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大反攻

川普

文:如松 

——據媒體報道FBI在去年12月就已經得到了有關亨特·拜登硬盤門事件的相關資料,這明顯是威脅國家安全的重大案件,但FBI卻並未及時開啟調查,這就讓司法成了兒戲,讓法律失去了尊嚴,實際是縱容宵小以身試法;

——今年上半年的BLM事件,暴徒在美國各地打砸搶燒,警察已經難以應對,那時,聯邦軍隊、FBI、CIA、司法部等聯邦強力部門在何處?這次事件進一步縱容了違法者,直接釀成了美國大選中規模空前的舞弊事件;

——在大選的過程中出現了數不勝數的欺詐行為,包括軟件作弊(拜登曲線是鐵證)、死人票、外星人票、瘋人院票,等等,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賓州申請郵寄選票的選民人數是180萬人,但最終卻投出了250萬票,從電腦軟件、公墓、外星球等地來了70萬「人」幫助拜登,讓美國、讓賓州成了整個世界的笑料。以至於連福克斯新聞的頭牌主持人卡爾森都說:沒有一個誠實的人會認為本次大選是一次誠實的大選。這明顯是對國家安全的重大威脅,是對憲法的示威,可此時人們不禁要問,司法部、FBI、CIA、警察、國民警衛隊等調查、執法部門到哪去了?

——美國聯邦總務署署長艾米莉‧墨菲致信拜登,批准為其提供過渡期的一些資金資源。她在信中明確提到,自己及其家人,甚至寵物均接到來自不同渠道的威脅。不管怎麼說,墨菲也算是美國聯邦政府的高級官員,連這種高級官員的人身安全都不能得到保證時,FBI、CIA、國民警衛隊、警察部門還有用嗎?

……

這都說明川普未能牢固地掌控這些強力部門,也就不能帶領這些部門去捍衛法律嚴懲宵小,讓憲法失去了尊嚴。這是大選前後很多人敢於蔑視法律、甚至肆意妄為的深層原因。

如果川普可以掌控這些國家機器中的強力部門並隨時嚴懲違法者,宵小就會被震懾,大選中的種種亂象還會出現嗎?他們還會如此肆無忌憚嗎?聯邦官員和律師們還會被恐嚇嗎?雖然不敢說會絕跡,但至少會比現在好的多。

就因為未能履行好自己的總統職責,才讓宵小在大選的過程中肆無忌憚,也讓作為總統候選人的自己落入了今天極其被動的局面。

我是川普的支持者,因為他放棄了億萬富翁的優越生活為國家服務,希望將美國從過去二十年的蕭條中帶出來(11月25日《如松:中美世紀大角逐》),這樣的愛國者永遠是讓人敬佩的(中國人不會喜歡漢奸,會喜歡愛國者,也是這樣的邏輯,任何國家的任何人都會欽佩愛國者);2016年當選總統之後,嚴格履行在大選過程中對美國人民許下的諾言,更讓人敬佩。雖然在經濟和外交上做出了傑出的成績,但因為上述一系列問題本人卻一直都不認為他是一個合格的總統(這僅是個人觀點),一個合格的總統必須能帶領領國家機器維護內部穩定,讓法律擁有崇高的尊嚴,讓正義時時刻刻得以伸張,讓人民可以安居樂業。

當一個總統失去了對強力部門的控制之後,一個國家就會處在十分危險的境地,這就導致了大選過程中的種種亂象,也是媒體敢於宣布拜登為當選總統原因——這是對國會、白宮的蔑視,也是對法律的踐踏,是典型的叛亂。

雖然誰都知道大選過程中舞弊叢生,但只要媒體(包括互聯網)掩蓋事實,加上各州有貪腐前科的官員們推波助瀾,一旦12月初各州選舉人票得到認證之後,拜登當選就會成為既成事實,川普的總統夢就會煙消雲散。

人們認為川普可以到最高法院打官司,並認為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人數占優,川普依舊有機會。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十分清楚這條路,也十分清楚各自的優劣勢,難道民主黨會束手待斃嗎?絕對不會,到時必定會對大法官使用收買、暗殺等手段,所以,聯邦最高法院未必成為川普的翻盤之地。

大選投票日之後約一週內,川普看不到有多少勝選的機會,根源就在於媒體可以掩蓋真相,自己對強力部門已經完全失控,直到這一天的出現!

11月10日,國務卿蓬佩奧首次對大選公開表態:必須依照憲法公開計票,等待司法裁決,美國將會「順利過渡到川普總統的第二任期」。這個聲明是什麼含義?

蓬佩奧代表的是國務院,這當然代表的是國務院的態度。但蓬佩奧更代表的是以西點軍校為核心的軍方勢力,蓬佩奧的言論可以理解為西點軍校(軍方)的集合號,相當於「摔杯子」,要求軍方團結起來統一行動,支持特川普!

蓬佩奧之所以在10號對媒體放出這樣的話,自然已經在內部(包括與川普、彭斯,尤其是西點軍校的主要將領)進行了充分的」溝通「。

在媒體已經宣布拜登當選之後,如果川普已經徹底無望,他就很難再次更換國防部長。一個即將離任的總統除了戰爭之外,在人事上的權力已經有限,更換國防部長也容易激起軍方的反彈。所以,川普在10月9號更換國防部長應該是「溝通」之後的結果,既然已經獲得了軍方的支持,川普就有能力在這一任的最後關頭更換鴿派的國防部長埃斯帕,換上鷹派的米勒。

緊隨其後的11月12日軍方釋放出更加明確的信號。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在陸軍博物館開幕式上發表講話說:「我們的軍隊是獨一無二的。我們不向國王或女王、暴君或獨裁者宣誓。我們不向某個人宣誓。我們不向一個國家、一個部落或宗教宣誓,我們只對憲法宣誓。而站在這個博物館裡的每一個士兵,陸軍、空軍、海軍陸戰隊、海岸警衛隊隊員,我們每個人都將不計個人代價保護和捍衛憲法。」要注意的是,米利將軍是站在新上任的代理國防部長克里斯托弗·米勒身邊發表的這番講話。米勒在米利演講完後調侃稱,「感謝你為新來的人設置了這麼高的門檻,我對你的發言所要說的就是:幹得好。」

米利嘴中的「暴君、獨裁者」指的肯定不是川普,川普主張的是小政府、大社會、低稅負,這種模式根本就不會誕生「暴君、獨裁者」,支撐暴君和獨裁者的一定是龐大的政府(龐大的國家機器)和高稅負;同時,米勒是剛剛被川普提拔起來的代理國防部長,如果嘴中的「暴君、獨裁者」指的是川普,就是直接打臉米勒,米勒就不會說「幹得好」。所以,米利這番話指的是軍隊會按照憲法的要求,聽從國防部和三軍總司令(總統)的指揮,依慣例遵從文官的指揮(這是憲政體系的基本要求,否則就很容易形成軍政府)。

11月12日是一個重要的日子,意味著軍方已經站隊完畢。

基於川普已經基本失去了對政府中強力部門的控制,這就涉及到軍方該怎麼出手的問題:

第一,必須將大選中的種種舞弊行為昭告天下。一旦昭告天下之後,美國社會中的愛國者(包括州縣議員、律師、法官、官員和民眾等)就會站出來,就會推翻各州的選舉人票的認證。採用的手段就是推動各州尤其是搖擺州召開聽證會。

11月25日,賓州議會就2020年選舉問題和違規行為舉行聽證會。

在聽證會上,有一位證人十分引人注目,此人是退役上校,他在軍中服役了三十年(注意是「職業軍人」),他說自己軍人生涯的後半期從事的是信息戰、電子戰、特殊電子戰、軍事騙術與反騙術等,他的團隊(注意是「團隊」)從今年8月(注意這個「日期」)開始就研究大選舞弊問題,他的證詞直接指向大選計票系統和軟件欺詐。在此已經明顯可以看到軍方的痕跡,說明軍方已經抓到了實錘證據。

180萬選民卻投出250萬票的離奇現象也在本次聽證會上暴露出來,估計現在的賓州已經成為全美國的笑柄,或許全世界也在嘲笑美國。

一名目擊者在聽證會上描述了賓州的巨大投票「尖峰」,眾人因此發出了驚呼,這說的是賓州大選過程中也出現了著名的「拜登曲線」。朱利安尼當時問道:「當你看到這條曲線上的所有這些峰值時,你能計算出拜登占了多少票?」證人回答到:「接近60萬……我想我們的數字大約是57萬多。」朱利安尼再問:「那川普有多少張票?」證人說:「我想是3200多一點。」(即同一時期內拜登和川普的得票之比是57萬多:3200多),聽到這樣的數據比例,聽證會上的人群和陪審團爆發出驚呼和哄堂大笑。

到這裡,我不再相信拜登還有機會進入白宮,倒更接近了監牢。

賓州聽證會將是一個轉折點,意味著各州的大選舞弊現象將逐步昭告天下,媒體再也無法掩蓋。然後就會有更多的愛國者站出來,然後就會形成洶湧的民意浪潮,要求嚴懲大選欺詐現象。民主黨內部就會開始分裂,緣於民主黨內部的絕大多數人一樣會以舞弊為恥!還有些人為了自保,也會與民主黨劃清界限。

第二,對叛國者進行嚴懲,殺雞儆猴。

由於本次大選舞弊案件涉及的人數太多,牽扯的面太廣,如果到民事法院去起訴會耗去太多時間,到結案時,拜登可能已經將生米做成了熟飯。

但軍事法庭就可以速戰速決,一旦有叛國者被丟盡監獄之後,對所有人都會形成強大的震懾力,這些人要麼自首做污點證人,要麼伏法認罪。

11月24日有媒體報道,「西德尼·鮑威爾已註冊為軍事律師,並且是唯一可以在法庭上起訴叛國罪的人!」

必須注意,註冊軍事律師是可以隨意註冊的嗎?雖然我不熟悉美國法律,但也知道在背後一定得到了軍方的首肯。這是一個標誌:首先,可以為鮑威爾提供保護,防止違法者狗急跳牆使用暗殺等手段;其次,既然代表軍方的行動,就需要與川普的律師團隊切割;再次,當鮑威爾將一位或幾位舞弊案件中的關鍵人物以叛國罪丟進監獄的時候(如果在民事法庭提訴的時間趕不及,就到軍事法庭提訴),舞弊案背後的所有參與者、支持者的雙腿就開始發抖,美國大選的紛爭就基本結束了。現在看來,加州州長、佐治亞州州長、密西根州州長等人已經被鮑威爾瞄準了。

其實,民主黨內已經開始出現分裂的跡象。加州、紐約州可以說是民主黨的兩根支柱,即便太陽從西邊出來,紐約州長庫莫與川普也不可能尿到一個尿壺裡。但25日卻有媒體報道,庫莫說「媒體對總統沒有給予辦公室應有的尊重」「新聞界(對待總統)用了『更惡毒的語氣』」。

庫莫何時尊重過人民選出來的川普總統?他對待白宮的態度與媒體半斤八兩,但現在卻開始譴責媒體,或許這傢伙已經聞到了特殊的「味道」。

個人的意見是,雖然左媒、華爾街、互聯網巨頭、兩黨建制派的力量十分強大,但很可能無法抵擋共和黨主體與軍方的合力,更重要的是,大選欺詐是對美國的侮辱,一旦欺詐的細節被不斷昭告天下,會被絕大多數美國人(也包括絕大多數民主黨人)所不齒,作弊者就會分崩離析,大選之戰就結束了。

下一步值得關心的是未來的戰爭會如何開啟!

現在的信息顯示,有幾個國家很可能干涉了本次美國大選,並且已經被拿到了實錘證據,這是美國的「國恥」,一旦新總統就任之後,必須對這種行為進行反擊(這會是兩黨共識),經濟戰、熱火戰爭都是必然的,至於從哪個國家下手,讓我們拭目以待!

火熱的2021年!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