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26)

毛澤東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內戰

1966年12月26日,毛澤東舉辦了一次生日家宴,被邀請的有陳伯達、張春橋、姚文元、王力、關鋒、戚本禹,江青作陪。家宴上,毛說:「中國現代史上革命運動都是從學生運動開始,發展到與工人、農民、革命知識分子相結合,才有結果。『五‧四』運動就是這樣,文化大革命也是這樣,一切抵制在工礦企業和農村中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論調,都是錯誤的。」說罷,毛舉杯說:「為全國全面的內戰乾杯!」此言一出,在場人皆面面相覷,不敢出聲,唯毛神態自若,談笑風生……1972年,毛在會見斯里蘭卡總理班達拉奈克夫人時說:「我們這裡早幾年天下大亂,你還不知道呢。全國各地都打,全面內戰。這一派軍隊支持這一派,那一派軍隊支持那一派,打……」

等額選舉

「等額選舉」發明者是毛澤東。1945年七大設立中央主席後,第一次出現「等額選舉」,即在1名主席候選人中「選舉」1個主席,在100名委員候選人中「選舉」100個中央委員。後來,尤其文革中被普遍推廣到黨基層組織,繼而又被普遍推廣到黨外,成為所有選舉的基本模式。

無言不詐,無行不欺

1966年10月9日,蔣介石向「文革」中的中共黨員和幹部發表了一封公開信,信中談到「毛澤東鬥爭的伎倆」時說:「它對外鬥爭的方法,是先寄生而後反噬;對內鬥爭的手段,是先利用而後謀陷。它對外是反覆無常,對內是忘情負義,而其對國家則是一個蟊賊,對革命乃是一個敗類。總括起來,它的鬥爭伎倆就是『欺詐』兩個字,它是無言不詐,無行不欺,亦是無人不欺,無事不詐的。你們大家固然都是被欺詐過的人,我們國民黨亦曾經為其所欺詐過的,不過我與你們所差的一點,就是我是首先發現它欺詐的凶狠伎倆最早的一個人。而你們今日被它所欺詐、所迫害的程度,竟遭到如此之慘,就是因為你們不願及時聽信我的話,而偏要跟從它……」

居高位必誤天下蒼生者

1937年5月,塗思宗率「中央視察團」抵延安,推動國共二次合作,與毛澤東接觸頗多,塗在事後寫到:「我與毛氏接觸最多,每談論軍事,彼自認有天才,常說過去紅軍行動,在贛時期作戰,非出其本人負責,故無若何建樹……彼對軍事確極自負,行其游擊戰,先以建立點線,發展到面,然後用裹脅鄉村人力物力,包圍城市,遂行慘無人道之人海戰,以作孤注……然此一套,人能之,我亦能之,所謂世無常法,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種因食果,他日其徒必然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細察毛氏談話緩慢,語音細小,且不斷吸煙助其思索力,以應付一切,正(宋)李承三相王安石所說,謂言偽而辯,行僻而堅,心生執拗,居高位必誤天下蒼生者。」

操娘

毛澤東1959年8月11日廬山會議針對彭德懷:他們要這些東西,一個叫「集體領導」,一個叫要「民主」,一個叫要「自由」。我們現在都沒有做。你說華北會議操了你40天的娘,你在這裡還只操了20天,還操不得?現在我說要滿足40天,不然我們還欠20天的賬,我還加5天,盡你操,滿足你操娘的願望。(李銳《廬山會議實錄》毛澤東8月11日講話〈論彭德懷及其「俱樂部」〉)

良心

1953年,為保證糧食出口和工業發展,中共中央開始停止糧食自由買賣,實行糧食統購統銷,毛澤東說:「徵糧就是打仗,一面對付出糧的,一面對付吃糧的。」農民的餘糧被徵收,連口糧、種子、飼料也被收購走了,多地農村開始鬧饑荒餓死人,為此,有高級幹部上書毛澤東,懇求農民出身的毛對農民要有「良心」,毛回答:「馬克思、恩格斯從來沒有說過農民一切都是好的。在這件事情上,我們是很沒有良心哩!馬克思主義是有那麼凶哩,良心是不多哩,良心少一點好。我們有些同志太仁慈,不厲害,就是說,不那麼馬克思主義。」隨後指示:全國即使十萬個村子出現「逼死人或者打扁擔以至暴動」的事件,仍然要徵糧!

堂哉 皇哉

1936年,毛澤東向斯諾回憶北大生活時說,當時「地位低下」、「都不把我當人類看待」,打算和傅斯年等五四領袖交談政治和文化問題時,他們都「沒時間去傾聽一個圖書館助理員說南方土話」。1945年,傅斯年作為國民參政員應中共邀請訪問延安,已是中共領袖的毛特意與傅長談一夜,憶及五四往事,傅說:「我們不過是陳勝、吳廣,你們才是項羽、劉邦。」毛隨後回贈字幅一條,上書:「坑灰未燼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而傅看到會議室禮堂裡密密麻麻地掛滿了各地送給領袖的錦旗時,譏諷地說:「堂哉,皇哉。」並對同行的黃炎培、章伯鈞等對毛如對皇帝般的討好極為鄙夷。1949年,傅毅然到了台灣。1957年,毛開始反右,55萬「讀書人」蒙難。

爺爺說不動筆墨不讀書

毛新宇回憶:為寫博士論文在孤本書上畫重點。讀博時,為寫論文在軍事科學院圖書館借20多本書。還書第二天,館長就找媽媽說:部長您看怎麼辦,新宇借的書都給劃重點了。媽媽說怎麼辦呢,那就買下來吧。館長說其中有些是孤本咧。(我當時)還振振有詞說:「爺爺說不動筆墨不讀書。」

死一半人

1957年莫斯科共產黨大會,毛澤東發表講話:「如果爆發戰爭要死多少人?全世界27億人口,可能損失三分之一;再多一點,可能損失一半…死掉一半人,還有一半人。帝國主義打平了,全世界社會主義化了,再過多少年,又會有27億,一定還要多…」此言一出,各國代表極為震驚,意大利代表Pietro lngrao說:「人」對毛無非是數字,死人他滿不在乎,核戰爭他毫不介意,還挺歡迎。南斯拉夫代表卡德爾說:再清楚不過了,毛澤東想要戰爭。1958年中共八大二次會議毛再發高論:「打起仗來無非就是死人。原子仗現在沒經驗,不知要死多少,最好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二十幾億人剩幾億…換來一個資本主義全部滅亡,取得永久和平,這不是壞事。」

毛語錄

1958年武昌會議談反右:」1957年鳴放,右派份子、地、富、反、壞乘機而起,所以青島會議開捉戒、開殺戒。湖南斗十萬,捉一萬,殺一千,別的省也一樣,問題就解決了」——1957年「反右運動」,55萬知識份子被打成右派。

1958年成都會議談勞動死亡:「花這一點代價趕上英國也是要付的。各省準備死500人,1年1萬多人,10年10萬人,無時不死人,要有準備。」1959年上海會議談餓死人:「大家吃不飽,大家死,不如死一半,讓另一半人能吃飽」。——1958年—1962年,中國大陸因「人禍」非正常死亡數千萬人。

1976年會見尼克松女兒時說:「不鬥爭就不能進步,八億人口,不鬥行嗎?!」——葉劍英1978年12月中共中央工作會議:文革十年,整了一億人,死了兩千萬人,浪費了八千億人民幣。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