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30)

蔣介石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論持久戰

1932年2月,蔣介石提到「與倭持久作戰,非如此不足以殺其自大之野心」,決定「準備長期抵抗,以求最後之勝利。」1938年3月5日,蔣介石在日記中寫道:「我之對倭,在以廣大之空間土地,求得時間持久之勝利;積各路之小勝,而成全局之大勝。」同年5月,毛澤東在延安完成了《論持久戰》初稿。

蔣介石

北京城牆

1958年1月,毛澤東說:「我們不輕視過去,迷信將來,還有甚麼希望?北京拆牌樓也哭鼻子,這是政治問題」 ,同月,他又說:「南京、濟南、長沙的城牆拆了很好,最好全部變成新房」 ,同年3月,他說: 「拆除城牆,北京應向天津和上海看齊 」。經過大躍進和文革的大規糢拆除,北京城牆幾乎全部消失。據載,北京外城城牆雖已於1953年基本拆除,但局部地區尚殘留不少土 方需要運除。內城城牆從1958年開始拆除,經過估算內城城磚約有40萬立方米,土方約有460萬立方米。在大躍進如火如荼的時期,北京市的勞動力和運輸已經非常緊張,於是,為了拆除城牆,還動用了軍隊和中央部門的力量。

廣西文革屠殺

根據廣西政府編印的《廣西文革大事記》以及《紅色紀念碑》一書記載,1967年秋至1968年8月,廣西發生大規糢屠殺。群眾組織「聯指」在軍隊支持下,屠殺地富反壞右五類份子及家屬十餘萬人。殺人方法包括刀槍棍棒、步槍擊殺、機槍掃射、炸藥爆破等,此外還有大量的剖腹取肝、割肉挖眼、切乳剜陰、斬首示眾。廣西政府1987年編印的《廣西文革大事記——1968年》中記載,當年4月25日,浦北縣北通公社定更大隊殺了24人,並剖腹取肝煮食飲酒,兇手劉維秀、劉家錦等人把劉振堅打死後,對其未滿17歲的女兒進行輪姦,然後打死,並剖腹取肝、切乳房、割陰部。策劃者和兇手還對剩下的寡婦勒令改嫁,並徵收改嫁費。

文革武鬥

針對文革各地動輒千萬人死亡的武鬥 ,偉大領袖毛主席說:「我才不怕打,一聽打仗我就高興,北京算甚麼打?無非冷兵器,開了幾槍。四川才算打,雙方都有幾萬人,有槍有炮,聽說還有無線電。」(摘自毛選)

廣西吃人

廣西桐玲中學副校長黃家憑,「文革」開始被打成叛徒,後被批鬥殺死。翌日兇手們挖他的肝,剝他的肉,只剩一副骨骼,隨後他們在學校宿舍用瓦片烘烤人肉人肝,帶頭的一個女學生曾追求黃的兒子,如今劃清界限。這只是廣西文革武鬥中死者的一例,僅1968年7月至8月間,廣西共殺害84,000多人,吃人成風。

文革墓群

此文革墓群位於重慶沙坪公園深處,是全國目前最大最完整的文革武鬥墓地,佔地約3,000平方米,有墓114個,共安葬文革中重慶武鬥死者573人,其中最大60餘歲,最小14歲。造墓立碑時間最早從1967年6月開始,最晚到1969年1月。

羅昌

當年,日軍強佔膠濟鐵路,時任外交交涉員羅昌挺身而出,他隻身站在鐵軌上,對日本軍官說:「除非從我身上碾過,否則休想前進一步!」日軍竟因此受阻,沒從這文弱書生身上碾過去。這位羅昌大有來頭,是梁啟超的弟子,康有為的女婿,康同璧的丈夫,出身牛津,是當年的知名外交家和法學家。羅昌的妻子康同璧在北平解放前夕曾被傅作義選為代表,跟解放軍商談和平入城問題。1956年,羅昌辭世,康同璧則在1969年的一個夜裡,在一個小醫院的走廊裡孤寂死去。他們的女兒羅儀鳳,其心愛的書籍、古玩字畫等都被紅衛兵抄沒焚燬,了無生趣的她於1975年辭世。

劉志丹作者李建彤

1962年9月,某偉人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表示:「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他指小說《劉志丹》的作者李建彤「利用寫小說反黨,是一大發明」,結果近萬人被牽連,被關押甚至被逼死,連李建彤採訪時為她帶過路的兩個老百姓也被定罪致死。實際上, 「利用寫小說搞反黨活動」這一罪名本身,才是一大發明。在此事件中,當年劉志丹的戰友、前中共西北地區領導人、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祕書長習仲勳和國家經委副主任賈拓夫,由於曾接受過採訪,或是小說中某角色的原型,均被牽連。習仲勳被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下放,後關押;賈拓夫被關押並身亡。

趙慧深

她是曹禺《雷雨》中重點人物繁漪的首個扮演者,轟動劇壇。她是中國電影史上經典之作《 馬路天使 》妓女小蕓的扮演者,並因此名垂影史。文革中,她被打成「三反分子」,屢遭批鬥,其中一個理由是她曾在《馬路天使》中飾演過 妓女。最終,她一身白衣自殺身亡,要留清白在人間,年僅53歲。她是趙慧深。

羅廣斌

他寫過一本發行量達千萬冊、被譯成多種文字的書,一度是全國年輕人的偶像和英雄。他曾經被關押於渣滓洞和白公館,他說那裏是人間地獄,卻活著出來了。他積極擁護並主動投身文革,在重慶市級機關中最早造反,結果自己卻在後來被打成反革命,不堪屈辱而自殺。他是《紅巖》的作者羅廣斌。羅廣斌是一個極端分子,他成立了重慶首個紅衛兵組織,並有大不了坐牢殺頭之語,並不值得同情。但他的「殺人者反被殺」,有文革的樣本意義。

延安辦《中央日報》

1946年冬,蔣介石曾發一封文件,命宣傳部調人手去延安辦《中央日報》。理由很簡單,你共產黨可以在重慶辦《新華日報》,我國民黨為啥不能去延安辦《中央日報》?結果有人對蔣說,在延安辦《中央日報》恐怕只能出三份,一份報館自存,一份給共產黨,一份寄回重慶,再無其他發行量。蔣聽後,收回成命。

王仲聞

王仲聞,王國維次子,點校、著述甚豐。1950年的鎮反運動中,他被控為「受過特務訓練,撤職登記」,1951年被定為「特務嫌疑」,罰去豎電線桿。此後寫出被錢鍾書稱為奇書的《讀詞識小》,但因身份原因禁止出版,原稿於文革中遺失。1969年冬天被誣為特務,隔離審查,後服毒自殺,其文稿與藏書散失殆盡。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