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39)

段祺瑞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清末暗殺

1905年,清政府派五大臣出洋考察,光復會員吳樾攜炸藥進行自殺式襲擊,導致五大臣受傷,吳樾當場身亡。這樁進入歷史教科書的事件在當時造成了輿論一邊倒——幾乎所有輿論都在譴責革命黨的暗殺暴行,影響立憲進程。當時的報紙本來天天都在罵清政府,甚至直呼「殺盡滿人」,如此倒向清政府,還是頭一次。五大臣中,紹英受傷較重,有人譏諷紹英,說他藉口養傷,其實是不准備去了。紹英憤然說:「如果我死了,而憲法確立,則死而榮生;死我何惜,各國立憲,莫不流血,然後才有和平。」

1907年,徐錫麟刺殺安徽巡撫恩銘,被捕後遭殘殺,成為教科書裡的革命志士。但時人多批判徐的忘恩負義,恩銘下屬更是炒其心肝下酒祭奠死去的上司。恩銘是滿清開明官吏,任期大辦教育,手創安徽近代教育格局,他對花錢捐官的徐錫麟十分關照信任,委以重任,被刺殺前,他大叫「糊塗」。

清末改革

1905年,五大臣出洋考察,參觀華盛頓紀念館,戴鴻慈有感於故居陳設簡樸,寫下「蓋創造英雄,自以身為公僕……誠哉,不以天下奉一人也」,這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時代,頗有振聾發聵之效,若是早個二十年,這話便是大逆不道的滅門之罪,可此時,戴鴻慈卻公開寫出,可見改革思潮已深入人心。

晚清報業

《蘇報》案是晚清大案,鄒容的《革命軍》被視作革命第一檄文。但現在看來,《革命軍》重口號少說理,《蘇報》同樣如此,公然罵清朝皇帝「戴湉小丑,未辨菽麥」,並刊登「殺盡胡兒才罷手」、「借君頸血,購我文明,不斬樓蘭死不休,壯哉殺人」這樣的文字,結果卻過了一個半月才被查封,言論真不自由嗎?

中國報紙的功能變異,從百年前的《蘇報》開始,與報導事實真相的《申報》不同,被後人推崇的《蘇報》,其法寶是煽動性口號,如「殺盡胡兒才罷手」等論調,假新聞也不少,如捏造「清廷嚴拿留學生密諭」,章士釗稱「當日凡可挑撥滿、漢感情,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此後,中國報紙就淪為宣傳工具。

民國報業

袁世凱死後,北洋政府進入段祺瑞時代,在討論廢止《報紙條例》的國務會議上,有人擔心大家隨便說話會亂套,反對言論自由,時任總理段祺瑞拍板放開報禁,並要求內務部對各省市地方政府發通告,表示「現在時局正適合充分表達民意,發揮輿論作用,此前所查禁的各報一律解禁」。

當年,左翼作家瞿秋白、周揚、茅盾、巴金、郁達夫、老捨、葉聖陶等(其中不少是共產黨員)都不斷公開在國民黨統治區發表作品,中共控制的左聯還先後辦了十幾份刊物,如《文化批判》《太陽月刊》等。抗戰期間,中共的《新華日報》一直在國民黨統治區出版發行,宣傳其政治主張。

范長江

他二十多歲時便成為中國最著名的記者,他憑著手中筆,連續多年在國民黨統治區內痛罵國民黨,讓蔣介石坐立不安;他的《中國的西北角》一書幾月內便連印七版;他在文革中慘遭迫害,被長期關押;1970年10月,他的屍體在河南省確山的一個農村機井裡被發現,年僅61歲,死因至今還是一個迷。他是范長江。

當年,范長江所在的《大公報》之辦報宗旨是做人民喉舌,提出「不黨、不賣、不私、不盲」的社訓。在國共兩黨北伐時,《大公報》認為這是蘇俄為了自身利益挑動中國人內鬥,還對國民黨「仿俄式而練黨軍」表示極端不滿,尖銳指出:「國軍私有,民治淪亡」,軍隊屬於黨,人民還怎麼可能治理國家呢?

司徒美堂

有位黑幫大佬,14歲赴美謀生,加入致公堂。20歲時有白人流氓在其打工餐館吃霸王餐,他幾拳將之打死,被判死刑,華僑營救後改判10個月。26歲創建除暴安良的安良堂,分舵遍美國,還請了法律顧問——後來的總統羅斯福。抗戰時成立籌餉總會,籌300多萬美元。後回國,日本人拉攏他,他堅拒。他是司徒美堂。

1941年,他回國途中在香港被軟禁,日本人希望他組織幫派維持治安,75歲的他決然說:「我已年逾古稀,不想在入土之前揹黑鍋,那樣猶如貞婦白頭失守,半生之清苦俱非。所以我決意不當甚麼維持會長」。當年做漢奸最多的,一是馮玉祥的西北軍,還有一批則是西安事變時張學良手下,黑幫基本沒有投敵的,包括舊軍閥頭子,民族大義都能恪守。不過司徒美堂晚節不保,後來先後加入了人大和政協。1949年10月1日,他還參加了中共的開國大典,就站在天安門城樓東側第二個大燈籠下。1955年,因腦溢血辭世,周恩來親自主持公祭大會。

民國大學

1929年頒布的《大學組織法》明文規定:大學校長不得由官員兼任。「大學校長一人綜理校務,國立、省立、市立大學校長簡任,除擔任本校教課外,不得兼任他職」,教育獨立的觀念可以說深入人心。1945年,蔣夢麟做了行政院秘書長後,人們就要求他必須辭掉北大校長一職。

沈佩貞

沈佩貞,民國頭號北漂女。當年一出道就讓武昌起義大都督、後來的大總統黎元洪成了床伴,此後漂到北京,認掌管京城治安的江朝宗為義父,認武衛軍總司令段芝貴為叔父,讓這二位都拜倒石榴裙下。此後更是成了袁世凱的門生,投懷送抱,並為帝制鼓與呼。她還搞了個女志士辦事處,實則是高級會所,專伺候高官。

沈佩貞雖自甘墮落,但確實是早期女權主義者的重要人物,始終堅持女子參政權。她從政後,仗著後台硬,有次竟衝進某豪門抓賭,抓到交通總長一名,參謀次長、財政次長各一名,換言之,帶著警察抓了三個部級高官。1912年8月25日,同盟會改組大會在湖廣會館舉行,會議的主題是成立國民黨。沈佩貞作為同盟會員,和姐妹們前往參加。結果宋教仁宣佈的黨章中不但沒有男女平權,反倒有一句不准女子加入。沈大怒,帶著姐妹們衝上去,打了宋教仁幾個耳光。

范紹增

他有四十位姨太太,最受寵的十七姨太是當年陪都重慶的風雲人物,有好事者撰《十七姨太外傳》,竟成暢銷書。他是宋美齡的乾兒子,霸佔了宋的乾女兒泳池美女楊秀瓊為十八姨太。1949年搖身一變為起義將領,文革中曾被關押幾年,但依然熬過了文革。他是范紹增,人稱范哈兒,傻兒師長的原型。

1933年,范的姨太太紫菊在讀書時跟校長王世均戀愛了。范知道後大發雷霆,立馬抓了王世均,但冷靜下來一想,還是別妨礙人家自由戀愛了,於是當眾宣佈收紫菊作乾女兒,王世均作乾兒子,辦幾桌酒席為二人道喜,送紫菊大洋5000作嫁妝。不過,范紹增還是滿仗義的,當年他因賀龍案的牽連被關押了幾年,但當有人想從他那裏蒐集賀龍的黑材料時,他一句壞話不講。

文革時,他的三兒子年幼無知,跑回家宣稱要造反,還稱老爹為老軍閥,要與他劃清界限。范勃然大怒道:「哪個說老子是軍閥?老子1949年就參加了光榮的解放軍,是響噹噹的革命幹部。你龜兒子看見沒有?這是老子的榮譽證書,朱德頒發的。」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