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三十年磨一劍

還有不到一百天,美國就要大選了。

提起川普的總統之路,許多人都認為不過是川普的心血來潮而已,都認為他的獲勝是出乎意料的白(黑)天鵝事件。人們在追溯整起事件時,都僅僅只會想到2015年,川普宣布競選的那一天。

然而,川普的總統之路,比所有人想得都更長。

2011年4月,在一年一度的白宮記者晚宴上,奧巴馬開始了他對川普的複仇。此前,奧巴馬的出生地一直備受爭議。川普一直相信奧巴馬出生在肯尼亞,而不是夏威夷。他認為如果奧巴馬出生在肯尼亞的話,那麼奧巴馬就是一位不合法的總統。其實,即使奧巴馬出生在肯尼亞,他也能當總統,因為奧巴馬的母親是美國人。美國憲法雖然規定總統要出生在美國,或在憲法通過時已經是美國公民,但是現在對憲法這一條款的解釋已經很寬泛了,現在人們這樣解釋這一條款:即出生的時候是美國公民就可以參選總統。比如,2016年角逐共和黨總統提名人的聯邦參議員,來自德克薩斯的泰德·科魯茲就出生在加拿大。但是他出生的時候,他的母親是美國人,所以當時泰德·科魯茲是可以參與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角逐的。這個問題是一個憲法的解釋問題,當然也不能川普的理解是錯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釋。

由於川普日復一日地質疑奧巴馬的出生地,所以在2011年的白宮記者晚宴上,奧巴馬狠狠地羞辱了川普一番。當奧巴馬從幕後走到台前時,播放的背景音樂是「 真美國人」。奧巴馬還在講話時,預言了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的樣子:兩名穿著比基尼的女郎坐在白宮的前面,喝著香檳。白宮被改造成了夜總會,上面寫著幾個大字:川普白宮。如下圖所示:

許多人認為,川普即是在這次晚宴上受到了奧巴馬的侮辱,從而決定競選總統。

2014年,美國召開了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數千人參加。當時所有的2016年共和黨潛在的總統候選人都去參加了會議,川普也去了。約翰·米克爾思維特在他的著作《右派國家:美國為什麼獨一無二》中寫到:包括川普這樣的門外漢……都抵達會場,向參會人士獻殷勤,他們參會的目的都是表達自己的忠心。墮胎、增稅、非法移民、阿拉伯恐怖主義活動,當然還有奧巴馬醫改,這些都被斥責為是撒旦的工作,或者至少是撒旦在白宮安插的助手所犯下的事。

因此,至少在2014年,川普就已經積極投入到了2016年大選的準備工作中去了。但是即使在這時,即使是米克爾思維特這樣的人,也認為川普不過是門外漢而已。

然而,川普的總統之路,不會僅僅只是回溯到2011年4月的那場白宮晚宴。在1987年,尼克鬆就給川普寫了一封信,鼓勵他競選總統。

川普這三年多來的總統生涯,和尼克鬆的第二任期有許多相似之處,他們兩人最大的相同點就在於媒體對他們的敵意。

水門事件是導致尼克松下台的醜聞,其實這樁事件,尼克松如果處理得當,完全是不會造成憲政危機的。只是尼克松剛愎自用,最後竟然到了要和司法部長、特別檢察官和聯邦法院法官作對的地步。在加之媒體的推波助瀾,尼克松到最後就不得不辭職下台。

水門酒店的竊聽事件,不過是尼克鬆的手下們幹出來的事情,作為政治老手,尼克松知道:竊聽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總部沒有任何政治價值,導致尼克松辭職的事情,是他藐視法庭、干涉司法,以及錄音帶問題。尼克鬆在水門事件中的進退失據為後來的總統,特別是川普提了個醒。

川普對他的首任司法部長塞申斯相當不滿,對特別檢察官穆勒更是沒有半點好話,但是有尼克鬆的前車之鑑,他並不敢怎麼樣。

拋開水門事件,尼克松是一位很有作為的總統,川普也是這樣。只是川普最崇敬的總統,還是裡根。川普不喜歡失敗者,正如他說他不喜歡被俘虜過的麥凱恩一樣。

尼克松於1974年8月9日辭職,辭職後的尼克松獲得了福特總統的特赦,並沒有被追究責任。卸下總統職務的他在精神上受到了巨大打擊,一時間萎靡不振。

尼克松

但是出身貧寒的尼克鬆有著堅韌的品質,在稍作休整後,很快就恢復了往日的元氣,他說:「 失敗固然令人悲哀,然而,最大的悲哀就是在人生的征途中既無勝利,也無失敗。「

川普的政治思想是一以貫之的,在1987年,他在參加一個脫口秀節目時,大談特談他的政治想法。他談到美國與日本間貿易的不平等,談到美國的商品無法順利進入日本市場;談到中東石油富國在美國的保護下安心發展,轉手就將石油高價賣給美國,一個個富得流油。尼克鬆的夫人帕特當時收看了這個節目,川普樸實的想法給了她非常深刻的印象,帕特作為曾經的副總統夫人(8年)、第一夫人(接近6年),對政治有著非常深刻的見解,她當時就覺得,川普作為一個成功的商人,又有著英俊的外表,口才了得(當時的川普的確是這樣),而且對美國的經濟問題和國際貿易問題也非常了解,非常適合從政。

尼克松總統的夫人帕特

於是帕特向尼克松強烈推薦了當時才41歲的川普,她說川普必將是以後的政治新秀。尼克鬆在做了初步了解後,給川普寫了一封信,信中說:「 親愛的川普,我雖然沒有看你的節目,但是帕特說你在脫口秀節目中的表現極為出色。你一定知道,帕特是個政治專家,她預料你無論何時競選總統,都肯定能贏。」

尼克松出身十分貧寒,最後能做到總統之位,其個人能力非常之強,在他對川普的認識上就可見一斑。

不過尼克松還是過於誇大了川普,他在信中說,無論何時,川普參選都能贏,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以尼克松寫信的1987年為例,當時川普41歲,離總統的法定最低年齡35歲,也僅是超了6歲,當時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有大量的有才能的政治人物。

處於冷戰末期的美國,在當時並不需要選出一個完全讓人耳目一新的人就任總統。往往是在戰爭結束之後,人們才需要完全不同的人物,需要一個建設者。比如1945年,英國人拋棄了保守黨的丘吉爾,選擇了工黨的新人艾德禮;比如1992年,冷戰剛一結束,美國人就拋棄了共和黨的老布什,選擇了民主黨的政治新秀克林頓。比如2008年,在經歷兩場戰爭和金融危機後,美國人選擇了只當過伊利諾伊州聯邦參議員的民主黨人奧巴馬。

在經歷了奧巴馬災難式的8年執政後,川普出場了。並最終在2017年1月20日就任美國總統。如果從1987年尼克松給他寫信算起,他或許已經等了30年了。

當上了總統後的川普,並沒有像奧巴馬在2011年所預言的那樣,將白宮變成一個夜總會。相反,川普推翻了奧巴馬幾乎所有的政治遺產。奧巴馬預言川普當選總統,只是耍耍嘴皮子,但不料,對於他本人而言,卻是一語成讖。

 

來源 寰宇大觀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