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兩個美利堅合眾國

紐約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ills撰文/原泉編譯)如果你還沒有注意到,美國現在正將自己重組成兩個美國:藍色和紅色。雖然美國有一位總統,但在這個新美國,州長們正在以很多方式推動國家敘事 (national narrative)。

總統和副總統之所以能在今天的位置上,是因為共和黨控制的六個州質疑選舉人票,時任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錯過了挑戰這些選票的歷史性機會。現任總統和副總統似乎陷入了模糊抽象的意識形態口號中,而不是擔當起行政領導的角色。模糊的泛泛而談和釋放美德信號(virtue signaling 指通過社交媒體,以某種言論顯示自己站在道義一方)並不能替代行政領導。

誰是兩個美國的真正行政領導人呢?一邊是佛羅里達州和德克薩斯州,另一邊是加利福尼亞州和紐約州。這些州長們基本上占據了以前由總統占據的輿論陣地。美國其它許多州都與一方或另一方結盟。

隨著美國人開始按照自己的意識形態進行分組、集會和遊行,美國的政治對話已經變成了現代蘇斯博士 (Dr. Seuss)式的、打了類固醇的「帶星的史尼奇」(Sneetches With Stars)。雙方都有這種行為——在這件事上,任何一方都不應該開脫。

兩個美國/兩個系統

這種藍/紅分離的一部分是明顯的「數字種族隔離」(Digital Apartheid),藍方對紅方實行這種隔離,創造出兩個社交媒體系統。這種「數字種族隔離」無處不在,其驅動因素是一種全新的、邪惡的、步調一致的「社會正義」準則,這種準則已經接管了主導美國社交媒體的機器人。

我們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洗牌,由「黑人命也是命」(BLM)和安提法(Antifa)等組織,通過社交媒體和舊媒體的持續不斷的高音喇叭進行宣傳。

現在美國有兩種商業體系——藍色和紅色。許多主導主要市場領域的企業現在已經暴露其面目,它們實際上是執行「社會正義」的思想警察。

MyPillow的首席執行官邁克·林德爾(Mike Lindell)就是這方面(受害)的典型代表,因為他已經被自封為「覺醒主義」的大祭司們列為了要消滅的對象。

我們還發現美國存在兩種金融體系,那些擁有資本的金融體系現在扮演著看門人的角色,決定誰能獲得資本,誰被排除在外。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已成為「我決定允許誰能進入資本體系的銀行」,這與其創辦人的意圖大相逕庭,創辦人希望確保所有人都能使用資本。現代的銀行職員已經變成美德信號同步合唱團的附屬物。

現在美國有兩種媒體系統。好萊塢頒獎禮現在成了羅馬馬戲團,充斥著自貶、說教和美德標榜。很少有人去看這些頒獎典禮——事實上,隨著收視率的下降,很少有人去看傳統媒體。

從不可知論的商業角度來看,CNN如何在這個時間點上還能生存下來的,著實令人好奇。公民的錢包以某種方式被企業和廣告商偷走了,他們通過「覺醒」媒體回收廣告收入,以維持他們的生存,而顯而易見的是,收視率暴跌,但這正是裙帶資本主義新時代的魅力所在(這是向社會主義的過渡階段)。

國家的公民有意或無意地選邊站。如果你為自己不夠覺醒而生氣,並在自家院子裡豎起稱讚黑人命也是命(BLM)的美德標榜牌子,那麼你很可能是站在藍色一邊的。如果美德標榜的蠢話對你來說毫無意義,你可能站在紅色的一邊。

美國人口遷徙

美國迅速重新回到藍、紅陣營的最大表現,就是美國人難以置信的國內遷移。

大量美國人正從加州搬到德州。加州的人口自1900年以來首次出現下降。美國人在遷移,主要是從藍州遷往紅州,德州和佛州接收來自紐約和加州的居民。隨著目標區房價的上漲,我想在佛州買一套又大又便宜的房子的夢想已經破滅了。

我認為這些數字甚至比公布出的數字還要多。由於收集、匯總、分類和分析需要時間,這種類型的社會經濟數據在傳統上是滯後的。我想說的是,這種數據很容易有6個月到1年的滯後。

去年,我發現很難找到有關人口流動的數據。然而,與此同時,坊間數據表明,一個強勁的遷移尚未反映出來。2020年7月我在紐約,對廢棄的街道感到震驚,但當時幾乎沒有數據表明這種遷移。

現在數據陸續開始出來了。在藍區,華盛頓州的人口仍在增長——我認為他們已經達到了頂點,並將從弧線的後面開始下滑,因為西雅圖門窗被木板釘上的商店和餐館的範圍在擴大,大公司陸續離開了,人口也隨之離開。

隨著美國人用腳投票,我們看到「底特律綜合症」(Detroit Syndrome)開始在藍州大規模出現。保守派普遍抱怨:「我擔心這將使德州和佛州翻盤!」然而,我更願意從一個樂觀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認為這是一個機會。

我們將走向何方?

儘管本屆政府試圖通過不控制邊界來改變美國社會,但我看到了藍色戰略的意想不到的後果,將有利於紅州。「大政府」的計劃總是出錯,並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

趨勢對藍州不利——精英們可以隨心所欲地進行社會工程——他們的藍州正在崩潰,這正是因為現代美國四大欺騙勢力的領袖們的輝煌計劃:大科技公司、大金融、大政府和大學術界。

通過強化華盛頓特區——以一種詭異的方式讓人聯想起美國內戰——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已經使我們的首都變得越來越不重要。奧斯汀、塔拉哈西(Tallahassee),以及最重要的馬阿拉歌(Mar-a-Lago),現在都是美國的重心。

大型科技公司可以隨心所欲地操縱搜索結果;他們生活在自建的真理部中,隨著林德爾和其他創新者建立替代方案,他們將走MySpace和西爾斯百貨的(衰敗)之路。

(譯者註:真理部(英語:Ministry of Truth),是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所著政治諷刺小說《一九八四》中的大洋國四大政府機構之一。和其它三個部門一樣,該部的處理事務方式與部名截然相反。真理部主要負責根據現實和宣傳需要,改寫歷史文獻、報紙和文學著作。不過,冠以真理也有深層含義,那就是人為地製造真理。)

真正的遊戲,我還沒有提到的遊戲,是即將與中共攤牌的遊戲。紅州在許多方面控制著世界的糧食和能源供應,而這兩者都是中共迫切需要的。國家成功的第三條戰略要領是進入世界資本市場,金融公司正開始從紐約向紅區轉移。

中共被隔離了資本渠道,而資本是中共的命脈。希望不斷發展的美國能夠制止與日益孤立的中共發生公開衝突,但如果發生衝突,中共很可能會使用一切手段,而藍州仍然人口高度集中,儘管人口不斷減少,這使它們非常容易受到中共的生化打擊,以及核打擊。

最後我想說的是,讓藍州沉湎於法國大革命的破壞性和虛無主義的大屠殺中,讓他們在釋放美德信號中互相超越。他們永遠不會快樂,永遠不會滿足,而且似乎正在自願地從自己的基因庫中抹除基因。這樣,我們其餘的人可以集中精力打敗中共。

原文:The United States of 2 America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約翰·米爾斯(John Mills)上校(已退役)是一名國家安全專家,曾在五個時代服務:冷戰、和平紅利、反恐戰爭、混亂的世界,以及現在的大國競爭。他是國防部網絡安全政策、戰略和國際事務的前主任。可在 Gab: @ColonelRETJohn. 和Telegram: Daily Missive上關注他。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