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在「第22條軍規」裡的川普,最終擁抱了中國智慧

第22條軍規

《第二十二條軍規》是美國作家約瑟夫·海勒的代表作,該小說中最經典一個情節是: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有一個美國空軍飛行大隊駐紮在地中海某個海島上,這些飛行員都想早日結束這種艱苦而危險的生活,但是他們有一個特別奇葩的第22條軍規——「只有瘋子才能獲准免於飛行,但必須由本人提出申請,但是一旦你提出申請,就證明你是個正常人,所以也不符合條件」

這條軍規還規定——「飛行員只要飛滿25次就可以回國,但是你必須絕對服從上級命令,否則就不能回國。因此上級可以不斷地給飛行員增加飛行任務,你又不能違抗,所以你還是回不了國」

這次圍觀了美國大選,我感覺川普就像是一個被「第22條軍規」困住的美國老頭。

首先,民主黨經過長期的精心布局,以其在華爾街、權貴精英圈子的絕對控制力完成在各個州全面滲透,大量使用了那個「多貓膩」計票系統,還通過了可以郵寄選票的方式,使得舞弊行為成為一個常態、壓倒性多數的普遍現象之後,當川普團隊提出異議和質疑,倒成了極少數——就像全校學生都在考試中作弊,你是唯一那個認真憑自己實力來老老實實做題的人,就反而成為了眾人眼裡的「舞弊者」,因為你挑戰了大多數人的既得利益。

或者,當你處在一個瘋人院裡的時候,你以一個正常人的邏輯去思考和做事,並且試圖喚醒病友們的正常理智時,很可能會被醫生和護士們處罰、關小黑屋或者強行注射麻醉藥物,因為你的行為擾亂、妨礙了大多數病人的病態「秩序」,也給醫生們增加了「麻煩」。

所以,當川普和他的團隊不斷提出自己的正常訴求時,當川粉們積極地支持與吶喊時,就會被那些提前站在道德高地、習慣性地「政治正確」的「大多數」所嘲笑和貶低、選擇性地無視,並且扣上一頂「你們不懂美國」、「不肯認輸所以耍賴、拖延時間」、「美國制度之完善不可能發生大規模、系統性舞弊」 大帽子。

其次,民主黨全面掌控了美國社會的「主流媒體」,從計票的第一天開始就在各大媒體傾向性地向民眾營造出拜登領先的信號,極力掩蓋計票過程中的對川普有利的所有信息,直到後來川普團隊提出質疑、在各州進行法律訴訟的這一段時間裡,臉書和推特、CNN等媒體平台甚至撕破臉皮、不顧吃相難看地對川普和他的夥伴們所有發聲進行「貼標籤」的污名與暗示,非常徹底地實現了「指鹿為馬」的扭曲報道。

所以,川普和律師們越是在推特上發出質疑,就越給大眾造成一種「精神錯亂」、「耍無賴」、「不守規則」的失真印象;

而且,在國內某些「名右實左」的老派法學公知們有意無意的應和之下,川粉們也被他們各種嘲諷、貶損為「不講邏輯」的「川衛兵」。

這些川黑公知們最可笑與可恥的一點是,他們其實早就選擇站隊拜登,卻又要在公眾面前擺出一副「理中客」的姿態,以他們所謂的「精通法律專業、了解美國政體」來扭捏作態,置大量事實於不顧,只扣帽子,不談具體。他們忘了自己都是「華籍華人」,卻莫名其妙地覺得自己比許多「美籍華人」或者「美籍美人」更懂美國、更有資格評判是否存在舞弊——不知道他們這種邏輯自信從何而來?

其實,他們熱衷嘲笑的川粉們依賴於「中文簡體媒體」的認知,根本就不符合事實,因為川普和團隊們每天都有大量的推特內容在傳播,只不過是被翻譯為中文而已,然而在他們眼裡,那些所謂主流媒體的可信度甚至高於當事人川普本人的發聲。

最要命的是,由於在各個搖擺州的州法院都被民主黨所控制,所以川普團隊提出的多個訴訟都被駁回,這又成了川黑門口中的「無理取鬧」的把柄。

所以,川普團隊從一開始就陷入了「第22條軍隊」的怪圈中無法自拔、也無法自證清白——計票模式、媒體、州法院這三個「制定規則」的人同時又是「規則執行者」,川普就成了那個可憐的飛行員,永遠也別想離開那個孤島。

就像是一個小朋友掉進了一個大水缸裡,水缸很大、很高、水已經淹沒了小朋友的身體,而四周又沒有「大人」,川普像是另一個小朋友又身高搆不著去救人,怎麼辦?怎麼辦?

而且,那幫左棍、自以為「懂美國」的川黑們還不停地往缸裡使勁灌水,大聲嚷嚷帶節奏掩蓋了川普的「哭聲」,一邊得意洋洋地等著看你們束手無策的樣子——這一幫親手製造和配合了悲劇的人,往往口頭上還最愛標榜「公平」和「規則」,其本質就是要讓整個世界強行接受他們的潛規則,以保住他們既得利益的沼澤地。

所幸的時川普熱愛中國傳統文化啊,他的小孫女也一直都以為自己就是中國人,所以他就迅速地想起了「司馬光砸缸」的典故。

拿個瓢、站在石頭上墊著腳,一瓢一瓢地舀水根本來不及了,所以,川普也學司馬光,拿起一塊石頭朝這個大水缸砸去,只有把缸砸破了,才能真正突破這個密不透風、無懈可擊的「第22條軍規」。

今天綜合各方面的消息來看,川普已經砸破了大水缸,水嘩啦啦地流了一地。

文:小睡睡 峭宇                        頭腦大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