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右轉:七個孩子的母親為什麼贏得川普提名?

文: 二大爺

美國時間9月26日,川普在白宮宣布,提名現年48歲,擁有7個子女的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接替去世的金斯伯格,成為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選。

艾米·科尼·巴雷特

艾米·科尼·巴雷特

川普的提名還需要通過參議院的投票表決。但本屆參議院被川普所屬的共和黨控制了多數席位,而且此前參議院統領米奇·麥康奈爾早就亟不可待的表示,將會全力支持川普提名,爭取在大選前搞定。所以,不出意外,贏得提名的巴雷特成為大法官已經是板上釘釘。

川普提拔巴雷特,可以說是「 蓄謀已久」。上一次大法官出缺,川普提名卡瓦諾的時候,其實最早想到就是巴雷特。但是根據川普自己的表述,他當時就認為金斯伯格有可能挺不住,所以專門把巴雷特作為「 儲備」,留給金斯伯格這個空缺。

沒想到,最恨川普,一直揚言要撐到大選後的金斯伯格,關鍵時刻沒撐住,真的遂了川普所願,有如神助。

這次大法官的出缺,可以說牽動了整個美國的眼球。因為正值美國大選前夕,選情目前仍屬膠著的情況下,兩黨對涉及大選的郵寄選票、資格認定、政權交接等勢同水火,極有可能出現2000年那種靠最高法院裁定決定總統寶座歸屬的極端情況,大法官的政治傾向就尤為關鍵。

更重要的是,川普執政以來,大打右轉燈,同時他的運氣也確實好到爆——在第一個4年任期中已經獲得提名2個大法官的機會,使得最高法院保守派法官取得了5:4的優勢地位。老天爺居然還嫌不夠,居然在關鍵時刻又給了川普第3次提名機會,巴雷特就任後,保守派法官席位優勢擴大到6:3。由於大法官的終身製,這不僅僅是影響2020美國大選的問題,而是將在未來20至30年影響整個美國政治走向。

那麼關鍵時刻出現的關鍵位置,為什麼會落到一個7個孩子的母親頭上,川普到底看中她什麼呢?

美國是基督教新教徒建立的國家。但是巴雷特屬於天主教,雖然都是基督教的分支,但是區別其實很大,天主教遠比新教保守——最著名的教條就是墮胎和同性戀視為罪惡。部分天主教連避孕都不允許。眾所周知,現在世界上的自由派或者左派政黨,幾乎無一例外的把支持婦女墮胎權和同性戀權益作為招牌,天主教在這方面很不討喜。

但這恰好是川普看中巴雷特的地方。

巴雷特1972年1月生於新奧爾良一個擁有7個子女的天主教大家庭,她是長女。大學學的是英語文學,後來進入美國歷史最悠久的天主教法學院——聖母大學學習法律,1997年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並獲得博士學位。

畢業後,巴雷特先從法官助理幹起,先後擔任過哥倫比亞特區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勞倫斯·斯爾博曼,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安東尼·斯卡利亞的法律秘書,後在華盛頓執業從事律師。 2002年,年僅30歲的巴雷特回到母校執教,因表現突出,三次被授予「 年度傑出教授」。

正因為她的優異表現,儘管她從業方面的履歷還略顯薄弱,但仍然引起了川普註意。川普2016年上任喊出「 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後,就著力在法官提名方面大力右傾,專門提拔保守派法官。

2017年5月,川普力排眾議,提名巴雷特為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巡迴法官。在同年9月的國會提名聽證會上,民主黨參議員發難,質疑巴雷特保守的天主教信仰會影響司法判決。巴雷特則堅定回應:「 如果你問我是否看重我的天主教信仰,那麼我的回答無疑是肯定的。但是,我想強調的是,我的個人教會歸屬或宗教信仰,不會影響我作為法官的職責。」這也讓巴雷特一夜之間成為宗教保守派的寵兒。

由於美國是判例法國家,法律條文只是規定那些行為有罪,但如何判定行為是否符合有罪推定,認定有罪後怎麼量刑,這都是法官的職責。可以說法官的自由裁量度非常大。判斷一個法官的立場傾向,不能看他的言,而要看他的具體表現,和以往的司法判決。

那麼巴雷特被稱為保守派,到底保守在什麼地方呢?

她的7個孩子中,5個是自己生的,2個為領養的海地黑人孤兒。親生的孩子中有一個在懷孕期間就查出唐氏綜合症,但她和丈夫堅持孕育並產下有先天疾病嬰兒,身體力行天主教禁止墮胎的教義。在司法踐行上,她也曾在2018年提出類似的法律觀點。

巴雷特也是憲法第二修正案(持槍權利)的堅定支持者,反對控槍。在2019年的威斯康辛州一個案中,一名男子因為涉及醫療保險欺詐,被剝奪了持槍權。巴雷特就此案寫了反對意見,認為禁止持槍只能針對有危險的人,不是什麼罪行都危險。

2019年在普渡大學一起校園性騷擾案件中,女方在語焉不詳、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導致男方前程盡毀。巴雷特就認為不能誰弱誰正確,政治正確不能替代程序正義,沒有嚴格的程序,不能毀掉一個人的清白。

在民主黨力推的醫改問題上,對奧巴馬頒布的醫保法案,她也是反對者。在移民問題上,她支持川普嚴格控制的政策,包括飽受爭議的「 公眾負擔條款」,反對享受政府救濟的人獲得綠卡等。

從上述內容可以看出,巴雷特在政治傾向上,確實完全符合川普對保守派的甄選標準,這一點川普沒有看錯。川普把48歲的她送進最高法院,不出意外幹20到30年絕對沒問題,這等於給自己的右轉大業又加了一根定海神針。

在提名的新聞發布會上,出人意料的是,巴雷特在發言中居然隻字不提事業、不表決心、不喊口號、也不感謝領導,反而是大談自己的家庭……細想一下,這真是聰明人。

右轉的美國,已經到來。

來源      二大爺Alex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