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古稀老頭的搏命:美國大選前瞻

川普拜登

文:二大爺

由於疫情的影響,美國媒體曾經有個搞笑的說法:川普和拜登誰能健康的活到11月大選誰就贏得勝利。這個說法也不完全是戲謔——兩個加起來153歲的古稀老頭,正在演繹美國大選歷史上最高齡的對決。而這個對決,不僅影響美國,也肯定影響中國。那麼,誰有可能會成為最後的勝者?

一、故事

川普拜登其實都是有故事的人。

川普是「移三代」——祖父迫於家境貧寒,19世紀末漂洋過海來美國淘金,後來想衣錦還鄉,卻被祖國德國取消了國籍,迫於無奈留在美國生了根。三代人矢志不渝的在紐約地產界奮鬥,一代比一代強,終於到了他這裡登峰造極,不僅把「TRUMP」這個姓掛在了無數金光閃閃的土豪大廈之上,還完成了從商人到政界這個最不可思議的華麗轉身,成了地球上權勢最大的總統。

1988年,42歲的川普曾經在報紙上登出整版廣告,批評美國的外交政策,系統闡述自己對於貿易和外交政策的看法。他還在電視採訪中說,我不會看著這個國家糟糕下去,如果我參選,一定會獲勝。

川普家族三代

愛爾蘭後裔拜登則是美國傳統政治精英的代表。學霸出身、法學博士、執業律師,再轉入政界。在出任奧巴馬的副總統前,曾經連任六屆特拉華州的聯邦參議員,論履歷妥妥的政壇老鳥,基本上代表了民主黨傳統的路線和形象。

1972年拜登第一次當選參議員不久,他的妻子和當時還在襁褓中的女兒遭遇交通事故不幸去世,兩個的兒子也受了重傷,拜登的就職宣誓是在兒子的病床前完成的。為了照顧兒子,很長時間他每天都搭乘一個半小時的火車到華盛頓上班。

二、缺陷

川普在上任後兌現了一系列競選的「瘋狂」承諾,拉開和各國的貿易戰序幕,退出國際組織,要求盟國分擔防務經費,重新組織各種群等。經濟各個指標的表現前期應該說非常亮眼。但是卻千算萬算沒有想到遇到了史無前例的大疫情,不僅讓美國經濟遭受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創傷,更是在隨後引發了蔓延全球的「黑命貴」風潮——特別是在民主黨人的推波助瀾下,這波選舉年的抗議對川普的聲望和政績造成了十分不利的影響。

川普在施政上完全是企業老闆作風,少有妥協,並不像傳統的政治家,這方面引發的非議也不小。這種一言不合即解僱的風格,在政壇上為自己樹立了不少的敵人,導致很多人前腳離開,後腳就反水——比如剛剛出書反川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最近的則是川普的親侄女,也出書反川。對於川普的聲譽都有不小的影響。這背後也許有政敵的操作,但是也可以看出,川普的陣營,並非鐵板一塊。

亨特·拜登

而拜登在選舉年一樣是醜聞纏身,之前被媒體爆出他的兒子亨特·拜登是中國股權投資基金管理公司渤海華美的董事,2017年10月,亨特僅僅用42萬美元就買下了渤海華美10%的股份,而這些股份後來價值高達15億美元。此外美國媒體還爆出小拜登曾經在烏克蘭天然氣公司掛職,遭遇烏克蘭檢察部門調查時,老拜登還以親自介入說情。

更要命的是,拜登的78歲的高齡對於美國總統這個權高位重的職務也是一種威脅。川普每每戲稱拜登為「瞌睡喬」,指的是拜登在多個公眾場合打瞌睡的往事。比如當年奧巴馬在台上講話,拜登被拍到打瞌睡;2018年老布什的追悼會,拜登又打瞌睡;今年希拉里與拜登視頻連線,拜登居然也睡著了……此外還有很多場合拜登言語紊亂,讓人感覺有老年痴呆之嫌。一個存在健康隱患的總統如果上台,這對於美國本身也是極高的政治風險。

三、民調

在疫情之中,美國媒體幾乎每半個月都會發布自己的民調。這些媒體也有立場之分,比如紐約時報、CNN、華盛頓郵報這是明顯左傾、親民主黨的媒體。而FOX、華盛頓時報則是親共和黨的。根據美國學者Tim Groseclose的統計,在目前20家美國主流媒體中,18家是傾向於民主黨的,傾向於共和黨的只有2家。川普經常罵媒體對他的報道是「假新聞」其實就是這麼來的——在媒體上被黑對於他已經是傳統,確實沒占過什麼便宜。

所以美國的民調不能忽視,但是也不是百分之百代表最終結果。實際上在2016年的大選中,川普直到投票前的民調都是落後於希拉里的——選前主流民調都顯示希拉里獲勝概率在71%到99%之間,但最後是卻川普贏了。

2020年6月民調對比

在八月之前,大部分媒體的民調都是拜登持續領先川普,優勢可謂非常明顯,整體民調領先在10個百分點左右。特別是在「黑命貴」運動在全球蔓延的最高潮階段——也就是6月中的時候,昆尼皮亞克大學(The Quinnipiac University)發起的民意調查顯示,拜登以52%對37%的支持率遙遙領先,似乎勝算在握。

但是凡事過猶不及,「黑命貴」風潮向打砸搶演變之後,大部分被驚醒的美國中產階級雖然在種族這個敏感話題上沒有發聲,卻在悄悄的轉變態度。8月28日,傳統的民主黨票倉、本次「黑命貴」風潮發源地明尼蘇達州六名民主黨市長聯署發表聲明,由於對民主黨政策失望,轉而跨黨派支持川普連任。這種來自黨內的背叛極為震撼,對民主黨可謂沉重打擊。

川普8月底支持率達到52%

美國專業的民調公司佐格比分析公司(Zogby Analytics)在8月28日發表的最新民調數據顯示,8月份以來的選情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川普支持率已經攀升到為52%,創下了他執政以來的最佳支持率。

這就是川普天天掛在嘴邊的「沉默的美國人會支持我」的來源,這一點上他確實沒說錯。

四、制度

我們都知道在2016年的大選中,就全國範圍內的選票而言,川普落後了希拉里300萬票,結果他卻贏了。這裡面就涉及美國獨有的選舉人票制度。

大部分民主國家實行的選舉制度都是簡單多數制,就是全國選民統一投票,誰贏得簡單多數誰就是勝者。但美國的選舉制度可謂獨一特例,他的核心原則是「一州綁定、贏家通吃」。

美國總統選舉總共有538票最終決定勝負的「選舉人票」。具體是這麼來的:每個州的國會議員數目(參議員加眾議員)總和(眾議員435名,參議員100名),外加華盛頓特區的3票。共計538票。哪位候選人獲得超過270票即宣告獲勝。

美國傳統政治勢力(紅:共和黨,藍:民主黨,灰:搖擺州)

舉個例子紐約州有2位參議員與27位眾議員,所以共有29張選舉人票。參議員每州2人是固定的,眾議員卻不是,按照美國憲法各州每50萬人可選舉一個眾議員,所以人口越多的州,眾議員就越多。比如加州人口最多,其眾議員多達55人。

如果按照簡單多數的投票原則,小州在人數上吃虧,眾議員很少(比如羅德島州人煙稀少,只有4個眾議員),這樣就會造成在政治版圖上,小州人微言輕,無足輕重。所以為了照顧小州的利益,也考慮當時幅員遼闊,各州投票時間不一致不便於統計,美國的開國元勛設計出了「贏家通吃」的選舉制度——候選人只要贏得某個州的勝利,那麼代表這個州的所有選舉人票都計入他的名下。選舉中我在羅德島哪怕只贏了對手1票,羅德島州所有6張選舉人票也最終歸我。

這種「一州綁定,贏家通吃」的選舉制度,大大提高了小州的權重,也就造成了哪怕選民票數落後,但是只要在關鍵的幾個州贏得勝利,就能贏得多數選舉人票,實現最後的翻盤。舉個例子,加州是民主黨的傳統票倉,川普即便無法獲得加州57張選舉人票,但他只要在中部「搖擺州」贏得3個小州,一樣能彌補加州的損失。1824年的亞當斯、1876年海斯、1888年的哈里森、2000年的喬治·布什、2016年的川普,都是選民總票數落後,卻依靠贏得更多的選舉人票獲勝的例子。

五、對華政策

中國人關注美國大選,更多的還是關注候選人對華政策。因為這和中國人的利益息息相關。

數天前通過的美國民主黨最新黨綱顯示,民主黨在對華政策的強硬程度方面空前提升,其實和共和黨並不相上下。但是拜登在民主黨大會的演說中,只在一處地方提到中國。他說,如果當選將啟動在美國境內生產對抗新冠所需醫療設備的計劃,讓美國「 不用再受中國或其他國家」 的制肘。

而川普在共和黨大會中,在十大施政要點中專門在第三點談中國問題。該段內容的標題是主題是「終止我們對中國的依賴」,列出了5點具體內容:

1、從中國帶回100萬個製造業工作崗位;

2、為從中國帶回工作崗位的公司提供稅收減免;

3、對將製造業務帶回美國的基礎產業(製藥和機器人行業)實行100%的費用減免;

4、業務外包給中國的公司將失去政府合同;

5、要中國為讓新冠病毒向世界擴散負完全責任。

可以看出,雖然兩黨對華政策都趨向於強硬,大方向並無分歧,但是在措施上,川普的布局更具體,而且是正在實施。

總之呢,對於中國經濟而言,都不是好消息。

六、綜述

美國歷史上44位前總統平均年齡是55歲,上任時最年輕的是羅斯福總統,未滿43歲。2016年川普當選時候已經超過70歲,算是美國歷史上最老的總統。

而今看來,這個記錄又要創新。無論川普還是拜登,當選都會成為最老總統。但78歲的拜登隱患更大——即便當選且保持健康,也只能幹一屆。民主黨選擇他出馬,我作為旁觀者,其實很不理解。尤其是還要選擇不算黑人裔但打黑人牌的哈里斯作為搭檔——在如今保守主義回歸的風潮下,大部分美國人對於有可能再出現一個黑人總統是心存戒慮的。

8月20日,奧巴馬的老婆米歇爾為拜登站台,攻擊川普是「錯誤的選擇」。有記者問川川普:你怎麼看待這件事?川普調侃說:我今天能站在白宮,就是因為她老公和拜登的失敗。否則,美國人民怎麼會選擇我?

這句話很傷人。但是卻也是事實。2020的美國大選,也許還有部分懸念,但是懸念正在減小。

對於中國的很多關心這場選舉的瓜眾而言,多少也會有自己的傾向。但事實上,在大局已定的中美關係中,誰當總統也許已經不是關鍵了。

那就放鬆心態,看場好戲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