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爺:你大爺還是你大爺

1969年5月,39歲的巴菲特決定退休。

那時美國股市的形勢不是小好,而是大好。巴菲特的合夥公司也取得了歷史上最好的成績,但他本人卻覺得事情正在起變化。

他在1969年年初給股東的信裡說,去年我覺得公司前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差,結果我們收益率卻是驚人的58.8%。

事實證明我錯了,但這種結果完全是變態的。

股神巴菲特的投資故事在中國耳熟能詳。幼年時他就向鄰居賣報紙賺錢,11歲炒股,20歲時考入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拜師格雷厄姆門下。

格雷厄姆是位大家,理論知識很豐富,大蕭條裡抄底抄到半山腰,傾家蕩產。

此後他一直很保守,投資哲學就是一句話:

40美分的價格,買入1美元價值的股票。

這句話被小巴奉為聖經。在格雷厄姆公司歷練後,1956年他回到家鄉奧馬哈,口袋裡已經裝了174000美元。

一個清晨,已實現財務自由的巴菲特在奧馬哈的家裡醒來,他決定成立一家合夥企業。

之後的十年,道瓊斯指數年複合增長率為9.1%,巴菲特合夥企業的增長率是31.6%。到1968年,巴菲特已經管理了1億美元。

1968年,美股仍高歌猛進,和股票無關的各種牛鬼蛇神都來炒股了。人們不從邏輯上理解一筆投資,就憑著小道消息和題材,把一隻只股票價格炒上天。

股票很快變得不便宜。大家都在賺大錢,但巴菲特覺得這就是皇帝的新衣。

當一張牌桌上你不知道誰是傻子時,那個傻子就是你。

當時還沒多大名氣的巴菲特,找不到符合自己標準的便宜股票了。股評家們嘲笑這些即將四十歲的基金經理,像體重超重且視力不佳的老擊球手,仍然試圖擊中一個快速球。

他們知道太多已經過時的道理。

1969年5月29日,巴菲特給合伙人寫了那封著名的信,清倉幾乎所有股票,關閉了公司。

一個多月後,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美股卻掉頭直下,成了一場災難。

2003年非典過後,倫敦大學神經生物學家戈特弗里德公布了一項研究。他說所有感覺記憶裡,視覺記憶幾天甚至幾小時內就可能淡化,但味覺記憶你很難忘。

2008年,93歲的美國老太太克拉拉和孫子一起拍美食Vlog,克拉拉做的飯都是土豆。有土豆燉洋蔥,土豆蛋花湯等等。

這一年的九月,金融危機又來了。記者問克拉拉老奶奶土豆食譜哪兒來的。老奶奶說,八十年前那個經濟危機啊,我們家供不起我上學,買不起襪子,吃飯只有土豆。

每天都吃土豆。

大蕭條之前,美國佬的日子激動人心。總統柯立芝在國慶咨文中說,我們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繁榮時代。經濟學家費雪如同一百年後的李大霄,宣稱美股到了永遠上漲的時代。

然後,大崩盤來了。十幾萬家企業倒閉,幾千萬人失業。

八十年後,老奶奶克拉拉的記憶裡,還是土豆味。

巴菲特對於大蕭條也是有味覺記憶的。他說過自己是在美股大崩盤的1929年秋天受孕的。他父親霍華德是交易員,巴菲特出生沒多久,銀行倒閉,霍華德就失業了。

霍華德和朋友開了個證券公司。巴菲特母親縮衣節食,為保證家人有飯吃,自己經常餓肚子。

很多人認為美股1929年的大崩盤,是估值太高。但當時工業股的靜態市盈率也就是15倍,那場股災的本質,是去槓桿。

當時的華爾街,配資唾手可得。史學家認為10%的保證金率很常見,也就是1塊買10塊。股市暴漲時,你的身家無限放大。但下跌10%,你就清零了。

從1929年到1969年,從2008年到2015年,學者們一直試圖證明歷史上幾次股市大崩盤之間的聯繫。但更可能的原因,就是隨機事件。

某個扳機扣響,多米諾滾滾而來。

還有五個月,就是巴菲特90週歲生日。

不爭首富、不碰特斯拉,手握千億美元現金,尤其在標普大盤2019年飆漲31%的大勢下,伯克希爾僅上漲11%——老爺子過時了的言論,此起彼伏。

巴老的股票也沒人喜歡了。到2019年10月底,伯克希爾股價一年漲幅才4.2%,遠遠低於標普500指數近21%的漲幅。

也許是2019年乏善可陳,2020年巴老給股東的信,要比往年更短一些。巴老說,你們港的都對呀。我老了,真要退休了,你們多關注下接班人吧。他還加了句:

未來股市會暴跌,幅度可能是50%,也可能會更大。

年輕的操盤手們把這句話拎了出來。還要大幹一場的他們,殷勤地問候老爺子:

尚能飯否?

老爺子似乎真的玩不過這幫年輕人了。去年,一位90後的中國青年,以3000多萬人民幣的創紀錄價格,拍下了巴菲特慈善午餐。

巴菲特一生掙的錢,90%都捐出來做慈善了。他拍賣午餐,是為了喚起人們對慈善的關注。但在年輕人眼中,這是難得的幣圈割韭菜的營銷機會。

很少推薦書的巴菲特大力推薦霍華德·馬克斯的作品——《投資最重要的事》,稱自己讀了兩遍。他不斷為馬克斯站台,說自己看到郵件裡有霍華德寫的投資備忘,會馬上打開閱讀。

一週前,馬克斯發布了最新投資備忘錄,標題是《Nobody Knows II》(無人知曉2)。

馬克斯上一次用這個報告標題,是2008年9月19日,報告發表10天後,道瓊斯指數單天當天大跌接近7%,金融危機徹底爆發。

馬克斯同意迪安科納特的說法,過去25年裡,能和這次崩盤相比的,也就是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2001年的互聯網泡沫破裂、2008年的金融危機和2015年的A股崩盤。

獸爺看了下,在《Nobody Knows II》裡,馬克斯說現實世界裡,世事要麼是「非常好」,要麼是「不太好」。但在投資世界裡,人們對某件事的評價就總是走極端,除了「完美無瑕」,就是「糟糕透頂」:

一個月前,大家還一致覺得宏觀經濟狀況喜人,但他們很難想到市場上的抑制劑也在醞釀產生,現在它就在這裡,令人毛骨悚然。

這似乎是個鐵律。每當華爾街開始群嘲巴菲特時,美股就離崩盤不遠了。

泡沫時代,人們期待以喚醒需求為手段,進行過度的供給。但樹不會長到天上去。

世界從不會有什麼神話。有,也不過是沒到清算的時間而已。世界終究會通過一場史詩級的經濟危機,實現再平衡。

用電影《大空頭》裡的話來說:

每個人都在內心深處等待末日的到來。

這週一,大崩盤的扳機又被扣響了。

在新冠病毒和油價暴跌的雙重打擊下,全球股市迎來歷史級的黑色星期一。道指開盤四分鐘就熔斷了,二級市場一位朋友苦笑說:

美股大促銷,開盤一律9折。

很多人說這個黑色星期一將載入史冊。結果兩天後,見證歷史的時刻又來了。

週四,美國交易員上班3分鐘又休息了——包括美股在內的八國股市,開盤後不久都熔斷了。

美股歷史上只發生過三次熔斷,其中兩次發生在2020年3月的第二週。

對於這次美股崩盤,國內很多經濟學家紛紛發文興奮地說,看呀,我早就說了嘛。只有無數次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巴菲特後知後覺,他在週二接受採訪時說:

我活了89歲,也沒見過這種場面。

89歲的巴菲特沒有見過,我年紀輕輕,就見過美股熔斷兩次。不僅如此,我還見過月球頂、少年底、青春底、戰役底、國際牛、開放牛、精英牛……

驕傲一點說,獸爺也是有一方面強過巴菲特的人了。

巴菲特對這一切很鎮靜。他說如果你堅持足夠長的時間,會在市場上看到一切。

半個世紀來,歷史見證了太多投資大師寫下傳奇,但很少有人能成為長期贏家。大家曾以為,老巴也會晚節不保。

從2010年到2019年,投資伯克希爾回報率才3.5倍,還沒跑贏投資標普500指數4倍的回報。管理的資金規模太大的老巴,還在堅持那個似乎已經過時的原則:

不做空、不借錢、不懂不做。

回報如此之低,跟老巴管理的盤子太大有關,也跟2008年金融危機過後,美聯儲放水印錢有關。短時間內風險價格大幅下滑,老巴這種長期經營的人,不願意參加擊鼓傳花的遊戲。這嚴重影響了伯克希爾的收益率。

放水遊戲,就是5%人剝削95%人的遊戲。

巴菲特挑選企業的原則一直沒變過——有穩定持續的盈利,經營業績最好經受過數十年的市場考驗。如果他去做空,不知道要賺幾十個點。但他沒有去做。他只是在嗅到市場不正常的氣息時,慢慢增加現金頭寸。

1969年退出股市後,巴菲特等了幾年。直到1974年,美國幾乎每隻股票市盈率都是個位數,每個人都在恐懼地拋售股票,巴菲特才重新回到市場,貪婪地買入,大賺一筆。

伯克希爾現在的現金儲備是1300億美元。或許,又到了他即將踐行「別人恐懼我貪婪」的時刻了。

你大爺,果然還是你大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