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型鎖往事

文:漫天霾

據說最近有幾位名人將出獄。有一個人大約沒有引起太大的註意,他叫蔡洋。

蔡洋是誰?

2012年9月,西安發生反日大遊戲,市中心水洩不通。西安市民李建利駕駛自己的豐田卡羅拉轎車外出,在街上被「愛國者」——來自河南南陽的打工者蔡洋用U型鎖砸傷頭部,重傷入院。蔡洋因故意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

從此,蔡洋一戰成名,U型鎖大省名震四方。

 

時過境遷,人們總是健忘,以為這樣的慘劇已經離我們遠去。但不幸的是,這種事件隔一段時間就散發著惡臭改頭換面重新登場。

不知諸君是否還記得:有一段時間他們在抵製家樂福,還有一段時間,一群人打著橫幅包圍了肯德基,並用蘋果手機邊拍照邊把幾個孩子從肯德基餐廳裡趕了出來。它讓人懷疑:我們是不是跟一幫神經病生活在一起?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神經病?因為集體主義是孕育蠢貨的溫牀。喝集體主義狼奶長大的人,認為自己的集體優於他人的集體,自己的集體之所以偉大,是因為有天降偉人。其他集體,都是本集體的仇敵,一切不幸和苦難,都是其他集體造成;為了自己集體的偉大,消滅其他集體理所當然,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只要有了集體的名義,都變得正義凜然。

這樣的公眾輿論讓他們眼裡沒有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只有符號化的標籤,每個人都變成了一個個沒有自主思考能力的殺人機器。所以,殺人無數的嗜血狂魔是他們心目中的民族英雄;不屬於本集體的人不分男女老幼都是他們不共戴天的仇敵。

他們膜拜那些跟他們毫無關係的人,只因自己和他們同屬一個集體;仇恨和殺戮那些他們根本不認識的人,只因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做美國、法國或者日本;只要是集體強大,不論以什麼方式,都會令他們顱內高壓,哪怕自己下一頓飯還沒有著落。

這就是sb蔡洋們的邏輯。他們是十惡不赦的混蛋,是放棄獨立思考將自己降格為動物的蠢豬,他們跟當年濫殺無辜的日本兵沒有什麼兩樣。

蔡洋用自己暴虐的行徑準確地詮釋了「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但他同時也是受害者,是這種意識形態的奴隸。

假若沒有這樣的意識形態,那場蠢到極致的遊行本不會發生,這樣的慘劇也不會發生。

從蔡洋對李建利的傷害中,我們又不得不思考另一個問題:誰能最終保護我們?

當一個人處於危急之中時,你所熱愛的國家和你所崇拜的警察能保護你嗎?不能。能夠保護自己的,永遠是自己。每個人最終都要對自己的人身和財產安全負責。

為什麼要有持槍權,為什麼要有無限防衛權?美國人說:「因為隨身帶著一個警察太麻煩,他也不願意」。所以最簡單高效而且符合倫理的做法是:當其他人侵犯你的身體和財產時,打爆他的頭!

假如李建利手裡有槍,蔡洋這個惡棍本身就不敢下手。他身強力壯身手矯健,但再強再快也強不過一顆子彈。所以持槍權保護的是弱者。即使下手,在他砸碎李建利的車窗玻璃時,李建利就有了無限防衛權,蔡洋就會得到被一槍爆頭的應有下場。當一個人公然侵犯財產權,違背文明社會基本規則時,他已經與禽獸無異,並宣布了與他人處於戰爭狀態,那麼消滅他天經地義。

所以千萬別在這樣的事情發生後呼籲增加警力,而是要爭取本應屬於我們的權利和防衛權法律規則的改變。不要想著事事依賴國家,那意味著權力的擴張,從你這裡拿走的更多。到那時,一個蔡洋,你可能還有拿下他的可能;一個龐大的機器,你毫無還手之力,怎麼被碾死的都不知道。

受害者李建利呢?他在恢復知覺後接受記者採訪,從這次事件中得到唯一啟示是:不應該開日本車!這就是我們淳(愚)樸(昧)善(無)良(知)的同胞。

哪裡有什麼日本車啊?那都是人生產的車,都是一個人從另一個人手裡買的車。從「日本」那裡買來的車,跟你去小賣部買了一塊麵包沒有任何本質區別,你交換來了就是你的,誰都不能侵犯。而你之所以交換,是因為它為你創造了價值。吃雞蛋一直追問這是哪隻母雞下的,是不是有病?

可憐李建利,遭這麼大罪,沒有從中悟出任何東西,除了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還能說什麼?

現在,蔡洋出獄了,估計他的認知水平也不會有什麼提高。 「不能再傷害別人了,日本還是要反的;愛國是無罪的,不過方式太過火了而已」就是他的認知天花板。假如他以後不再害人,還能買得起車,是絕對不會買豐田本田這樣世界上性價比最好的汽車的,他一定會買一輛「國產車」。直到有一天,他打開引擎蓋,才發現發動機是三菱的、變速箱是愛信的、零部件是博世的……

於是他大罵自己sb,然後用珍藏的U型鎖,狠狠砸向自己的頭。

自殺是無罪的!

 

來源 漫天霹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