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41)

戴安瀾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張恨水

他是民國第一寫手,頭號暢銷書作家,一生創作近4000萬字,《金粉世家》、《啼笑因緣》和《春明外史》都出自其筆下。他的《熱血之花》是迄今發現的最早的抗日小說,《大江東去》是第一部描寫南京大屠殺的中國作品,《虎賁萬歲》是第一部描寫國民黨正面抗戰的小說。他是張恨水。

當時,高官政要紛紛以結交張恨水為榮。蔣介石、宋美齡前往看望,張恨水客氣接待,卻讓傭人送其出門;張學良邀他做顧問,他卻以「君子不黨」婉拒。他一生未入任何黨派,也不任公職,奉行「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飯」的人生守則上世紀30年代,有多家報紙同時連載張恨水的數部小說,他的連載可以養活一份報紙,確保其銷量。每天下午兩三點就有很多讀者在報館門前排隊,欲先睹為快。據說,某小說中一女主人翁積勞成疾,命在旦夕,讀者來信竟如雪片般飛湧報館,齊齊為其請命。

文革之始,紅衛兵曾要抄其家,張恨水靈機一動,拿出文史館聘書,說是周總理讓他到文史館去的,當時文革剛開始,紅衛兵「革命警惕性」遠沒日後高,居然信了。次年,他因病猝逝,算是躲過了一場浩劫。

戴安瀾

1942年5月26日,他在緬甸殉國。在那場最終的東瓜保衛戰中,他僅靠步兵,與數倍於己、配備特種兵和空軍的日軍苦戰12天,他立下的遺囑是:如本師長戰死,以副師長代之,副師長戰死,參謀長代之,團長戰死,營長代之,以此類推。他是二戰中第一位獲得美國勳章的中國軍人:戴安瀾將軍。

蔣介石為他寫的輓聯:「虎頭食肉負雄姿,看萬里長征,與敵週旋欣不忝;馬革裹屍酹壯志,惜大勳末成,虛予期望痛何如。」當時,緬甸境內無木棺,將軍馬革裹屍還。戴安瀾將軍戰死時,年僅38歲。他在緬甸給妻子王荷馨寫過一封家書:「現在孤軍奮鬥,決以全部犧牲,以報國家養育!為國戰死,事極光榮。」

姚桐斌

他是兩彈一星元勳,中國最優秀的火箭材料專家。文革中,紅衛兵闖入其家中,對他進行圍毆,猛踢其陰部,據說睪丸破裂,最後被鐵棍猛擊頭部多次,慘死家中,年僅46歲。後被追認為革命烈士。他1947年留學英國,拿了倆博士學位,之後在英任教,1957年底回到中國,做完貢獻後慘遭橫禍。他是姚桐斌。

顧聖嬰

她出身書香門第,18歲舉行獨奏音樂會,20歲獲第六屆世界青年聯歡節鋼琴比賽金質獎章,21歲時參加日內瓦第十四屆國際音樂比賽,獲女子鋼琴最高獎,名震世界樂壇,有國際權威評論稱她是「真正的鋼琴詩人」,文革中遭殘酷迫害,1967年與母親、弟弟一起開煤氣自殺身亡,年僅30歲。她是鋼琴家顧聖嬰。她的父親顧高地受潘漢年案牽連被捕,1975年被放出來之後,才知道妻子和兒子女兒都已自殺。當年他被突然抓走時,顧聖嬰只說了一句:「我愛祖國……更愛爸爸!」顧聖嬰與母親和弟弟自殺後,醫生匆匆寫好死亡鑑定,隨即火化,沒有保留骨灰。誰也不知道他們自殺前發生了些甚麼。

馬連良

馬連良,民國京劇三大家之一,開創馬派,與梅蘭芳齊名。文革開始後,因《海瑞罷官》事件被迫害致死。當時,他家庭遭到洗劫,自己被囚禁,家屬遭株連,甚至排隊打飯,人家也要在其饅頭上吐口痰。他於1966年底含冤去世,年僅66歲。他原是回族,按風俗應該土葬,但當時造反派卻強行將他火化。馬連良曾與老捨、蕭軍、荀慧生、白芸生等一起被批鬥,當場剃成陰陽頭,墨汁淋在腦袋上,圍跪在大火四周,一面灼烤,一面用鋼頭皮帶抽頭,並拳打腳踢,大家個個頭破血流。老捨就是經此侮辱後自殺身亡的。當時,他多次被抄家,已家徒四壁,只有一個翡翠蟾蜍價值連城,是其至愛,結果終在一次抄家中被紅衛兵發現,隨之被狠狠摔在地上,頓成粉末。此後不久,馬連良也去世。俗話說大師不可不信。1956年馬連良借道香港回大陸,在香港拜見了民國時期「南袁北韋中樂吾」的命理大師袁樹珊(袁樹珊、韋千里、徐樂吾),卜問回大陸之後前程。袁撂了一句話:你還有十年大運。馬聽完,高興地走了,卻落此結果。

胡正祥

病理學家,畢業於哈佛,工作於麻省,後任北京協和副院長,文革中成反動學術權威。因他從美國回來,並研究細菌,故罪名極大極荒謬(當年美國在朝鮮戰場的細菌武器是他造的)。有此大罪,他遭遇長期毒打,紅衛兵還要求他12歲的孫子參與動手,後胡正祥自殺。諷刺的是,他的家成了紅衛兵的區域總部。他師從王國維、梁啟超、陳寅恪等大師,一生淡泊質樸,癡於藏書,有活字典之稱。文革中與妻子一道被紅衛兵活活打死,收藏的大量價值連城的善本古籍被焚燬或送去燕山造紙廠造紙,部份被康生取走。據說參與打死他的人中甚至還有小學生,他兒子曾跑到北師大求助,卻無一人出面。他正如古典文學研究專家劉盼遂劉先生所說的那樣:「我愛書如命,活著與書共存,死了可不能與書同亡。這些書就捐獻給學校和國家。」然不料自己被活活打死,書也毀了大半。

毛澤東指責張學良

毛氏從不提起張學良這個人夠朋友。張雖在南京受審,也未將反蔣的責任,推到中共身上,反為中共開脫。可是毛氏對張學良卻只有責備,不是譏笑他無知衝動,就是說他虎頭蛇尾。種種表現都是對張落井下石。當時,毛澤東指責張學良的話,最重要的是破壞國家綱紀。有一次,毛澤東同我聊天,以譏笑的口吻說:國民黨內有個張學良,有個楊虎城破壞綱紀,人稱之為張楊,共產黨內也有個張楊,張就是張國燾同志,楊就是你的太太楊子烈同志,也有點破壞綱紀。我聽了毛氏這種損人利己的鬼話,就回敬道:你這樣出力維護國家綱紀,「可敬!可敬!」尤其是出自井岡山「英雄」之口,「佩服!佩服!」這些諷刺讓他表情尷尬……——《張國燾——我的回憶》

活捉了毛澤東的人

樊嵩甫,1933年10月任北路軍第三縱隊指揮官兼第七十九師師長,參加第五次「圍剿」並活捉了毛澤東,因樊是洪幫中人,對黨爭無感,便把毛澤東放了。退役後籌辦洪門,廣收門徒,因參與反內戰活動被國民黨特務機關逮捕,獲釋後受到特殊保護並身居要職,至79年逝世。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