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恰慘案」真相 最大的良心是甚麼?

「布恰慘案」真相

文:西奈山峰

2010年11月,兇犯諶黃業連殺3人後,主動投案自首。接待的民警看他醉醺醺,以為是個胡說八道的醉鬼,以「不歸本轄區管」敷衍了事,任由殺人犯離開。

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是殺人犯,並沒有說謊,殺人犯在離開派出所後,又殺了2人,隨後再次投案自首。

但凡有點良心的人,都會譴責此警的失職,但今天我重點想說的是思維方式,尋找真相的思維方式。

中醫講假脈真癥,真脈假癥。意思是有些病人的脈象與真實病癥不符,但有經驗的醫生能夠二者互參,最終排除假脈象的幹擾而確定真實的病癥,甚至能從這種現象中發現更為根本的病理病機。

刑事案件中的警方就有類似醫生的職責,遇到的病人和病癥千奇百怪,豈能草率放棄任何一個破案線索?

一般人不懂法的精神,只憑簡單好惡發情緒,他們一聽袁崇煥賣國就掏錢買他的肉吃,一聽譚嗣同叛逆,就把爛菜葉子砸他頭上……這些現象雖然可悲,卻能被理解,無非是集體無意識中的自以為義的烏合之眾。

但在偵破案件中是不允許這樣的,它不會因為受害者是男是女是老是幼是姦是善而改變科學精神。在一座科學大廈中,無論它之前多麼龐大嚴謹,只要有一個環節存在瑕疵,這座大廈必然崩塌。這是科學精神,也正是法的精神。

比如著名的美國「辛普森案」,幾乎全世界有點常識的人都認為兇手必是辛普森,但為甚麼陪審團卻判其無罪呢?很多人都說是辛普森有錢,這很符合一般人的思維方式。但真正的原因,就是在這個看似合情合理鐵證如山的案件中,存在某些無法解釋的瑕疵。

比如,在門上和襪子上的血跡中,警方發現了濃度很高的螯合劑(EDTA)。這是警方專用的保留血樣時添加的一種化學試劑,而案發那天,警方在抽取的辛普森的血樣裡添加了這種螯合劑。

還有,為了證實辛普森是兇手,檢方讓他在陪審團面前試戴一只現場提取的沾有血跡的手套。而在法庭上眾目睽睽之下,辛普森折騰了很久卻很難將手套戴上。辯方立刻指出這只手套太小,根本不可能屬於辛普森。

正是這些瑕疵,讓全體陪審團冒天下之大不韙,一致裁決:辛普森無罪!

自反而縮,雖萬千人吾往矣。天下眾口一詞並不能代表那就是真相,那頂多是大眾的良心,但當良心與真相發生沖突,真有良心的人必然選擇真相。而真相,拒絕任何瑕疵。

文頭所講的那個真實案例,這種天下奇聞只能發生在偏遠荒蠻之地嗎?非也!全世界政治精英的最高殿堂也出現了類似情況,並且連續兩次。

震驚世界的烏克蘭基輔「布恰慘案」發酵後,被嚴重懷疑為元兇的俄方,連續兩次請求聯合國安理會就此事件舉行會議、調查真相,均遭到安理會輪值主席英國拒絕。但澤連斯基稱,他將在安理會發表視頻講話。

按理說,聯合國安理會,應該是全世界最公正最權威的地方,聯合國祕書長也在「布恰慘案」曝光後的第一時間表態說:「我對在烏克蘭布查遇害的平民照片深感震驚。至關重要的是開展獨立調查並由此進行有效問責。」

嚴重懷疑對象、至少是重要關系方的俄羅斯,主動提出要在安理會說明情況,不論它辯解也好,遮掩也罷,或者「惡人先告狀」般地誣告,也算是一個「假脈真癥」,讓它盡情表演就是,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所有的表演在真相大白時都只會加重其罪責。

辦案方這樣做,如果是為了「避免惡人先告狀混淆視聽」的理由,也並非不可理解,但是,在拒絕一個重要關系方的同時,辦案方又允許另一個重要關系方發表視頻講話,這就不好理解了。這樣能夠更好地接近真相?

關於真相,昨天一個讀者朋友給我發圖文,試圖向我展示一個真相。

內容是:俄關於布查慘案是烏克蘭軍隊和「極端民族主義分子」幹的說法,已被衞星圖片戳破。最晚從3月18日開始,也就是俄軍占領之後,大量的屍體出現在了布查。

這個圖片我看過,說是3周前就有衞星發現了街頭伏屍。我感到很奇怪,怎麼又18日?

隨即明白,如果說是3周前,那時俄軍還沒到達這裡,街上的死屍就不太好解釋了。

那位讀者朋友說:國際社會都是眼瞎,就閣下您眼光準確?

我說:我的眼光不算甚麼,但邏輯是宇宙真理, 在邏輯面前,國際社會也不算甚麼。

甚麼邏輯呢?把一塊鮮肉放在你家冰箱保險室裡,半個月後它會變成甚麼樣子?閣下應該也有這個常識吧?

他又問:不知道閣下是否了解俄羅斯軍隊的歷史?

這是理屈詞窮者慣用的,不斷轉換話題,所謂「你跟他講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講法制;你跟他講法制,他跟你講政治……」

我說:先說冰箱,如果把一塊肉放在冰箱裡面,即使是冰箱的保鮮室的正常溫度5——7度,放半個月,這個肉也根本就拿不出來,不成形了。

再說這些屍體,不從3周前算起,就從最新衞星發現的18日算起。18日以來到現在,當地氣溫多天都超過12攝氏度。也就是說,半個月時間,這個屍體在街上它已經成了一攤爛泥,這就叫常識,可是你看看那個圖片是甚麼樣子?

仇恨可以,但是如果他違反常識。那只能說明你的仇恨有問題(我不忍說愚蠢)的。

更何況,基輔當地的氣溫白天多在10度以上,甚至達到15度。

即使是按照從俄軍撤離到發現街頭屍體的4天時間,那些屍體上也沒有絕無做假可能的標志性的屍斑。

他說:好吧,布查事件以後會有結論的暫且不說……

我說:你剛才發給我這個資訊,不就是想說明那是一個鐵證嗎?現在被我給擠破了,你又回避,這證明了甚麼?破案是一門科學,而科學,無論它多麼龐大的體系,只要有一個硬傷整個體系全部崩潰。從這裡開始思考吧,我的朋友。

他說:不是我回避而是現在還沒有確切的證據國際社會不是要派人去調查?

我說:那你為甚麼要傳播這些東西呢?你這不是在傳播未經證實的東西嗎?這和傳播謠言有多大不同呢?你的實事求是的精神在哪裡?

他說:那你認為俄羅斯和烏克蘭誰是誰非?

我說:這個事情對你來說不重要,至少不如你打沒打疫苗,做沒做核酸更更要。重要的是要拯救你自己的思想。不要跟著人雲亦雲,不要被人玩弄了你的正義感。那不是正義,那是可悲可憐。

冰箱存肉的問題,其實我相信你也知道,只不過你被某種情感左右著,你總想回避它,不願承認它,不敢正視它,因為接下來的問題更加深奧,你根本就無法解答。

但我真的相信你是一個有良心,有熱情的人。但請記住,最大的良心就是真相。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