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樂視欠122億真相

周星馳
頂!硬!上!

如何用一個特點來區分國人和老外?

一個標準:敢不敢打硬仗。

別人十年干不完的工程,中國人咬咬牙半年就能搞定。

靠的是什麼?加班加點,風餐露宿,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牲口用。

一年到頭,也就過年的時候能喘口氣。

所以哪怕平時再摳門,過年的時候不能省。

該割肉割肉,該買酒買酒。

所以最近白酒一直漲,散戶一直割肉是有經濟基礎的。

在過年這件事上,中國人比老外大方。

大方需要鈔票,老闆年終獎給得多,自己回家腰杆子就硬氣,娃娃和老人們拿的紅包也就越厚。

最近幾年,互聯網企業也學會了發紅包,其實就是靠紅包搶用戶。

既然是搶,那就有競爭。

你抖音發20億,我快手就發21億,你快手發21億,我百度就發22億。

看著挺多,其實分到每個用戶身上也就幾塊錢。

就這麼幾塊錢,還得讓你東拼西湊拉用戶,一點都不大氣。

大家爭來爭去,最後還得找個大哥出來話事——122億。

這個數字一出來,所有的獨角獸們都低下了高傲的頭顱。

仔細一看,這122億前面還有一個字——欠!

敢把欠122億刻在腦門上的,不是家底厚的富豪,就是光著腳來要飯的乞丐。

是誰這麼有能耐?

沒錯,就是樂視視頻。

樂視視頻是樂視網(300104,股吧)的移動客戶端,樂視網全稱是樂視網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

根據樂視網退市前的最後一次財報——2020年三季度財報,樂視網的總資產是50.8億,但是負債高達209億,淨資產高達-152.8億。

家當攢攢不夠債主們塞牙縫的。

身為一個光腳要飯的,這個時候高喊自己欠了122億,意欲何為?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這絕對不是其聲稱的什麼營銷手段。

搞清楚一群人的目的,首先得看領頭人是誰。

樂視網現任董事長是1987年出生的劉延峰。

這個33歲的年輕人,2019年1月之前在河北家興易購科技有限公司工作,在這個公司他既不是高層也不是股東,有媒體說他之前就是個普通的超市員工。

2019年1月從家興易購離職後,4月份就搖身一變成了樂視網的非獨立董事。

2019年6月,又被選為了樂視網的董事長。

身為一位前上市公司董事長,劉延峰的年薪高達9萬元。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貨是來背鍋的。

鍋是從誰手裡接過來的?

自從2017年7月,遠在美國的賈躍亭辭任樂視網董事長之後,融創的孫宏斌就開始擔任這一職務。

隨後不到一年的時間,孫宏斌也辭任樂視網董事長,由劉淑青接任,劉淑青的履歷上寫著:2004年1月到2017年5月一直在融創中國任職。

可以說是孫宏斌的心腹大將。

但是劉淑青接任之後也只是過了一年,樂視網董事長的位置便交到了劉延峰的手裡。

劉延峰,一個沒有背景,沒有學歷,更沒有故事的年輕人,就這麼搖身一變成了樂視的第四任董事長。

整個甩鍋脈絡十分清晰,賈躍亭甩鍋孫宏斌,孫宏斌甩鍋給沒背景的劉延峰。

但是劉延峰真的毫無背景嗎?在樂視網這趟渾水裡,他到底聽誰的?

翻開樂視網的股東列表,第一大股東就是賈躍亭,持股占比22.52%。

第二大股東是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持股8.56%,這是融創系的公司,算是孫宏斌的勢力。

剩下的就是一些小魚小蝦,翻不起大浪。

分析完樂視網的股權,我們再來看看債權關係。

這個時候我們就發現,賈躍亭欠著樂視網的錢,而同時樂視網又欠著孫宏斌的錢。

前面我們提到樂視網總共欠了209億,其中32億是欠融創的。

2019年6月12日晚間,樂視網(300104)發布公告稱,已收到融創、天津嘉睿申請的仲裁,分別要求公司立即支付借款本金12.9億元、19.14億元及利息損失、違約金等款項,合計超32億元。

2017年11月,孫宏斌當時還是樂視網的董事長,於是就用融創的錢,幫上市公司樂視網還了一部分欠款,但是這個錢說到底還是融創的。後來孫宏斌發現老賈留下的爛攤子實在太大,所以就一走了之,但是這部分錢樂視網始終要還給融創。

至於賈躍亭欠樂視網的錢,金融界人士薛正曄曾經分析過,這些錢分為兩種:

一種是非上市體系的擔保,賈躍亭與樂視網共同擔保,樂視網莫名「背債」,沒有經過正常的審批程序,這當然是違背上市公司治理的,所以樂視網會想要向賈躍亭追債,例子是樂視網給歌斐樂視鑫根的擔保,樂視網出了追債公告;另一種是賈躍亭設立的各種生態公司對上市公司樂視網資金的挪用。

說白了就是樂視當年那一大攤生態化反,汽車、手機、電視、電影、體育、自行車等等等等公司融資的時候,賈躍亭不僅自己要擔保,還拉著上市公司一起擔保。

等到這些公司破產了,樂視網就只能跟著認虧還錢,但是上市公司屬於全體股東,不是賈躍亭的小作坊,拉著全體股東一起下水,賈躍亭理應站出來把錢還了。

現任董事長劉延峰聽誰的?

首先要看他在樂視主要幹了哪些活。

2020年初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樂視網董事長劉延峰明確談到樂視網的工作計劃:

公司將努力維持持續經營能力,全力對關聯方應收款項進行催收,同時公司將採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內的一切方式維護股東利益,公司第一大股東賈躍亭因關聯方資金占用、違規擔保等事項對公司造成的損失,公司將繼續堅持並依法向其追償。

這裡我們就明白了,劉延峰在樂視網的主要工作,就是向老賈討債。

劉延峰,從傳說中的超市員工被融創系扶上董事長正位,代表的還是融創的利益,樂視網所有的債主聯合起來,目的就是要讓老賈還錢。

老賈到底欠了樂視網多少錢?

賈躍亭認為只有30億。

在2020年5月4日,樂視控股發布聲明,重點提了兩點:

1、雖然賈躍亭仍然是樂視網的第一大股東,但是賈躍亭不是樂視網的實控人;

2、樂視網公司債務中賈躍亭先生擔保的金額只有約30億元;

工商資料顯示,賈躍亭持有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92.07%的股權,所以所謂的樂視控股,其實就是賈躍亭。

可見他只承認這30億。至於這30億怎麼還?當然還得等到FF的股權變現。

而劉延峰站隊的以孫宏斌為代表的債主們認為,樂視網公司債務中賈躍亭擔保的金額約90億元,再加上賈躍亭實際控制的企業對上市公司合併範圍的欠款餘額約19億元,加起來高達109億。

根據樂視網退市前的最後一次財報,樂視網的負債高達209億,刨去資產還有-152.8億,109億債務占了其中的大半部分。

現在老賈只承認其中的30億,還要甩鍋給融創,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曾表示:

如果是在融創收購後產生的樂視網的債務,就不屬於賈總的債務了。債權人就應該找樂視網而不是賈總要債。

而融創現在一推六二五,又把董事長的位置讓給了一個背鍋俠。

說白了,現在的樂視網不過是一個互相甩鍋的爛攤子。

而152.8億,減去賈老闆破產重組計劃中的30億,剛好還有122.8億,這大概就是樂視視頻欠122億的來源。

要說這是營銷,那麼一個把欠122億掛在嘴邊的視頻軟件,誰還敢來充會員?!以後還怎麼盈利?

所以借勢營銷是假,借勢提醒老賈還錢才是真。

財報顯示,2020年前三個季度,樂視網虧了9個多億。

面對這麼一個資不抵債,控股股東跑路破產,還在不停虧錢的生意,為什麼不破產重組?

支撐樂視網仍然苟延殘喘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向賈躍亭討債。

一旦樂視網破產清算,面對同樣破產的老賈,那麼79億就變成了無頭債。

所以樂視視頻腦門上刻著欠122億根本不是什麼反向營銷。

而是提醒賈躍亭,快點還債吧,別當老賴了。

到這裡,斯基還是想說一點,哪怕到了今天,網上仍然還有不少賈躍亭的粉絲。

賈躍亭是一個有夢想的人,但同時,賈躍亭也確實是個老賴。

雖然在財務上,賈躍亭玩得神通廣大,把自己藏在各種公司的後面。

即使公司全倒閉了,也可以讓自己全身而退,去美國追逐夢想。

但是法律是法律,法律只是最低的道德標準。

賈躍亭在美國為了夢想衝刺的時候,又怎麼會想到當年在樂視大廈門口打地鋪的債主們呢?

他們有的是小公司的老闆,有的是辛辛苦苦的打工人,樂視欠的錢很有可能直接毀掉他們積累小半輩子的事業。

不論FF最後的結果怎麼樣,不管賈躍亭怎麼把自己的夢想吹得天花亂墜,我始終不認為老賈是個合格的企業家。

因為踩著眾人屍體往上爬的人,外表有多華麗,骨子裡就有多骯髒。

來源:老斯基財經(ID:laosijicj) 作者:生薑斯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