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物語:養老院裡的現實真相

養老院

文:半佛仙人

1

昨晚我和一個開養老院的朋友吃飯,我問他養老院收多少錢。他說:標準不同,但一個月也得收個5位數,定位比較高端。

我不禁感嘆,富老頭的錢真好賺。

我說:你們一個月收這麼多錢,提供的服務能值這個價嗎?

朋友猶豫了下說:這個問題不好講,能花錢買到的基礎設施我們肯定是做到位了,但該說不說的吧,很多事情也不是錢能解決的。

你想啊,老人真正的體驗是來自床有多貴、設施有多完善嗎?

其實不是,真正的體驗來源於人。

老人和老人之間,也需要社交。養老院的老人之間一樣會吵架,會拉幫結派,老頭會為了老太太爭風吃醋。這還是小問題。

另一個更重要的是,護工的服務精神是個大問題。不是虐待的問題,有監控在一般也不敢欺負老人。但是,他們優先照顧誰,忽視誰,故意引導別人孤立誰,這些東西就直接影響老人的生活質量。

我說:你開養老院的你不管嗎?

他說:就算我想管,我管得了嗎?

你別看這些老人每個月給養老院兩三萬,我們運轉也是需要成本的,退一萬步講我自己也是要賺錢的,能給到護工手裡的還不就是每個月幾千塊。

你能指望每個月領幾千塊的護工,真把每個老人都當親爹伺候?

久病床前還無孝子呢。

我說:那你們不能多給點?

他說:已經給的不少了,我小孩現在讀幼兒園,我就發現很多私立幼兒園收得比養老院貴,裡面的老師工資比我們的護工還低。

我根本不敢指望這些老師能為這點錢把我小孩照顧得多好,照顧得好是人家的情分,沒顧得上也是人家的本分。

只要小孩安全不出問題,我還能要求幼兒園老師做什麼? 

老人給養老院的錢多,我給幼兒園的錢也不少,但是你看護工也好老師也罷,都是打工人,你不能指望人拿5000塊錢干50000的活,我要有這能耐還開啥養老院。

他喝了口酒,感嘆說:所以還是要生小孩,養兒防老還是有必要的。

我說:你這個話就有問題了,護工照顧老人會不周到,但你自己的孩子就能更好嗎? 

就算真的孝順,也不代表就能一直悉心照顧你,這句話可是你說的,「久病床前無孝子」,你小孩將來也會有自己的事情和家庭要忙,能貼身照顧你一年,還能管你五年十年嗎?

朋友笑了,我並不指望孩子照顧我,我老了肯定也是去養老院。

孩子存在的意義在於:孩子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威懾。

這是一個讓你不至於成為別人關注鏈條最底層的保障。有孩子不一定能讓你的晚年生活過得好,但至少能讓你活得不算太差。

我沒太理解。

他給我講了一段話,讓我冷汗直冒。

他說:我開養老院以來,發現一件事情,養老院是一個半封閉的環境,除了養老院裡老人的孩子會來看望以外,幾乎沒有外界輿論和道德的監督;

而且,由於老人需要休息的原因,大多數養老院是不歡迎無關人士的參觀的,那麼問題來了,在這樣一個幾乎與外界隔絕的小社會裡,除了基本的法律,起作用的規律是什麼,是善良和光明嗎?

不。

是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

在養老院裡什麼叫弱,什麼叫強,不是看你年輕的時候在社會上多有地位,賺了多少錢,而是看別人欺負了你以後會不會有人來找他算帳。

人生到了這個階段,會失去和大部分社會關係的聯繫。

你老了的時候,你的同學朋友同事也差不多都在養老院裡了,有的可能還已經在骨灰盒裡,除了你的孩子,你被欺負了以後誰還能幫你找後帳?誰又還有能力幫你找後帳?從其他養老院翻牆出來幫你出氣?還是託夢給欺負你的人?

你也別問我養老院裡不是有攝像頭嗎。

這是人的問題,不是設備的問題。

第一,對你冷暴力,算不算欺負?而且,在養老院干久了的護工有一千種攝像頭留不下證據的辦法給你找麻煩,而且都不用找麻煩,不理會你的需求就好了。

第二,攝像頭也是需要有人去調記錄才有意義的,養老院的管理方肯定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除了你自己的小孩,還有誰會願意幫你去調記錄。

有一個道理,你別說我冷血。

對我們開養老院的人來說,我們真的關心老人開心不開心嗎?

我們只關心老人是否安全活著就行,因為只要老人活著我們就能收錢,就算死也別死在我的院裡。

這時候你看,如果沒有孩子,你在養老院裡遇到事情的時候能和誰告狀?

你和護工的矛盾也好,和其他老人的矛盾也好,大部分時候你自己解決不了,就只能尋求外部力量,這個時候有孩子你就有外援,即使這個外援不一定孝順,不一定會出面,但是如果你沒有孩子,你就一定孤立無援。

2

我說,那要是孩子不當人呢?孩子不給你出頭呢?

他拍了拍桌子,說老子不用他出頭,我只需要他存在。

這個後盾不是給你靠的,而是給別人看的,靠不靠得住都無所謂,關鍵是一定要存在,因為他的存在本身就能讓別人掂量掂量後果。

我還有孩子在外面,你對我不好的話就會有麻煩。

大家都怕麻煩。這就是一種制約。

你的身體已經生活不能自理了,但你的思維意識又還沒有到不清醒的地步,你能很清晰地知道自己正在被欺負甚至被侮辱,你很委屈很憤怒,但是你沒有任何辦法。

你能向誰求助呢?你沒有孩子,也沒有穩定聯繫的社會關係人,你就像一個小孩在學校裡被欺負了一樣無助。

就連報警都沒用,你說說警察怎麼管這個?

也許你沒生孩子省下了不少錢,也許直到這個時候你依然還有很多很多錢,但是你甚至找不到人能幫你把錢花掉。

錢在年輕的時候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但是到了某個時期,你會發現錢連尊嚴問題都解決不了,能解決這個問題的只有血緣關係。

他打了一個酒嗝,繼續說,我還真不覺得血緣關係就有什麼神奇的力量,我也不確定我自己的小孩在我老了以後就能依然愛我,但這不重要,因為他的存在也會受社會監督。

也許他不一定是一個好兒子,但他肯定不想讓別人知道他是一個不孝子。所以,他就算是裝,也得裝出最低限度的對我的保護來。最低限度。

我這養老院真是見識到了很多東西,我的要求不高。

另外,他就算是為了自己的臉,都要稍微顧忌下我的自尊。

我算是看明白了,這養老院裡其實和幼兒園裡沒什麼區別,小孩子有爹有媽,哪怕他在自己家被自己的爹媽揍到飛起來,但是在幼兒園裡他就是能直起腰,因為他有人可以告狀,因為別人知道欺負他會有後果。

但是沒爹沒媽的小孩,我不說別人會不會欺負他,老師會不會忽視他,但是哪怕有一個同學說他是個沒爹沒媽的小孩,他也等於受欺負了。

人家也沒打他沒罵他,但是他心底能好受?

我交錢送我小孩去幼兒園,還要恭維著一個月幾千塊的幼兒園老師,你以為是為什麼,不就是因為在人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時候,身邊的任何人都有可能對你合法迫害麼? 

他沒做違反規則的事情,你拿不住他任何把柄,但他就是能讓你很不舒服。

你現在是一個在養老院的老人,你想吃什麼東西,其他老人提出來了護工馬上就去拿了,你說了護工就說他還有事讓你等著。

你行動不便,和護工說想去趟廁所,護工裝作沒聽到,聽到了也說要你先等著,然後去干其他事,過個半小時再來管你。

或者,隨口指桑罵槐一句斷子絕孫的老東西,都沒說是誰,但你知道。

很多事情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極強。

大人在大庭廣眾下扇小孩子耳光,他們也覺得自己沒做錯什麼,他們不會管小孩子的自尊心,他們覺得小孩子還沒有自尊心。

同樣是這些大人,他們也不會管老人說什麼,他們覺得老人已經沒有了自尊心。

但實際上呢,小孩一樣有自尊心。

只是他們說了沒人聽。

很多老人只是身體不便,但是思維仍然清醒,他們當然也有自尊心,而且正因為他們的世界裡已經失去了對大部分物質享受的需求,所以他們的自尊心會變得比過去更加強烈。

只是他們說了不管用。

小孩能尋求幫助的只有父母,他們和世界本來就沒有建立起關係,只和爹媽有最初也是最近的關係。

老人能尋求幫助的只有子女,他們在世界上的關係被時間逐漸斬斷,只留下和子女最終也是最親的關係。

這種關係可能薄弱,可能不靠譜,但是這就是他們在和養老院,和其他老人,和護工,和這個世界博弈的時候,手頭最後的籌碼。

如果連這個關係都沒有了,他們就一無所有了,沒有牌可以出,徹底失去主動權。

他們的餘生能不能活得像個人,只取決於身邊的陌生人能不能當個人。

你還年輕的時候,錢可以交換一切。

但當你老了的時候,錢真的只是錢了。

你有沒有感覺到,你小時候,爸媽對你是強勢的,你到了現在這個歲數,爸媽對你其實是弱勢的?博弈這東西真的是方方面面。

我也不是勸你生,生不生都是你自己的選擇,衰老畢竟是未來的事情,未來的事情誰說得准呢,可能等你我老了以後世界就跑步進入科技虛擬世界了,大家直接全機械化了,到時候就不需要養兒防老了。

也有可能明天,三體星外星人,就入侵地球了,全人類都玩兒蛋了,你養兒防老也沒意義了。

在明天到來之前,一切皆有可能。對吧?

別人我不管,生不生孩子導致社會咋樣,我也不在乎。我就是想在老了的時候給自己多一個籌碼。

不是我壞,真是我見識的壞東西有點多。

我聽了他這句話,沉默了很久。

我想反駁,但他真的見識過這種生活。

最後我想喝一杯,一抬頭他也剛好舉杯。

我們碰杯,一起心碎。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