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兩個人對視久了就會笑?

對視
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我卻笑暈了眼線~

當你和另一個人靜靜看著彼此時,

不出意外,10 秒之內兩人都會發笑

這幾乎是每個人都經历過的事情。

那麼為甚麼對視久了我們容易笑呢?

一起來看看答主們的回答吧!

對視動作的攻擊性

答主@ 肥肥貓( 1.7w +贊同)

很簡單,因為對視這個動作具有攻擊性暗示。

對視時間長了必須通過笑一下讓對方知道自己沒有惡意。 這個展示善意的反應是下意識的,你根本來不及思考。

我們都知道不被狗咬的一個原則就是不要對視。 許多動物都把對視看作挑釁。 更為可怕的是,在動物界,「盯」這個行為往往是捕食即將出擊的前奏。

圖片
這也是為甚麼如果有人盯著你,就算你一開始沒發現,不用多久你就會意識到哪裡不對勁。 這是你對周圍警覺的生物本能,历史上那些不夠警覺的人類都躺在了猛獸的肚子裡,他們安逸淡定的基因沒有能流傳到今天。藝術工作者敏銳地利用了這點,所以鬼片裡的娃娃完全不用露出血盆大口,只需要站在一個陰暗角落裡然後看住鏡頭不眨眼,觀眾就會覺得毛骨悚然。你見過哪個女鬼看著天花板能嚇唬人的?

情侶之間的對視就不容易笑場,因為彼此潛意識裡知道對方攻擊自己的幾率很小。 你去找個不太熟的人對視下試試?十秒就會笑場。

為甚麼吵架之後的情侶往往瞪著瞪著就笑起來了? 因為吵架之後你們暫時又回到了「不可信任對象」,之前的免檢待遇不適用了。

為甚麼經常是兩人同時笑起來? 因為解除武裝必須是雙向的。要是一方笑了,另一方毫無反應,依然直勾勾瞪著你是甚麼感覺? 想想就瘮人吧。

別說看其他人了,你盯著鏡子裡的自己久了試試? 你現在就可以走到衞生間驗證一下,不用多,二十秒就好。

看看你們誰先笑。

答主@ 牽風葉( 300 +贊同)

對視,尤其是稍長時間的對視,其實在人們的潛意識中是一種危險的信號。

就好像兩個猛獸在林子裡相遇,總要先用眼神來威懾對方,觀察對方的反應,再作出自己的反應。

如果在長時間對視的情況下,雙方都沒甚麼動作和反應,至少會有一方先意識到對方是沒有威脅的,會感到輕松、安全,於是會笑,而另一方——相較之下更謹慎的一方,看到對方的笑,也會下意識地放松,同樣感到輕松、安全,所以也會笑。

有時這種笑裡還包含了對自己過度警惕的自我嘲笑。

不過這僅適用於生存壓力較小的情況,在生存壓力大的情況下,就不是相視而笑了。比如,兩個陌生人相遇在荒無人煙的野外,對視時間稍長,很容易發生沖突。

掩飾內心的尷尬

答主@ 總也是盲( 149 贊同)

我跟同學玩過對視,發現不管是同性還是異性都會笑,所以我認為對視發笑跟性別無關。

我還跟我喜歡的女孩對視過,先說說我跟女孩的情況。

我喜歡那個女孩,那個女孩不喜歡我,而且她有男朋友了,她也知道我喜歡她,也就是說我們倆的甚麼意思對方都清楚。

那天約她出來玩,在涼亭裡看著她的眼睛,她開始跟我對視,我就用溫柔的目光看著她的眼睛。大概 10 秒吧,她開始拂頭髮,玩鬢角,側過身子把頭扭到別處裝作看風景,對視時她沒有笑。

圖片
所以,我認為對視時不一定會笑,笑只是為了緩解內心尷尬的一種手段,就像我喜歡的那個女孩,她在跟我對視時雖然很尷尬,但是卻通過別的方式緩解尷尬,而笑在當時的氣氛和我們的關系來看是不適合的。這樣一來問題就變成了「為甚麼對視時人們會覺得尷尬」。

我覺得對視時,如果你覺得尷尬,是你對他的親密度不夠,也就是心理距離較遠,或者說你的內心對他的開放程度不大。

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口,對視就像是把心靈的窗口打開,不設防的讓別人窺探,而如果你在心裡對那個人不是太親密,你就會抗拒別人的窺探,感覺上就是尷尬,外在表現就是試圖用笑或者其他動作轉移他人註意力,打斷這種窺探。

在我跟同學玩對視時,有的人很快就會忍不住笑,而有的人卻能堅持很長時間。我認為受個人防備心的影嚮,不同的人內心戒備程度不同,內心戒備深的人更容易對別人心靈上的入侵做出反應。

綜上,造成對視發笑的原因是人們為了緩解尷尬,對視時不一定會笑(受環境氣氛影嚮),對視時間長短受親密程度和個人防備心影嚮。

反向思考

答主@ 公姬旦

也許是因為沒去東北:

——你瞅啥?

——瞅你咋地!

答主@ 54ZAZ

不笑哭啊?兩眼淚汪汪那是老鄉見老鄉。

愛笑沒理由

答主@ 獃藥片

對視一眼也會笑,我一天到晚就忍不住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答主@ 敲瘦骨

我就屬於對視即笑,看到對方眼睛就很想笑,他們都說我是逗逼,哼!

異常的視覺聚焦活動

答主@ Narcissism

看到此題我的第一反應是小時候和同學玩的對視游戲。

比較淺層的原因:小孩子之間嬉笑打鬧比較多,真正嚴肅下來沒有表情的時候反而比較少,所以看上去異常好笑。

深層一點的原因:對視的時候為了集中註意力,通常要將目光凝聚到一點上,而不像正常說話時候目光散射到整張臉上,因此成像不太一樣。

我一開始的習慣(可能也是大多數人的)把目光凝聚在某 1 只瞳孔上,如果兩個人距離近的話甚至能看到自己的映像,這個時候通常會感到異常寧靜。

但是大多數的對視,尤其是男女生之間的,沒有那麼近的距離,再加上把註意力始終集中在一點上確實很費神。一不註意,又恢複了對整臉的散射,或者在兩個狀態之下游走。

這時候,問題就來了:單一一點的色塊不具有過多的資訊,而整張臉的輸入捕捉進了表情資訊,進而下意識地對對方的心理活動作出判斷。

小孩子多數情況下回想:看他這麼嚴肅,心裡一定憋著想笑快憋死了。這種心理暗示使得對方一丁點的微表情,都容易被解讀成「瀕臨笑場、快要把持不住」。這樣一來,自己就忍不住大笑。

還有一種可能:過於長時間地盯著一個極為熟悉的圖像會突然產生一種「怎麼這麼奇怪/搞笑的感覺」。

對面孔如此,對於較為圖像化的文字也是如此。典型的例子是,一直盯著一個字,突然覺得,這個字怎麼突然長得這麼奇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