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驚濤駭浪:穩住,別暈船!

五月花號

文:副舍長

美國大選時間來到第五十三天。每過一天,都會創造美國歷史紀錄,雖然吃瓜群眾置身「其中」,但懸疑或迷團卻已到達駭人聽聞的程度:昨天傳前總統們克林頓已經死亡,祕不發喪;今天更意外,副船長彭斯突然躺槍,成為狙擊船長的金牌臥底。

在美國主要下流媒體掌控朝野輿論的情形下,船員中間對航向引起的喧囂與疑慮,正是民主黨喜聞樂見的。也難怪,信息錯綜複雜,難免被陰謀者趁機而入。遙想美國始祖乘坐五月花號行駛在太平洋上,面對驚濤駭浪、感覺大船即將被死神吞噬時,船員們大致也會暗生悲觀複雜的情緒。

五月花號輪船長19.50米, 寬7.95米, 船體吃水3.35米,漂浮在海面大約等同地球在銀河系好比一粒塵埃。僅從物理力量而言,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計,但從精神力量看,它卻是無比強大的,因為102個乘客中,有35位清教徒,他們的祈禱在那個時代離上帝最近。

其實看美國大選選劇情也是同樣的道理,不要說相隔幾萬里的觀眾,哪怕是美國選民,如果沒有信仰力量的支撐,只論現實利弊,那麼這場曠世奇劇早就應該結束:船長沒有必要出來挑戰未來航向,拚命全力往右轉動舵盤;存款僅五萬美元、孩子學費都夠嗆的彭斯,完全沒有必要冒著與船長一起落選的風險,辭去年薪十二萬的印第安納州州長職位。

永遠不要忘記,在這個充滿危險的世界,總會有人為了信念沖在最前面,在布滿荊棘的道路上,付之於行動——這可不是民主黨動動嘴巴里的炮夾,然後儘量將手伸進別人口袋,就如國會剛剛鬧出的笑話,說是撥款救困,實際慾望是政客們與非法移民收穫得更多,真正的納稅選民反倒吃他們的殘羹冷炙,這種下作行為相信美國先賢也會忍不住唾他們一臉。

所以說,川普和拜登之爭早已不是驢、像之爭,而是堅定信念與放縱私慾兩派生死存亡的殘酷戰爭。從這個角度看,諸多驢像撕下面具,變得根本沒有祕密可言,也算是邪惡世界釋放出的惟一善意,畢竟正邪一眼便識,多少為吃瓜群眾眾節約被燒的腦細胞。

川普兩週前說過,戰鬥剛剛開始。聖誕節當天家庭合影中,背景是華盛頓與特拉華河,他的外孫女兩手各持美地與陸軍旗幟。用意不言而喻,戰局主動權在他這邊。

更重要的信息是:白宮權力過渡在節前三天已被叫停,白等一方對此只有抱怨與抗議的份,結果誰輸誰贏,不是十分明顯的事情嗎?

當然,正義雖靠向川普,但終究還缺最後的程序認定。國會與影子政府顯然沒有準備撒手,也不準備講任何一種妥協藝術——起碼眼下是這個風向,田納西州深藍陣營的爆炸案就是很好的例證:

價值上百萬的房車用來充當作惡載體,可見他們的金錢實力;提前預警爆炸,可見他們也不敢搞出太大的傷亡動作;相關市長笑嘻嘻地解釋(調侃),在2020年發生恐怖事情一點都不奇怪;串聯起來就能看穿他們的底牌。只准許他們用一切非法手段竊取勝利,而反過來船員們在眾多證據下要求調查作弊就是無理取鬧。可以肯定,他們現在有多齷齪,等到被審判時就會有多懊悔。

沒有哪一種惡可以抵擋正義,正如偽裝得再深也逃不過時間的拷問。

朱利安尼預示明天有被揭開的信息,說是非常勁爆,足以令人震驚。雖說每個觀眾對勁爆與震驚的感知方式不同,但其指向,無疑與未被披露的證據、重要的人證,甚至還會有某些沼澤海怪祕密遞呈的降書讓選情迷霧更濃。

一個非常有意味的現象:頭頂「八千一百多萬票」的白登持續被在線觀眾拋棄,副手三哈,更是深潛不敢發聲,倒是佩洛西、希拉里與麥康奈爾堵著大船前進,好像他們才是侯選人一樣。麥氏更是不遺餘力,除了公開對象派議員喊話阻擋,私下還要給他們電話,以保萬無一失,擺明死磕不放的架勢——藉此給彭副清洗身上的污泥。在明晃晃的真刀實敵中,在麥氏都咬定作弊沒有發生的站隊中,作為侯選人之一,他只要真想給船長致命一擊,沒有比現在公開承認敗選更具殺傷力的策略,程序與輿論利益上,都會是最優選,完全不必拖到1月6日,讓自己的不義陷入白宮外排山倒海的票民怒火當中。

我堅信,除了美媒的煙霧離間,已經找不到其它合理的解釋。

我更堅信,大船肯定會破浪前行,直達勝利彼岸。400年前、244年前給出過答案,那時勇敢的民眾在險境中催生出美地,現在,他們有能力與決心去悍衛自己的權力。因為全世界都知道,那七千四百萬多張(邏輯上只會更多)船票都是真的。

那只是一張張堆在一起的冰冷的票嗎?其實那是「自由」,沒有人能夠奪走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