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如何應對中美軍備競賽

文:沈舟

這一週,中共在台海繼續加大騷擾,美軍似乎比較安靜,其實不然。

美軍基本掌握了中共的實際軍情。中共軍機正在把台海當成訓練場,主要用於大內宣。美軍偵察機應該確認了,中共海軍和陸軍並未真正集結,台海暫無真正的危險。

如果中共航母準備出海,或中共火箭軍再準備發射中遠程導彈,美軍無疑會迅速應對。目前暫時沒有類似跡象,美軍繼續按步驟部署,超前應對中共的軍備競賽。

9月19日,在英勇盾演習中,巡洋艦安提坦號(CG 54)發射了魚叉反艦導彈。(MC3 James Hong/美國海軍)

美軍的實戰演練

美軍的英勇盾演習,9月19日進入了反艦導彈打靶訓練,里根號航母(CVN 76)艦載機發射了空對艦導彈,巡洋艦安提坦號(CG 54)、希洛號(CG 67)發射了艦對艦導彈,洛杉磯級攻擊潛艇芝加哥號(SSN 721)從水下發射了反艦導彈,對美軍廢棄靶船進行了攻擊。

美軍連續導彈打靶船實彈訓練,應對可能與中共海軍的海戰。

美軍的卡爾‧文森號航母(CVN 70)完成了大修升級,配屬了最新的F-35C戰機,9月17日成功完成了飛行甲板、空中交通管制等一系列認證,第5代戰機將正式在美軍航母運作,與F/A-18E/F超級大黃蜂攻擊機、EA-18G咆哮者電子戰飛機、E-2D鷹眼預警機、海上直升機集成,再次提升了美軍航母的優勢力量。預計卡爾‧文森號航母將部署太平洋。

9月16日,美軍還公布了第31海上遠征部隊、兩棲戰備小組9月6日在南海進行了模擬登船、搜查演習。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LHA 6)和兩棲登陸艦新奧爾良號(LPD 18),模擬對德國城號登陸船(LSD 42)稽查非法貨物。

海軍陸戰隊乘坐直升機突入,衝破模擬障礙並進入船內,清理、拘留了敵對部隊,找到了模擬的非法武器存放處。美軍在南海演練海上攔截行動,中共軍方和外交部卻沒有看到任何回應,這或許也是中共軍機在台海大動作掩飾的原因之一。

9月14日,美軍還在阿拉斯加聯合基地進行了傘兵空降演習,稱支持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增強應對潛在安全隱患的能力,再次直接針對中共。美軍的C-17和C-130J運輸機長途飛行後,在空中投放兵力,並迅速安裝了M142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系統,F-22戰鬥機提供了空中支援。

美軍持續實戰演練,並公布有關視頻、圖片等。中共更多在虛張聲勢,基本不公布所謂演練細節,也缺少真實圖像,時常還放出假視頻或以往視頻。

2020年9月14日,第4旅戰鬥隊(空降兵)第25步兵師「斯巴達旅」的傘兵於在阿拉斯加的訓練區執行傘降訓練。(Pfc. Colton Eller/美國陸軍)

美軍拓展印太部署

美軍剛剛得到了帛琉共和國的許可,大力興建在帛琉的軍事基地,與關島形成犄角之勢。9月14日,美軍又公布,與馬爾代夫國防部長簽訂了軍事協議。聲明說,雙方重申致力於建立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以促進該地區所有國家的安全與繁榮。

美軍又在印度洋的馬爾代夫建立了立足點,繼續拓展印太軍事布局。

9月15日,美國和印度討論了雙邊國防貿易關係,商討聯合生產和共同開發國防裝備,並成立了四個專注於陸、海、空和航空母艦技術的聯合工作組。中共挑起的軍備競賽,促使印度不斷加大投入、尋求高技術軍事裝備。

9月10日,日本即將卸任的防務相河野太郎表示,中共不斷試圖透過武力、威脅改變現狀,導致東亞地區產生問題。他舉例,在4月到6月的90天內,日本航空自衛隊和中共戰鬥機或轟炸機僵持了177次;近年來,為了應對中共軍機靠近日本領空的問題,日本航空自衛隊共飛行了700次,比冷戰時期還要多,中共對日本形成安全威脅。

中共的軍事野心,已經引起鄰國嚴重不安,威脅了周圍國家的安全,被各國視為潛在敵人,中共至今沒有放棄軍事稱霸的意圖。

2019年12月20日,Atlas V CST-100 Starliner火箭在佛羅里達州卡納維拉爾角空軍基地最後一次發射,這一天,美國太空軍成立。(Senior Airman Dalton Williams/美國空軍)

美軍的太空戰部署

9月14日,太空作戰負責人雷蒙德將軍(John W. Raymond)發表講話。他說,美國不想陷入開始或延伸到太空的衝突,「我們想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但是,如果威懾失敗,一場將開始或延伸到太空的戰爭將以極高的速度在很遠的距離上進行」。

他表示,美國太空部隊正在努力擴大與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新西蘭、英國、法國、德國、挪威的合作。他說,「我不相信沒有太空力量,我們就可以取得勝利甚至在現代衝突中競爭」,「今天,太空部隊在響應這一競爭要求的同時,作戰服務永遠高於一切」。

美軍在太空的部署,超越了印太地區,還聯接了北約和亞洲同盟,這樣的優勢,中共顯然無法追趕。中共還在孤立地實施登月和火星計劃,無疑掉入了自己開啟的太空競賽陷阱,並正在步前蘇聯的後塵。

9月16日,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也就太空軍發表講話,他說,太空和網絡戰士「將在明天的高端戰鬥中處於最前沿」。

他表示,2020財年國防開發預算歷史最大,集中在高超音速武器、定向能源和自主系統等關鍵技術上,「我們正在用B-21,X-37和下一代空中優勢平台等飛機對21世紀的部隊進行現代化改造」,「我們正在通過實施新概念來改變戰斗方式」,「我們必須在最終的制高點——太空中保持優勢」。

他還說,「網絡戰爭很有可能出現」,「軍方正在研究改變遊戲規則的技術,例如人工智能和5G,並希望將戰斗轉移到雲中」。

2020年9月16日,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在加利福尼亞州聖莫尼卡的蘭德公司(RAND Corp.)討論了新的國防戰略、新一代作戰模式,尤其是針對來自中國的威脅。(Lisa Ferdinando/美國國防部)

美軍公開下一代作戰模式

9月16日,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在著名的蘭德公司(RAND Corp.)演講,闡述了美軍的下一代作戰理念。

他首先表示,大國競爭的時代,國防部把中共放在首位,印度太平洋地區是首要戰區。面對中共造成的破壞穩定的活動,特別是在海上領域,美國必須準備制止衝突,並在必要時做好海上戰鬥和制勝的準備。

他還提到美國國防戰略包含三個關鍵支柱:戰備、加強盟國和夥伴關係、現代化。

前兩項支柱,美國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或者說正在完成。關於第三項,埃斯珀進行了較詳細的介紹。

埃斯珀表示,在海軍力量方面,中共無法與美國匹敵,即使美國停止建造新船,中共也需要多年才能縮小差距。但他說,「儘管如此,我們必須保持領先地位。我們必須保持過剩的競爭。而且,我們將繼續建造現代戰艦,以確保我們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海軍」。

他談到,在21世紀的高端戰鬥中競爭,美國需要優化的作戰屬性包括:分布式殺傷力和意識;高強度衝突中的生存能力;對複雜世界的適應性;具有投射力量以控制海洋和展示存在的能力;能夠在很遠的範圍內提供精確打擊效果。

埃斯珀表示,未來的海戰,空中、海上和海底的致命影響力將更加平衡,未來艦隊將由越來越多的小型水面艦艇組成;可選擇有人駕駛、無人、自動化的載具;各種類型的無人艦載飛機;更大、能力更強的潛艇部隊,形成現代化的戰略威懾。

他還描述,「這將是超過355艘載人和無人艦船的均衡力量」,「無人系統將執行各種戰鬥功能,從發射致命的火力、放置炸彈、重新補給到監視敵人,這就是我們將要進行的重大轉變。在未來幾十年內進行的海戰」。

埃斯珀還表示,海軍和海軍陸戰隊將採用新概念,進行分布式海上作戰和沿岸作戰,這將使戰斗方式現代化,可以支持未來的聯合作戰理論。

美國國防部長清晰描述了下一代作戰模式,以及美軍將如何打造下一代軍隊。美軍的無人艦已經在試制中,本週也透露了正在試驗第六代戰機、包括無人機組合模式。

面臨高技術封鎖的中共政權,眼看就要在新的軍備競賽中再次落伍,這是中共政權挑起軍備競賽時沒有想到的。

2013年7月10日,首架X-47B無人戰鬥機系統(UCAS)在喬治•布什號航空母艦(CVN 77)的飛行甲板上著陸。(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Seaman Lorelei R. Vander Griend/美國海軍)

美軍應對軍備競賽挑戰

埃斯珀表示,近二十年來,美國集中精力在低強度的衝突中與暴力極端主義組織作戰,這使我們準備高端戰鬥的注意力減少。過去的十年中,在2017年之前,美國國防預算不足,競爭者正在利用其不斷增長的力量,來強制改變戰略環境,損害我們的利益。

國防部長表示,面對這些挑戰,美國的新國防戰略指出,現在正處於強國競爭時代,需要適應這個日益複雜的安全環境,阻止衝突,並在必要時進行戰鬥並取勝。

他還說,「我們的第一線工作旨在保持我們的戰鬥優勢,並在殺傷力和戰備力方面,繼續超越競爭對手。為了使我們的能力現代化,我們已經為改變遊戲規則的技術,如人工智能、高超音速、定向能源和5G網絡,成功獲得了資金」,「在重整戰略核武器方面也取得了重大進展」。

美軍目前針對中共做好了戰鬥準備,顯示了強大的威懾力,中共軍隊除了在台海虛張聲勢,實際不敢與美軍直接對峙。

美軍還規劃了下一代作戰模式,把中共挑起的軍備競賽拉到了無法企及的高度。這一週,美軍看似平靜,卻令中共軍隊再次難以應對、無所適從。

來源:大紀元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