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年終大禮:川普吊打拜登

川普

文:副舍長

美國大選終於迎來最精采的時刻。可以肯定,歷史已經出現重要「轉折點」——川普無需再偽裝下去,開始出招對著敵手就是一頓狂毆。

細心的觀眾應該知道,2020年12月18日是美國情報局總監根據川總2018年9月12日簽署的「關於外國勢力干涉美國安全法案」,向白宮提交情報分析的關鍵時間。而在這個重要節點,拜登團隊被踢出情報分享圈。其中意義再清楚不過:說是應對外部力量,實際先挨打就是參與政變的拜登們。

面對川普動作,拜登團伙微弱的力量即刻顯現,只能表示不滿,抱怨川普不講武德,急得直叫喚,「怎麼可以這樣?我們不同意!」

但這叫喚有用嗎?拿法理與實力說話,作為觀眾,就是喜歡看到他們狗急又跳不出高牆的糗樣。

確實,川普踢出拜登的理由十分牽強:聖誕節放假,情報分享暫停。

首先,按照往常白宮假期安排,這理由根本說不過去;其次,情報分享會議早就排好參會人員,當中就有拜登團隊,現在他們突然被踢,等於甩拜登重記耳光,接下來還會有多輪吊打。這樣看,川普表現的確強橫。但若將「作弊」做為此事前提,情理又變得清晰通暢起來。用鬥爭的話說,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誰叫拜登本來就不該出現在白宮權力過渡中?

另外,川普幾乎在同一時間通知國會關閉駐俄國使館還能佐證,外部干選被坐實,啟動美國緊急管控已經水到渠成。(部分)軍管情形下,川普象徵的行政權依法凌駕在立法與司法權之上,這是川普贏得大選的終極保障。

我一直堅信川普會贏,主要的原因就是認為作弊存在(國會議員納瓦羅在聽證會之後做出的報告已經證實),法理上占優勢;做為在職總統,職權調動上更占主動,類如干涉選舉情報內容中,總結措辭往他期待的局勢去寫,是輕而易舉的事。

更簡單一點說:川、拜相比,川普憑藉真正實力來贏;拜燈卻只能過度依賴假新聞打嘴炮、法院迴避證據,以拖到明年1月20日。

任何觀眾都能看出的利害,川普豈會不知?他用四年準備的大仗,絕對沒有輸的可能。按已發生情況預計,川普指望不上聯高法會秉公執法,1月6日的國會就算啟動一州一票的臨時投票機制,在麥康奈爾投降拜登陣營、帶走搖擺議員的前提下,也沒有必贏的把握。

那麼川普必勝,就得先走軍管這條捷徑。票民、民兵、退伍軍人,甚至軍隊站在他身後,換誰不用?況且事實完全倒向他這邊:

以密歇根州Antrim縣審計選票結果為例。川、9759票,拜、5959票。但是沒有審計前的結果卻是拜比川多出約3000票。

面對這類明顯的作弊實證,可笑的州級法院以排期已滿為由拒絕受理;聯高法雖然接案,但排期卻放到1月14日之後,明擺著再拖幾天,就能夠讓拜登順利上台。——這種活剝生吃的手段,熱血美民怎麼可能讓它們得逞?!

許多挺川觀眾常抱怨川普出手太晚,認為他已經失去贏的機會,這是非常大的錯覺。只要相信正義會贏,那川普就一定會贏,不相信正義贏的,川普也會讓外界看到正義必贏。

川普不是華盛頓,不是林肯,更不是羅馬凱撒、三國曹操,他是他自己,有他自己的策略與贏法。退一步看,如果川普只計較票面上的輸贏,那麼他當初排干沼澤、抓捕海怪的承諾又怎能兌現?一個多月來的隱忍、訴訟、示弱,是不是將敵手全給逼出水面?

美國被建制派與影子政府撕裂消耗並非短短的幾年時間,當公眾看到拜登還未上台就推出的一系奇葩政客與左激措施就知道將面臨的是怎樣的深淵。不讓傳統美國民眾看到危險所在,他們又怎能下定決心捍衛先賢們開創的自由之地,又怎能面對他們心中的上帝?

所以說,當拜登們向黑命貴下跪時,川普就已經贏了一半;當川普批評最高高法缺乏勇氣與智慧時,勝利果實就已摘得。

剩下的,只是按照程序,走完民心所向的道路而已:與總統山先賢齊名,繼領四美元薪。

回想川普在大選前的演講中曾說,「你們看這風有多大,我這個七十多歲的老人被凍得直哆嗦,所以求求你們,投我一票吧!」

如今,了解真相的美民已經不用川普懇求,只需他一聲高呼,就會迅速匯集。哪怕川普不出手,他們根據美法第二修正案,也能將那些竊國海怪一個個揪出,全部拖到大街上讓它們現出原形。

2020年僅剩兩週不到,如果說美民將會得到他們最滿意的新年禮物,那麼除了川普連任、海怪被剿,再沒有別的東西可以取代。

毫無疑問,站在美國歷史的岸邊四周環顧,從2016年支持川普開始,他們就配得上今天這份回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