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31)

周恩來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章乃器

1957年6月25日,國務會議討論周恩來的《政府工作報告》,其中有批判章乃器的話,章予以反駁:「你是總理,我是協助你工作的國務院幹部,你批評幫助你工作了多年的幹部,只根據這個人所說的兩三句話,就說他是反對社會主義,這個斷語是不是值得考慮?」周恩來的回覆是:「你不悔改,將自絕於人民。」

周恩來

1957年,毛澤東說:「梁漱溟、彭一湖、章乃器那一類人,他們有屁就讓他們放……他們講的話越錯越好,犯的錯誤越大越好,這樣他們就越孤立,就越能從反面教育人民。我們對待民主人士,要又團結又鬥爭,有一些要主動採取措施,有一些要讓他們暴露,後發制人,不要先發制人。」(《毛澤東選集》第五卷)

隨後,毛澤東發文:「大量的反動的烏煙瘴氣的言論為甚麼允許登在報上,這是為了讓人民見識這些毒草、毒氣,以便鋤掉它,滅掉它。」這文章於外人不得知,資產階級就更不可知了。章乃器還批評統戰部:「統戰部強調集中的一面,放鬆了民主的一面。因而助長了一些共產黨員的家長作風。」

章乃器被毛澤東稱為「右派老祖宗」,他生命中的兩個女人,在文革中一反目一橫死。前妻鬍子嬰在1957年7月的《人民日報》上發表《我所瞭解的章乃器》,批判這個曾與之共患難十餘年的男人,說「走資本主義道路是他一貫的志願」,「再不老實交代就將自絕於人民」,妻子王者香則在文革初期被紅衛兵活活打死。

大饑荒

1958年,安徽鳳陽人口40萬人,到1961年下降到24萬人。該縣縣委書記趙玉書在會上說:「鳳陽不是個好地方,過去也死人,現在死兩個,有甚麼了不起」,會後他到武店公社瞭解情況,問醫生王善良:「為甚麼浮腫病治不好?缺甚麼藥?」王善良說:「少一味藥,糧食!」趙大怒,馬上對他進行批鬥,然後逮捕。由於出現人相食,趙玉書表示:「這是反革命政治事件,一律逮捕,關死為算,嚴格保密,不得外傳。」結果公安局秘密逮捕食人案件當事人63人,關死在監獄裡的33人。(據《炎黃春秋》雜誌,作者尹曙生,原安徽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

大饑荒2

甘肅通渭縣在1959到1961年的大饑荒期間,餓死人數占總人口近三分之一,遠超另一「地標」河南信陽,還發生多例人吃人慘劇,其中包括父母吃孩子。中央將此事件稱為「通渭問題」。1965年,通渭縣委就此事件寫出報告《通渭的歷史經驗教訓》:「全縣人口死亡60210人,死絕了2168戶」。 1958年,通渭縣成立「萬人整社團」,到農民家裏搜糧食,口號是「寧欠血債,不欠糧食。完成糧食任務就是血的鬥爭」,對農民實施各種酷刑:竹籤子插指頭、站冰塊、雪裡埋人等120種,進行40多天,共打死、逼死79人。來自《中央批轉甘肅省委關於通渭縣委完全變質的情況報告》。

大饑荒3

1958年,信陽因放衛星和反瞞產而斷糧,百姓們開始吃各種代食品,如用鍘刀把稻草鍘碎,放在鍋裡炒干,再碾成碎末,摻上紅薯面做成窩窩頭。或吃玉米桿,玉米桿本是農民燒火做飯的燃料,連牲畜也不吃,當時也成了食品。還吃白鷺屎,白鷺以魚為食,屎呈青白色,不臭,飢餓的人們把白鷺屎挖回家,蒸熟了吃。

上官雲珠

美貌女子上官雲珠,演過《一江春水向東流》中的漢奸夫人何文艷、《萬家燈火》中的賢淑主婦又蘭、《希望在人間》中沉著的醫生陶靜寰……60年代患乳腺癌和腦癌,仍在文革中屢遭批判。1968年11月22日,上官雲珠被猛扇耳光、拳打腳踢,折磨了兩個小時。已無「問題」可交代的她於次日凌晨跳樓自殺。

宋鶴庚

宋鶴庚,國軍上將,1923年隨譚延闓入粵投孫中山,被任命為湖南討賊軍湘軍第一軍軍長。不久辭職回鄉。1949年臨近大陸淪陷,宋鶴庚拿出私藏槍械,授意侄子組織湘鄉縣花橋警察隊,投奔中共。1950年鎮反開始,宋鶴庚被捕,押解回湘鄉。1952年1月,湘鄉縣人民法庭以宋鶴庚反革命罪名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熊十力

他是現代最偉大的哲學家,新儒家開山鼻祖,國學大師。文革時,他堅持在家中不掛領袖像,只設孔子和王陽明的座位,朝夕膜拜。他不斷給中央領導人寫信抗議文革,甚至在褲子上,襪子上都寫著對文革的不滿。他常常獨自一人在街上跌跌撞撞,嘴裡念叨著「中國文化亡了」。最後,他絕食而死,他是熊十力。
五十年代初期,統戰工作者問道於熊,熊說:「存在的問題就是學習蘇聯,事蘇聯如祖,事斯大林如父,而對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優秀傳統文化避而不提,真是數典忘祖」,他堅持不肯「改造」自己,並上書毛要求傳播舊學。

王實味

1941年,延安整風,王實味於次年寫下《政治家藝術家》、《野百合花》兩篇不和諧文章,披露延安在艱苦抗戰時期卻歌舞昇平的事實,以及延安的不平等現象和官僚作風。結果被毛打為托派,由康生下令逮捕,1947年處死,砍殺後埋於枯井。文革結束後,其妻才知丈夫已不在人世。1990年12月平反,其子當時已55歲毛指出:「這是王實味掛帥了,不是馬克思主義掛帥。」在整風高級幹部總結會上說:「丁玲是同志,王實味是托派。」在另一場合說:「《野百合花》有文章」,1945年七大時毛說:「他(指王實味)是總司令,我們打了敗仗。我們承認打了敗仗,於是好好整風」 1991年,公安部派人到劉瑩(王實味遺孀)家中,遞上1萬元慰問金,她堅決不要,把慰問金捐給當地文聯,作為青年文學獎勵基金。

傅雷遺書

1966年,傅雷家遭紅衛兵4天3夜的抄家,發現親友寄存的箱子裡有背後嵌有蔣介石像的舊鏡、有宋美齡照片的舊畫報,被控為「窩藏反黨罪證」。罰跪在地,戴高帽子批鬥。不堪其辱的傅雷於9月3日凌晨寫下遺書,囑咐後事,將現款大半贈女傭周菊娣,其餘支付房租水電,並預留53.30元火葬費。然後夫妻雙雙自盡。傅雷遺書中,向妻兄委託數事,摘錄:代付九月份房租55.29元(附現款);姑母傅儀寄存我們家之飾物,被紅衛兵取去沒收,只能以存單三紙(共370元)又小額儲蓄三張,作為賠償;舊自用奧米茄自動男手錶一隻,本擬給敏兒,但恐妨礙其政治立場,故請自由處理。

陳子美

陳子美,陳獨秀之女,一生顛沛流離。文革中,她用盡積蓄和首飾,請人把自己綁在汽油桶上,在海中漂泊十小時後,成功偷渡香港。1997年,她神奇地出現在美國。2008年,她在紐約某醫院孤獨辭世,住院期間無人過問。據說她去世前不久,聽說國內在修繕陳獨秀墓,她說:「又在花百姓的錢,說不準以後還要砸」 1956年,陳子美從上海遷居廣州,文革時被打成反革命牛鬼蛇神和「中國最大的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孝子賢孫」,關進牛棚,批鬥遊街,遭受種種折磨。幾年後,白髮蒼蒼、遍體鱗傷的她於珠江口偷渡。上世紀50年代初,陳子美與前夫張國祥所生的長子張肇山參軍,後被保送到南京航空學院學習,但被人陷害屈死於獄中,時年只有20多歲。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