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茨離婚的真相,肯定跟你想的不一樣

蓋茨離婚

 文:海邊的西塞羅

今天說說比爾·蓋茨離婚這事兒。 

1
我在學生時代,曾看過一部西班牙歷史題材電影,叫《瘋女胡安娜》。
這部影片的主人公胡安娜是可能是西班牙甚至整個歐洲歷史身分最顯赫的女王。
套用有人形容武則天的說法:
她母親是國王——卡斯蒂利亞女王伊莎貝拉一世,
她父親是國王——阿拉貢國王斐迪南二世,
她丈夫是國王——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哈布斯堡王朝的菲力一世,
她兒子也是國王——人類史上第一個日不落帝國的共主,號稱「世界之王」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
而她自己還是國王。
如果放在童話故事裡,光胡安娜這個「公主中的公主」的身分,就足夠保證她「與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但影片講述的歷史真實卻堪稱殘酷:胡安娜不僅沒有獲得幸福,反而被她身邊的幾乎所有至親所背叛、遺棄和陷害,她被稱為「瘋女」,先後被丈夫、父親和兒子囚禁。
而胡安娜發瘋的原因(根據影片的解讀)令人扼腕——居然只是因為她想在婚姻中尋找愛情。
在婚姻中獲得愛情,這對於一個正常人來說是很稀鬆平常的,但在16世紀歐洲風雲詭譎的縱橫捭闔中,王室婚姻的唯一目的就在於達成國家之間的血盟,所以愛情在這個階層中是不適宜的,而胡安娜偏巧很不適宜的對她丈夫產生那種普通夫婦當有的情感。
於是所有人都覺得這匪夷所思,說:這個女人一定是瘋了,王室婚姻裡怎麼可以允許有愛情的干擾呢?
2
即便拋開歷史,《瘋女胡安娜》是一部很好的情感電影,因為它點出了一個關鍵的矛盾——人類對於同一種親密關係的認知,是隨著階層、地位的不同,發生嬗變的。不同階層的道德觀對其他階層來說,都是一個足夠嚇你一跳的異世界。
而用普通人的情感在上層社會生活,一定會碰的頭破血流
就拿婚姻這事兒來說,不知你想過沒有,雖然愛情是全人類的永恆話題,但社會中不同階層的人愛情與婚姻觀其實都是迥然相異。
當一個人處於赤貧狀態的時候,飢不擇食、貧不擇妻,有個老婆或者有個丈夫作伴就很不錯了,你肯定沒空顧什麼愛情不愛情。
等到你稍微有點錢,能過上小康生活了,此時你會開始要求婚姻當中有愛情,而這個時候愛情的內涵一定包括:我能看上她,她也能看上我,彼此財產、家室都在可接受範圍內這些要素。因為畢竟草民的生活經不起意外地打擾。對於這些剛爬出赤貧階層的百姓來說,誰也承受不起為一場婚姻返貧的代價。
等你再有一點錢,爬出了普通市民的生活,向財務自由挺進時,你發現你能置換到的性資源如同社會資源一樣越來越多,之前束縛平民擇偶的那些枷鎖逐次打開,你可以自由選擇你喜歡的人了,這時候很多人擇偶標準的變化會把自己都嚇一大跳。
可等到你階層進一步提升,手中掌握財富、權勢的份量,遠遠超過你的私人感情時,愛情與婚姻的定義又會為之一變……
而更要命的是,不似胡安娜式的歐洲封建時代,現代社會是一個階層開放的社會,這決定了那些成功實現階層躍遷的幸運兒們,其愛情觀和婚姻觀會在其人生中遭遇一變再變。
這一點,改開以來中國人的感受其實應該比美國人更深才對,我們不少城市那爆表的離婚率背後,其實就藏著一個又一個私人階層嬗變史。
所以,不是「男人有錢就變壞」,而是在現代社會裡,錢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的階層,進而不同的階層會有不同的世界觀。所以階層每躍遷一次,愛情都要遭遇一次生死考驗,婚姻的潛在契約會被打碎重訂。
更有甚者,當你達到一定階層之後,可能愛情在你的生活中壓根就消失掉了。
而我覺得,前首富比爾·蓋茨身上,其實就出現了這種典型情況——雖然他和他的夫人(前妻)一直假裝他們有著和常人一樣夫妻恩愛。 
3
講到這裡,我們不得不來八卦一下比爾·蓋茨的情史,因為它確實很有代表性。分析後你會發現,這位前首富的人生中,可能壓根沒有過一般人概念中的那種愛情。
跟我們這些芸芸眾生不同,蓋茨一開始就在人生的上層。他1955年出生在美國西雅圖的一個中產上層家庭,父親亨利·蓋茨是當地的著名律師,他母親瑪麗·蓋茨是華盛頓大學董事,這個階層背景決定蓋茨在找對象上可能從來沒有考慮過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所需要思考的現實問題。
根據公開資料的報道,蓋茨人生中一共出現過三位已知的伴侶。
第一位是比他大整整九歲的安·溫布萊德。
根據蓋茨傳記作者的說法,此人對蓋茨來說「比女友更重要的身分是導師和摯友」。
兩人在戀情持續期間討論最多的也不是愛情,而是物理和計算機學術問題,1987年,蓋茨和溫布萊德正式分手了。但儘管二人之間不再有戀人關係,卻仍然保持著友誼,而且還時不時地聚在一起討論問題。微軟的上市過程中,蓋茨就曾聽從估計溫布萊德的很多重要建議。
在很多個人的事情上,蓋茨都事先與她商量。甚至在1993年,蓋茨最終選擇了美琳達做自己的妻子之前,給溫布萊德去電話,徵求她的同意。很多了解蓋茨的人說,如果溫布萊德不允許,蓋茨可能不會迎娶美琳達。
更奇葩的是,蓋茨與美琳達完婚。在婚禮宴席之後,蓋茨向美琳達提出,他要與溫布萊德繼續保持友誼,而且每年還要抽出一個星期的時間與溫布萊德呆在一起。對於蓋茨近乎無理的要求,他妻子美琳達居然同意了。
 
所以這位妻子美琳達與蓋茨的關係,其實也並非我們所理解的那種凡俗夫妻。美琳達畢業於美國杜克大學計算機系,後來攻下MBA學位,然後進入微軟。在嫁給蓋茨之前,美琳達已經在微軟做出了驕人的業績。她擔任一個部門的主管,手下有一百多名員工。美琳達曾經反饋過一條重要信息,修正了WINDOWS的致命失誤,避免了公司的重大損失。這個業績引起了蓋茨的注意,兩人隨後才談起了戀愛。
雖然蓋茨的傳記作者出於為傳主諱的目的沒有直說,但我覺得蓋茨最終選擇美琳達做妻子,與其說是在選伴侶,倒不如說更像是在選合作夥伴。
據說蓋茨在結婚前除了向「導師前女友」溫布萊德諮詢之外,還曾經自己拿了張白版對婚姻的得失進行演算,最終算得評分為正之後才選擇結婚。這些行為顯然都是選合作夥伴時才會用的招。
而作為合作夥伴,美琳達這些年是夠格的,她雖然相貌和身材都說不上好,但工作精明強幹,給了蓋茨足夠的助力。蓋茨的商業帝國能走到今天,一定是離不開她在幕後的強力支撐的。
 
當然,在導師和助手之外,蓋茨也有情慾。
比如1999年,美國曾爆出兩大桃色新聞,而且兩條新聞的男主角都叫比爾,一位是美國前總統比爾·克林頓,他與萊溫司基的緋聞讓他險些丟掉總統寶座;另一位就是比爾·蓋茨,他的情婦斯特凡妮作證,指認微軟違反了美國反壟斷法,險些讓司法部把微軟一分為二。
與前兩位知性女性不同,這位斯特凡妮在有知識的同時還有顏值,身材婀娜,長相可人。
蓋茨幾乎是在與妻子美琳達新婚後不久就結識了她,並隨機對其展開追求。不過兩人的戀情最終讓蓋茨損失甚巨。斯特凡妮在確認自己上位無望之後,毅然與蓋茨翻臉,跑到法庭上去指控蓋茨使用非法手段謀求壟斷。
此事一度鬧的滿城風雨,但特別奇葩的是,當時剛剛跟蓋茨結婚不到五年的美琳達,卻最終隱忍了丈夫這次公開的出軌,就像她當初容忍了丈夫每年一週跑去跟別的女人同居一樣。
此後蓋茨的人生中再沒有出現過「緋聞女友」,我們不清楚是他真的不好這一口了, 還是他做的更為隱蔽了。我個人傾向於後者。
 
好了,讓我盤點一下。
蓋茨已公開的這三段關係當中,
溫布萊德是他的「導師」甚至家人,
美琳達是他的工作和生活的合作夥伴,
而斯特凡妮以及可能存在的戀人,才是蓋茨的情慾伴侶。
一般人,無論男女,往往會試圖在同一個異性身上找齊這三種特質,並與之結合。而我們會給這種雜糅的感情取一個名字——我們把它稱為「愛情」。
所以愛情是什麼呢?它也許只是我們這些普通人為了節省資源而進行的一種「情感打包」。一個人對異性的訴求原本就是多樣的,但受現實和精力所限,大多數人會把這些感情集中在一個人身上。
而比爾·蓋茨,也許他過於聰明,或者是他足夠有錢,能夠在三個以上不同異性身上「分別存儲」愛情的三個碎片。而這三種情感,宛如他發明的操作系統WINDOWS一樣,可以同時多線程操作——至少在1994至1999這五年間,蓋茨是周旋在這三個女人之間,從她們那裡分別獲得不同的情感需求的。
這種做法,好像有點像「渣男」,但細品你又覺得不是,只能說,這是蓋茨那個階層的富豪才能玩得起的「分布式愛情」。
所以你問:蓋茨眼下離婚,是因為他和老婆之間愛情消逝了嗎?
回答也許是:蓋茨與他妻子美琳達之間,應該壓根就沒存在過我們所理解的那種愛情。
沒有開始,何談消逝。
4
夏蟲不可語冰,井蛙不可語海,我們真的很難去揣測比爾·蓋茨這種前首富的精神世界到底是怎樣的。正如老農想像皇上的生活,多半是「皇上能用金爬犁扒糞吧?」那般荒腔走板。我們的道德觀與他那個階層之間的已經脫節太久了。
不信可以舉個例子——眼下蓋茨在世界富豪排行榜上已經落到了第四名,我們來點一點他前面幾位富豪的婚姻狀態:
富豪榜排行榜第一的貝索斯:離婚。
排行榜第二的馬斯克:多次離婚。
排行榜第三的伯納德·阿爾諾:離婚。
排行榜第四的比爾·蓋茨:同樣還是離婚。
所以,對這些站在世界頂峰的真土豪來說,離婚其實是種常態。
當然,這些首富們的離婚動機跟暴發戶有點錢就急著把糟糠之妻趕下堂肯定不一樣,而更可能是一種自然的「瓜熟蒂落」。
比如蓋茨和美琳達這一對,如前所述,他們婚姻本就有「夥伴合作」的意味,蓋茨眼下已經年近七旬,工作和事業上對「夥伴」的依靠都不似往日般強烈。這個時候與「夥伴」和平分手,恢復自由身,很符合蓋茨的一貫作風。
蓋茨過去曾一再說,奧卡姆剃刀理論是他推崇的思想,而該理論有言:如無必要,勿增實體。與「合作夥伴」的婚姻對於現在的蓋茨來說,似乎就是一個不必要的實體——就像他當年在大學沒讀完的那一年課一樣。
相反,眼下吃瓜群眾們熱議的財產分割、離婚是不是為了避稅等問題,我猜反而不會是蓋茨離婚案中的核心議題。畢竟相關預案,律師肯定都幫雙方談妥了。而錢對他們這個層級的人來說,也不過就是銀行帳戶上一串永遠花不完的數字而已。
末了,你可能會覺得富豪們這種愛情和婚姻關係很奇葩,但很可能的,土豪們會覺得我們的婚姻愛情觀也一樣俗不可耐。
 喬治·威爾斯在《時間機器》中幻想數十萬年後人類會依據階層進化成迥然相異的物種,彼此語言不同,概念不通。於是就更無同情同理心可言了。
而人類現在可能正加速走在這條道路上。
就像,蓋茨夫婦與我們,這對前首富夫妻平素還很願意裝一裝,表現的像正常夫妻一樣秀恩愛。
但這都只是表象,在表象的背後,這些富豪夫妻的婚姻、家庭運作機制,乃至他們的情感世界結構,都是與我們完全不同的。真到了要做決定的時候,他們的決斷會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這一次是婚姻,下一次可能就是某項公共事務。
所以美國社會現在對這些富豪們的高度不信任,是其原有自的——這些人的道德觀,真的已經跟民眾分離太久了
各個階層之間不僅悲喜並不相通,可能連愛情、婚姻甚至世界觀也不相同。
這是我們所生活的時代最為駭人聽聞的真相。

 

來源:海邊的西塞羅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