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表演結束,即將收官

美国大选

文:瞳小瞳

前言

美劇之所以精采,因為不到最後一刻,你永遠不知道誰勝誰負。2020大選這場超級美劇,情節跌宕起伏,讓人瞠目結舌,不斷刷新三觀。

即將終局,簡單回顧,整理思路。

在這場歷史大戲中,有三位重要人物的演出特別精采。

  一是拜登

這樣的一個在民主黨內都排不上號、奧巴馬嫌他耽誤事的弱雞,被深層政府推出來擔當重任衝到一線,是因為他弱,把柄多,好控制,本來就是傀儡的角色。

2019年底所有人都看好川普連任,拜登自然也沒有什麼壓力。結果,突然來了一個疫情。很多人認為是疫情把川普的領先優勢打掉了,實在是too young too naive,這個話題過些天再談,有興趣的話就去找下1月12日紐時的文章。

拜登在權力圈子裡面混了四十多年,雖然沒有幹什麼事,但基本判斷能力還是有的。

老拜其實心裡苦啊,本來就是必輸局,自己出來意思一下,結果變成了真刀真槍。一線炮火猛烈,川普可不是善茬,搞不好就成了炮灰。等到後來,哈里斯成了搭檔,拜登心裡更苦。所以你看他一會兒精神抖擻對答如流,一會兒有老年痴呆症表現,一會兒還冒出幾句大實話。

在北卡的一次演講中,拜登說自己在競選國會參議員,這是記憶力混亂。在愛荷華州的一次演講中,拜登以為屏幕就是攝像頭,就一直對著屏幕講話,這是空間感問題。至於說不清數字的例子,那更多了。除了胡話,拜登還不斷冒出一些離譜的話,比如:稱哈里斯為當選總統。這麼說,是拜登真的頭暈了,還是有意為之?

更讓人寒心的,在CNN、紐時等媒體統一宣布拜登獲勝後不久,自家主流媒體竟然選擇性曝光了前面一直封鎖的亨特電腦門中的部分問題,而烏克蘭檢方的調查報告更是讓拜登雪上加霜。作為華府老官僚,拜登不可能不理解這些意味著什麼。本質上,他是一個隨時可能被退休、被消失的人。

本來川普勝,拜登也不丟人。現在被無數假票架到了火上烤,拜登面臨囚徒困境。如果他真的上位,共和黨已經有人提彈劾,民主黨也想換下弱馬,大位沒坐穩就被25條彈劾,悲不悲?如果最後川普翻盤,那又免不了牢獄之災,苦不苦?

有苦說不出,寶寶真難啊。

  二是彭斯

彭斯的角色很玄幻。

從表面來看,彭斯很矛盾。他一直喊著要清點每張合法選票,調查大選舞弊,但在議會驗票的關鍵時候沒有挺川普,讓廣大共和黨人認為彭斯是叛徒。在佩阿姨要求彈劾的時候,彭斯又隱身找不到人,後來又書面回復直接拒絕了佩阿姨的要求。

這二個動作,從共和黨建制派的角度來說,不難解釋。川普一直在喊著推動議員任期制,減稅減政,這直接影響了共和黨廣大議員的蛋糕。所以,兩黨議員都不想讓川普連任。但是身為共和黨議員配合民主黨彈劾川普,那又會激發基層共和黨民眾的憤怒,川普在共和黨群體中的支持率超過90%,徹底打倒川普會導致共和黨分裂,共和黨建制派馬上邊緣化,再也無力與民主黨討價還價。

彭斯的表現,類似於老米奇前二天的表態,明確20號之前參議院不討論什麼彈劾問題。老米奇雖然支持彈劾川普,但堅決不當出頭鳥,至於20號以後,那就是民主黨擔任議長了,你們愛幹嘛就幹嘛。

彭斯更複雜的地方,是川普對他的態度,並沒有發什麼惡聲。而現在彭斯發推盛讚川普四年的軍事成績,也是令人困惑。

川普與彭斯搭檔四年,這麼聰明的人,對於彭斯的立場,不可能一無所知。川普在關鍵時刻發推呼籲彭斯在議會出手,然後彭斯沒有出手,這裡面有二種可能:要麼川普和彭斯二人關係很差,沒有溝通渠道。但按照川普的性格,明知道會被拒絕,還這麼生硬的處理,可能性較小。那麼存大更大的可能,雙方提前有溝通。

如果彭斯是無間道中的無間道,兩邊留路,那就容易解釋了。在川普方,林伍德負責吆喝製造氛圍,彭斯一方面根據建制派的要求,完成既定項目;一方面彭斯以塑造自己四年任期業績為由,暗中配合川普工作。

去年底有個視頻,代理國防部長感謝彭斯的支持,完成了歷史上最複雜的軍事安排。我一直很感興趣,到底是涉及哪些安排,這些安排是否與現在的布置有關。

彭斯在建制派已經完成任務,後面政壇前途渺茫。但如果他是川普的暗線,那將會在大選收官後轉型成功。

彭斯演技突出,繼續觀察。

  三是川普

川普是這部大戲的絕對主角,一切話題都是圍繞著川普展開。對於川普的認知,展現出不同群體認知的維度。

左翼的習慣,就是先用粉、民粹、納粹這些詞給別人定性,自然就戰無不勝了。比較讓人可惜的,是一些自稱保守主義者,在元月六日衝突後,認為川普為了保家人平安而選擇退縮,把川普對華盛頓暴力的譴責理解為對支持者的拋棄。明明是人家一直在前面擋槍擋箭,你在後面吐槽人家不夠勇敢。壓力之下,盡顯思維底色。

回顧一下川普的二個講話。一是2016年的競選視頻,裡面這麼說:

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四年選舉,這是我們文明歷史的一個十字路口。它會決定我們的人民,能否重新掌握我們的政府。……,這是決定我們生死存亡的鬥爭,這會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來拯救它。

這次選舉會決定我們是一個自由的國度,還是我們只有民主的假象,我們的制度已經被操控了,這就是現實,你知道,他們知道,我知道,非常肯定,全世界都知道,……,讓我們弄清楚一件事,媒體公司在我們國家,已經不再和新聞來有關了。

這段視頻中,川普的聲音是激昂而有力的。他對社會認知的深度,遠遠超過了我們絕大多數。回想這幾年,川普即使面臨全面打壓,他還是用大實話,把美國社會的嚴重問題暴露出來。法治大廈已經崩塌,無數醜聞得到驗證,無數大鱷露出獠牙。從美國到外部,無數人被川普喚醒了。毫不誇張的說,川普是人類的吹哨人。

另一個大約是2020年初的講話:

近期我的家人、國家和你們的總統受到了巨大的考驗,一些不誠實和腐敗的人,做了一切儘可能的事情摧毀我們。

……,那麼多人受到了傷害,我們不能再讓它繼續下去了。

這段視頻中,川普的語氣是非常地低沉、緩慢。我們都知道,強者不怕自己受怕,但家人一旦受傷害,會激起雄獅百倍的憤怒。

回看他2018年不動聲色簽署的防止外國干涉大選法案,你能說他對現在沒有預案?

回看鮑威爾,快速完成了軍事律師的註冊,你能說她是太閒了沒事幹?

回看鮑威爾很多案子打得蹊蹺,有些起訴地點、起訴時間的基本錯誤,作為一名資深律師、檢察官,怎麼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是無意疏漏還是刻意為之?

這一路過來,我們看到,川普方面真的是太慘了,被媒體全面蹂躪,被法院全面蹂躪,被議會全面蹂躪,被網絡巨頭全面蹂躪。就是在這種壓力下,他還是忙得不亦樂乎,從來不談放棄努力。

這四年,川普始終始一朝著自己最初的目標前進,他的耐心和韌性,還是遠遠超過了我的預期。

川普,真正的奧斯卡。

收官時刻

大家知道,華盛頓已經到處是軍人。市長Muriel Bowser公開抱怨:士兵來得太多了。很有意思。

作為民主黨內的極度反川人物,Muriel Bowser是BLM運動的重要推手。去年年中華盛頓與其它深藍區一樣打砸搶燒騷亂,她正事兒不干,卻火上澆油,帶隊在通向白宮的馬路上刷大標語。關於就職典禮,Muriel Bowser宣布了規定:華盛頓所有人在家觀看,全城封路、禁槍。

以往維持秩序不超過一萬,目前華盛頓集結的部隊已達2.5萬,人數已達伊拉克+阿富汗駐軍的五倍。70萬人的華盛頓完全被軍隊圍住,進出要安檢、查身分證。名義上這是為了確保1月20日的典禮順利進行,防止出現1月6日那樣的衝擊國會事件。  

典禮據說只有千把人參加,那麼這麼一個小規模的典禮:

安保需要這麼多部隊嗎?川普宣布的緊急狀態到1月24日,說為了保障就職典禮安全,某種意義上華盛頓已經戒嚴了。但是,完全不需要這麼多部隊,川普支持者集會一貫秩序良好。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1月6日主媒宣傳中的暴力主角,依然是Antifa和BLM。現是的高度設防,是為了防範誰?

典禮需要與民眾隔離嗎?總統就職慶典本來是一個大家歡慶的時候,但2021如此詭異,一個以歷史「最高」票當選的總統,卻需要在重兵捍衛之下,辦一個最小規模的就職典禮。民主黨全力以赴阻止美墨邊境牆建設,卻歡迎在本國首建立大規模的隔離牆,以隔離廣大民眾與達官貴人的接觸,拜登真的是民眾選出來的總統嗎?

到底誰在指揮軍隊?華盛頓市長對軍事力量部署並不知情,說明在法院、議會都放棄維護憲法的時候,軍隊依然遵守憲法,川普依然是三軍總司令。

聯想到前二天廣為流傳的美參謀長聯席會議八人公開聲明,說什麼「譴責川普支持者暴力衝擊美國國會大廈的行為,並支持拜登當選總統」。查了一下,原來出自著名的Fakenews製造商CNN。不要說參聯會本身不可能發表這樣的聲明,正式文件應當由國防部官網發布,文件格式與簽字也是漏洞百出。

對於CNN此類的Fakenews,通常反過來看就行了。明明是勝利的一方,還需要編造假新聞來虛張聲勢,感覺有些人已經像熱鍋上的螞蟻,慌不擇路了。

獲勝方這麼緊張,重要人物多天不見聲音。失利方這麼淡定,從上到下依然忙忙碌碌。監獄為誰而建?喪鐘為誰而鳴?

雙方的比分,本來應該是 410:128,實際結果是538:0。

出來混,一切都要還的。

 

後續

美國不是羅馬,層次完全不同。那種套用歷史故事的描述,都是忽悠。

看下立國先賢制定的第一、第二修正案,實在是太深刻的認知。真相,才是最強大的力量。左翼的套路,一面說著最美好的句子,一面卻極立阻止對方說話。當網絡巨頭們封鎖川普的聲音,還有那麼多背書家拍手鼓掌。他們無法理解,絞索都是自己給自己套上的。很快海量的罪惡和證據湧現,那些人的估計就傻了,怎麼會是這樣?這不奇怪,讀書家、背書家,怎麼能夠理解真實世界呢?只會越讀越傻。

華語圈流傳的民兵進華府,這個純屬臆想。不止如此,民兵連各州的州府都不會靠近。那種幻想各地出現民兵與軍警衝突的段子都是胡編,因為川普有能力在憲法範疇內解決問題,不需要走到這類極端情況。如果有暴力,那也是深層政府勢力故意攪混水。

有報道說華府還在增兵,說明形勢確實嚴峻,作為二戰結束以來人類再一次路線大決戰,涉及全球數十億人的命運,涉及N萬億美元的財富轉移,隱藏在平靜海面下的波濤洶湧怎麼估算都不為過。華府是焦點,很可能出現軍方與僱傭軍、衝鋒隊之類的直接衝突。作為策劃者,必須確保以壓倒性的優勢取得勝利。

大戲的收官時刻,從華盛頓到密歇根、從梵蒂岡到意大利、從德意志到不列顛,不知道有多少VIP會輾轉難眠。等待他們的,要麼是被退休、被消失,或是被審判。而眾人最期待被打臉的超級大BOSS,也已浮出水面。

很快,鮑威爾律師就會閃亮登場。想起了老川四年前的話:我正在把美國交回人民的手中,他真的做到了。

來源:歷史之瞳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