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忘恩的歐洲,忘了70年前的來路

歐洲

文:靜觀風雲

近年來,美歐的矛盾,逐漸激化和公開化,貿易爭端之外,軍事上的離心化,也正呈現出加速度。是是非非,紛繁複雜。

我們不妨放遠視野,把眼光轉移到70多年前。 挑起了二戰的歐洲人,雖然依靠美國,平息了戰爭。但戰後,把歐洲變成了廢墟。

歐洲的人力損失,包括至少有3200萬人死亡,2800萬人殘廢,6000萬人無家可歸; 物資損失,更是殆盡。

主要工業和文化中心,都已被摧毀,歐洲大陸上的許多著名城市,例如華沙和柏林,已成為一片瓦礫。包括倫敦、鹿特丹等重要城市,也遭受了嚴重的破壞;鐵路、港口、橋梁等交通基礎設施、以及與經濟生產相關的建築,大多化為烏有。 

而窘迫的歐洲各國政府,無論勝者敗者,這時候,根本無力也無錢來重建。 

而且,談建設都奢侈,更急迫的問題,是吃飽肚子的事。歐洲正常的農業活動和糧食生產,在戰爭中受到廣泛破壞;食品短缺,成為大眾戰後最為緊迫的問題。尤其是戰敗後灰頭土臉的德國,1946-47年的人均熱量攝入,僅為每天1,800千卡,這個數值,完全不能支持人體的正常健康;「數百萬人正在慢慢餓死。」 

屋漏偏逢連夜雨,偏偏1946年冬天,歐洲還迎來歷史上罕見的嚴冬,饑寒交迫中,很多人被凍死凍傷。 

也許,經歷過這樣的人間地獄,才會明白,和平的價值;也才能理解,勝利方的英國人,為什麼會把領導他們取得勝利的的主戰英雄邱吉爾、馬上就趕下台去。

此時,美國的日子,也不好過 

放眼此時的世界。只有美國,這邊風景獨好! 

在全世界窮人的眼裡,美國,一直是財大氣粗肚子肥的闊佬;發了許多戰爭財的二戰後,更是它的最高峰,把全世界都能踩在皮靴下。 

其實,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經濟方面,雖然「二戰」期間,美國GDP保持了增長,但整體增速,並不大,後期,經濟下行的趨勢,已經很明顯; 戰爭中,德意日之外的全世界各國,都依靠美國的軍事經濟援助,才能補血活命;明明是它在不斷抽血,援助他人,如何去發戰爭財? 

戰後,全世界的廢墟中,站滿了眼巴巴盯著他手裡麵包流口水的飢餓人群,(餓死也不吃美援的朱自清,畢竟只有一個)它的產品能夠賣給誰?靠誰的購買力,來推動經濟增長? 

從通貨膨脹水平分析,1946、1947兩年,不論是CPI還是PPI,美國都處於相對較高的水準,這意味著,當時美國內部的食品也並不充裕。例如,1947年8月,美國居民的生活費用,比1939年的水平高出了60%,比1946年6月,高了20%。1年中生活費用就漲價了這麼多,說明,地主家的餘糧,也並不多!  

這樣的數據表明,美國經濟,當時表現得並不是很強勁;如果對歐洲援助,再輸出大量的糧食物資後,美國的通貨膨脹和經濟增長的難度,都可能會大幅增加。 這樣的背景下,援助歐洲、尤其是剛剛打死打傷了大批美國大兵的德國,對美國人來說,並不是可以高高在上的輕鬆施捨、或者消化過剩生產能力,那麼簡單輕鬆的決策。 

馬歇爾計劃出爐 

儘管如此,歐洲的艱難,還是有美國人看不下去。 1947年6月5日,美國國務卿馬歇爾,在哈佛大學發表演說時,首先提出援助歐洲復興經濟的方案,即馬歇爾計劃。 至此,這個深刻影響了戰後歷史進程的名詞,正式問世。 

說到這個馬歇爾,其實,對中國人來說,也不陌生,他對中國現代歷史的走向,也產生過大影響。 沒錯,他就是那個主持毛蔣重慶和談的中間人。 

從1945年底到1947年初,決定戰後中國命運關鍵的13個月裡,他是美國駐華特使,在國共之間,艱難斡旋,力促兩派的和平,為這個戰時盟國的未來民主,奠定基礎。 在馬歇爾的調停下,已經在內戰中打打殺殺了二十多年的國共雙方,同意停火。他們商定了聯合政府的基本原則,聽馬歇爾解釋《權利法案》,也聽他大聲朗讀本傑明·富蘭克林的演講。《雙十協定》最終簽署,計劃將雙方的黨派武裝,整編為統一的國家軍隊。

馬歇爾的立場,被批評者評價為明顯親共。在杜聿明的東北進攻作戰最接近勝利的關頭,他利用美國的巨大影響力,逼迫蔣介石下達了六月停戰令,使蔣軍在四平勝利後,無法前進,錯失時機。

馬歇爾曾訪問延安,因為他的立場,受到高規格的熱情接待,毛澤東非常動情地告訴馬:「我們國家的全體人民應當心存感激,並大聲呼喊, 『中美長期合作萬歲』。」還談到希望自己能有機會訪問美國,可藉此學到許多東西。

之前,毛澤東已經在黨內做出指示,定性中國正在進入「和平與民主的新階段」。 

後來的麥卡錫,對馬歇爾在中國的的立場和舉措,反感透頂,認為「馬歇爾的中國使命,造成災難性的、愚蠢的罪行!」 

很明顯,後來的歷史發展說明,他在中國的努力與目標,失敗了。 

但在中國的失敗,戰場上兩派東方農民子弟之間相互殘殺的血雨腥風,並沒有影響到馬歇爾的仕途,此時,他已經轉任國務卿,主管美國外交事務,按我們的標準,應該算升官了。 

結結實實大輸血 

1948年4月3日,杜魯門總統正式簽署了馬歇爾計劃,向包括英國、法國、比利時、荷蘭、西德和挪威在內的16個歐洲國家,提供了援助。援助對象甚至還包括蘇聯以及蘇聯控制的東歐國家。承諾的數十億美元援助,可不是一筆小數目。相當於當時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5%。 

由此開始,從1948年到1950年,共有16國家接受了美國130多億美元的援助,援助中,90%是贈予,10%是貸款。 當時的130億美元,和今天的概念完全不一樣。到底是什麼概念,折合今年的人民幣到底值多少錢呢? 

從20世紀40年代到現在70多年時間裡,我們眼裡還算穩定的世界貨幣,真實價值其實已經貶值了許多。以黃金的價格做參照,貶值幅度就能看得很明顯。按照布雷頓森林體系,一盎司黃金等於35美金,一盎司≈28克。一盎司黃金,現在的價位,在1400多美元,1400多除以 35差不多是40多倍。

也就是說,今天的美元跟二戰後的美元比,價值只有四十多分之一。 當時的130億,也就是至少相當於今天的5000多億美元,折算成人民幣,那就是35000億以上!  (相信美國參戰能發財的,不妨算算,它戰時最多最多能賺進的數字)。 

當時的普通美國老百姓,心裡應該還是很鬱悶的:我們援助槍炮坦克、甚至出人出命,打敗了德國日本;結果,戰後還要繼續繼續掏腰包,援助糧食物資、養活被打殘的朋友、被打敗的敵人!這樣的戰爭,究竟是圖tm個啥呢!? 

包藏禍心驢肝肺 

儘管,作為該計劃的設計者,馬歇爾本人如此解釋:「我們的政策不是針對某些國家,而是針對飢餓、貧困、絕望和混亂。」 

不知道飢腸轆轆的歐洲人,是否認同他的說法,是否是以感恩心態、還是以理所當然的心態,對待美國人送來的麵包黃油;但以俄國人為代表的另一類地球人群,卻是完全不同的眼光,來看待和理解。 

《馬歇爾計劃》擬訂時,並沒有排斥蘇俄及小弟,會議邀請的國家,也包括蘇聯及其同盟國。但他們懷疑:一定是美國的陰謀!也不相信,美國會安什麼好心,以至於,他們連會議邀請,都懶得搭理。 

在俄人一派看來,這130億美元的目的,就是收買歐洲人心!

當歐洲經濟崩潰、飢餓蔓延的艱難時候,美國人裝好心雪中送炭,歐洲人自然將會滿是感激。這種感激,將導致歐洲緊密的團結在以美國為核心的罪惡資本主義陣營。 

其次,這筆錢過去,穩定了歐洲的自由經濟,也就鞏固了歐洲的資本主義,西歐就成了美國人對抗俄國真理的前沿陣地,美國鬼子很狡猾,用錢就買到安全了。 

再者,援助裡面,包藏著美國的剝削陰謀。歐洲攤子這麼大,處境這麼難,130億美元雖然大,但也顯然不足讓歐洲復興!美國儘管援助錢財了,但整個歐洲,英國殘了,法國廢了,德國爛了,現在沒一個像樣國家了,拿錢也買不著東西,你只能跟你美國買去,最後,美國的錢,是不是又回去了?

說白了,就是美國人以援助為由頭,在歐洲來推銷剩餘產品了,來占領歐洲的市場了!這可是既得名又得利的大好事! 

也許,這樣的理由、這樣的邏輯,沒有說服西歐、東歐眼巴巴的戰爭受害人,反倒把俄國人自己給說服了。 

於是,也不考慮1946年的戰後饑荒,還餓死了上百萬的俄國農民,俄國決定,也要模仿美國的侵略新思路,搞自己的馬歇爾計劃! 

馬歇爾計劃的東施效顰 

眼巴巴看著美國馬歇爾計劃流口水的東歐小弟,聽說俄大哥也要馬歇爾,自然,引頸期盼。 

馬歇爾計劃的幾乎同時,俄國人推出了莫洛托夫計劃,1947年的7月到8月,蘇聯分別於保加利亞、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蘭等東歐國家簽訂了貿易協定;1949年,又創立經濟互助組織,簡稱經互會。 

按俄國人的計劃,東歐及其他參與國,與蘇聯簽訂雙邊貿易協定,以協助其經濟發展。目標就是要提供重建物資,援助給東歐國家,協助東歐各國,重新建立經濟體系,當然,衛星國在政治與經濟上,要聽話看齊。 

我也難得去找尋俄國人援助東歐小弟的具體項目和數據了,反正,他們的數據,也只有一些人會當真,看結果,最能說明問題。 俄國人的莫洛托夫計劃,很快。效果就顯露出來了。 

僅僅8年後,1956年,波蘭、匈牙利街頭,高呼「俄國佬滾出去」的遊行人群,就起來造反、反對跟屁莫斯科的領導。最後,不得不辛苦剛剛消停了10年的蘇聯紅軍,開著坦克來維護紀律。此後、布拉格之春、團結工會之類,不斷鬧事搗亂、一直沒讓俄大哥少操碎了心。 

馬歇爾計劃的成就 

這邊,在美國叵測的居心、成性的掠奪下,西歐戰後萎靡的經濟,仍然頑強地復甦成長起來。 在馬歇爾計劃的援助輸血下,歐洲經濟得以迅速復原成長。

歐洲的國民生產總值,1947 年為1196 億美元,到4年後的1951 年,即增長到1588 億美元, 增長了32.5%;西歐各國的工業產量,超過了1938年戰前高峰的40%;農業產量,比戰前提高10%。

廢墟中的西歐經濟,逐步從戰時的混亂中,恢復正常運作,經濟自身的增長動力,被點燃啟動。 英國學者亨利•佩林的結論是「馬歇爾計劃的目標是將歐洲國家生活水平提高到戰前水平。

到1952年底,這一目標已經超額完成。」 超過一半房屋被炸毀、國家一割為四的聯邦德國,(俄割東普魯士、波蘭割東部)很快在廢墟中重建家園,戰後僅僅十年,便重新複製一戰後的軌跡,超越了戰勝國的英法,躍升為世界第二經濟強國,被世界吃瓜群眾驚呼「德國奇蹟」。 

而且,德國的發展腳步,似乎從來沒有停止的跡象。從二戰至今,即使美國自己,也受制於70年代滯脹危機、80/90年代的金融危機,德國經濟卻逆天生長、一直穩漲如狗,沒有發生過一次經濟危機;製造業保持強勢,社會福利完善,一直是歐洲發展與穩定的核心力量。 

當時,歐洲的美分們,還是非常認可感謝馬歇爾計劃的。 英國外交大臣貝文,盛讚馬歇爾的哈佛演說是「世界歷史上最偉大的演說之一」,馬歇爾計劃是一條「拋給溺水人的生命線」。 英國首相邱吉爾,也不惜溢美之詞:「馬歇爾計劃是歷史上最光輝的創舉。」「人類歷史上最慷慨的舉動」。

時間推移,世事變遷。

隨著經濟發展後的富庶日久,歐洲人逐漸忘記了自己曾經的來路。

今天的歐洲,主要大國,沒有感恩回報,還數十年長期保持對美貿易順差,大揩美國肥油;不少歐洲政治人物,明明在人軍事庇護之下,卻以與美國的抬扛做對為能;富裕的德國,大把銀子供養中東黑非難民,卻長期拖欠條約承諾的軍費;法蘭西馬克龍之流,更以處處標榜自己和抗斥美國為國際人設….

費錢費力不得好的美國,也不知心塞不心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