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病毒溯源 美國遭遇北京的「黑色宣傳」

武漢病毒研究

9月22日,新華社鄭重其事地發表一條消息《研究表明:美國新冠肺炎疫情較大概率於2019年9月前後已開始流行》,引證的信息來自於中國科學院預印本平台(ChinaXiv)同日發布的新冠肺炎疫情起源研究報告。中國科學院是中國規格最高的權威研究機構,這一報告據說基於大數據建模分析,其結論可看作是對8月26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的發布的病毒溯源報告的回應。在關於Covid-19的溯源上,本應占據主動權的美國,如今卻遭遇北京的「黑色宣傳」(Black propaganda),成了被動受攻擊的一方,而且不太容易再改口反擊。

美國的病毒溯源報告證明病毒並非生化武器

先回放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的病毒溯源報告的主要內容。

8 月26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公布《未分類的 COVID-19溯源評估摘要》,指屬下18家情報機構都認為,新冠病毒源頭有兩個可能性:與受感染的動物接觸,或是實驗室事故造成。其中,數家沒有具名的情報機關認為,病毒可能是由人類與染有病毒、或病毒近親的動物接觸,繼而傳染到人類。他們還表示,對這個結論的信心程度為「低度」 (low confidence)。只有一家情報機關指稱,第一宗人感染新冠可能是源於武漢病毒實驗室發生的一宗事故,對這個結論的信心程度為「中度」(moderate confidence)。

從這份報告的結論來看,美國證明了一點:發源於中國武漢的Covid-19不是一種人工研發的生化武器,整篇報告對病毒來源並無明確結論,只是指出,中國的合作很有可能是對其起源進行結論性評估的必要條件,由於北京方面繼續阻礙全球調查,拒絕分享最早病例的相關信息,阻礙了病毒溯源調查。

中科院報告證明美國病毒發作先於中國

美國這份報告給中國留足了餘地,只批評了中國拒絕分享信息,但中國連這點都不願意接受,早在今年6月間,北京當局在國內外不斷宣傳,新冠病毒是由美國在一個名為德特里克堡的軍事設施製造並泄漏。在美國報告出來後不到一個月,中共公布了中國科學院的一個研究報告,將病毒起源國這一「榮譽」轉讓給美國。

據新華社9月22日發布的消息,中科院預印本平台(ChinaXiv)22日發布一項基於大數據建模分析的新冠肺炎疫情起源時間研究,該研究的研究人員依據傳染病傳播模型和大數據分析的方法,建立優化模型,基於已公開數據對美國東北部12州和中國武漢市、浙江省等地的疫情起源時間進行了推斷。

研究結果顯示,對於美國東北部這12州,新冠肺炎疫情首例感染髮生概率50%的日期多數位於2019年8月到10月,最早是羅德島州的2019年4月26日,最晚是特拉華州的2019年11月30日,均早於美國官方公布的全美首例確診日期2020年1月20日。計算結果表明,美國新冠肺炎疫情較大概率於2019年9月前後已開始流行。

計算顯示,中國武漢市首例感染髮生概率50%的日期為2019年12月20日,中國浙江省首例感染髮生概率50%的日期為2019年12月23日。中科院報告的結論是:經過對比,病毒發生於美國的時間在前,發生於中國的時間在後。

事到如今,病毒溯源已經成了一件永遠弄不清真實情況的迷案。從疫情開始的那一天,中國的策略是攪渾水,先是利用WTO幹事長譚德賽,將中國從疫情傳播國變身為全球抗疫領導者,全球的中共大外宣系統開足馬力,讓中國這一形象定格;再充分展開疫情外交,從口罩外交到疫苗外交,西方國家為了應對本國疫情疲於奔命,加上疫情物質有求於中國,對於病毒溯源不太積極。美國從川普政府開始,一直聲稱要國際追責,但因國內政治鬥爭激烈,無暇顧及此事。當福奇電話門事件接觸到真相時,又因種種國內政治原因擱淺,最後出台一個沒能得出結論的研究報告。

簡言之,2020年covid-19世界大流行,中國在疫情傳播中的責任,一直是國際輿論的話題。美國報告證明了中國的新冠病毒並非生化武器,中國的報告證明美國疫情早於中國4個月發作。或許美國原本指望這件事情以美國的高姿態結束,緩和中美關係,沒想到對方來一個回馬槍,是繼續纏鬥還是就此揭過不提,無論是哪一種,這場輿論戰中,美國失去了主動權:既不能重新出個報告證明covid-19是生化武器,屬於中國方有意泄漏;更不能再出個大數據建模分析,證明美國那些疫情並非covid-19,因為這樣做難逃東施效顰之嫌。

北京為何在「黑色宣傳」中又棋高一招?

通常講中共政府的宣傳,都用「紅色宣傳」,這是因為中共政府在顏色上崇尚紅色,紅色成其標配色。那麼,本文為何使用「黑色宣傳」這個概念?乃因Black propaganda是英文世界用來概括一種政治鬥爭手法的專用詞彙,主要用之於政治鬥爭中,其特點是無中生有、巧妙抹黑、將虛假信息包裝成內部消息等,有時甚至偽裝成敵方發布信息,目的是為了離間敵方,動搖敵方軍心。「黑色宣傳」成為信息戰的一個門類並服務於戰爭,還是二戰中發生的事情。除了納粹德國之外,盟軍當中,美國、英國都是玩這種「黑色宣傳」的高手,從二戰紀錄片來看,盟軍在合適的時候高明地運用了黑色宣傳,促進了第三帝國加速衰亡,著名的例子是英國建立冒牌的德國官方電台加萊士兵電台(Soldatensender Calais)對德軍廣播,試圖瓦解德軍士氣。納粹德國亦曾於1944年4月27日,將德國飛機偽裝成英國飛機,對德國占領下的丹麥發布傳單,上面以英國政府的名義宣稱「解放的時刻已經到來」,要求德國占領下的丹麥的人民「接受俄羅斯人和美國黑人士兵的占領」,目的在於醜化同盟國在丹麥人民中的形象。

中共近年來在大外宣中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在全球編織了一張包含中文、英文、西班牙文等主要語種在內的大外宣網絡,積累起豐富的經驗,而且特別善於利用互聯網時代的大數據進行宣傳。這次美國的情報研究機構所做的報告是基於各種管道蒐集來的信息(包括所謂內部人員提供的信息),獨獨未使用網絡時代的大數據;但中國科學院這項報告卻宣稱是基於大數據建模分析。從動員國家力量方面來說,兩國財力投入的能力相當;從互聯網技術方面來說,美國應該具備優勢。但兩國從研究報告的寫作過程來說,美國情報機構似乎更傳統,這與美國商業公司擅長使用建模分析來預測市場變化的做法相比,明顯落後。

這是中美過招中戰術失敗的一例。在兩國對峙之時的戰爭「場景想定」( Scenario,戰略學用語)當中,戰略是根本決定因素。與戰略相比,戰術有改進餘地,但戰略如果失誤,戰術再高明也沒有用。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