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缺氧背後的真相

文: 古原  

印度缺氧問題震驚世界。

在每日新增三十多萬染疫者的印度,缺氧意味著死亡率的上升。

印度在4月25日再次刷新了全球新冠病毒單日確診人數最高紀錄,一天內新增確診超35萬人,累計確診人數達1731萬人。僅在過去一周,印度就新增確診病例225萬,死亡率環比飆升89%。

《紐約時報》甚至認為,有證據顯示,真實死亡人數要遠高於官方報告。

張文宏醫生說,醫療資源遭到擠兌是近期印度新冠死亡率飆漲的主要原因。 「 原本他們只要有一口氧氣吸就能活下來的。 」 他認為,印度目前最需要的是氧氣,氧氣勝過任何藥物,可以降低年輕人的死亡率。

可是,問題是

印度真的缺氧嗎?

據估算,目前印度自己每天製造的醫用氧氣上限產量約為7000噸,而日需求量約為8000噸,差額約1000噸。

現代社會中,氧氣最主要的用途是煉鋼,因此生產氧氣的大多都是鋼鐵廠的附屬企業,氧氣產能與鋼產能也直接掛鉤。

疫情初期,武漢如同印度一樣,也出現了缺氧的情況。

誰來供給的氧氣呢?武鋼集團供氧,寶鋼提供製氧設備安裝。

制氧機算是粗鋼的副產品,與粗鋼產量密切關聯。

2020年,印度粗鋼產量高達9900多萬噸,比美國和日本產量都高,為何還會「 缺氧 」 呢?

氧氣這種東西,以印度的工業能力來說,可以說,要多少有多少。大不了不煉鋼了。

再怎麼說,也是世界粗鋼第二大產能國。

生產一噸粗鋼,大概需要35立方的氧氣,印度一年得生產多少氧氣啊,自己算吧,這是個天量的數字。

說的難聽一點,即使來不及轉換為醫用氧氣的生產,就直接用工業用氧,也是能救命的,雖然有些副作用。中國在1988年之前各級醫院都是使用工業用氧。

明明是個氧氣生產世界第二大國。

可是,他偏偏就缺了。

你說醫用氧氣存量不夠,這可以理解,突然爆發,來不及生產嘛。平時沒準備生產這麼多,但你因為氧氣不夠讓大批患者死去,這就說不過去了,因為印度壓根不缺氧,工業用氧完全可以頂上去。

這兩天,連巴基斯坦這樣的關係不好的政府都紛紛表態,氧氣我​​們有,可以幫你們。

這就好像是沙特政府遇上了缺沙子的危機,然後尼泊爾說我可以支持你一點沙子,真是無比荒唐。

好了,那這麼荒唐的事是怎麼發生的呢?

為什麼會出現短缺呢?

一年前的事,大家應該還有印象。

武漢在疫情初始時,各個醫院人潮洶湧,醫院裡擠的密密麻麻的場景,大家還有印象嗎?

那個敲鑼救母的女士,大家也應該有印象吧。

當時的武漢,就是醫療資源短缺。有人說,剛開始嘛,沒準備好,所以資源不夠,導致短缺。

可是你知道麼?歷時幾個月,武漢總確診人數加在一起也就是50000人。

但武漢有多少醫院,多少病床呢?

據智研諮詢發布的《2020-2026年中國醫療衛生機構行業競爭現狀及投資商機預測報告》顯示:2019年武漢共有衛生事業機構6497個,比上年增長2.5%;床位9.94萬張,增長4.3 %。每千人擁有醫院病床7.56張。

曾有人和我爭論,說傳染病能不去普通病房啊。

我告訴你,現在印度的醫院連婦科醫院都滿床了,全是新冠患者,只要病患能吸上氧,能得到一些支持治療手段,總比在家裡等死要好的多吧。

又有人爭論說,如果條件不具備會帶來更多的感染率。

那人擠人進醫院就不會大規模傳染了嗎?那病患呆在家裡就不會傳染家人了嗎?

武漢前期造成的問題,就在於由政府來規劃哪些醫院才能收治病人。

這代表著什麼呢?由官員來評估需求並進行供給。

問題的關鍵就在這裡,一個在辦公室裡坐著的人,他如何判斷八家定點醫院夠不夠滿足需求?

當然,我不否認,武漢作為第一個疫情爆發點,人們對這個疾病的認識不夠。但由官員來判斷就比由市場判斷要更準確嗎?

印度缺氧也是這個原因。

疫情在印度肆虐了一年了,氧氣是最重要的支持治療手段,可以說,很多人只能能吸到氧,撐過困難期,不需要任何治療手段可能就直接好了。

印度政府是如何面對這個問題的呢?

當然是由政府出面來預測需求,來進行供給。

印度為此花了201億盧比,建設162座制氧廠。但政府花了8個月的時間才開始招標,導致現在只有33座工廠開工。這些工廠日產氧氣也只有154噸,對於3000多噸的日需求缺口來說無濟於事。

如果是企業來建廠,用這種效率建,他是要自殺的。如果建這麼慢,搞不好疫情結束了,你還怎麼賺錢?

比亞迪研發自建口罩機生產線,也就是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從無到有,從有到世界第一大產能,也就是一兩個月時間,為什麼這麼高效?因為慢了,就有可能賺不到錢了,就要全額虧損了。

口罩機上慢了產能不行導致虧損的老闆不計其數。

那為什麼民間企業不去像中國的口罩機老闆一樣大量生產製氧機和氧氣呢?

因為印度政府進行限價銷售,不允許你賺錢。

中國的口罩如果在去年二月底限價一塊一個,你有口罩用嗎?你根本就買不著口罩,因為無人供給。

現在印度黑市氧氣供應價格已超平時價格的六倍,但還是一瓶難求。

印度政府現在如何應對的呢?

出現供給不夠了,印度政府第一件事是下令禁止工業用氧氣的供應。也就是說,你不許生產工業用氧,給我轉產。

企業是傻子嗎?那邊六倍價格的氧氣,我不生產,我去生產利潤極低的工業用氧?

企業家不是傻子,為什麼這個時間還去生產工業氧氣,因為企業並不能按六倍價格銷售,政府是限價的。
據印亞新聞社2020年9月26日報導,為了應對醫用氧氣短缺和價格飛漲,印度國家藥品價格管理局(NPPA)對液態醫用氧氣(LMO)和醫用氧氣瓶的出廠價格設置了六個月的上限。政府規定,液態醫用氧氣(LMO)出廠價限制在每立方米15.22盧比(約合1.4元人民幣),而醫用氧氣瓶最高價格為每立方米17.49盧比(約合1.6元人民幣)。

也就是即使到了火燒眉毛的時候了,到了無數人因缺氧在掙扎中死去的災難時刻,印度政府依然在指揮企業生產,給他規定產能,給他規定價格,不允許企業賺錢。

不讓企業賺錢難道比人命更重要嗎?我實在是無法理解。

而這樣的一幕同在幾個月前同樣發生。

幾個月前,莫迪政府認為醫用氧氣供給量夠了,為了復工復產,要求工業用氧生產企業不要生氣醫用氧氣了,將產能轉向工業用氧。

也就是說,印度的氧氣生產數量一直是由莫迪政府在決定的。

出了這麼大的災難,莫迪再主持會議,討論如何分配醫療物資,如何分配氧氣。

德里首席部長阿爾溫德·凱傑里瓦爾週四在新聞發布會上說,包括首都在內的德里聯邦領土並不自己生產氧氣,而是依靠中央政府根據其需求從各個製造商那里分配氧氣。

你看看,依然是分配。分配意味著,政府來判斷需求,政府來決定供給。

你要是在沙特,由沙特國王來決定沙子的供給和分配,沙特真的會缺沙子的。

根據一份最新的政府政府新聞稿,莫迪在會議上強調,各州當局應嚴厲打擊那些囤積物資的人,也就是還是不允許民間銷售,還是不允許市場來決定供給和需求。

我寧願讓那些人沒有氧氣用,我也不讓你們這些黑心商人賺錢!這世間的荒謬莫過於此了。

莫迪才是萬能的神,他知道哪裡缺氧,哪裡要生產多少氧!

而莫迪的思維方式就是一種計劃經濟的思維方式。

計劃經濟之所以不可行,不僅僅因為人們缺乏激勵,更重要的原因是無法進行經濟計算。

當收入大於成本時,經濟活動的核算結果就是盈利,盈利說明你有效地使用了稀缺的資源;但如果從事後來看,你的這個項目成本大於收益,那說明你虧本了,虧損證明你把有限的資源用在不那麼重要的目的上。

計劃經濟由於沒有私有產權,生產要素不能被私人所有,因此無法基於個人的意願進行交易;沒有交易也就沒有辦法產生交易的貨幣價格。

沒有交易的貨幣價格,就沒辦法計算你成本和收益,和你的目標的收益。

當印度政府消滅氧氣供給正常的價格時,制氧廠已經無法進行經濟計算了,他判斷不了他生產工業用氧重要還是醫用氧氣重要。

無法經濟計算,也就無法知道盈虧,從而也就沒辦法知道你是否有效地使用了資源。

你只能亂碰亂撞,有時候生產過剩了,有時候卻短缺得要命。長此以往,經濟必然會走向普遍的貧困和崩潰。計劃經濟必然不可行,結論由此得證。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