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夜2:改寫了法律政策的狗狗紀錄片,出了第二集

狗狗

2013年,在台灣,有兩部紀錄片引發了轟動效應。

它們都在同一個月上映,11月。

一部是11月1日上映的《看見台灣》,不僅創下台灣紀錄片票房最好成績,還在當年的金馬50獲得最佳紀錄片獎。

 

另一部,是11月29日上映的《十二夜》,它沒有趕上當年的金馬50,而是報了第二年的金馬51,併入圍了最佳原創配樂(王希文、聶琳、羅恩妮)。

 

所謂「十二夜」,其實是一個倒數十二天的期限。台灣當時的法律規定,每一隻被捕捉進收容所的狗狗,只有十二天的時間。它們要麼等著被原來的主人抱回去,要麼被人看上領養走。如果過了十二天都沒人帶它們走,它們就只好被安樂死。但在收容所這樣惡劣的環境中,好多狗狗其實根本就活不過這十二天的。

當年,《十二夜》中殘酷的收容所環境,狗狗面臨的生死一線,讓好多觀眾在影院裡哭成淚人。

 

《十二夜》這部電影,核心理念是為了推廣「以領養代替購買」,「領養,不棄養」是這部電影的口號。

當年有一款海報非常戳心,上面用黃色標出了五隻狗狗的名字,剩下的445只狗狗都沒能倖存下來。

 

其中,那隻名叫「老兄」的狗狗,被台灣著名女藝人隋棠的父親領養。隋棠也是這部《十二夜》的聯合出品人,她負責流浪狗的救援與醫藥費,在拍攝這部影片的過程中,遇見了「老兄」。

 

《十二夜》電影上映後,「老兄」的原主人聯絡到了隋棠和她爸爸。原來,「老兄」是被主人從軍營帶回家養的,原名叫黑輪,因為個性相當野,所以主人把它放到鄉間敞開來養,常常是一兩個月才回家。主人在《十二夜》預告片上看到的「老兄」已經很虛弱了,以為它都死了,因為隋棠和爸爸帶著老兄參加了宣傳活動,主人才在報紙上看到它還活著。不過,主人並沒有要回「老兄」,怕它又變成流浪狗。

後來「老兄」就繼續在隋棠爸爸家「養老」了。

後來「老兄」就繼續在隋棠爸爸家「養老」了

 

片中被領養的「小媽」,領養人是一位咖啡廳主人,隋棠隨後還去回訪了「小媽」。

 

當年《十二夜》感動了很多圈內明星,他們紛紛力挺「領養,不棄養」的理念。

那時候和隋棠一起拍《撒嬌女人最好命》的黃曉明和周迅。

 

隋棠也在《撒嬌女人最好命》中,和黃曉明、周迅一起貢獻出「怎麼可以吃兔兔」的名場面。

 

周董那時候好瘦。

李康生剛得了金馬影帝就幫十二夜宣傳

 

李康生剛得了金馬影帝就幫《十二夜》宣傳。

李康生剛得了金馬影帝就幫十二夜宣傳

 

楊祐寧。

阿妹

 

阿妹。

阿妹

 

《十二夜》的票房成績也是相當耀眼,票房高達6000萬新臺幣,隋棠還宣佈不計算拍攝成本把分賬票房全部捐出。

當然,人美心善真是好人有好報,隋棠第二年主演的電影《大稻埕》台灣票房破億,《撒嬌的女人最好命》為她打響大陸知名度。情路坎坷的隋棠,在第二年遇見她的真命天子Tony謝並很快結婚,從2015到2018年,隋棠連生三胎。

如今家庭幸福的隋棠全家。

如今家庭幸福的隋棠全家

 

《十二夜》的導演當年還是一位新人,名叫Raye。

十二夜的攝影師周宜賢

 

《十二夜》的攝影師周宜賢。

十二夜的攝影師周宜賢

 

而《十二夜》的巨大影響力還在於,因為這部電影的上映,以及有關人士的多方奔走,台灣在2017年頒佈了「流浪動物零撲殺」政策,也就是說「十二天後安樂死」的政策沒有了。

但,現實並非那麼美好,「零撲殺」之後,又有流浪狗氾濫成災,收容所狗滿為患的處境,從而帶來一系列的社會問題。於是,為狗狗結紮,成為控制數量的當務之急。所以,才有了《十二夜》的第二部《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出爐。

《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的重點,轉向了「結紮不放養」上。

 

很多觀眾看完第一部後,雖然覺得很震撼,還是有些「心理陰影」的,但第二部就特別強調了,不會有殘忍的畫面,也不會讓人哭到淚奔。

這一集,Raye和攝製團隊,走遍了台灣11個縣市,跟隨各個官方和民間的動物保護救助組織,拍攝他們在實施和宣傳流浪狗結紮過程中的艱辛、見聞甚至無奈。

教育大家如何辨別結紮過的狗狗

 

教育大家如何辨別結紮過的狗狗。

教育大家如何辨別結紮過的狗狗

 

所謂的「回到第零天」,就是回到流浪狗問題的源頭,鏡頭也直面如今收容所狗滿為患的現狀。

 

當然,相對於第一集,第二集更加國際視野,專程遠赴海外拍攝,並落點到生命教育與動物福利的高度,引人思考與借鑑。

 

因為第一集的影響力,第二集採用募集資金拍攝,並創下台灣紀錄片募資紀錄。幫忙發聲的明星也很多,包括莫子儀、陳淑芳、陶晶瑩、黃韻玲、戴佩妮、劉若英、蘇慧倫等。

隋棠也來捧場第二集,和導演Raye多年後再相逢(天啊女神竟然沒怎麼變!)。

 

著名歌手光良不僅參加了募資,還無酬勞演唱這部紀錄片的主題曲《大寶貝小寶貝》,片尾就可以聽得到。

 

來源:映畫臺灣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