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45)

斯大林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陳伯達大哭

陳伯達,曾隨毛澤東訪蘇,會見中,斯大林對陳伯達說:陳教授,我讀過你寫的書。然後拿起酒杯,對陳伯達說:為中國的歷史學家,哲學家陳伯達乾杯……毛澤東在一邊看著,怒不可竭,回到下榻處就開始批評陳伯達,批得陳伯達嚎淘大哭……抬馬仔壓老大,製造矛盾,損人不利已,斯大林可謂人性暗惡之徒。

徐志摩的話

林徽因,民國知名美女,詩人徐志摩發狠要把她追到手,就逼迫妻子張幼於離婚。張說:我懷孕了……徐說:懷孕就打掉。張說:我聽說打掉孩子會死人的……徐說:坐火車還死人呢,你還一輩子不坐火車了?

時傳祥之死

文革中,他在豬圈中被紅衛兵毆打,褲襠裡被放進老鼠,被逼喝痰盂裡的尿。他是時傳祥,掏糞工人,提出「寧願髒一人,換來萬家淨」的口號,被評為全國勞動模範,被時任國家主席劉少奇接見,劉少奇接見時傳祥時,將自己的英雄牌鋼筆送給了他。文革中被打成工賊,被迫害至半身癱瘓,精神失常。後奄奄一息的他被接回北京,不久後淒涼去世。文革開始後,時傳祥等勞動模範紛紛被要求在報紙上發表文章表態,他用那支鋼筆寫下「要把一切牛鬼蛇神掏出來」。但不久後劉少奇被打倒,他也成了工賊糞霸。他遭到無數次批鬥,掛牌遊街、抄家遣送,其最大「罪惡」是和劉少奇握過手。

金日成死亡之迷

1994年7月8日,金日成在妙香山別墅突然去世。關於金日成的死因一直有四種解釋或猜測:① 工作視察過度疲勞,心臟病猝發而死 ② 突聞戰友趙明選去世突發心肌梗塞而死 ③ 得知俄羅斯即將公開朝鮮戰爭秘密檔案,心臟病突發而死 ④ 被金正日謀害而死。

農民之苦

1956年7月,新華社記者戴煌到蘇北故鄉採訪,他寫到:「養雞者吃不上蛋,養豬者吃不上肉,種棉花的一年沒有幾尺布,種花生的每月不到幾小兩油。不少人食不果腹,衣不蔽體」「豬肉和食油都讓黨員和幹部吃掉了」「高級幹部違法亂紀,基層幹部無法無天」「我國農民是太苦了,太苦了!」

私刑

秦城監獄,一如天牢,是用於關押大人物的。據管教員說:當中央文革小組的戚本禹入獄之後,獄方發現「監管人員在鬥智上比不過他」,於是獄方就將戚本禹關進一間空監房,只關鐵門,不關木門,於是蚊子嗡嗡嗡群擁而入,狂咬戚,戚苦苦要求談談,不理。於是戚被蚊子飽餐了四天,徹底焉了 。

黃維拒絕認罪

抗日名將,羅店之戰中與日本人血搏。後於內戰中被俘,與日俘同關押,日俘享受貴賓待遇,黃維必須要勞動改造,黃維悲憤,抗議,被批鬥。後來黃要求讀書,獄方提供自然科學類書單,黃見《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遂拿來,一看大怒,當手紙用。此後黃仍然拒絕認罪,研究科學,發明永動機,未成功。

焚書

梁漱溟回憶紅衛兵抄家:他們撕字畫砸古玩,罵是「封建主義的玩意兒」。把書籍、字畫統統堆到院裡付之一炬,邊燒邊呼口號。當紅衛兵抱出《詞源》和《辭海》時,我阻止說,這是誰都用得著的工具書,而且是借的。紅衛兵不理,把書扔進火海說:「我們是革命的紅衛兵小將,有《新華字典》就夠了。」

保證不吃虧

1960年11月格瓦拉率經濟代表團訪華,毛澤東親自會見,答應向古巴提供援助,兩國簽署協定:中國向古巴貸款6000萬美元,援建工業項目,購買100萬噸古巴糖及5000噸銅、鎳。中方負責人李先念向格瓦拉保證:你們的任何1比索都不會打水漂兒。你想吃虧,我也不會讓你吃虧。

革命ABC

1960年代中蘇分裂,阿爾巴尼亞勞動黨和緬甸共產黨成為支持中共的少數,稱為「革命ABC(Albania阿 Burma緬 China中)」。而支撐革命的則是中國的援助,到78年,對阿爾巴尼亞的援助達90多億元。而對緬共,除了大量經援,文革中更有大批紅衛兵「國際支左」越境加入緬共部隊,很多人葬身異鄉。

傅作義哭了

北平剿總總司令,長女為中共地下黨,經說服傅作義答應投誠。當解放軍入城之後,傅作義驚發現他的名字出現在戰犯名單上,大怒。於是林彪和聶榮臻跑來請他吃飯,飯後回家,就接到電話:現在通知你立即去人民政府登記自首。傅作義大急:我是傅作義。對方:通知的就是你傅作義……傅作義當時就哭了。

洋特供

1974年,中國駐阿爾巴尼亞大使館突然被分到每人兩筒中華香煙,說是「贈品」。後來才知道,這些香煙是中國為阿爾巴尼亞領導人霍查專門製作的「特供」,根據霍查的要求,香煙雖不帶過濾嘴,但對尼古丁做了專門的處理。1973年,霍查因心臟病發作而戒煙,這最後一批香煙不要了才分給了使館人員。

青山有幸埋忠骨

1937年12月南京保衛戰,88師262旅旅長朱赤率部死守雨花台,被炮火擊中,臨終高呼:「為國捐軀,無上光榮!」就地葬於戰壕。其勤務兵於富貴雙腿被打斷,身綁6顆手榴彈,與敵坦克同歸於盡。74年後,88師老兵郭學禮之子郭永柱向媒體確認了朱將軍長眠之地,也是88師8000餘將士捐軀之地。

防民之口

《國語•周語上》:『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周厲王止謗,國人暴動,流王於彘。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