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沒有煤氣和天然氣,城市人口是怎麼做飯的?

做飯

文:張嶔

在「 沒有煤氣天然氣」的中國古代,古人一個重大的生活難題,正是「 燒火做飯」。明朝人王德章的詩裡就詠嘆說「 柴米油鹽醬醋茶,七般都在別人家」。燒飯用的柴,就在古人「 開門七件事」裡排第一。

「 燒火」這事兒有多難?可以瞧瞧古人家的炊具:雖然我們印象裡,古人的炊具多是「 釜」「 鼎」一類,但漫長的古代史上,古人演變極大的一樣生活用品,正是爐灶。秦漢以前,中國人做飯還是爐灶與「 釜鼎」並用,但兩漢年間起,爐灶卻後來居上了。比如三國年間的「 三孔圓頭青銅灶」,出土時就驚艷了眾人:整個爐灶已經有完整的「 灶身」「 煙囪」「 炊具」各部分,做工精美火力極旺。

以前沒有煤氣和天然氣,城市人口是怎麼做飯的?

而從兩漢三國開始,歷代的爐灶,也不停進行著改變:兩晉南北朝的爐灶,灶眼明顯增加,灶身和煙囪也是越加越長,而火門也越發縮小。隋唐年間起,中國傳統爐灶的灶眼也改成了一個。所有這些改變,都是為了增加爐灶的封閉性,提高爐灶的溫度,更重要的一個目的,就是省燃料。

因為,一部中國古代史,也可以說是一部古人「 爭燃料」的歷史。

中國古代生活做飯的燃料很多,但相當長的歷史時期,主要的燃料來源就是木柴。比如中國古代著名的農學寶典《齊民要術》裡,就列舉了榆樹、柳樹、橡樹等多種可做「 燃料」的樹木。乍一看去,古人的「 燃料資源」儲量很雄厚。但事實卻是,一代比一代缺。

由於人口的增長,木柴需求的擴大,以及戰亂和土木建設等多種因素。中國古代的林木資源,其實一直都在減少中。比如南北朝年間,東魏王朝在鄴城建造宮殿時,就苦於缺乏木材,竟把洛陽宮殿的木材拆了湊數。朱溫滅了唐朝後,竟把長安宮殿民居一股腦全毀掉,沿著渭河把木材拉走,也是因為「 缺木料」。

以前沒有煤氣和天然氣,城市人口是怎麼做飯的?

蓋樓的木料都缺,燒飯的木料,那也是長期不富裕。就連列舉了一堆「 優質木材」,但也補充說,缺木材的時候,最好就用羊糞牛糞做備用燃料燒飯,那真是「 既無灰塵,又不失火,勝於草遠矣」。其實在那時,作為當時中國核心經濟區的中原地區,林木植被已經大量減少。

而從隋唐年間起,古人「 缺柴」的困境更是越發嚴重,盛唐年間時,長安周邊就已沒有巨木。宋代從太行山麓到江南地區,大片的林木都已砍伐殆盡。鄉間的老百姓為了生火做飯,竟把有著重要經濟利益的桑樹棗樹都砍了當柴燒——經濟利益再高,都比不了眼前一頓熱乎飯。

鄉下尚且如此,城里人的生活做飯,當然也更困難。所以白居易筆下「 伐薪燒炭南山中」的賣炭翁,會被「 白衫兒」強行搶走炭,唐王朝一度給官員實行「 配額」,五品官員每天才配二斤炭,取暖燒飯時必須省著用。官員家都這地步,小老百姓自然更難熬,唐人姚合更哀嘆「 小市薪柴貴,貧家砧杵閒」——由於買不起柴火,窮人家的劈柴用具都閒置了。

以前沒有煤氣和天然氣,城市人口是怎麼做飯的?

而在號稱「 富宋」,傳說中「 市民經濟」豐富多彩的北宋都城汴京,「 缺柴」更是一百年來的公認難題:宋真宗年間的冬天,汴京城裡的木炭一度漲到每秤二百錢。甚至為了搶購官府的「 半價炭」,汴京城裡還上演了多人死亡的「 踩踏事故」。而到了明朝年間,「 柴」也成了公認的「 開門七件事」之一,許多地方「 民之艱薪更甚於艱食」——生個火比找到吃的還難。

甚至有時候,哪怕在你死我活的戰場上,也往往更看到古代「 城里人」缺柴火的困境:明朝建文年間,當燕王朱棣扯旗造反,掀起震驚天下的靖難之役時,他的燕軍曾在真定城外二十里,俘虜了砍柴的樵夫。這個細節也就意味著:明初城池需要的柴火,竟要從城外二十里砍來。

這還只是真定這樣的城池,對於北京南京這樣的大城市來說,燃料的需求更是巨量。明成祖朱棣剛遷都北京時,北京城每年需要的柴火只有28萬噸,但到了一個半世紀後的明朝隆慶年間,京城的柴火需求量就暴漲到48萬噸。這還是供應充足的帝都北京,在明朝中後期富庶的松江城,一百斤柴火可以賣到一錢銀子。許多地方因為缺柴,在淡季時甚至要「 裂門以炊」,砍了木門當柴火燒。

也正因柴火的稀缺,所以也帶來了古人「 生火做飯」裡的又一巨大變化:燒煤。

雖然中國人應用煤炭的歷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兩漢時代。但煤炭真正普及起來,卻還是要到明代。比如柴火需求量巨大的北京城,到了明朝成化年間時,就已經是「 皆石煤代薪」。明朝小說《醒醒石》裡的下層士兵家庭,也是「 盡勾買煤燒」。明代典籍《天工開物》也估算說:明朝城市的燃料裡,煤炭占到了七成,柴火占到了三成。

當然,這時煤炭的「 佔七成」,指的是「 燒飯」「 生產」”冶煉」等各個行業,放在日常做飯領域,木柴的比重依然比較大。皇宮和官宦家庭的生活燃料,依然還是以木炭為主。但對於老百姓來說,煤炭的意義確實巨大。特別是在明朝中後期,許多昔日飽受「 缺柴」之苦的地區,都是靠煤炭救了急——明朝嘉靖年間時,名臣楊繼盛就在臨洮開採煤礦,讓百姓大受其利。到了萬曆年間,連多年不上朝的明神宗都明白:「 煤乃民間日用之需」。終老於北京的傳教士利瑪竇,也記錄了北京百姓家家燒煤的情景。

以前沒有煤氣和天然氣,城市人口是怎麼做飯的?

發展到清朝年間,煤炭在城市燃料裡的比例也進一步擴大。乾隆年間僅北京周邊的煤窯就有七百多個,乾隆年間北京的人均需煤也達到了390斤。可以說在這時,昔日處於次要地位的煤炭,已成為古代城市百姓的生活必須品。可以說,中國人口能在明清年間實現「 大爆發」,除了糧食產量的因素外,煤炭的因素也不容忽視。

當然即使在這時,煤炭的價格對於普通百姓來說,還是不小的負擔。清朝乾隆年間時,三文錢只能買二斤煤,而到了嘉慶年間,三文錢更只能買一斤煤。即使在北京,「 煤價日貴」也是常見現象。單是乾隆27年,北京城裡的一斤米與一斤煤的比價,常是1:0.6,買煤是不小的負擔。

而中國城市老百姓能「 多燒煤」,還要得益於近代採礦與煤炭工業。比如20世紀30年代,上海一斤米與一斤煤的比價,就降到了1:0.12,北京的人均煤炭消費,就達到了1460斤,是乾隆年間的數倍。可以說,老百姓多燒一點煤,就是歷史前進一大步。

從柴草到煤炭,僅僅一個「 燒什麼」的話題,更是古代城市生活的無盡畫卷。其中關於「 能源安全」「 能源危機」的真理,也有著並不過時的意義。

參考資料:

《古代華北燃料問題研究》

《明代社會生活史》

《北宋東京的木材和燃料供應》

《明代煤炭的開發》

《古代都城的燃料供應》

《北京經濟史話》

《清中期北京煤炭的不足和對策》

來源: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