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失業後不敢告訴身邊人

失業

中年失業的情況各不一樣,但相同的卻是,同樣面對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壓力,高難成低難就的重返職場困境。

我們找到了幾位來自不同行業,不同職位,不同地域的中年人。失業後,他們有的不願再出門;有的在清空積蓄後,後悔沒有爭取辭職補償;還有的家裡賣了房,丈夫戒了煙。

以下是他們的講述:

實習記者 | 趙越

編輯 | 王海燕

37 歲,女,失業三個月

能消化失戀,但難消化失業

我是今年 3 月 1 日失業的,至今還沒有找到新工作。

說起來其實挺後悔,我的上上一份工作是 2021 年底自己主動辭掉的,當時我在一家國企,晉升不順利,又被空降領導,就直接辭掉了。緊接著就入職了下一個公司,結果離轉正還有一周,HR 告訴我,我在試用期內的表現不符合考核標準,被優化了,是這家單位當時唯一被優化的中層。我當時入職還不滿三個月,被優化,單位付出的代價很小。

1

被優化後,因為不敢主動聯繫以前的同事或朋友詢問內推機會,於是我決定投簡历找工作。我大學畢業後,我先後進了幾家公司,都是通過內推,工作第二年時還曾為了愛好,辭職創業開咖啡館。因此,這其實是我第一次在招聘平臺上找工作,我也才知道,原來找工作這麼難。3 月份一整個月,我每天都刷招聘平臺。我投簡历的崗位,都是一些基礎的,人員流動量大的崗位,因為知道核心崗位要麼需要內推,要麼能力要求極強。

我平時住在老家,就是廣東省的一個小地方,但我投簡历的範圍並不局限在本地,而是廣東全省的崗位,只要合適,都投了。即便如此,我一個月也只收到兩個回覆,地點都在深圳。即便這兩個崗位,我也連面試都沒完成,一個崗位是因為當時深圳疫情,我無法過去,一個則是那個公司項目後來也變了。

除了地域,後來我把投簡历的行業也擴展了,我本來是做物業案場管理的,就是賣樓營銷中心的管理,還做到了中層,但病急亂投醫,我甚至投了新媒體的崗位。估計看到我簡历的 HR 也會奇怪吧。

頻頻打擊下,後來我直接不看招聘平臺了。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原來的行業和崗位是比較局限的。我肯定一直想找一份薪資待遇比較好的工作,但實在找不到,只能向下兼容。三月下旬,我朋友的廚房招不到人,叫我先去幫一下忙,我還真去無償幫了兩周。一方面想分散自己不斷內耗的情緒;一方面覺得廚房是店面核心,或許可以學點東西,為以後再創業做準備。當時,我的想法,一直在繼續打工或者再次創業中不斷拉扯。

到了 5 月底,我意識到自己已經失業快三個月了,但依然沒得到一個面試機會,於是又開始投簡历。這次我變得更謹慎,投得也更有針對性,只投和我之前工作崗位類似的崗位。

6 月 1 日,我參加了一場面試,對方都不怎麼看我的工作經历,上來就直接問我,這個年紀了要不要照顧家庭。我說沒有家庭,對方又問我甚麼時候交男朋友,甚麼時候結婚生小孩。那種時候你就覺得,結婚也不行,不結婚也不行,年齡小沒經驗不行,年齡大經驗太多也不行,怎樣都不行。

也有人叫我優化一下自己的簡历,但我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我認識幾個失業很久的,超過了一年,我不知道他們怎麼撐過來的。我定了目標,一定要在六月找到工作,不能靠自己找到的話,哪怕拜托父母或者前同事,也一定要去嘗試一下。

剛得知被優化的時候,我感覺心裡還比較平靜,但後來漸漸就變得迷茫。現在身邊很多朋友和前同事會問我怎麼了,我覺得如果說實話,他們可能會覺得我很任性,為甚麼總是換工作。但我也不能說自己被優化了吧?那樣大家首先會想,為甚麼不優化別人只優化你呢?不是我不信任朋友,但我之前情感上遭遇挫折,男友出軌,和朋友傾訴後,朋友第一反應是,「你為甚麼不想一下自己身上的問題」。

目前知道我失業的,只有三個人,一個是我弟弟,一個是我小姨,還有一個是我閨蜜。我弟弟跟我上份工作在同一個系統裡,所以很早就知道了,但我囑咐他不要告訴父母,一是怕父母擔心,二是我母親很擅長打擊孩子,我父親雖然好一點,但父親知道了,母親也會知道,所以幹脆不說。如果我家是比較包容的,我應該會願意告訴他們吧。

其實我跟父母住在一個城市裡,不過我自己租了一套一居室獨居,離父母家有兩小時路程,我們全家的家庭觀念又都不強,平時很少打電話,逢年過節也不一定非要要聚在一起,所以沒甚麼穿幫的機會。失業後,我還沒回過家呢。

我小姨和我年齡差不多,平時經常跟我聯繫,剛失業時,我微信不回,電話不接,她還以為我出事了,我沒辦法,只好告訴了她。還有個閨蜜,也是得不到我的資訊,以為我要跟她斷絕關系,所以我只好也告訴了她。除了他們三個,一些前同事和朋友知道我離開了上一家公司,但不知道我沒找到新工作,有時候他們問我,我就說想休息一段時間。

其實誰想休息。以前在職場上,我雖然換過幾份工作,但不會輕易裸辭,更何況,到了一定的年齡還頻繁跳槽,對自己的職業生涯肯定不好。算下來,這次失業經历的空窗期,是我工作以來經历的最長失業了。

我剛失業時候,經濟壓力倒不是很大,但一直只支出沒收入,就會很焦慮。畢竟根據我以往的平均薪資,兩三個月不工作,就算是少了好幾萬塊的收入。3 月和 4 月我還沒有控制支出,5 月份就開始控制了。我以前買東西,只要經濟能力範圍內,想買的都會買,現在則是用不到的東西盡量不買,即使生活必需品,也反複對比價格。

因為不願意向家人朋友傾訴,我在網上約了一個療愈師,做了兩 個小時的咨詢,花了好幾千元。當時,我想通過咨詢實現三個目標:一是緩解一下情緒,二是想知道自己為甚麼會遇到這種情況,三是想咨詢一下未來如何怎麼改變自己。結果療愈師並沒有給出甚麼特別的建議,反而送了我一項測塔羅牌的服務,還試圖賣給我一堂很貴的課程,我一下就清醒了。我現在還在關註這個博主,但當時花的那筆錢,真是太不劃算了。

我住在比較高的樓層,前段時間我經常坐在窗邊發獃,甚至想到死。這個想法肯定不對勁,應該是情緒出了問題,但我沒去看心理醫生。我以前睡眠質量很好,任何事情都不影嚮我的睡眠,但失業之後就沒法控制了,有時只能眼睜睜看著窗外看到天亮。天一亮,我就更焦慮更睡不著了。

以前聽說,睡覺之前看書有助於入眠,可是我越看越精神。睡眠也影嚮到我白天的狀態,有時候出門,跟人講話時,感覺自己口齒不清,大腦停頓。也有人說,可以利用這時間學習,我也聽一些課程,心靈療愈類的,但沒甚麼用。花錢做的那次療愈,倒是讓我更清醒了,但清醒不是因為得到了甚麼改變,而是因為心疼花掉的錢。我以前就蠻喜歡喝酒,聚會必喝,但是失業之後,發展成了酒精依賴,只有酒精能讓我開心一點。

失業已經打破了我的自信。我現在每天除了下樓扔垃圾或者出門取快遞,其餘時間都待在家裡。待在家的時間太多了,我會用做清潔來打發時間。以前我每天都會掃地拖地擦拭物品,但現在,我每天都會像過年大掃除一樣,從裡到外都清潔一遍,死角處的污垢也處理掉。我以前失戀的時候,也有過類似的狀態,但沒那麼嚴重。因為對我來說,感情本就是沒法控制的,失去了也不能全怪我,這樣的想法可以幫我屏蔽掉一些負面情緒。但工作不同,在我的觀念裡,工作應該是我可以處理可以把控的,所以失業對我來說更加難受。

聽說運動可以促進多巴胺分泌,讓人變得快樂,這段時間我就每天晚上七點出去跑步。我也強迫自己把生物鐘調到正常情況。哦對了,現在出門我都選天黑的時候,而且會戴好口罩,因為樓下的物業小姐姐認得我,我一看她坐在那裡就很焦慮,害怕她問我為甚麼不上班。

因為在現實中找不到人抒發情緒,現在我在網上認識了不少處在失業狀態的女性朋友,她們有些面臨家庭問題,有人得了抑鬱癥需要靠藥物治療,還有去找心理咨詢的。我們面臨的統一問題都是,作為有一定工作經历的職場中層,並不是能力不行,大環境下沒辦法匹配到想要的工作崗位。

現在好多公司招聘,就寫招 35 歲以下的。這是有甚麼數據支撐嗎?有甚麼科學研究表明,人過了 35 歲,腦子就不好使了嗎?作為 80 後,我們還沒享受到時代紅利,就在事業沖刺階段,就在大環境下,遭遇了年齡尷尬期,成了需要被淘汰的一代。

截至今天(7 月 1 日),我失業已經滿 4 個月,半年內經历 2 次失業,在無數焦慮和自我抨擊中,我已學會跟自己和解,與其說和解,倒不如說接受了自己當下的狀態,接受了自己的 「無能」。在不斷的內耗中,我算是漸漸認清了現實,不再追求過往人生的既定目標了。目前,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建立自己新的人生框架吧。我還是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

38 歲,男,失業九個月

積蓄清空後,我靠借唄生活

我今年快 40 歲了,原先在一家挺大的公司做品牌營銷,去年九月,公司空降了一位新的負責人,我的崗位被頂替了,我就主動提了辭職。當時沒考慮那麼多,我不是那種會為下一步做好計劃的人,以前也裸辭過,有過幾個月的空窗期,所以對辭職本身並不後悔,那個地方確實不適合我。不過我當時走得比較隨性,該爭取的權益都沒爭取,這一點現在想想,挺後悔的。

離職時我就知道,可能不會立刻找到工作,因為資历擺在那裡,企業的用人成本高,不是對你很熟知的話,沒人願意冒險。

失業後,我一個月大概會投 15 份左右的簡历,只投跟我很匹配的。過了一段時間,我確定自己其實不太想去找工作了,一方面是大環境不好,另一方面就是,很難找到匹配的。作為企業的中高層,我現在要找一個企業,首先要的就是歸屬感,會考慮未來幾十年,它是不是可以解決我的生存問題,但當下的環境,大部分企業都很難滿足我這個訴求。

不找工作,那就自己創業做工作室。我選的是做健康管理,一是我本來就感興趣,二是我在這些方面有點優勢,感覺行業前景也不錯。工作室從去年 10 月就開始做了,從頭到尾就是我一個人在搞,今年 5 月,我還考了健康管理類的證書。

去年 9 月我就完全沒有收入了,10 月開工作室,買了很多東西,今年工作運轉起來雖然有了一些收入,但一個月 1 萬,甚至有時候更少,而我月支出卻至少 2 萬打底,畢竟上有老下有小,所以其實是入不敷出。我這個人理財又不怎麼在行,加上其他變故,我的積蓄已經全沒了,現在是靠借唄生活。

我對工作室有完整的規劃,但一開始,我的商業思維比較弱,所以工作室並不會在短期產生特別大的收益。所以我現在也意識到了,需要做一些不同的布局,包括掙快錢的板塊。

說實在的,前面說得很堅決,不會去找工作了,但真的要創業,還是讓人有點恐懼的,所以現在簡历還是會投一下,除了投本地城市,也投臨近的一線城市。一方面是想找點存在感,如果有很多人來找我去工作,那麼自己也舒服點,是不是?另一方面,如果真的能找到一個合適的企業,一邊工作,一邊兼顧其他事情,那當然最好了,相當於多一份收入。

但這樣的機會不多。之前獵頭給我推過一個一線城市的機會,一家外企,在業界非常知名,招的崗位跟我的履历也非常匹配,所以我想溝通看一下。但實際上,我去的可能不大。我以前在北京工作,2018 年來到現在的新一線城市,社交圈是重新建立的,再去另一座一線城市,雖然也有不少朋友同學,但又是一個全新的開始。不是逼不得已,一般不會這麼做。

我現在特別不想別人知道我失業這件事,一方面是怕家人擔心,另一方面是考慮面子問題。我前三份工作都是在大公司,包括互聯網大廠,都是讓父母面子上有光的那種。現在我沒有刻意制造假象,說我還在上班,這點倒沒有。但別人問我的話,我會撒謊,說還在老單位正常上班。我父母也不知道,他們對這個不敏感,只會關心我別太累了,好好工作,簡單說幾句就過去了。

有幾個朋友,是我主動跟他們說的,因為太知根知底了,我很信賴他們,他們也會替我著急,幫我出謀劃策,時不時來問問我怎麼樣了,照顧一下我的生意。我離過婚,有一個兒子,在別的城市讀書,我也告訴了他,但他沒甚麼特別的反應,可能還沒特別明白這意味著甚麼。

剛離職的時候我還有點積蓄,所以不焦慮。後來積蓄逐漸變少,就只能節流,現在本來沒法旅游,這一塊算是被動節流了,然後就是聚餐少了,之前一周至少兩三次,現在就很少,購物方面,除了給女朋友買點小禮物,基本沒買甚麼東西了。不過按照我的性格,錢的方面除非我真的沒法正常活下去了,我才會著急。

真正的壓力來自於,你知道自己不會再直接去職場打拼了,但要說創業,又沒把心力跟行動力拉得最好的狀態。不像很多人,有了決心,就全部 focus 在一件事情上,開足馬力去做。

生活方面,我反而更健康了,有點強迫性自律,每天早上起牀很早,一周還要抽出三天鍛煉兩小時。我飲食也很健康,睡眠質量也和從前一樣。包括周末,別人怎麼過,我就怎麼過,會和朋友聚餐,會參加一些露營、登山、玩飛盤之類的活動,有的單純是為了情誼,也有的目的性比較強,希望帶來合作。

我從小到大經历了很多事,失業雖然糟糕,但還沒到因此懷疑人生的地步。前段時間我跟女朋友吵架,當時冒出了自殺的想法,但一閃而過。後來我反思,當時我的真實想法是,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別人就更關註我了,就知道我的存在了,是出於這種考慮,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想自殺。

當然也有狀態很糟糕的時候,失業狀態下,很多事情都會給你帶來壓力,比如月初還信用卡,還花唄,或者大筆花費的時候,我都會很焦慮。在那個具體的場景下,你會深刻地感知到,壓力有多大,折磨有多深。你會忍不住胡思亂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沒錢了,是不是沒有未來了。我之前會在微博上寫一些東西,有些是客觀的,有些是主觀臆造的,都摻和在一起。

還有一些事情也讓我很難受,比如以前我送女朋友的禮物都是很好的, 現在 520 正常給她買件衣服,也摳手摳腳。因為這個事,520 那天我 emo 了很久。不過我很快很坦誠去跟女朋友聊,說自己挺對不住她,結果人家也能理解,所以 emo 其實也有自己的想象成分。當然如果她不能理解,還是要求你怎麼辦。那說明我們可能並不是同一路人,對吧?

我不想把自己搞得很抑鬱,作為中年人,現在糟糕也是挺糟糕的,但我的朋友裡,也有財富自由的,手裡拿著幾個億,如果這樣去對比,我早完蛋了。起碼我現在還沒有缺胳膊少腿,家人也沒有出現重大問題。遇到情緒特別內耗的時候,我會想辦法找些小確幸走出來,比如吃一個好吃的東西,去執行某個計劃。

現在很多人都在談中年人的職場危機或失業後的焦慮,其實這些都太取決於個人了。如果非要談一點感想,可能就是,如果我們將職業生涯當成整體資產去打理,應該在更早期,比如你工作三四年之後就做一個長期規劃,預判你的主業能幹到甚麼程度,要不要布局副業,讓收入結構多元一點。布局副業這個事情,肯定還是根據你過往的資源跟興趣愛好,如果這些都沒有,也可以考慮放下面子去做做外賣甚麼的,短期內至少能獲得一些收入。

37 歲,女,失業三個月

我失業後:家裡賣了房,丈夫戒了煙

我原來在昆明開了個小公司,加上我一共十五個人,做房地產的。2020 年初新冠疫情暴發,根據政府政策,所有店鋪關閉。從那時候起,我就失業了。後來社會上的疫情管控逐漸放松,但我家兩個小孩,小的還在上幼兒園,幼兒園一直沒開,我家又沒有老人幫忙照顧孩子,所以我就一直不能出門去找工作。

後來孩子終於去上學後,我就開始找工作,有一個月我是全心投簡历,每天投三家公司,結果並不理想。因為昆明的房地產市場這兩年整體下滑很厲害,所以我就想換行業,我各行各業都應聘過,包括服務行業,但現在的招聘資訊,大都有年齡設限,設在 35 歲,但當時我已經 36 了,剛好卡在那個點上。

加上我是跨行,每天還要接送小孩,時間特別受限制,就更不好找了。當時招聘市場給我的感覺,就是甚麼都不好做。很多行業都打著招合夥人的旗號,甚麼合夥人,其實就是沒有底薪的銷售。

我也了解過副業,結果發現,現在很多針對寶媽的兼職騙局,說是直銷糢式,層層返利,都是割韭菜。還有那種專門的客服平臺,可以做在線客服,語音和打字的都有,都需要考試,過關之後,平臺上會顯示單子,你就可以接。但大部分人都通不過考試,即使通過了,接單率也很低,一個月能掙到三五百塊就很牛了。

最靠譜的客服,只有京東、淘寶這兩個平臺,但他們都是是通過公眾號,正兒八經招聘,而且有底薪。今年以來競爭特別大,我都報名三次了,每一次都是網路面試,然後就沒有下文了。在寶媽群裡,我了解到有成功應聘的寶媽,可以遠程做客服,碰上購物高峰期,比如 618 和雙 11,一個月能有 4000 元左右,平時就 2000~3000 元。

我身邊也有不少人失業,我總結,在我們這裡,35 歲以上的中年人,要麼自己創業,要麼就找網路兼職,剩下就只能去做地推發傳單或者送外賣了。現在創業時機肯定不對,地推和美團外賣員我都嘗試過。地推發傳單,從早上 9 點幹到下午 7 點,50 元,要是只幹到下午 3 點,估計只有 20~30 塊錢。

美團外賣,我們這裡是 3~4 塊錢一單,我試了一次,從上午幹到晚上 9 點,一共 20 單,幾乎半小時跑一單,好在沒有退單和超時,掙了 100 元。外賣員和地推最長堅持過一個星期,做的時候就照顧不到小孩。我試過縮短時間跑,那一天就只有二三十塊錢,菜錢都不夠。昆明收入不高,但生活成本並不低。我們這裡現在流行一句話,除了公務員,其他都不是工作。

我沒了收入後,我丈夫收入本來就不夠,所以除了小孩的學費和生活費,家裡不必要的開支,現在全砍掉了。這兩年裡,我沒買過一件衣服,我丈夫沒買過一雙襪子,煙也戒了。起初,我怕父母擔心,沒有把失業這件事告訴他們,但是我們原本每個月都會固定給父母錢,後來不能給了,只能告訴他們。現在父母偶爾接濟我們。

疫情前,我跟丈夫靠自己貸款買了房子,每個月房貸 5000 多,根本承受不起,只能把房子賣了,不過房子賣了,也需要交房租。失業前,我家裡積蓄本就不多,疫情後,2021 年,積蓄還有點餘量,到 2022 年基本就沒有了,非常拮據。

我身邊失業的人不少,如果是女性,一般丈夫還能有點收入,節衣縮食,基本還能活著。男性失業了,就得努力找工作,也有跑外賣的。也有人嘗試擺地攤,但攤位費高,人流量小,不是甚麼好選擇。我認識有人在私家車的後備箱擺攤,賣提拉米蘇,賣缽仔糕,遇到城管就跑。我家沒有合適的工具,這條路對我來說不行。

之前我生小孩的時候,患上了抑鬱癥,一直在按時吃藥,按時複查,2020 年初失業後複查,發現病情加重到了重度抑鬱。我能觀察到,之前我們公司解散後,壓力最大的,就是我們這種上有老下有小的 80 後。其實我現在已經有點放棄找工作了,主要是想看看身邊,有沒有甚麼可利用的資源,再做點甚麼,不過目前還沒甚麼頭緒。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微信號:lifeweek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