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美國郵政是如何改變了國運

美國郵政

文:項西行

歷史上的美國郵政曾是一個響噹噹的名字。

第一任總統華盛頓,他的內閣可謂是極其精簡,只有五個部門分別是,國務卿,財政部,國防部,司法部,最後一個就是郵政部,US Post Service(USPS),不過,歷史發展到今天,美國郵政的光輝早就被這幾個部給壓下去了。

郵政也是美國憲法中唯一白紙黑字中提到的內閣部門:憲法第一條第八款規定國會的職責之一是建立郵局;

美國郵政在國家初始階段之重要性,正如她主頁上一行醒目的黑體字所示:

We connect the nation

美國郵政的這個使命,是由她的第一任郵政局長實現的。

對本傑明.富蘭克林這個人,大家可能都熟悉小學自然課本中他做風箏試驗,發明避雷針的科學家形象,也知道他是《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的簽署人,美國國父,但是,也許很少有人知道他還是美國郵政局的第一任局長。

富蘭克林是老郵政了,他從31歲開始干費城郵政局長,幹了18年後又被英國政府任命為北美殖民地的郵政總長,1776年的美國獨立還是23年之後的事。

在他主持下,各個殖民地之間建立了四通八達的郵政交通網絡,各地的人民雖然地理距離遙遠,但是心理距離卻很近;截至到美國獨立之前,整個殖民地發行超過四十份報紙(中國人到1858年才擁有第一份報紙),老百姓能夠通過郵政及時了解到北美時政。

有一個例子,1770年,在殖民地和母國的矛盾日益激化的背景下,幾個作威作福的英軍士兵在波士頓街頭打死了5個殖民地老百姓,這個事件在美國中學課本上被稱為「波士頓大屠殺」。在倫敦還對大屠殺的消息一無所知的時候,這個新聞已經彷彿野火般燒遍了十三殖民地。下面是引發全美對英國憤怒情緒的一張報紙頭版版畫,被高效的北美郵政迅速推送到全地,如果放到今天的微信公號上,那肯定是個十萬+。

不過,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上了法庭的8個英軍士兵中有6個被判無罪,兩個為過失殺人。你還不能說這個審判刻意包庇,因為陪審員都是當地老百姓,辯護律師名叫約翰亞當斯,是未來的美國獨立之父,合眾國第二任總統,他成功地向陪審團證明了:和英軍對峙的老百姓是「暴徒」。

100多年後,美國一位媒體大亨赫斯特(William Randolph Hearst),對自己最賞識的一位美術編輯說了這樣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你來搞定一個畫面,我就能搞定一場戰爭

「You furnish the pictures and I』ll furnish the war」。

有沒有一點點不寒而慄的感覺?

在這個「大屠殺」事件中,富蘭克林的郵政系統幫助美國獨立戰爭奠定了輿論和民意基礎。

從某一個角度來說,北美郵政就相當於200年前的微博,微信,推特和油管,臉書是怎麼助長阿拉伯之春的,北美郵政就怎麼幫助獨立戰爭推波助瀾。

一點題外話,1898年,赫斯特的這位美術編輯果然搞定了圖片,描繪的是美國軍艦邁阿密號被西班牙「炸沉」這一真實度可疑的事件,隨後美西戰爭爆發,美國把菲律賓,夏威夷,關島,古巴和波多黎各收為己有。

有意思的是,據歷史記載,富蘭克林當年為了拿到這個職位,費了不少口舌,託了不少人情,這裡面還夾雜了私利。因為當年的郵局規矩和今天相反:寄信不要錢,收信的出郵資。富蘭克林當年在費城是一位科學界和政治界的雙棲人物,著名媒體人(擁有一家印刷所)和雜學家,他家就算是當地一個小有名氣的文化交流中心,每年收到海量信函也是一筆極大的開銷。而當了郵局局長,可以免費取信啦。

1773年,富蘭克林又利用了一把作為郵政局長的職權,對美國未來的道路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不過這一次不是為了謀私。

在美國獨立的大事時間表上,排在「波士頓大屠殺」之後的,就是著名的波士頓「傾茶」事件:當時殖民地的100多號激進人士,為了抗議英國對北美徵收的「茶葉稅」,把來自東印度公司的幾百箱茶葉給傾倒進了波士頓灣。這種搗毀私有財產的暴力行為,引發了來自英國王室和議會的一致憤怒,連殖民地的高層人士,包括軍人華盛頓和律師亞當斯,也自覺理虧,感到同胞們有點太過分了。

富蘭克林卻笑而不語,因為他掌握了一顆定時炸彈。幾年前當殖民地和母國的關係日趨緊張的時候,英國任命的麻省州長和英國首相府之間的一批緊急信件往來,被他這個郵政局長掌握了。其中一封信中有非常火爆的字眼,比如殖民地的政府議會(Council)本是當地民選,而州長給英國首相的建議是:不如改成國王從中央直接指派!

富蘭克林把這些信件轉交獨立派激進人士,後來幾經曲折,這些信件被發表在《波士頓憲報》(Boston Gazette),它們和「波士頓大屠殺」的版畫一樣,像颶風一樣席捲了13個殖民地。如果說波士頓慘案僅僅是一個火星的話,那麼波士頓傾茶和富蘭克林的告密,就把英國政府逐漸廢除殖民地自治的「陰謀」徹底昭示於天下,這就是星星之火引發了燎原之勢。正是這個事件,使亞當斯從一個給英軍辯護的體制內人士,轉化為激進的獨立分子。

有了這樣的風波,富蘭克林的郵政總長的職務也被解除了。他一點都不後悔,因為他任上最後的一個動作相當完美。

僅僅在一年多一點之後,帕特里克亨利高呼「不自由毋寧死」,然後萊剋星頓的槍聲就響起來。再沒有人能逆轉歷史的轉折。

那是一個戰爭的年代,一個革命的年代,一個激情燃燒的歲月。但在如今的和平時代,民主的時代,我們也要指望郵政局來改變歷史嗎,政權的更迭,難道要取決於郵政總長屬於那一派的勢力嗎?那可就有點悲哀了。

富蘭克林離開郵局的時間並不長,在1776年7月4日《獨立宣言》發表的一個月以後,他正式回爐,被重新任命為郵政總長,不是殖民地的皇家官員,而是美利堅的郵政總長了。

富蘭克林擁有漫長的政治生涯,他在美國開國歷史上的謝幕演出,是簽署了沿用至今的1887年《美國憲法》。傳說,憲法在歷盡艱辛簽署完畢,耄耋之年的富蘭克林步履蹣跚地走出會議大廳,在台階上迎候的人群中有一個老婦人,她問富蘭克林:

「博士,你們給我們大家留下了什麼?是個共和國,還是一個君主國?(Doctor, what have we got? A republic or a monarchy)。

身心俱疲的富蘭克林依然智慧四射,他微笑以答:

「是一個共和國,如果你能保持她」。

「A republic, if you can keep it」

來源:北美新藥科普歷史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