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40)

義和團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義和團

1900年6月13日,一場轟轟烈烈的農民反帝運動在各地如火如荼展開。他們屠殺手無寸鐵的外國人,屠殺中國平民,許多家庭的孩子遭遇屠戮,婦女被先姦後殺,孕婦被開膛破肚。他們所到之處,建築被毀,經史典籍被焚,無數國寶就此湮滅。

義和團

有個八口之家,因為家裡有根火柴,老少均被屠戮;有幾個逃難文人,因為帶了支鉛筆,被亂刀砍死;有許多大戶人家,被誣為「裡通外國」,遭劫掠甚至滅門;還有許多人,因為用了紙煙、眼鏡等舶來品而遭屠殺。殺他們的是義和團,在義和團眼裡,傳教士、教民,以及「諳洋語」、「用洋貨」者,均在可殺之列

據記載,「義和團之殺教民毛子也,備諸酷虐,剉舂,燒磨,活埋,炮烹,支解,腰殺,殆難盡述。京西天主堂墳地,悉遭發掘,若利瑪竇,龐迪我,湯若望,南懷仁諸名公遺骨,無一免者。保定屬有張登者,多教民,團匪得其婦女,則挖坑倒置,填土露其下體,以為笑樂」。

1900年6月,數萬義和團攜正規軍大炮圍攻北京西甚庫教堂,對方是三千多無戰鬥力的神職人員及家屬,有戰鬥力的只有41名借來的法國和意大利士兵,帶著41把不能連發的步槍。結果義和團圍攻65天,打不下來,還死傷無數。據載,義和團的進攻是無任何掩護的集體前行,前排的人被射殺,後排立刻撤走,如此反覆。

民國工業

教科書裡那個「一窮二白,連火柴鐵釘都不能生產的舊中國」,1900年造出中國第一台對開平板印刷機和第一台繅絲機,1919年造出中國第一架投入使用的飛機(1912年造出第一架,但試飛不成功),1918年造出中國第一台為萬噸輪配套的蒸汽機,1920年造出中國第一艘萬噸貨輪,1929年造出中國第一輛汽車。

民國生活費用

張金保,中共元老,曾任中央婦委書記。她撰文記錄勞苦大眾的生活,說自己去紗廠做女工,首月領到半月工資七塊大洋(另一半做押金),一年後月薪三十大洋。與此同時,陳存仁曾記錄,自己在上海當見習醫生時月薪8元,同期的上海,巡警月薪10-13元,巡長16-18元。女工的工資比巡長和醫生還高,據《上海解放前後物價資料彙編》和《上海工人運動史》披露:1927年,上海的豬肉1斤0.28元,煤油1斤0.06元,肥皂1塊0.05元,香煙1盒0.036元,茶葉1斤0.23元,活雞1斤0.37元,鮮蛋1個0.027元,食鹽1斤0.043元。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租房價格:在上海石庫門租一層樓,有電燈自來水,月租10元;住紗廠宿舍,月租2到5元不等,兩層樓可住10人,有自來水,有的還供電,帶家眷者可兩家分租一層,費用1元多;最好的宿舍為磚瓦結構,有廚房、路燈和下水道,月租6至9元。當時小工月薪最低是8元,熟手工匠可達二三十元。魯迅1923年租用的磚塔胡同61號,3間正房月租金8元,相當於三居室月租640元。北京城內8-10間房的四合院,房租每月20元左右。

中共一大代表包惠僧曾撰文,說北洋政府「用一套福利籠絡員司、麻痺工人,設有鐵路員工福利委員會及職工教育委員會,大的車站主辦中小學教育,專收員工子弟,一律免費,每年年終發雙薪,季節發獎金,到工匠為限,小工卻沾不到邊」,但他也承認,小工最低月薪8元,按當時物價可買350斤大米或3,000個雞蛋。

上世紀二十年代,1銀元大概相當於如今80元人民幣,那時在北京下館子,中檔飯館的「便席」2元一桌,菜譜包括四冷葷(熏魚、醬肉、香腸、松花蛋等),四炒菜(如溜裡脊、辣子雞丁等),四大碗(如米粉肉、四喜丸子、扣肉等),一大件(紅燒整肘子或白煮整雞,加肉湯),十個人吃不完的份量,合人民幣160元。

張作霖

1928年5月17日,日本駐北京公使芳澤謙吉逼張作霖在《日張密約》上簽字。張作霖拒絕,並高聲大罵:「我是東北人,東北是我的家鄉,祖父母的墳地所在地,我不能出賣東北,以免後代罵我張作霖是賣國賊,我甚麼也不怕,我這個臭皮囊早就不打算要了」,6月4日,他在皇姑屯被炸身亡。張作霖被炸後,雖身負重傷,但神志清醒,交待了後事:「我受傷太重,兩條腿都沒了,恐怕不行了!讓小六子快回來,要以國家為重,好好地幹,我這臭皮囊不算甚麼,叫小六子快回瀋陽」,可惜他那混蛋兒子小六子,幾年後將地盤拱手讓給日本人。

北洋政府

十月革命後,俄國陷入內戰,北洋政府面臨著一個嚴峻問題:100多萬滯留在俄的中國人怎麼辦?誰來保障他們的生命和財產?出兵!這是中國數千年曆史中,執政者第一次在海外動用軍事力量,以保護僑胞的利益和安全。被後世稱為「黑暗腐朽反動」的北洋政府,無視日本的威脅警告,毅然出兵,成功護僑撤僑。最先進入海參崴的海容號驅逐艦艦長林建章,後負責駐俄部隊的全權指揮。海容號與海籌、海琛齊名,1937年,三艦悲壯自沉於長江航道,以阻止日軍前進。林建章曾任海軍總長,後來日寇曾逼其出任偽職,他誓死不從,並憂憤而死。

黎元洪

1907年,趙爾巽接任湖廣總督,湖北官場中人紛紛向新總督獻禮,黎元洪的上司張彪更是送上十幾萬兩銀子,惟獨黎元洪僅僅湊上數元「意思意思」。但隨後他卻為武漢災民捐出了3000元善款,這是他半年的工資。

張宗昌

他曾跑去海參崴,在俄國人地盤上做警察頭子。他被稱為「三不知將軍」,不知自己有多少姨太太、多少槍和多少錢。他曾主政一省,鬧得民不聊生。但九一八後,日本人千方百計拉攏已下野寓居東京的他,張不但不答應,還毅然從東京返國,專門召開記者會宣佈「咱不做漢奸」,讓日寇好生尷尬。他是張宗昌。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