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揭祕:我們無法承受的烏克蘭戰爭真相

文:沈默克

目錄

1、屠殺、縱火、強姦、萬人坑:惡魔現世
2、民主黨支持「極右翼」?
3、以色列支持「新納粹」?
4、烏克蘭的「右翼」實為邪教徒
5、俄羅斯為何對烏克蘭採取軍事行動?

 

俄烏戰事一起,網民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臺裡紛紛表演站隊。小粉紅們力挺俄國,「自由派」們死撐烏克蘭。輿論再次兩極分化。

令人意外的是,簡中圈的「右翼」、「保守主義者」大多傾向於與自由派一起支持烏克蘭。簡中右與自由派一樣,認為當代俄羅斯是蘇聯的繼承者,而烏克蘭屬於「西方自由世界」,所以他們這些曾熱情支持川普、怒斥拜登竊選的人,現在正氣凜然地倒戈,轉而熱情支持拜登政府「以烏克蘭沼澤戰拖垮俄國,就像當年阿富汗拖垮蘇聯一樣」。

邵燕祥有篇隨筆嘲諷某地民眾,李自成來時夾道歡迎,滿清來時夾道歡迎,國軍來了也夾道歡迎,日本人來了也夾道歡迎。今天的簡中右,正是情不自禁地表現出了邵燕祥筆下的這種民族性。他們壓根不懂,也不想懂何謂保守主義,當年只是因為川普上臺湊熱鬧隨大流。現在白宮大位由拜登來坐,他們當然要「轉投明主」,烏克蘭戰事只是他們表演「夾道歡迎」的一個契機罷了。川普算條毛,竊選是個屁,現在我拜才代表正義。

小粉紅、自由派、簡中右,不同心態,但都是同一個操性。他們只是爭先恐後地隨眾表演,卻從來不理會真相。

沒有人願意了解頓巴斯戰爭的历史。沒有人願意尋找俄烏戰爭的真相。自媒體不願幹,官媒也不幹。財經雜志2月26日出了篇特別報道《俄烏生死對決》,居然借複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馮玉軍之口,說俄羅斯是要在「原蘇聯地區恢複領導權制造地緣政治緊張狀態,刺激石油、天然氣和煤炭價格上漲」,「普京會不斷通過制造緊張推高價格……如果今年國際原油能保證100美元每桶,俄羅斯今年會獲得600億到800億美元額外收入。」親自下場去打仗,傷筋動骨,只為那幾百億美元收入?三十年前海灣戰爭都要兩千億美元以上軍費了,今天幾百億夠幹嘛,能抵消國際制裁帶來的負面影嚮麼?何況俄國多家銀行已被踢出swift體系,還會有多少美元進賬?連複旦專家和財經雜志都是這樣信口雌黃,其他媒體可想而知。

行吧,你們不幹我幹。

以下是我梳理出來的俄烏戰爭爆發之緣起。惟有了解真相,方知是非曲直。

且待我從頭說起。

不扯甚麼蒙古入侵。烏克蘭與俄羅斯最大的分歧和沖突是在蘇聯時期。蘇聯由於強徵糧食,在烏克蘭造成大饑荒,數以百萬計民眾死亡,這是历史事實。西方左媒历來是蘇修的幫兇,紐約時報就是個好例子。紐時駐莫斯科記者杜蘭蒂在報道中公然撒謊,稱「烏克蘭根本未發生饑荒」,卻獲得了普利策獎。如果今天的俄羅斯真是蘇修翻版,這些白左媒體舔腚都來不及,怎會群起而攻之。

大饑荒讓烏克蘭人仇視蘇聯,所以當納粹德國進攻時,很多烏克蘭人不但「簞食壺漿,以迎王師」,還與德國人攜手抗擊蘇聯。斯捷潘·班德拉(Stepan Bandera)就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他父親是天主教徒,曾領導反蘇武裝,戰死沙場。班德拉在1941年宣布烏克蘭獨立,他遙控的游擊隊隨參加了斯大林格勒戰役,據稱曾「大規糢殺害了」猶太人。1944年,德軍退出烏克蘭後,班德拉轄下的烏克蘭起義軍(UPA)與蘇聯軍隊進行了頑強的游擊戰。他本人定居西德,1959年被克格勃暗殺。

班德拉在烏克蘭是個英雄。所以,當蘇聯解體後,九十年代很多組織打著「班德拉主義」的名號出現,自命是右翼人士、烏克蘭民族主義者。譬如維克多·塞爾杜萊特(Victor Serdulets)建立的「班德拉全烏克蘭Tryzub」,斯捷潘·布拉松(Stepan Bratsiun)建立的「烏克蘭民族主義者代表大會」,「Bilyi Molot(白錘)」等等。到了2千年代初期,在烏克蘭內政部的扶持下,這些所謂右翼組織已經蔚然壯大,並且武裝起來。2013年底烏克蘭爆發了「親歐盟示威活動」,其實是以這些「右翼組織」為中堅力量的打砸搶燒大騷亂,終於推翻了親俄派總統亞努科維奇。

① 屠殺、縱火、強姦:這群人間惡魔

在這場為時數月的大騷亂中,烏克蘭的「右翼組織」可謂無惡不作。

2014 年2月18日,「右翼地帶」的武裝分子沖入基輔地區黨總部,將一名男子從樓上扔下來,頭顱像砸爛的西瓜,另一人被「莫洛托夫雞尾酒」擊中,被活活燒死。樓內婦女被剝去衣服,後背畫上標志和口號,趕到街上。地區黨的烏克蘭最高拉達代表 D. Svyatash慘遭毒打。21 日,「人民自衞」武裝分子向一輛滿載白俄羅斯游客的公共汽車開火,司機受槍傷送院。22 日,右翼分子抓住了利沃夫的共產黨市委第一書記 R. Vasilko,對其施以酷刑,用針頭刺入指甲,用利器刺破他的右肺,還打斷了他三根肋骨以及鼻梁和面骨。3月9日,右翼地帶武裝分子在哈爾科夫市中心一家咖啡館槍殺了當地商人 E. Slonevsky,還打死一名顧客,打傷一名服務生。3月14日,尼古拉耶夫紀念廣場珠寶店被一夥右翼分子打劫,另一夥人則持槍搶奪了警察部門的武器並劫走23萬美元;在烏日霍羅德,武裝分子襲擊一名前官員,折磨其妻兒並搶走財物;在哈爾科夫州地區,右翼暴徒闖入區域發展戰略基金會負責人家中,搶掠800美元並將其殺害……3月16日,在第聶伯羅波得羅夫斯克,數十名烏克蘭激進民主主義人員毆打一群當地少年,只是因為這些少年沒有回應「光榮屬於烏克蘭」的招呼。該市街頭到處是右翼武裝青年巡邏,向路人行匪幫禮「光榮屬於烏克蘭」,路人若不理會,或回應不對, 便遭毆打。

這些右翼暴徒還綁架和打死記者。2013 年12月22日,全烏克蘭自由聯盟活動分子將記者 Viktor Gatsenko 驅逐出被占領的基輔行政大樓,並以死亡相威脅。2014年2月18日,記者Vyacheslav Veremiy 在基輔被攜帶短棍和槍支的蒙面右翼分子打死,他的同事資訊技術工程師A.Lymarenko 毀容,出租車司機亦被毒打受傷。3月19日,在線出版物 Segodnya.ru記者Alexey Khudyakov 被綁架,強迫簽署文件後驅逐出境。在烏克蘭的記者中,有167人受傷,數十人遭受各種攻擊。

他們還破壞東正教堂,威脅恐嚇教士,搶奪教堂。在右翼數百名武裝暴徒的支持下,未經東正教會承認的所謂「基輔主教轄區」代表強行占領了多家修道院和教堂。反對暴徒行徑的神父、大祭司等則被騷擾並趕走。

如此等等,罄竹難書。詳見2014 年5月12日俄羅斯聯邦常駐聯合國代表給祕書長的信附件,《白皮書——烏克蘭境內侵犯人權和法治(2013 年 11 月至 2014 年 3 月)》。

點擊查看圖片:圖片

導致亞努科維奇下臺的轉折點是,2014年2月20日不明身份的阻擊手向基輔獨立廣場開槍,致53人死亡,其中49人為示威者,4人為執法者。反對派領導人以及美歐即刻把悲劇歸咎於「時任烏克蘭總統維克多·亞努科維奇的政權」。

但歐盟外長凱瑟琳·艾希頓(Catherine Margaret Ashton)和愛沙尼亞內務部長烏爾馬斯·帕耶特(Urmas Paet)通電話時,明確提到狙擊手是烏克蘭反對派僱傭的,示威民眾還是執法人員都是被同一批狙擊手射殺。幾年後,這些狙擊手在烏克蘭法庭上作證,給他們送武器彈藥的幕後黑手就是烏克蘭反對派領導人、最高拉達議員謝爾蓋·帕申斯基(Serhiy Pashynskyi)。帕申斯基本人手持卡拉什尼科夫 7.62 毫米步槍,親自參與槍擊。亞努科維奇下臺後,帕申斯基先後擔任總統辦公廳代理負責人、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主席。

根據當時烏克蘭執法者和其他目擊者的證詞,2013年底~2014年初作為叛亂主力軍的右翼團體擁有大量火器、冷兵器及各種特殊裝備(手榴彈、毒氣等)、 無線電通信設備和個人防護設備(軍用正規盔甲和頭盔、盾牌、膝墊和肘墊、面罩、 呼吸器、防毒面具等),精通集體行動的具體戰術方法,接受過嚴格訓練。

一名前金彫特種警察部隊的成員指出:「我們抓住其中一人, 發現他的裝備比我們好得多— —16公斤重的軍盾牌、護臂裝置、從鎖骨到手腕都有護甲。他的腿部也有保護,頭戴美國厚頭盔。我們都沒有這樣的裝備。這種頭盔 可以防彈。」

金彫特種警察部隊的前警官帖木兒稱:「我知道他們使用了北約的彈藥。我們的一名戰士死了,他肺部有一個5.56 毫米的北約彈頭。他們射擊的方式很有意思——為了不讓記者看到,他們一邊跑一邊從臀部位置開槍,用外套擋住了武器。我們有很多傷亡,很多人腿部受傷。」

圖片點擊:烏克蘭「極右翼」在敖德薩工會大樓縱火,燒死48人

2014年5月2日,敖德薩爆發親俄示威,烏克蘭新政府旋即將大批右翼武裝部隊運送到敖德薩鎮壓,手無寸鐵的親俄平民不是對手,退守到敖德薩工會大樓裡,右翼暴徒向大樓裡扔燃燒彈,燃起熊熊大火,最終有48名親俄民眾被活活燒死、高空墜亡或被槍擊而死。死者中包括七位女性。另有超過200人受傷。這是著名的敖德薩工會大樓縱火案。

案發後,烏克蘭新政府反而指控是親俄民眾縱火,以至歐盟、聯合國、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等一致譴責普京。扭曲作直,一至於斯。

由於烏克蘭「右翼」暴徒的恐怖主義行徑,導致烏克蘭境內俄羅斯語居民不滿,紛紛要求獨立。頓巴斯地區尤其如此。

烏克蘭新政府的反應是,命令大量「右翼」暴徒正式成立武裝部隊,並編入烏克蘭正規軍裡。像亞速營、第聶伯營、頓巴斯營等等,就是這樣來的。以屠殺、強姦而臭名昭著的亞速營,是直屬烏克蘭內政部管轄的,還受到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州長、烏克蘭第三大富豪伊戈爾·科洛莫伊斯基的支持和資助。

2014年4月,烏克蘭新政府派遣以「右翼」暴徒為骨幹的軍隊進攻頓巴斯地區,正式挑起頓巴斯戰爭。

5月9日烏克蘭國民警衞隊入侵頓涅茨克的馬裡烏波爾市,占領了警察總部,並在街上開槍濫殺,致9人死亡42人受傷。

5月11日東烏舉行獨立公投,烏克蘭國民衞隊為了阻止公投,在市政廳向民眾開火,至少造成一死兩傷,但公投還是繼續下去。頓涅茨克州有89%的人支持獨立,盧甘斯克更有96%支持,兩州遂宣布正式獨立並申請加入俄羅斯聯邦。

從2014年4月~8月,烏克蘭政府軍在頓巴斯地區占據全面優勢,「右翼」暴徒以殘暴至極的手段對付頓巴斯人民,包括殺戮、酷刑、強姦等等。

直到8月,俄羅斯方面的軍援到位,頓巴斯獨立軍逐步扳回劣勢。在俄羅斯斡旋下,雙方於9月5日簽下《明斯克協議》,逐步實現停火,局勢得以和緩。

頓巴斯獨立軍收複失地後,9月24日在頓涅茨克22號礦山Kommunar發現萬人坑,所有受害者的雙手被反綁在身後,其中一個是孕婦。據媒體報道,死者中一些人的內髒器官被切除並取走。行兇者是烏克蘭國民警衞隊。

9月27日發現烏克蘭政府軍對平民大屠殺後的白骨。

9月28日頓涅茨克發現另一個萬人坑。

9月30日在頓涅茨克再次發現萬人坑,有大約400具屍體。

10月1日,俄羅斯外交部人權、民主和法治問題全權代表多爾戈夫在新聞發布會上說,俄羅斯要求歐安組織對頓涅茨克的「萬人坑」遇害者屍體進行摘除器官的消息進行調查。

10月31日,頓涅茨克共和國總理亞历山大·紮哈琴科披露,在烏克蘭軍第聶伯 1 營駐紮過的克拉斯諾阿爾梅斯克地區一個種植園中,發現286具女性屍體,死因全都是後腦中彈。她們生前都遭到過強姦。

此外,紮哈琴科指出:「截至今年10月14日,有382 名18至25歲的女孩失蹤。」她們或被擄走,或被殺害後掩埋,屍體仍未找到。

2014年9月30日,作為歐盟國家調查組八位專家的一員,拉脫維亞人權活動家埃納爾斯·格勞丁斯對媒體說,他參觀了兩個萬人坑,目前頓涅茨克的太平間裡約有400 多具平民的屍體,距離萬人坑不遠。「一群婦女找到了我們,控訴說亞速營和頓巴斯營的僱傭兵經常輪姦邨裡的所有婦女。受害者包括12歲少女和老婦,」格勞丁斯說。當地婦女還告訴他,她們的房屋被洗劫一空,烏克蘭安全部隊成員在郵局排隊將劫奪所得的財物寄回家。

圖片請點 被烏克蘭軍隊殺害的頓巴斯嬰兒

圖片請點:被烏克蘭軍隊殺害的頓巴斯平民

圖片請點:被烏克蘭軍隊殺害的頓巴斯平民

圖片請點:頓巴斯邨莊裡民眾在哀悼死者

 

圖片請點:收複失地的頓巴斯人找到烏克蘭軍隊殺人罪證:萬人坑

2021年8月至10月,在頓巴斯地區的Slavyanoserbsk 邨、Sokogorovka Pervomaisk 居民區、盧甘斯克附近的Vidnoe-1 邨以及 Verkhneshevyrevka 邨郊區發現了至少五個亂葬崗,裡面有幾百具被烏克蘭軍殺死的平民屍骸。

2014年9月8日,國際特赦組織發表報告,指出烏克蘭政府軍裡由「右翼」暴徒組成的艾達爾營在北盧甘斯克地區犯下駭人聽聞的戰爭罪行。

報告稱,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了數十起由艾達爾營成員在6月下旬至8月下旬實施的虐待案件。受害者在被捕和審訊期間都遭到毆打,要麼不得不為釋放支付贖金,要麼擁有財產,包括金錢、汽車、電話和其他被營員扣押的貴重物品。

茲舉兩三例。一名因肺癌接受化療的男子安德烈告訴大赦國際,2014年8月27日下午3點,一群艾達爾營戰士乘坐一輛面包車綁架毆打了他,並奪走了他身上的財物。8月25日下午4點左右,艾達爾營的成員綁架了一名31歲的當地商人耶夫亨,拿走了1700歐元,搶了他的汽車、兩部行動電話和黃金首飾,並指控他是一名分離主義者並對其進行了毆打。8月23日下午,艾達爾營營的成員突襲了塞韋羅涅茨克附近Olexandrivka邨,亂槍掃射,82歲的老婦人奧萊娜腹部被彈片擊中受了重傷,在醫院急救手術中她被迫切除了部分結腸和兩根粉碎的肋骨。

美國新聞周刊雜志2014年9月10日發表題為《烏克蘭民族主義志願者犯下「伊斯蘭國式」戰爭罪行》的文章,指出烏軍指控兩名頓巴斯平民為「叛軍」,將他們的斬首,還把其中一個的頭顱寄給他母親。

此外,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在2014年、2015年兩份報告中提及,臭名昭著的「亞速營」與「頓巴斯」營對平民多次實施了強姦等性暴力行為,並對東烏克蘭平民施行了種種酷刑。

頓巴斯戰爭中,烏克蘭軍隊及三十多個由「右翼」武裝分子組成的營,燒殺搶掠姦淫無惡不作,犯下的反人類罪行罄竹難書。於是歐美白左冠之以「新納粹」的名號,稱其為「極右翼」、「民族主義」。連這次普京總統決定討伐這些犯罪分子時,也把他們稱為「新納粹分子團夥」,俄軍要讓烏克蘭「去納粹化」。

但他們真的是所謂「極右翼」和「「新納粹」麼?

②開玩笑吧:民主黨和deep state支持「極右翼」?!

雅虎新聞今年1月24日報道,至少從2015年起,中央情報局就在美國南部一個未公開的設施中培訓烏克蘭精銳特種作戰部隊和其他情報人員。

報道中指出:「一位熟悉該計劃的人士說得更直白。『美國正在訓練叛亂分子』,一名前中央情報局官員補充說,該計劃教會了烏克蘭人如何『殺死俄羅斯人』。」

紐約的雅各賓雜志1月15日發表報道《中央情報局可能正在烏克蘭滋生納粹恐怖》,稱美國國會於2015 年通過了一項支出法案,為烏克蘭提供價值數億美元的經濟和軍事支持,並允許資金流向該國的常駐新納粹民兵亞速團。報道指出,當年通過的法案文本中原來有一項明確禁止向亞速提供「武器、訓練和其他援助」的修正案,但負責該法案的眾議院委員會受到了五角大樓壓力後刪除了這項表述。

2017年6月亞速營網站發布照片,亞速營士兵測試美國政府提供的 PSRL-1 榴彈發射器

2018 年1月18日,加拿大「真實新聞」報道,美國德克薩斯州的AirTronic公司2016年就向亞速營提供了價值 550萬美元的PSRL-1 火箭推進榴彈發射器。該公司的CEO理查德·範迪弗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強調,武器銷售是通過「美國大使館、美國國務院、美國五角大樓交付給烏克蘭政府。」

請記住,這些都是美國極左派、竊國大盜、民主黨和共和黨建制派的所作所為。他們過去也支持過伊斯蘭極端組織。但這些竊國大盜是有鮮明意識形態支撐的。他們最痛恨「種族主義」,最痛恨納粹,打擊白人民族思潮可謂不遺餘力,怎麼可能反過來支持烏克蘭的「新納粹」?何況烏克蘭在他們的扶持之下,早已成為全世界白人「極右翼」的聖地和訓練場,據稱好幾次白人的「恐怖襲擊」都與烏克蘭「新納粹」有關聯,他們為甚麼願意無怨無悔地承受這種反噬?這絕不可能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那麼簡單。

2014年,美國助理國務卿維多利亞·紐蘭與時任美駐烏大使的通話錄音外洩,充分暴露了紐蘭就是烏克蘭「歐羅邁丹」暴亂的幕後黑手,而她的後臺老板是希拉裡、拜登、奧巴馬這叛國三人組。

我們知道,維多利亞·紐蘭是deep state的成員。她與她老公羅伯特·卡根都是「新保守派」,而「新保守派」就是deep state的重要組成部分。「新保守派」其實是偽保守派,他們支持伊斯蘭國,反對川普、MAGA和美國民族主義運動。詳見《烏克蘭危機的幕後黑手》。

美軍與北約考察團參觀亞速團。該網頁後來在亞速團官網上被刪除

維多利亞·紐蘭本身還是烏克蘭猶太人。烏克蘭的「極右翼」勢力明面上最憎恨猶太人。

為甚麼政治正確的民主黨要支持「白人種族主義」?

為甚麼deep state要支持反對自己的人?

為甚麼猶太人要支持一夥企圖「種族滅絕」自己的匪幫?

這已經夠吊詭的。但,還有更吊詭的。

③以色列猶太人也支持烏克蘭「新納粹」?!

是的。有國際事務常識的你沒看錯。

以猶太複國主義為基石、動輒就以「猶太人大屠殺」、「誹謗罪」追究他人,世界上最反對納粹主義的國家以色列,居然無條件支持烏克蘭的新納粹政黨和極右翼武裝。

以色列多年前就向烏克蘭新納粹軍隊輸送武器。

2018年7月9日,以色列《國土報》報道,40多名人權活動人士提交請願書,要求高等法院阻止以色列政府向烏克蘭出口武器,之前他們向以色列國防部提出的呼籲沒有得到回應。

2016 年2月,在政府支持下,以色列著名的Elbit Systems國防電子公司向烏克蘭國防機構的集團進行投資。同年4月,一家以色列國防公司的代表會見了烏克蘭空軍司令,討論升級該國戰機和直升機的通信系統。在基輔的閱兵式中,可以看到烏克蘭士兵攜帶以色列制造的塔沃爾步槍。與此同時,以色列批準烏克蘭公司「Fort」獲得相關技術,可以生產以色列的塔沃爾、Negev和Galil步槍。2017 年 5 月,烏克蘭總理弗洛基米爾·格羅伊斯曼訪問以色列並會見了國防部長阿維格多·利伯曼,討論了烏克蘭軍隊的武裝問題。

圖片請點:一個拿著以色列生產塔沃爾步槍的亞速營士兵,圖片來源:亞速營YouTube頻道

 

以色列還將武器直接提供給新納粹主義極端武裝亞速營。在youtube頻道上,亞速營公開了自己士兵手持以色列塔沃爾步槍的視頻。

以色列還派出國防軍軍官,在烏克蘭東部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市一所軍事訓練學校裡培訓亞速營民兵。

以色列軍官還直接參與戰爭,與頓巴斯人民作戰。

一名以色列國防軍前軍官於2017年12月接受烏克蘭媒體採訪,稱他曾參加過頓巴斯戰爭,並在那裡指揮烏克蘭士兵。

不光如此,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還親自出馬,與烏克蘭內政部長阿爾森·阿瓦科夫(Arsen Avakov)親切會面。

2017年12月8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與烏克蘭內政部長阿爾森·阿瓦科夫親切握手,得意忘形

阿爾森·阿瓦科夫是甚麼人?他是「納粹主義武裝」亞速營和其他30多個極右翼民兵營的總領導人。

換言之,猶太複國主義的以色列,已經與「納粹主義」的亞速營直接勾結起來了。

這搞的甚麼鬼?

不但如此,「烏克蘭民族主義者代表大會」等極右翼政黨,在其官網內明確支持以色列,並將烏克蘭的猶太複國主義者澤夫·雅博汀斯基奉為英雄。

這又是甚麼鬼?

須知道,上面我們說的deep state一環——美國的新保守派——是以色列的熱情擁躉和馬前卒,而美國現任國務卿布林肯、副國務卿維多利亞·紐蘭及其老公羅伯特·卡根、前國務卿希拉裡、現任總統拜登、前總統奧巴馬等人,都是新保守派的一員。

支持以色列的美國新保守派deep state支持烏克蘭極右翼。

以色列本身也支持烏克蘭極右翼。

這說明了甚麼?說明了支持烏克蘭極右翼完全符合他們共同的意識形態和政治利益。

那麼問題來了:猶太人會支持納粹」殺死自己麼?

當然不會。除非那些所謂納粹根本不是納粹。

「原子武器師」是個甚麼東東?他們自稱信奉納粹,但卻是不折不扣的邪教徒,他們同情伊斯蘭教的聖戰形式,其創始人將實施奧蘭多大屠殺的伊斯蘭國獨狼視為「英雄」,還崇拜本·拉登。

 

圖片請點:戴著骷髏面罩的「原子武器師」邪教徒

不僅如此,「原子武器師」成員同時也是「九天使秩序」(Order of Nine Angles,O9A)的成員。

「九天使秩序」又是甚麼東東?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撒旦魔鬼教團。它玩的是猶太邪教卡巴拉那套,信奉黑魔法、暗黑神、非因果數字,鼓吹殺人獻祭,它的創始人大衞·邁亞特早在24年前就皈依了伊斯蘭教。在「九天使」教義中明確規定,信徒要先成為穆斯林,這樣他們才能為撒旦犯下暴力行為。他們的邪典《給王子的禮物——人類犧牲指南》、《撲殺——犧牲指南 II》等都在指導信徒怎樣殺人祭魔鬼。這個撒旦教的信徒曾經多次進行謀殺、強姦和恐怖活動。詳見英文維基「Order of Nine Angles」詞條。

而「原子武器師」的成員曾多次在社交網路上公開承認自己與「九天使」人祭邪教的關系,公開承認自己是撒旦教徒。Kiwi Farms上對此有充分描述 。

「原子武器師」成員要先閱讀一本叫《鐵門》的書。該書第一頁就描述了嬰兒如何在母親面前被殘忍地謀殺。該書教導成員如何進行各種酷刑和強姦,這是加入 「原子武器師」的必讀邪典。

 

圖片請點:「九天使」邪教徒作案後現場留影

 

圖片請點:「九天使」邪教標志

點擊查看圖片:「原子武器師」在社交網路上的宣傳帖

「原子武器師」成員參加恐怖分子培訓課程。居中者手裡是他們在訓練期間舉行撒旦儀式中犧牲砍下的一只山羊頭

至此,事實已經很清楚了:烏克蘭軍隊裡的亞速團、艾達爾營之類的所謂極右翼分子,與「原子武器師」有非常密切的聯繫,甚至是「原子武器師」的成員。而「原子武器師」與邪教「九天使秩序」完全是一體的,都是撒旦伊斯蘭主義信徒,都崇尚血腥的人祭、酷刑、強姦等罪惡祭禮。

他們的關系等式是這樣的:亞速團 ≥ 原子武器師 = 九天使秩序。

原來亞速團、艾達爾營、頓巴斯營、第聶伯營等等根本不是「納粹分子」,只是在掛羊頭賣狗肉,它們的真實身份是撒旦教徒,以及深受撒旦教徒影嚮的壞胚。因而,它們在東烏頓巴斯地區慘無人道的大規糢殺戮、強姦,很明顯是一種極其邪惡的血祭——以人為犧牲,獻祭它們崇拜的魔鬼。

美國的deep state當然不會真的制裁他們。因為他們就是deep state打造出來的工具,以「極右翼」的偽旗污染美國、歐洲的右翼青年,使全球右翼運動走向歧路。

甚麼,以色列不可能與deep state有關?拜登竊選當晚,為甚麼內塔尼亞胡是第一批向拜登恭賀的?

最後重複一遍,烏克蘭的亞速團等「極右翼」不是真的極右翼,也不是單純的撒旦教徒,他們是撒旦伊斯蘭主義者,集多種邪惡於一體。這話是美國右翼說的。

⑤為甚麼俄國要打烏克蘭?

很多人說,俄羅斯是「入侵者」,我不管烏克蘭以前幹過甚麼,現在就要反對入侵。

另外一些人說,俄羅斯是因為烏克蘭要加入北約而攻打它。

根本不是這麼回事。或者說,不完全是這麼回事。

即使在2014年9月雙方簽署《明斯克協議》以來,烏克蘭軍對頓巴斯地區的進攻從來沒停止過。

2015年1月,烏軍大舉進攻頓涅茨克國際機場,以命令禁止的重炮轟擊居民區,造成嚴重傷亡和破壞。此後襲擾和沖突一直持續到2016年9月。

2017年1月,烏軍再次炮轟頓涅茨克地區並實施地面進攻。此後多次談判,但仍未能實現全面停火。

2019年澤連斯基上臺後,由於時任美國總統的川普是保守主義者,不喜歡戰爭,所以消停了好一會。

2021年拜登經過竊選正式上臺後,馬上與澤連斯基勾兌,要求澤連斯基在頓巴斯地區重新挑起戰爭。

澤連斯基心領神會,於2021年3月簽署了「收複」頓涅茨克、盧甘斯克兩州的總統令,同時換上軍裝視察頓巴斯前線,要求烏軍加強前線的兵力部署,開始頻繁向兩州民兵開火,導致形勢變得一觸即發(維基百科:2021年-2022年俄烏危機)。你們看到的演員總統「上火線」的照片就是那個時候拍攝的。

隨後,俄羅斯為了回應烏克蘭的挑釁行為,於是向邊境增兵並展開長期軍演,震懾演員斯基,以免其鋌而走險。於是CNN等左媒開始反過來渲染「俄羅斯威脅」論。實際上,俄軍從2021年4月~10月向俄烏邊境增兵,只是保持俄軍規糢不遜色於烏克蘭軍隊部署的規糢,是防止烏軍侵略頓巴斯的舉措。

拜登在國內實施強制性防疫措施,受到大半個美國的人民抵制,其民調指數跌破30%,眼看著今年的中期選舉要面臨大敗。另外,加拿大的疫苗強制令導致十萬卡車司機大抗議,一時令世界觸目。歐洲法、德多國也爆發反疫苗抗議,白左的整個「大重置」議程岌岌可危,右翼運動此起彼伏。

作為deep state的臺前操盤手,拜登急需轉移美國和歐洲人民的註意力,挽救選舉和民望的頹勢。於是,拜登指使澤連斯基加快在頓巴斯地區的軍事行動,同時在輿論和行動上予以配合,一邊說「俄羅斯要入侵了」,一邊給烏克蘭數億美元軍援。

受到鼓勵、又收到錢的演員斯基知道要拼一把了。

於是,今年 2月15日,烏克蘭特種部隊潛入頓巴斯地區,襲擊了頓涅茨克的戰鬥英雄謝爾蓋·波波夫,企圖將其炸死。

謝爾蓋·波波夫被炸毀的汽車。他僥幸只是雙腿受傷。

2月16日,澤連斯基再次親自出馬。他趕往馬裡烏波爾,向軍隊和安全部隊發表講話,稱烏克蘭不懼怕敵人,「打算自衞」。次日,澤連斯基乘船穿越亞速海前往頓巴斯。據情報透露,澤連斯基在頓巴斯的軍事行動區親自下達了使沖突升級的指示。

在他離開後,烏克蘭軍對頓涅茨克、盧甘斯克兩個共和國的炮擊覆蓋了整個前線地區。籌劃已久的烏軍,正式準備大規糢進攻。

頓涅茨克市中心發生汽車炸彈襲擊。2022 年 2 月 18 日。

圖片

遭炮擊後的頓涅茨克民居

2月18日,數萬名恐慌的頓涅茨克、盧甘斯克人民撤離到俄國境內,並有70萬人準備撤離。亞辛諾瓦塔亞市政府負責人表示,第一批載有疏散人員的巴士將於當天晚上八點出發。

在烏克蘭東部沖突不斷升級的情況下,超過4萬名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居民抵達俄國羅斯托夫地區。

面對如此緊急情況,普京於2月21日承認頓涅茨克、盧甘斯克為獨立國家,並要求基輔停止襲擊。

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第一副外長對此表示:「頓巴斯人民永遠感謝俄羅斯聯邦、普京總統 、政府和議會承認我們的共和國,拯救我們的孩子、我們的父母和我們所愛的人的生命。我們想要生活,我們想要工作,我們想要和平。」

2月24日普京宣布,俄軍向烏克蘭發起特別軍事行動,以制止頓巴斯的戰爭。普京在聲明中指出:「我們將尋求使烏克蘭非軍事化和去納粹化,並將那些對包括俄羅斯國民在內的和平民眾犯下的無數血腥罪行繩之以法。」

烏克蘭長期經濟凋敝,人均GDP僅三千美元出頭,2019年法定最低工資相當於952元人民幣,除首都基輔地區的平均工資能達到2000元人民幣左右外,其餘城市的收入遠低於平均值。女性失業率非常高,很多女子要當妓女幫補家用。早在九十年代,年輕漂亮的烏克蘭女性便被有組織地拐賣到歐洲當性奴。烏克蘭網站上充斥著代孕廣告,無數底層女性靠出賣子宮為生,因此烏克蘭又被稱作「歐洲子宮」。

戲子斯基上臺後,一面縱容寡頭們瓜分經濟利益,一面與歐美白左勾搭,不惜主動引戰,以徹底毀掉自己國家來滿足deep state的需求。奇怪的是,居然還有無數人為他歡呼,稱其為「英雄」。烏合之眾真的無可理喻。

俄軍看似「進展緩慢」,但實際上他們小心謹慎,所有行動只針對軍事目標,不傷民眾。在打擊基輔城內設施時,還事先通知居民離開。此舉堪稱仁義之師了。

俄軍包圍基輔之後,特意開放公路讓市民撤退,以免打起來傷及無辜。而烏克蘭政府則反其道而行之,悍然抓壯丁,軍隊截住所有逃走的16~60歲男子,強徵入伍作戰。

事實就擺在你面前,誰是誰非、誰善誰惡,還看不出來麼?

明知道deep state在挑釁引戰,但面對俄羅斯族人的哭泣和求救,這仗不得不打。換作你是普京,難道就眼睜睜看著頓巴斯地區的族人重演2014年的悲劇,再次被魔鬼們殘忍屠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