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的兩個結局

拜登

首先要明確的是,在薩爾瑪特和波塞冬的註視之下,俄羅斯只需把戰爭限定在烏克蘭境內,北約和美國絕對不會親自下場。因為雙方都知道,只要美國和北約親自下場,無論用甚麼理由,導致的必然是同歸於盡。

戰爭打到現在,俄羅斯雖然遭受了空前的各種制裁,但其國內情況並不如人們預期的那樣糟糕,完備齊全的基礎工業,充足的能源,糧食以及各種資源,普京高達 80% 以上的支持率,這些都可以讓俄羅斯無限期的堅持下去。

俄羅斯的敵人,烏克蘭本身不足一提,如果不是俄羅斯手下留情,烏克蘭全境民眾的基本生活都不能保障,但由於俄羅斯手下留情,現在的情況是烏克蘭民眾比歐洲許多民眾的生活還要舒服一些。

冬將軍是俄羅斯的好友。烏賊們對此表示不服,他們說拿破侖和希特勒之所以被冬將軍打敗,是由於當時科技水平所限…

烏賊們不知道,今年的冬將軍不是直接在戰場上徵服澤連司機的炮灰,而是用於徵服大後方的傻白甜們的民心。

隨著氣溫日益降低,歐洲的能源危機越來越凸顯,本來非常傻白甜的歐洲民眾也日益被凍醒,而歐佩克空前逆美的每日減產 200 萬桶,將把歐洲民眾反對自己白左政府的怒火澆得更旺。

經過這一次沖突,歐洲註定要完蛋了,歐洲打造百年的工業要麼倒閉,要麼外逃,但與迫在眉睫的寒冷相比,這反倒是次要問題了。

在歐洲其他地區的人民被寒冷折磨的時候,意大利人卻享受著廉價而充足的天然氣,寒冷中的歐洲人都知道,那是因為意大利人民用選票更換了自己的領導人而已。一個務實的右派女領導就可以讓億萬人民享受至少一個舒適的冬天。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沒有人會懷疑,在意大利這種榜樣之下,傻白甜的歐洲人民會在寒冷中繼續忍耐下去。溫度低一度,歐洲人民的怒火就會升一分。

當然,最重要的並不是歐洲,哪怕歐洲各國民眾把他們自己的政府全都轟下來,歐洲也不是最重要的,因為以美國一個國家的力量就足以支撐烏克蘭打到最後一個人。

但是,美國並不是一個美國,它至少有兩個美國,比如有拜登的美國和川普的美國。

拜登的美國恨不得現在就打起核大戰、世界大戰;可是川普的美國卻深深的知道: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不是普京,也不是最牛 80 後,而是拜登團夥。這個團夥的索羅斯,早就公開宣稱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要推翻美國;這個團夥的佩洛西也包括拜登已經公開宣稱資本主義不適合美國;這個團夥在全世界推行男同性戀,女同性戀,兼性戀,跨性戀,兒童變性,他們把性別分出來 56 種…

當然,按照某些原則,這個團夥的主張再荒唐,只要符合大多數人的願望,仍然有存在的理由。可是 2020 年大選他們竟然用舞弊的方法,非禮了大多數人的願望。

好在,開國先賢們設計的制度,在拜登團夥舞弊犯罪兩年之後,又給美國人送來了複仇的機會,那就是將在 11 月 8 號舉行的中期選舉。從現在的選情來看,川普派共和黨人勢必執掌國會。這也許就是民逗們常說的美國制度的自我糾錯機制,但是民逗們早已經拜倒在拜登偽總統膝下。

是的,小醜司機的表演不能夠停止這場戰爭,歐洲傻白甜民眾的抗議也不能終止這場戰爭,結束這場戰爭,最快的時機就是美國中期選舉。如果川普派共和黨人執掌了國會,盜賊拜登必然被彈劾,被調查,至少成為瘸腿的偽總統,他和他的客戶澤連小醜的交易立即終結,與俄羅斯達成某種妥協之後,世界恢複和平。

如果盜賊拜登團夥,用更惡劣的招數「贏」了中選,那麼世界只能以同歸於盡告終。

來源:凡所有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