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為何無法防止多數人暴政?

加州

文:寰宇大觀察

今天,我們就來分析一下不合理制度對共和黨的影嚮。

與聯邦相比,各州的政策往往激進得多。因為聯邦制的存在,以及聯邦參議院議席分配機制對多數人暴政的提防,使得聯邦政府在政策推行上會面臨很多阻礙,往往雷聲大雨點小。

但是在州內,卻不存在著「聯縣制」,也不存在著聯邦參議院的席位分配機制,所以,在一個州內,少數人的權利,往往難以保證。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會看到許多荒誕的政策和立法。

州要反對聯邦很容易,而縣則無法和州相抗衡。

美國大多數的州都有明確的政治傾向,搖擺州只是少數。

而在大州中,恐怕沒有哪個群體會比加州的共和黨更難受的了。

在上個世紀,兩個加州人:尼克松和裡根,還曾以共和黨人的身份入主白宮。

在這個世紀開頭,共和黨人施瓦辛格還做過加州的州長。但是這一切都一去不複還了。

在加州眾議院,80個席位中,共和黨黨團只有20個,其中一個還是個獨立議員。也就是說,共和黨人只有19人。

下面是加州眾議院的選區分布

左下角是加州地圖,其中兩塊白色部分是舊金山和洛杉磯所在的人口稠密區,因此選區很多,故在右上角放大。

圖中,民主黨是藍色,共和黨是紅色。從中可以看出,共和黨選民主要分布在加州的內陸地區。每一個選區比較大,說明這些地區是人口密度很低的選區。

加州眾議院的80個席位,其分配方法也是每個選區選出一人,每個選區的人口大致相等。

重點來了。

加州參議院有40個席位,共和黨只占其中的9個。州參議院的席位分配,也是按照人口,這種分配方法,和州眾議院沒甚麼兩樣。

與聯邦眾議院相比,聯邦參議院的最大特點,不在於對參議員有更高的資格要求、不在於任期更長、不在於獨有的權力更多(人事任命權、外交條約批準權)、不在於對彈劾案的審判權,而在於其分配方式:即每一個州,不論大小,不論人數多少,都有兩人。

這種分配方式保障了小州的權益、保障了少數人的權益。

其實在以前,加州參議院也是按照縣來分配,而不是按照人口。

1967年以前,加州規定:每一個州參議員選區,不能多於三個縣,且不能少於一個縣。

這種分配方式就和聯邦參議院很像。不過,由於各縣的人口懸殊過大,所以還是稍微考慮了一下人口數量,但絕不是完全依據人口數量來均分。

但是1967年後,加州就改變了做法,倒不是加州自動改變的,而是最高法院一紙裁決,要求所有州議會兩院,都必須按照人口數量來劃分選區,每個選區的人口數量得大致相當。於是加州不得不遵循最高法院的判決。

最高法院的這個裁決,非常糟糕,和1973年的Roe v. Wade案一樣糟糕,那時候的最高法院,被自由派所把持。

從此,多數派選民不僅掌控了加州的行政權,還掌控了加州的立法權,少數人的權利就得不到保障了。

下圖就是加州參議院的席位分布地圖

右上角的那個代號為1的紅色選區,包含了九個縣。而這個九個縣,只能選出一個共和黨人,若是按照1967年以前的方法,僅僅只是這一個區域,就可以選出三個共和黨人。

代號為2的紅色選區,也可以選出三個共和黨人。

所以,按照1967年以前的方法,按照和聯邦參議院一樣的劃分邏輯的話,現在的加州參議院,共和黨人應該和民主黨人不相上下,而不是9比31。

如此一來,民主黨就無法完全掌控加州。即使民主黨可以控制加州眾議院、州長、州務卿、州司法部長等各個全州範圍內的民選職位,他們也無法在加州隨心所欲地推動立法進程。

那樣,加州就不會那麼左。

因為人性總是偏左的,當多數人完全決定一切,而少數人無權應對時,社會就總是越來越左。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