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清美國的左與右,你才知道你自己是左還是右

川普

文:古原  

川普宣布參選2024,左右之間的激烈交鋒又要開始了。

但美國的政治傾向很多人其實不太明白。

特別是左派,右派,這兩個詞代表什麼,往往有不少人是糊塗的,甚至是混亂的。

比如方方就曾大喊,那些極左在攻擊我,但攻擊她的主要是民族主義者,而民族主義者在國際上一般是定義為右派的。

又有人說,左就是搞計劃經濟,右就是搞自由市場,但國際公認的極右希特勒,在國內也大搞計劃經濟。

今天我就結合美國兩黨來講講什麼是左,什麼是右,你也可以對照一下,你是左還是右?

左右是政治傾向標準

左右的來源很簡單,大家上網一查就清楚了。

法國大革命時,議會中革命黨人坐在左邊,保皇黨坐在右邊。左右的的政治劃分就從這裡就開始了。

你現在可以將自己置入歷史場景了,如果你回到法國大革命時期,你是革命黨還是保皇黨呢?

其實也不用去法國了,你就回到清末,你是支持孫中山呢,還是支持慈禧?

美國獨立戰爭比法國大革命早了幾年,當時美國的革命黨叫作輝格黨,他反對的就是君主制也就是皇權,要求實現共和。

而共和、人民主權、民主政治的全套思想來自於法國。

法國人一看美國獨立戰爭,一下急眼了,我們的思想,都在美國實現了,不行,咱得自己幹,於是在啟蒙運動思想的指導下,法國大革命轟轟烈烈地搞起來了。

當時,法國和美國的這些追求去除皇權的人,都是左派。

你看看美國獨立宣言和法國的權利宣言就知道了,這二者如出一轍,相似度九成以上,都是說人人權利一致,要搞人民主權,要三權分立等等。

而當時的右派呢,就是保皇黨了,就是要保有原有的秩序,也就是君主、貴族、教士的等級制度不能被廢除。

右還有另一支勢力,那就是神權。歐洲當時是神權與君權共治天下,教會的統治也是很殘酷的,清教徒就是逃避宗教迫害才跑去美國的。

法國大革命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搞掉這些等級制度,什麼皇帝貴族教士,都是普通人,人人一樣。你要敢反抗,把這些人殺得人頭滾滾,右派是試圖奴役他人的壞種,該殺。

在十八世紀末發生的美國獨立戰爭和法國大革命,本質標誌著左派的崛起。


美國人試圖保留他們的代議制政府傳統和自我徵稅; 對於法國人來說,與古代政權有關的一切都是令人反感的,必須被連根拔起,甚至是宗教信仰。

法國和美國的革命者們都向世界發出了權利宣言,即基於人類理性的權利主張,一份以不言而喻的真理為基礎的人權宣言。

這背後是整個啟蒙運動的成果,也就是人類可以因理性而獲得真理,人人權利一致就是理性思考的結果。

而在啟蒙運動之前,人類幾千年的歷史都是等級社會,社會成員涇渭分明,不同等級之間的權利迥異。

試圖維護傳統等級制的,其實就叫右派了。

啟蒙運動的思想成果改變了全世界,持續了數千年的君權、神權、奴隸制這些等級政治制度在二百多年內,基本上在世界消失。

包括中國在內,近一百多年來發生的政治動盪,也不過是啟蒙運動的餘波。

現代世界,絕大部分國家,明面上的等級制度基本上消失了。

以上說的,其實是每一個中國高中生都了解的歷史事實。

左與右就是從這裡開始分類的,那有人要說了,不對啊,我認知的左與右不是這麼回事,左派是大政府,右派是小政府,左派是社會主義,右派是資本主義。

是不是左右的標準,發生了變化?

其實沒有,左右的標準,一直到現在,還與幾百年前時其實是一致的。

有不少人要說要重新定義左右,但左與右是一套世界政治傾向的標籤分類方法,他的用處是可以讓你簡化溝通成本。比如,你在媒體上看到哪個國家的右翼上台了,你大致就能猜到其內政和外交可能的方針,有利於你的判斷不出現大的偏差。

你不能因為個人喜好就隨意調整左右的劃分,因為這樣會讓你陷入混亂當中。明明世界上各媒體、各種書籍都將一類政治派別定義為右,你偏要說他是左,那你們之間就無法溝通。

美國的左與右

好了,回到美國來講左右。

現在的美國的左與右的代表分別是民主黨與共和黨。

為什麼美國有人把川普罵為希特勒呢?其實就是罵他是極右。

你若以為共和黨就是小政府的主張,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共和黨從來也不是什麼小市場主張。美國兩黨皆主張大政府,不過政府管制的手段有區別罷了。

很多人說不對,川普上台就減稅,還說要砍法規,要改革FDA,要減少管制,這難道不是小政府嗎?對的,這些主張是小政府。

但民主黨也有小政府的主張啊,比如減少政府對外來人才的限制,比如開放工作簽證,比如大麻合法化,比如要減少政府對貿易的控制,這也是小政府的主張啊。

共和黨的大政府主張其實很明顯,只不過總是被一些人忽視,比如邊境建牆,政府出面來管制人口流動,限制工作簽證,阻止外國人來美國工作,嚴厲禁毒,禁止婦女墮胎、加徵關稅,進行貿易管制等等,這不是加大政府的權力管制範圍嗎?哪小了?

川普之所以參選時引發巨大爭議,因為他說婦女墮胎有罪,這一言論都超出一般共和黨人的主張,因為大部分反墮胎的共和黨人的主張是幫助婦女墮胎的醫生和機構有罪,而婦女本人是無罪的。

為什麼好萊塢明星統統反川普,光這一條,就讓他們覺得川普是希特勒了,你這個政府大到沒邊了,我的子宮關你屁事,你還管上我的子宮了嗎?

而所謂共和黨減稅其實也是個笑話,哪怕是裡根這種標榜政府本身就是問題的美國總統,任上的財政開支也是逐年上漲,川普也一樣。

減稅不減支,等於騙SB。政府的一切開支都是稅款,你說你減稅了,結果政府開支增加了,這只不過是換了一種徵稅的方式,就是明的徵的少,暗的徵的多了罷了。而政府開支增加,這就是政府越來越大的核心標誌之一。

所以美國兩黨完全都不是小政府主張,那這左右兩黨本質上區別在哪呢?

其實很簡單,民主黨是左派,依舊傳承法國大革命與美國立國的根本,叫作人人權利一致,也叫作天賦人權,他的理念叫作人人平等。

而共和黨的底層思維則是人與人的權利並不一致,也就是人賦人權,也就是人人不平等,其實也是從保皇黨和神權黨這一脈思想繼承而來的。

川普建牆,其背後的思維是,拉丁美洲的人與美國公民的權利是不一致的;

拜登開放,其背後的思維是,世界上任何一人的權利都是一致的,應該允許自由遷徙。

川普搞愛國主義、國家主義,單邊主義,其背後的邏輯是,美國人與美國以外的人權利是不一致的,我不能為歐洲、日韓付軍費;

拜登搞世界主義和多邊主義,其背後的邏輯是,世界上人人權利一致,美國政府應該為保護世界每一人的人權而付費;

川普搞禁止墮胎,禁毒、禁賭,禁嫖,也就是人賦人權,你有什麼權利,得由政府說了算;

而拜登搞大麻合法化,就是天賦人權,你想吸什麼是你自己的權利

不光是美國的兩黨,你再看世界上的左右分類,其實底層邏輯都是這個。

歐洲的左派長期執政,非常熱衷於出錢出力幫助第三世界國家扶貧,因為他們認為世界人人平等;

而現在歐洲的右翼政黨,就是反全球化,要搞國家主義、民族主義,就是我國是我國,外國人不關我事,要將國家當作一個整體;

所以,川普的集會總是大喊USA愛國口號,他的主張是讓美國再次偉大起來,他的競選口號是用美國貨,僱美國人,有沒有感覺到強烈的愛國主義撲面而來?

而民主黨的口號則是美國回來了,也就是說重回多邊主義,世界主義的路線。

川普上台就去朝鮮與三胖握手了,為什麼,單邊主義,美國優先。不准備動手,更不准備戰爭,花錢到全世界打仗,共和黨覺得這很傻,關我屁事!

而民主黨的世界主義,那是什麼事都得插一腳的,不管是阿拉伯之春,還是朝鮮問題,民主黨政府都積極干預,而針對中國的香港問題,川普很少表態,但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可忙得不亦樂乎,又是出法案,又是發公告的,哪個地方的事,都關我屁事。

你看到的美國,是一個左右交織的美國。

美國是一個三權分立的國家,川普是右,但眾議院是左,而行政機構和立法機構各有各的權力,所以,二者常混在一起發出不同的聲音。

把這個底層邏輯搞清楚,你就能分析這兩個黨上台後對美國內政和外交的影響到底是什麼了。

美國左右兩黨都錯在哪了?

我們先來談左派。

有人說,你前面不是說左派好嗎?說他推翻了等級社會。

當然好,等級社會現在沒有幾個人認同吧,但並非反對等級社會,他就一定對。

人人權利一致的理念當然是正確的,但權利是什麼,這就有很大的區別了。

最著名的左派思想家,也是美國法國的立國思想創造者,那就是洛克了。

洛克是第一個提出自然權利學說的。

他對 「 自然權利 」作了個人界定: 「 人們生來就享有自然的一切同樣的有利條件,能夠運用相同的身心能力,就應該人人平等,不存在從屬或受制的關係 」; 「 人們既然都是平等和獨立的,任何人就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健康或財產。

生命、健康和財產不受侵犯,即為洛克權利學說的核心。

但從這一點出發,權利學說被不斷地放大,選舉權是權利、遊行示威是權利、言論自由是權利,羅斯福還提出免於匱乏免於恐懼也是權利。

左派們將權利的邊界不斷地擴大,是左派犯下的最大的錯誤之一。

我們常聽說的結果平等,其實也是權利邊界被任意擴大的結果。結果平等說的是人人享受一樣的物質生活水平,也變成權利的一種了,這就是羅斯福提出的免於匱乏的權利。

那什麼叫極左呢?

我們經常會有極左極右的一些說法,在這個名詞下,很多人的認知是,左與右是一條坐標,觀點滑向更左,那就是極左,相反,則是極右。

這個認知是錯誤的。

因為這個認知中,默認中間才是正確的,不左不右才是對的。

而左右之間是存在底層觀念的巨大衝突的,不可能存在中間地帶,天賦人權還是人賦人權,這差別可大了。

極左極右的意思是,為了達成其認知的權利觀,採取的手段是否極端,這個極是手段極端的意思。

比如種族主義,希特勒根據血統論,認為日耳曼民族才是世界上最高貴的血統,而猶太人是賤民,這種思想其實早已有之,但採取殺戮的手段消滅猶太人,這才叫極端,這才稱之為極右。

同樣的,為了實現人人平等,把所有人的財產全部沒收,然後統一搞人民食堂,最後釀成災難,這叫極左,但極端是指將所有人的所有財產沒收這一手段極端。

極端是指手段的殘暴程度,而不是指思想的極端,思想很難評價是不是極端。

美國的極左是誰呢?那就是民主黨的桑德斯了。

桑德斯主張要對所有的富人加稅,還要對0.2%的最富裕人群徵收最高77%的遺產稅;他要求大企業提高員工工資,提高美國的最低時薪到15美元,消除貧富不均;在醫保政策方面,桑德斯提出全民醫保計劃(Medicare for all);在教育方面,他提出免費大學和免費學貸的計劃;在金融機構監管上,桑德斯主張對金融機構的規模設置上限,這或許將迫使高盛和摩根大通等大型金融機構解散;

他的極端在哪裡?在於要通過政府暴力徵收77%的遺產稅,要通過暴力向全民增加大量的稅收以來實施免費教育和醫療。

而這背後的邏輯是,人人的權利一致,要擴大到人人的財產一致,人人所接受的教育一致,人人所享有的醫療服務一致。

人人權利一致當然是對的,權利只是人類社會的倫理規範,是定爭止紛的行為規則,洛克也對財產權的規範給出過他的發現,自我擁有、先到先得、自由交易,即為權利的具體內涵。

但啟蒙運動中對權利的擴張解讀,再加上後來無數知識分子對權利一致的擴張,最後讓權利一致變成了左派中絕大部分主張的錯誤來源。

民主黨的權利觀念,還驅動了民主黨的世界主義及多邊主義的外交政策。

比如,民主黨熱衷於參與國際上的各類人權問題,甚至採取主動干預政策,不但在輿論上不斷批評他們認定的人權問題國家,而且還出錢出力甚至出動軍事力量干預。

民主黨還熱衷於對世界貧困地區進行政府慈善,數十年來,發達國家對非洲的援助超過了兩萬億美元,其中美國官方援助就有數千億美元之多。

民主黨還喜歡將其民主制度向全世界推廣,他們認為民主制度才能確保人人權利一致,世界各地的民主運動都得到美國民主黨這一系力量的金錢支持、甚至是軍事支持。

民主黨基於這一理念還與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國家搞聯合,因為將權利擴大為選舉權,那說明這一地方即為盟友,拉幫結派,多邊主義,就是在外交事務上延續這一理念。

那民主黨執政,會導致什麼後果呢?

錯誤的權利觀念導致國內稅收加重,福利主義橫行,但同時會放鬆社會管制,比如允許同性戀、大麻合法化,人口遷徙自由度增加。

國際上呢,多邊主義、結盟主義,愛當世界警察,愛使用武力,愛當世界政府,希望世界所有地方全部按民主黨的觀念行事。

錯誤的左派不光是將權利一致進行擴大解讀,不斷地增加權利一詞的內涵,還因受到各種錯誤經濟學的誤導,導致在經濟政策上製造災難。

經濟學與權利學說,是兩門學科,經濟學是關於人的行動規律的學科,是關於手段是否能達成目的的學說。

比如,想要增加一個地區的財富水平,那採取計劃經濟還是市場經濟的方式能達成目的呢,這就是經濟學要討論的問題,也就是何種手段能達成目的。

經濟學與左與右無關,經濟學是價值中立的,而左與右是對價值進行判斷的,經濟學只是說明經濟規律,至於你為了國家主義大搞自由市場或是計劃經濟,那還是右,左右是價值與目的的區別,而不是選擇手段的區別。

而錯誤的經濟學由來已久,國富論雖然是一本經典的經濟學的開山之作,在揭示看不見的手這個市場秘密的同時,也提出了勞動價值論、客觀價值論的主張。這些主張,經由亞當斯密、李嘉圖最後到了牛克思這裡,成為了計劃經濟學的理論支柱。

錯誤的經濟學主張與反等級社會、人人權利一致混合在一起,成為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全球左派革命風潮,席捲了全世界。

二十世紀初至現在,世界的主流是左派思潮+錯誤的計劃經濟,不光是中蘇,其實歐美也進入了半吊子的計劃經濟系統,也進入了人人權利一致擴大化的路徑。

美國民主黨代表的就是歐美世界的主流思潮,因為除了美國外,歐洲、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發達國家,基本上是被類民主黨類的政黨長期執政,也就是說,發達國家主要是由左派在當政的,而且二十世紀初以來,主要是他們在執政。

所以歐美世界並非我們所想的市場經濟為主流,而是國企橫行、公立教育、公立醫療、通過貨幣控制實施計劃經濟、人權概念不斷擴大內涵。

有人說日本是失去的三十年,其實歐美是失去的一百年。

這是胡亂解讀權利與錯誤認知經濟規律的雙重災難。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