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聯合赤軍」,這件事讓我寒意徹骨

聯合赤軍

文:押沙龍yashl 

這些天讀了幾本講日本昭和時代的書,上一篇文章談的就是這方面的話題,今天接著談另一個話題,「聯合赤軍」的山岳基地事件。它占據了我的好奇心,我盡力收集關於它的資料,而越讀越覺得寒意徹骨。

這個事件非常陰暗。29個年輕人躲在天寒地凍的山間小屋裡,然後像狼蛛一樣,彼此殘殺,這看上去就像是日本恐怖電影的現實版。只是,這些青年和狼蛛不同,他們有自己的夢想。

01

現在的日本顯得有點暮氣,但是在六七十年代,它也有過一段激烈而亢奮的日子,就像是少年的青春期躁動。那段日子裡,日本出現了一些崇尚暴力的極端組織。他們組織起來,發動恐怖襲擊,目的是要建立一個未來的大同世界。

結果在1972年,發生了震驚全日本的「淺間山莊事件」。

當時有一個叫作「聯合赤軍」的極端組織,它的五名成員闖入療養地淺間山莊,劫持了管理員妻子作人質,和日本警方對峙了十天。警方找來其中一位成員的母親。她大聲喊話,勸兒子放下武器。結果,兒子居然對著母親的車開槍射擊。

這一場景讓日本人看得目瞪口獃。

十天後,日本警方發起強攻,救出人質,把五名劫持犯全部抓獲。進攻過程中,兩名警察殉職。電視臺直播了整個進攻過程,創下了有史以來的最高記錄:90%。可以說,差不多全體日本人都在電視機前屏息靜氣地觀看了這一幕。

淺間山莊

但是,這還不是故事的全部。

攻下山莊後,警方經過審訊和搜查,發現了一個更駭人聽聞的慘劇。「聯合赤軍」在占領淺間山莊前,剛剛經历了一次內部的屠殺。12名成員被自己人折磨而死,屍體被埋進三個不同的地點。

這就是陰暗的「山岳基地事件「。

02

所謂「聯合赤軍」,是由兩派極端組織合並而成,一個是「赤軍派」,首領是森恆夫。(赤軍是一個跨國的極端組織,森恆夫領導的只是其中的一個小分隊);另一個是「革命左翼」,首領是永田洋子。

森恆夫和永田洋子

森恆夫+永田洋子,普普通通的兩個名字。但在整個故事裡,他們是惡魔一般的存在。尤其是森恆夫,他是整個事件的推手。

這兩個極端組織都被警察到追捕,於是它們報團取暖,聚在一起東躲西藏。最後,在1971年年底,29名成員陸續來到榛名山。在這裡,它們宣布合並為「聯合赤軍」,口號是要戰勝反動腐朽的高層,建立一個人人平等的日本。

森恆夫和永田洋子分別擔任會長和副會長。

森恆夫能夠成為一把手,跟他的性格有關。他不光有手腕,而且比永田洋子更剛硬、更兇惡,也更會制造恐懼。所以,永田洋子心甘情願地接受他的領導。

29個年輕人擁擠在榛名山的林中木屋裡,外面是一片冰天雪地,要走很遠才能看到人煙。這樣與世隔絕的環境,天然就透露著恐怖氣息,而森恆夫更是把這裡變成了一座地獄。這些年輕人白天用非法搞來的槍械做訓練,晚上就聚在一起開會。這些會議就是森恆夫制造恐懼的地方。

他在集體內部推行「總拓」。所謂「總拓」,字面上就是反省的意思。誰的意志不堅定,態度不積極,森恆夫就帶領大家一起幫助他反省。一開始,「總拓」並沒有甚麼明顯問題。有的時候,大家甚至互相吹捧,就算批評也都是口頭攻擊,並不暴力。在會議上,大家還經常發表不同意見,對森恆夫並不是全然買賬。

當事人畫的會議場景

森恆夫決定要「加加溫」。

不久,機會就來了。這個機會跟性有關。

03

在基地的29個成員裡,有19名男生,10名女生,歲數大多都是二十來歲。性當然就會是個問題。咱們可能會以為,日本人嘛,碰到這種機會肯定會亂搞。但其實並非如此。在他們看來,如此危機的關頭,如此神聖的基地,怎麼能亂搞呢?那是褻瀆。

結果在12月26日,出事了。

其實也不是大事。加籐能敬、小島和子兩個人偷偷躲起來接吻,被二把手永田洋子發現了。人家兩個本來就是戀人,接吻很正常。可是永田洋子很不高興,把他們帶進木屋,通報了這件事。

大家在山上獃了快一個月了,一直找不人親嘴,看到這兩個家夥這麼幹,當然很生氣,七嘴八舌地數落他們:「不像話!」」在這麼神聖的地方接吻,你們眼裡還有理想嗎?「「八格牙路!」

等大家罵完了,這個事情本來就告一段落了。可這時森恆夫忽然說:「幹脆打他們一頓吧!」

大家都愣住了,一時沒人說話。

森恆夫說:「這也是幫助他們總拓。我以前學習劍道的時候,曾經被打昏過,醒來以後感覺整個人都新生了。」

有人嘟囔說:「這太殘酷了吧。」

森恆夫解釋說:「只是把他們打昏而已。醒來以後,他們就會重新做人,變成真正的戰士。」

這下,大家不再猶豫了。人們圍著這對戀人開始毆打。兩個人像沙袋一樣,被打得倒過來倒過去。當時大家默認的是「打昏了就停下」,但是這對戀人都沒昏倒。把人打昏需要相當的技巧,他們不會。結果就不停地打。

打的時間越長,心中殘暴的東西就會被喚醒得越多。窩在這麼狹小的空間裡,被活活憋了近一個月,暴力的荷爾蒙已經積累了不少,現在終於可以用」理想」的名義發洩出來了。

這對戀人的臉被打得像紫茄子,整個都腫了起來。可就是不昏倒。

森恆夫說:「不肯昏倒,這說明他們頑固地抗拒幫助!」於是,決定給他們倆斷了糧草,餓起來再說。後來,幹脆又把他們五花大綁,捆了起來。加籐的胳膊被捆出了血泡。他悽慘地向森恆夫哀求松一松,森恆夫大義凜然地說:「我寧肯讓你丟掉一條胳膊,也要把你培養成一個合格的戰士!」

但是,暴力還沒發洩夠,覺得不過癮。森恆夫馬上又盯上了另一個倒霉蛋:尾崎充男。這個倒霉蛋甚麼都沒幹,森恆夫卻沒事找事,說他在打人的時候「態度不端正」,讓大家一起幫助他「總拓」。結果,尾崎历史上的一些舊賬也被翻了出來,最後也是一頓暴打。打完了,尾崎還要鞠躬,說「謝謝大家!謝謝大家!」

可是道謝也沒用。森恆夫還是要整他,懲罰措施手段不斷升級: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罰站,最後照例是捆綁。

森恆夫又想出一個念頭:「咱們的打法不對!老是打臉,他當然不會昏倒,應該打肚子!對,咱們來試試打肚子!」於是,大家圍上來,輪流用膝蓋猛撞尾崎的肚子。

小木屋裡有節奏地發出「砰砰」的聲音。

結果,接吻的兩個人還沒死,尾崎充男先死了,年僅22歲。他是「山岳基地事件」的第一個死者。

尾崎充男

人們圍在他的屍體前,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把一個同伴活活打死,這個事情還是太恐怖了。

這時,森恆夫發表了一篇演講。他說:「他如果是真正的戰士,就絕不會死掉。精神上的失敗才會帶來肉體上的失敗。尾崎的死,是敗北者的死!」換句話說,如果你是個堅定的戰士,不吃飯也不會餓死,不穿衣服也不會凍死,再被毒打也不會被打死。尾崎的死,是自己不堅定,沒通過考驗。

大家的緊張感頓時煙消雲散,齊聲說:「是啊!是啊!」原來這家夥不是我們打死的,是自己「敗北」了。

第二天,森恆夫又尋找到了下一個犧牲品:加籐隆三郎。理由是他對被「總拓者」太仁慈,態度有問題。

結果加籐也遭到毒打。他呻吟著問森恆夫:「我是來當戰士的,為甚麼這樣對待我?」森恆夫大喊:「自己去反省吧!」二把手永田洋子被這個場面驚著了。她歇斯底裡地叫著:「快把他弄昏過去吧!不然又要出事了!」

但是他沒有昏厥,最終也「敗北」而死。

接著,那兩個被捆綁的戀人也先後死掉,女生被捆在室外凍死,男生被打死。

04

這一切太瘋狂了。

那些年輕人為甚麼會如此毆打自己的同伴?明明已經打死人了,為甚麼還要重蹈覆轍?

在打人的時候,他們可能宣洩了自己的暴力,覺得很爽。但是冷靜下來以後,他們當然也覺得不對頭。但是他們駁不倒森恆夫。在「聯合赤軍」裡面,暴力自帶道德光環,誰越極端,就顯得越像堅定的戰士。森恆夫的那些話,在正常人看來當然是胡說八道,但是在「聯合赤軍」的話語體系裡,先天占據道德高地的。

有人事後回憶說:「我覺得不舒服,但覺得這件事本身沒錯。」

但是,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恐懼。發自內心的、冰冷冷的、最生物本能的恐懼。

確實有人試圖阻止森恆夫。

這個人叫山田孝。他資格比森恆夫更老,享有很高的威望。在那位女生被凍死的夜晚,山田孝看不下去了。他站起來,對森恆夫強硬地說:「這件事太過分了!」據人們回憶,山田的目光炯炯,死死盯著森恆夫,一時間幾乎像是火花四濺。

森恆夫避開他的目光,說:「如果身體和心靈有更緊密的結合,就不會被死亡戰勝。」

山田孝當然不會被這句屁話說服。他站在那裡等待著。

等待甚麼呢?

等待支持者。

如果這時有人跟進,反對這種做法,那麼山田孝就有可能結束這場悲劇。但是當時鴉雀無聲。大家都緊張地看著他們倆,誰也不說話。過了片刻,山田孝點了點,說:「是這樣啊?那我明白了。」

短暫的反抗結束了。

但森恆夫還是沒饒了他。一個月後,山田孝也慘遭「總拓」,在捆綁中死去。他也是整個事件中最後一名死者。在山田孝點頭稱是的那一刻,其實就給自己簽署了死亡令。

除了山田孝以外,還有一位坂口弘曾試圖反抗過。

他看著夥伴們一個個地死掉,就偷偷找原來的老上司永田洋子,說:「老是這麼死人可不行,應該想想辦法。」

按他後來的說法,如果永田洋子支持他,他就會出手殺死森恆夫,結束這場噩夢。

但是永田洋子嘆口氣,說:「這是鬥爭的需要,沒有辦法啊。」

於是,坂口弘也退縮了。好在永田洋子沒有出賣他,所以他最後安然無恙。

05

永田洋子似乎被森恆夫洗腦了,徹底支持他的一言一行,最後,她和森恆夫甚至還發展出了一種戀愛式的關系。在整個基地裡,只有他們兩個人是安全的,絕不會被「總拓」。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研究者總是把永田洋子說成是一個姦惡的魔女,森恆夫性格軟弱,受了她的蠱惑和操縱。事實上絕非如此。這種「妲己+殷紂王」版的敘事只是厭女癥想象。從很多細節來看,永田洋子並不格外殘暴。森恆夫想收拾孕婦金子充代的時候,她還努力保護過她。真正的罪魁禍首就是森恆夫。

但是,永田洋子也有惡毒的一面。這也許和永田洋子自身經历有關。她長得不漂亮,而且還有面部浮腫的疾病,大家背後給她起了一個綽號,叫「氣球大媽」。此外,她還有過一段痛苦的經历。在剛加入極端組織的時候,她被滿嘴大詞的上司強姦過。心理學家推測,永田洋子有強烈的自卑感,而這又導致她對「女性化」的同性格外不寬容。

女生戴戒指,她要批判;女生和男人接吻,她要揭發;還有一位遠山美枝子留長發,喜歡照鏡子,她看了也大發雷霆,咆哮著說:「你一腦子小資產階級思想,你必須進行總拓!」 結果真的就把遠山給總拓了。

最惡毒的還是森恆夫。為了幫助遠山戰勝自己的小資產階級思想,森恆夫讓她自己扇嘴巴。結果扇了三十分鐘,整個臉腫的像皮球。永田洋子拿出鏡子,逼她看自己的臉:「你漂亮的臉蛋怎麼變成這樣了?啊!」

永田洋子也許只是想收拾收拾她,並不一定想整死她。可是到了這個時候,只要被「總拓」,基本必死無疑。沒有人能過關。結果,森恆夫下令,把遠山用「倒蝦式」捆了起來。

遠山美枝子

第二天,遠山死了。

看著又一具屍體,坂口弘爆發了。他沒敢找森恆夫的茬,而是沖著永田洋子大喊道:「你沒心沒肺啊!」永田洋子冷冷地看著他,一臉不屑。

坂口弘能做的也就是如此而已,現在已經沒人敢挑戰森恆夫。他成了絕對的霸主。每天晚上的會議上,他和永田洋子兩人高坐堂皇,就像是閻王爺勾生死簿,點誰的名,誰就要死。

為了不被點名,大家都表現出一副特別積極的樣子。比如有位叫寺岡君,就顯得特別熱情。他掩埋屍體的時候,甚至拿鐵鍬使勁拍屍體的臉,怒罵道:「就算死了,也是一副反動的臉!」

可誰知道拍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森恆夫很不喜歡他的話。「這些同伴只是沒有通過考驗,但還是戰士,怎麼會是反動嗎?你對同伴還有一點情誼嗎?!」後來找了一個茬,把這個馬屁精也給「總拓」死了。

後來的故事單調而血腥,不值得一一細說。總之,就是不斷地「總拓」,不斷地死亡。場面越來越暴戾,就連孕婦也被活活折磨死,一屍兩命。總拓的手段也越來越暴戾,一開始還是捆綁,毆打,最後連刀子和冰錐都用上了。

06

最早的時候,森恆夫很可能是想殺人立威。組織剛成立,有人不服氣他,要殺雞駭猴狠狠地治一治;有人可能想逃跑,也要殺幾個人嚇唬嚇唬。這個時候,他殺人可能有具體的目的。

但是到了後來,他已經沒有甚麼明確目的了。再殺人,還有甚麼意義?可他還是忍不住要殺。「總拓」成了一臺停不下來的機器。

那麼,森恆夫為甚麼要這麼做?

首先,他喜歡殺人。讓誰死,誰就得死,這種感覺讓他很爽。但是再往深裡探究,這和他的經历也有關系。

兩年前,森恆夫自己也被同夥批判過。為了不挨打,他當場就慫了,把自己罵得狗血淋頭。後來,上面給他布置戰鬥任務,他幹脆消失不見了。因為這件事,他被人說成」沒有骨氣」。後來局勢變化,他因緣際會,居然成了「赤軍派」的一把手,但是那段經历給他留下了一個心魔。

人都有弱點。一個人如果和自己的弱點達成妥協,就會比較體諒別人的弱點。但如果他為自己的弱點感到恥辱,那碰到別人同樣的弱點,就會加倍的不寬容。

森恆夫就是這樣。他要證明自己是個完美的戰士,既證明給別人看,也證明給自己看。森恆夫整死別人的時候,腦子裡一定回想過當年自己的哀求。但這種記憶越清晰,他下手也就越狠毒。

當一切都塵埃落定的時候,森恆夫在監獄裡自殺了。那是在受審的前夕。他留下了一份幾百頁的遺書,承認自己犯下了嚴重錯誤。遺書廢話連篇,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大詞。

最後,他不是向死者家屬道歉,而是向「日本人民」道歉。

死的時候,森恆夫29歲。

07

說回到「山岳基地事件」。

當時的氣氛越來越恐怖。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原因,就會被「總拓」,一「總拓」就會死。29個成員裡,陸陸續續有12個人變成了屍體。而且還沒有停止的跡象。那這麼繼續下去,會怎麼樣?難道會自相殘殺,全部死光嗎?

沒有人知道答案,因為殺戮忽然宣告終結。

終結的原因是森恆夫被捕了。他和永田洋子下山去取活動基金。在返回基地的時候,被雙雙逮捕。

「聯合赤軍」裡剩下的成員翻山越嶺,前往另一個基地。最後有人逃亡了,有人採購物品時被捕了,而剩下的五個人則走向淺間山莊。

接著,就是那件震驚日本的「淺間山莊事件」。

經历了雪地木屋那段恐怖日子後,這五名成員依舊態度堅定不移。現在,他們的首領是坂口弘,他曾經試圖反抗過森恆夫。二號人物則是吉野雅邦。第一節裡說的那位沖自己母親開槍的人,就是他。子彈打在車殼上,彈開了。吉野雅邦放下槍,淚流滿面。

大家還記得那位被「總拓」而死的孕婦嗎?吉野雅邦就是她丈夫,腹內的胎兒也是他的孩子。

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妻子死去,甚麼都沒說;同夥宣布死者肚子裡的胎兒是8個月大的女嬰時,他也甚麼都沒說。只有在埋葬妻子屍體的時候,他說自己幻聽到了孩子的尖叫聲。

吉野雅邦和他的妻子

這是甚麼樣的人啊,這是甚麼樣的瘋狂啊?

最後,一切都結束了。

森恆夫上吊自殺;永田洋子被判處死刑,但一直沒有執行,65歲的時候,她死於腦瘤;坂口弘和吉野雅邦現在仍在獄中服刑。

其他的幸存者大多都融入了社會,擁有了正常的生活。

「山岳基地事件」和「淺間山莊事件」之後,日本普通人對「赤軍」的同情徹底消失,因為他們不能理解這些事。

就是不能理解。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