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香港女富豪:一個向左,一個向右

兩個香港女富豪

作者:陶婷 

2001 年,一張照片被各大媒體轉載。電影《少林足球》的慶功宴上,周星馳親暱地伸手摸了一名短發女記者的下巴。這個被周星馳視為好友的女記者,正是香港娛樂記者甘比。坐在兩人中間的賭王女兒何超瓊,扭頭看著甘比笑而不語。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穿過時光的掠影,這個普通娛樂記者,不僅與賭王女兒結下了友情,更一度登頂香港女首富的寶座。

不過,2021 年 9 月以來,甘比與何超瓊都遇到了不小的麻煩。走上臺前半年多的女總裁甘比,所掌舵的百年老店華人置業,陷入了市值縮水並不得不私有化的尷尬境地。而何超瓊的資本王國,也因博彩業的重新洗牌,迎來不確定性。

這一次,時代洪流之下,她們的人生又將如何變化?

兩條平行線的交匯

何超瓊是賭王何鴻燊與二房藍瓊纓的女兒,出生於 1962 年。這一年,澳門博彩旅游業方興未艾,由香港何鴻燊、葉漢合組的何氏澳門旅游娛樂公司競標成功,獲得賭業管理權。信風水的何鴻燊,格外偏愛這個像自己、又 ” 旺 ” 自己的女兒。

作為二房長女,何超瓊從小被教 ” 獨立、負責 “。在香港完成中學學業後,何超瓊本想學習英國文學,但何鴻燊認為,何超瓊邏輯很強,應去申請商學院。

最終,何超瓊入讀美國聖克萊大學,學起了市場學及國際商業管理。盡管何超瓊備受何鴻燊寵愛,但她 ” 非嫡非長 “,用何超瓊自己的話說,” 父親從未在家族生意中為自己預留位置 “。直到 1981 年,長房長兄何猷光的去世,改變了何超瓊的命運。

(何超瓊) 

這一年,香港雖然已是亞洲 ” 四小龍 ” 之首,但由於勞動密集型的制造業成本增加導致競爭力減低,香港開始出現房地產低迷、金融業承壓的現象。此時,兩歲的甘比(原名為陳凱韻),正處於 ” 水深火熱 ” 之中。甘比出生於普通香港家庭,生父不僅酗酒,還家暴。

1983 年,甘比 4 歲時,大學畢業的何超瓊已回到香港,進入法國東方匯理銀行當實習生。此時的甘比與何超瓊,一個尚嗷嗷待哺,一個已長大成人。

大約兩三年後,甘比六七歲時,父母因感情不和離婚,母女四人被父親趕出家門,擠在不到 50 平米的小房子裡。這一年,正值青春年華的何超瓊,與著名歌星陳百強一起慶祝新年。

1987 年,何超瓊創立了天機公關公司。據何超瓊說,選擇公關行業的理由是: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有機會接觸到一些項目和行動。天機成立以後,迅速包攬了萬寶龍、LV 等頂級奢侈品牌在香港的公關推廣活動。

這段創業經历,讓父親何鴻燊另眼相看。1995 年,澳門娛樂業不景氣,年過七旬的何鴻燊,選擇 33 歲的何超瓊為他分擔家族生意。何超瓊就這樣成為父親旗下信德集團的董事。

(何超瓊與何鴻燊) 

進入信德集團之後,何超瓊通過主導信德與香港中旅集團,成立合資運輸公司 ” 噴神飛航 “,拓展了港澳之間的客運服務,為澳門賭業帶來大量客源。

此時,甘比母親帶著女兒們已改嫁多年,她們的日子雖然比以前好,但由於家裡的孩子多、負擔重,16 歲的甘比開始輟學打工賺錢。此時的何超瓊,對甘比來說,仍可望不可及。

1998 年,僅高中畢業的甘比,成了一名基層娛樂記者。她給自己取了一個筆名:甘比。在朋友眼裡,甘比細心溫柔、太聰明。聰明的甘比,很快在工作中嶄露頭角。

一年後,入行才一年的甘比,就拍到梁詠琪到鄭伊健居所慶生,揭開轟動娛樂圈的 ” 雙琪奪面 ” 事件。2000 年,小超人李澤楷與 ” 電盈之花 ” 林慧儀分手,甘比趁機撥開林慧儀前額的頭髮,她正坐在車裡哭泣。

時間來到 2001 年,這是個重要的年份。彼時,在何超瓊的主導下,迎接澳門回歸的澳門塔建成了,何超瓊陪著何鴻燊登上了澳門塔。甘比則憑借 ” 雙琪奪面 ” 等報道,成為香港知名的娛樂記者,受到喜劇之王周星馳的另眼相看。

這一年的《少林足球》慶功宴上,被邀請參會的甘比,與周星馳和何超瓊坐在了一起。至此,兩條不相幹的平行線,就這樣交匯了。

盡管兩人有了交集,但所有人都沒想到,普通記者甘比與賭王女兒何超瓊,後來不僅時常約著喝下午茶,甘比更與何超瓊一樣,坐上了 ” 香港女首富 ” 的寶座。

香港女首富的煉成

2001 年,一位名叫陳琦薇的金融女精英,瘋狂追求劉鑾雄,並揚言要和劉鑾雄結婚。作為娛樂記者的甘比,跑去採訪劉鑾雄。

因為甘比湊太近,劉鑾雄發火了:” 你幹甚麼那麼近拍我?” 甘比回答:” 你怕我拍到你的大顆痣嗎?” 這次採訪,讓甘比與劉鑾雄有了交集。

(劉鑾雄與甘比) 

2002 年 6 月,23 歲的甘比辭去記者工作,入職劉鑾雄華人置業旗下廣生堂,月薪從 1 萬港元升到了 10 萬港元。同一年,甘比的姐姐陳詩韻也進入華人置業。而憑借船務打了漂亮一仗的何超瓊,也順理成章介入家族的更多生意。

彼時,賭權開放競爭激烈下,澳門的博彩業輝煌不再,澳門開始從賭城向綜合型旅游目的地轉型。何超瓊與美國美高梅公司合作,投資並在澳門興建美高梅中國。建成美高梅金殿博彩酒店,獲得澳門博彩業最後一張賭牌,何超瓊開始向旅游等文化產業拓展。

何超瓊的生意風生水起時,甘比則在 2003 年開始以女助手的身份,陪劉鑾雄出席各種場合。甘比的妹妹陳諾韻也在 2008 年進入華人置業。2008 年 10 月,甘比在醫院生下一女之時,劉鑾雄的正牌女友呂麗君公開發文稱,” 在不知道誰是女嬰父親的情況下,她和丈夫劉鑾雄會在能力範圍內給予甘比幫助。”

對於呂麗君的公開挑釁,甘比從始至終保持沉默。但劉鑾雄連罵呂麗君愚蠢,並表示她就算 ” 鞠躬一百次也無用 “。自此,呂麗君受到冷遇。

2011 年,在甘比生下女兒的第三年,何超瓊也深陷肥皂劇般的爭產風波中。這次爭產風波,盡管讓何超瓊遭受了不少非議,但讓她高興的是,其一手創立的公司美高梅中國登陸港交所了。當時有市場人士計算過,何超瓊的身家接近 50 億美元,超過何鴻燊的 31 億美元身家。2012 年,何超瓊被封 ” 賭後 ” 的第二年,甘比生下了一個兒子。

這一年,甘比雖然也並沒有被公開承認,但鬧劇不斷的呂麗君,被劉鑾雄趕出了家門。戲劇性的是,呂麗君不久不僅又回來了,還給劉鑾雄生下一個兒子。就在甘比一如既往的隱忍中,2015 年,甘比的妹妹陳諾韻成為華人置業的執行董事,姐姐陳詩韻也成為華人置業行政總裁。

(甘比) 

2016 年,在呂麗君又一次的小動作後,大病初愈的劉鑾雄,直接發布了 ” 分手聲明 “:與呂麗君 2014 年就徹底分手,兩人自此再無瓜葛。這一年,劉鑾雄與甘比註冊結婚。在甘比終於迎來人生大勝仗時,何超瓊憑借 380 億港元的身家,再一次登上 ” 香港女首富 ” 的寶座。

但很快,甘比的財富急速增長。2017 年,年過花甲的劉鑾雄,身體每況愈下,開始分割手裡財產。當年 2 月 13 日,甘比獲任華人置業執行董事。此時,華人置業 4 個執行董事中,甘比姐妹占了 3 席。

3 月 1 日,華人置業一紙公告,劉鑾雄分給甘比子女 50.02% 的股份,由甘比代持。除此之外,劉鑾雄還將 The ONE 商場(價值 180 億港元)等優質資產,交給了甘比。這一年 6 月 23 日,何鴻燊宣布退任信德集團行政主席,由何超瓊接任。

同年,福布斯香港富豪榜揭曉,何超瓊以 43 億美元身家排第 16 位。而甘比的財富,一躍超過何超瓊,以 500 多億港元的身價,成為香港新一屆女首富。至此,甘比用她的方式與何超瓊,站到了同一位置。

2019 年,甘比在華人置業股東大會上,大談公司未來發展走向之時,何超瓊代表賭王向國家捐贈了圓明園獸首。此時的甘比和何超瓊,已是經常約下午茶、多次共同出席活動的關系。

2020 年 5 月 6 日,賭王何鴻燊病逝,留下身後 5000 億港元的龐大資產。由於賭王的遺產提早劃分好,何超瓊最終分得信德集團、美高梅中國等資產。當年 6 月,劉鑾雄的兒子劉鳴煒向甘比出售 4.76 億股股份。自此,甘比在華人置業的持股比例接近 75%,其以 700 億港元的資產,排在了香港女富豪第二位。

2021 年 2 月,從姐姐陳詩韻手中接過行政總裁一職後,甘比正式走向臺前。走上臺前的甘比,發紅包、搞招聘等動作下,華人置業平添幾分甘比式色彩。

盡管今年的香港女首富,被低調的九旬老太新鴻基地產鄺肖卿奪走,但甘比和何超瓊這兩名昔日的香港女首富,仍是公眾視線裡高調的存在。她們的交情看起來很深厚:何超瓊甚至在一個拍賣會上,拍下了甘比的一個限量版愛馬仕包包。

不過,今年尤其是 9 月以來,前所未有的麻煩,正向甘比和何超瓊襲來。

前所未有的麻煩

走向臺前的甘比,並沒有為華人置業的業績帶來轉機。

甘比進入董事會的 2017 年,華人置業淨利潤尚有 37 億多港元,但到了 2019 年,其淨利潤已不足 8 億港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也從 2017 年的近 55 億港元,變成了 2019 年的負值。

除了今年在香港拿了一塊地外,華人置業近些年來鮮少有動作,內地也僅剩下四個物業。2020 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以投資和物業出租為生的華人置業雪上加霜。這一年,華人置業淨利潤 6.22 億港元,同比減少 21.25%。

2021 年 8 月 16 日,華人置業中期業績報告顯示,收入為 7.26 億港元,較 2020 年同期的 19.64 億港元減少 63.0%。報告指出,來自恆大股份的股息收入淨額減少,是華人置業由盈轉虧的主要原因。

華人置業是恆大集團的堅定支持者,不僅在恆大的多個節點給予了支持,甘比入主董事會後,華人置業分別在 2017 年和 2018 年購入恆大股份。2020 年 8 月,甘比更以個人投資者身份,斥資 45 億港元,認購了恆大物業 5.37% 的股份;2021 年初,在恆大汽車 260 億港元定增募資時,甘比又認籌了 30 億港元。 

在二級市場馳騁的甘比,怎麼也想不到,今年以來,恆大頻繁傳出流動性問題,讓她掌舵的華人置業,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為了從泥淖中走出來,華人置業頻繁減持恆大股票。

從今年 8 月至 9 月下旬,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裡,華人置業通過聯交所公開市場,共出售了約 1.09 億股恆大股票,占恆大總股本的 0.82%,套現約為 2.47 億港元。

華人置業還稱,” 可能會出售所持餘下全部中國恆大股份,預計將虧損 95 億港元。目前仍持有 7.51 億股股份。”9 月 29 日,華人置業宣布股份暫時停止買賣,以待相關事項的公布。

這一邊,甘比不斷拋售恆大股票,另一邊,何超瓊也迎來不小麻煩。受去年疫情影嚮,澳門的博彩業處於虧損的狀態,即使上半年游客回流,收入近 476 億港元,但比之前每年 1500 多億港元相比,仍相距甚遠。

疫情發生後,博彩公司的市值一路暴跌,何鴻燊家族控制的澳博、美高梅中國、新濠國際市值都出現了腰斬。

此外,何超瓊還要面對博彩政策的變動。9 月 14 日,澳門就《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的修訂工作,向社會徵詢意見。其中包含 ” 經營娛樂場所幸運博彩的批給數量 “” 批給期限 “” 明確刑事責任及行政處罰制度 ” 等對博彩業經營、運營有實質性影嚮的內容。

這引發了資本市場的地震,澳門六大博彩公司市值一起暴跌,這其中也包括何超瓊控制的美高梅中國。

當年分家時,何超瓊要的家產不是最賺錢的澳博,而是最不值錢的信德集團。何超瓊早就看到了博彩業的弊端。1998 年,何超瓊曾對媒體表示,我覺得將來澳門如果要繼續保持優勢,一定要全面改革。” 如果我接手賭業,我會將賭場賺來的資金,發展正統旅游娛樂事業。” 

甘比難成何超瓊

盡管甘比與何超瓊站在了同一位置,並面對前所未有的麻煩,但此香港女首富,非彼香港女首富。

對於甘比執掌華人置業的表現和走向,匯生國際融資總裁黃立沖對市界坦言,沒有辦法給出評價,” 這與完全獨立決策、生下來就為了接班的何超瓊不同,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她是位不錯的公關人才。”

娛樂記者出身的甘比,深諳市場營銷之道。春節發紅包、親自招聘、做公益慈善等動作,既能吸引眼球、穩定軍心,又能為華人置業的企業形象添彩。然而,” 華人置業幕後掌控者,實際仍是劉鑾雄這一事實,就沒法讓甘比如何超瓊一樣凸顯出自己的特質。”黃立沖表示。

華人置業的資產,也已所剩無幾。2019 年年報顯示,華人置業僅剩價值 147.6 億港元的投資物業、市值 154 億港元的恆大股票、90 億港元的債券資產。此時,華人置業的總市值尚有 300 多億港元。

而如今,隨著恆大股票的相繼拋售,華人置業資產變得更少。截至 10 月 8 日,其總市值僅為 72.30 億港元。” 華人置業是資本運作工具這一事實,也註定甘比沒法像何超瓊一樣從實業方面,提升公司的業績。”黃立沖表示。

眾所周知,劉鑾雄素有 ” 股壇狙擊手 ” 之稱,其特點是以低買高賣的方式,在股市裡賺取巨額財富。華人置業除了投資股票和出租物業等營生外,地產開發業務也是幾十年前的舊事了。這就意味著,華人置業哪怕能渡過這次難關,甘比也難像何超瓊一樣,獨當一面地指點 ” 江山 “。

反觀何超瓊,她所掌控的公司美高梅中國,雖然受到疫情和博彩政策的雙重影嚮,但何超瓊早已進行了減持。除了博彩法修訂徵集前,拋售的美高梅國際股份,早在多年前,看到博彩業弊端的何超瓊,就陸陸續續將美高梅中國的股份從 36% 減持至如今的 10%。

與華人置業無甚實業不同的是,何超瓊則是 ” 真槍實彈 “。她要來的資產信德集團,經營著何鴻燊家族的地產、航運、航空、酒店等生意,這些優質資產大部分都是實業,且屬於非博彩業。今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 19.02 億港元,淨利潤扭虧為盈,為 4.70 億港元。

其中,最賺錢的資產是地產。單單香港的信德中心一年,就可以收租幾億港元。信德集團在內地也還有不少生意,比如北京通州的信德中心,珠海橫琴口岸也有信德投資的綜合體項目。2020 年賭王去世後不久,信德集團還成功拿下上海的第三個項目。

(香港信德中心) 

黃立沖告訴市界,不管如何,她們將逐漸淡出自己的大本營。何超瓊會遠離博彩,而甘比的華人置業會逐漸淡出香港,在全球進行布局。

而對華人置業來說,” 劉鑾雄之所以能從澳門官司中全身而退(劉鑾雄曾因在澳門拿地惹上官司),是因為港澳之間沒有引渡條例。但如果有一天,港澳之間有了引渡條例,劉鑾雄可能會被移交到澳門去坐牢。” 黃立沖說。

實際上,澳門貪污事件之後,劉鑾雄在將資產轉移到兒子劉鳴煒和甘比名下,大幅拋售華人置業在內地資產的同時,在英國投入了不少資產。而何超瓊,近些年來,除了將重點轉到非博彩業上,更加碼了不少內地的投資。10 月初,信德集團還參與了威馬汽車的 D1 輪融資。

而另一邊,在內地投資早已全面收縮之後,10 月 6 日,華人置業公告稱,擬將公司私有化。如果私有化成功,華人置業這家百年老店,最終面臨從港交所退市的結局。

兩位昔日香港女首富,雖然在各自平行線上產生交集,但最終一個向左,一個向右。

來源:市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