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這次,拜登,真的瘋了

拜登

文:華仔

美國強制打疫苗了。

當地時間9月9日,拜登發表演講稱,他將命令所有美國聯邦行政部門僱員、聯邦政府承包商和數千萬醫療工作者接種新冠疫苗。

拜登政府還表示,進行州際旅行卻拒絕佩戴口罩的人,將被處以雙倍罰款,該規則覆蓋飛機等公共交通工具。

除此之外,拜登還要求,員工數量不小於100人的公司必須要求員工接種疫苗或每周實行病毒檢測,並有義務給予員工帶薪休假,以方便其接種疫苗。

白宮估計,該政策將影嚮約8000萬工人,覆蓋全美勞動力的三分之二。

一位美國官員說,幾周後規則生效,每項違規行為將對僱主產生近1.4萬美元的罰款。

拜登在阿富汗問題上栽了跟頭,先是塔利班兵不血刃拿下阿富汗,美軍匆忙撤軍,阿富汗一民眾在半空中從飛機上掉下來,那畫面還記得吧?

後有喀布爾機場爆炸事件造成至少13名美軍死亡,和52人受傷。

另外,阿富汗喀布爾機場外發生的兩起爆炸襲擊造成72人死亡,包括60名阿富汗人和12名美軍,後來死亡人數增至170人。

阿富汗的問題,讓拜登的民眾支持率跌到了穀底,美國多位共和黨議員公開炮轟拜登的對阿富汗政策,要求拜登辭去總統職位並提議發起彈劾總統程序。

甚至有報道稱,拜登在民主黨內部,也被拋棄。

在這種情況下,防疫就成了頭等大事。

在美國,疫情一直得不到控制。

從上圖可以看出,美國疫情非常的嚴重。

如果疫情還得不到控制,那麼拜登上臺以來就沒幹成過一件正經事。

可以想象的到,到那時,拜登的位置很可能不保了,副總統賀錦麗可是虎視眈眈看著你呢。

所以,這一次拜登應該是急了,無奈之下,出此下策。

拜登的這項政策,涉嫌違憲,所以拜登宣布這一政策不到24小時,就有27個州明確表示反對疫苗強制令。

佐治亞州州長肯普和南達科他州共和黨州長諾姆都表示,已準備好對拜登的命令提起訴訟。

 

拜登的這項政策,會在美國政壇掀起多大的波瀾,我們拭目以待。

很多人說,美國疫情泛濫,得不到控制,是因為美國太自由了。

你看美國人都不聽專家的,在公共場合口罩也不戴,唾沫星子亂飛。

甚至,有些人進入商場,也不聽商家的勸說,堅持不戴口罩,還說這是他的自由。

你再看,他們的疫苗的接種率極低,想打就打,想不打就不打,一點紀律性都沒有。

你看看,這樣的美國人,一點也不聽政府的話,太自由了。

你再看看中國,中國就聽話多了,沒有重要事不出門,出門了也堅決戴口罩。

雖然中國「沒有」強制打疫苗,但疫苗接種率已經接近八成。

你看,中國的疫情不就控制的很好嘛。

這種論調,在網上非常流行,傳播甚廣。

但它是錯的,而且錯的離譜。

這些人對甚麼是自由,一無所知。

不僅中國如此,在美國也是如此,可以說,在美國一大半的人,也根本不理解,自由為何物。

他們以為的自由就是無拘無束,想幹嘛就幹嘛,想不戴口罩就不戴口罩,想不疫苗就不打疫苗,想唾沫星子亂飛就唾沫星子亂飛。

他們這不叫自由,他們這叫和尚打傘、無法無天。

那自由是甚麼?

請記住兩個字:

產權。

重要的事,說三遍。

人行動的自由,以產權為邊界,一個人行動的自由,不能侵犯他人的產權。

你揮舞拳頭的自由止於我的鼻尖。

這個應該很好理解吧?

好,再深入一點。

那當人與人交互的時候,怎麼辦?

遵守產權人制定的規則,根據契約來。

公司老板有沒有權利要求員工戴口罩上班?有沒有權利要求員工打疫苗。

當然有,公司是老板的,他當然有權利對員工做出規定,比如規定在公司不能談論政治,不能在公司吃零食,不能在公司開葷段子。

當然,要求員工戴口罩上班,要求員工必須打疫苗才能上班,都是合理的。

員工如果不同意,完全可以辭職。

那麼拜登,強制員工數量不小於100人的公司,必須要求員工接種疫苗或每周實行病毒檢測,並有義務給予員工帶薪休假,以方便其接種疫苗。

侵犯了自由了沒?

侵犯了,要不要求員工打疫苗,老板說的算,不是你拜登說的算。

在蒙大拿州,規定禁止私人僱主要求其員工接種新冠疫苗。

蒙大拿州的這個規定,侵犯自由了沒?

侵犯了,要不要求員工打疫苗,老板說的算,不是你州政府說的算。

別看,蒙大拿州和拜登爭鋒相對,其實他們都是一丘之貉,都是侵犯了自由。

所以進商場購物,要遵守商場的規定,商場老板要求消費者必須戴口罩才能進,這是合理的。

再、再深入一點。

共有產權,註意是共有產權,不是公共產權,具體區別,晚點再講。

比如說小區的共有部分,綠地、花園、電梯都是共有部分。

那小區內如何決定?

進小區要不要戴口罩,要不要打疫苗,由事前契約的規定決定。

比如事前契約規定,涉及到小區安全的,由多數決,由業主委員會投票決定。

再、再、再深入一點。

來到我們最難啃的地方了,公共產權。

公共產權,就是那些沒有私有化的地方。

比如現實中,公路,廣場等地方。

這些地方怎麼辦?聽誰的?

好像大家都有份,大家都有使用權。這些地方是沒有辦法的,任何一種規則,都沒法適用於所有人。

有一種較為好的方法,就是把這些地方假設為私有產權,如果是私有產權,一般所有人會如何做?

比如廣場,是私人所有,他會要求消費者到廣場來,必須佩戴口罩嗎?

我想,大部分老板都會要求戴口罩,就像進商場一樣,要求顧客戴口罩一樣。

當然這種假設,也會遇到困難,因為每個人的回答不太一樣。

所以在公共領域,就是政治上爭論不休的地方。

還有,政府僱員,政府僱員聽誰的?他們不是私有企業,按道理他們應該聽上級的。

那麼拜登要求所有美國聯邦行政部門僱員、聯邦政府承包商打疫苗,是否違反自由?

不違反,政府部分屬於公共領域。

聯邦政府承包商,是跟政府做生意的,那麼政府的要求,相當於契約的一部分、

如果不想聽從於政府的規定,可以選擇不跟政府做生意。

在公共領域,很多時候,沒有對錯,只有爭論不休。

你要問怎麼辦?

沒辦法,盡量減少公共領域,私有化是唯一的途徑。

拜登的強制打疫苗命令,侵犯了自由了沒?很顯然有一部分是侵權的,侵犯自由的。

估計接下來,拜登在實施這一命令的過程,將會遇到強大的阻力。

那現在回到前面的問題。

美國民眾,在公共領域,不戴口罩,唾沫星子亂飛,是自由嗎?

進別人商場,不戴口罩是自由嗎?

我想,你應該有答案了。

很多時候,對自由的恐懼,來自於對自由的誤解。

只有正確的認識到自由,我們才可以正大光明的追求自由,才可以無所畏懼的向自由邁進。

 

来源  一本正經的華仔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