則應該維持,劫富濟貧就是天經地義。可是貧富差距的拉大卻在必然發生,當國家可以包養貧民百姓之時,權力的作用就可以被無限放大,肆無忌憚地攫取掠奪。

可以看出民主黨派代表草根階層和新興勢力,大多數高級成員都是平凡出身,所以替窮人代言無可厚非。但是他們試圖憑藉不講規則和抹殺差距來人為製造自己心中幻想的盛世圖景,似乎是過於樂觀的痴心妄想。任何打算建立人間天國的夢魘,都將造成巨大的歷史災難。

如今,兩黨候選人都已經正式出爐,馬上一場好戲就要上演了。

1936年大選,羅斯福的競爭對手是共和黨阿爾夫蘭登。在大選中,兩人經過短兵相接,蘭登遭到了近代競選史上最慘重的失敗。羅斯福的得票率為98.49%,僅次於華盛頓和門羅,成為以最高選舉人票當選的總統之一。目前,川普和拜登的差距不知該怎麼計算,只能到最後計票的時候拭目以待了,是否可以洗刷歷史上共和黨慘敗民主黨的恥辱記錄呢?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