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川普到華爾街 美國真相畢露

川普

文:童大煥 

川普即將告別白宮的時候,對他的支持者說奇妙的旅程剛剛開始。

確實,從風暴眼中退到邊緣,可以清靜很多,也可以看到更多的風暴眼。因為,美國的新旅程,剛剛開始。這是新世界和舊世界的博弈,這是宇宙大爆炸的混沌時分。

2021年1月可能是美國「 社會新基因」製造年,世界新秩序胚胎正在混沌地球上奮力尋找著床點。

「 月初,推特、臉書等矽谷巨頭,用封禁他們在任總統賬號的方式,宣告了美式’言論自由’的淪落。而到了月末,華爾街券商們,又用’暫停’散戶股票交易權的方式,宣告了美式’財產自由’也行將就木。」(《被「 圍剿」的美股散戶,宛如被封號的川普》

當然,我在前面的美國系列大選評論中已經論證:言論自由權利本身,就是財產權利。

華爾街事件源於一場史無前例的「 散戶起義」:

知名論壇Reddit的WallStreetBet欄目(華爾街賭場專版,類似於國內的股吧)中的活躍用戶,是一群沉迷於股票、期權的賭棍。在他們的眾人合力之下,借遊戲驛站(GameStop)股票聯合暴打華爾街空頭,股價近期不斷暴漲:

1月13日,暴漲57.39%;1月14日,暴漲27.10%;1月22日,暴漲51.08%;1月25日,暴漲18.12%;1月26日,暴漲92.71%;1月27日,暴漲134.84%……

據統計,華爾街的做空機構們在短短半個月時間內,已經在這場角力中賠了910億美元。

猶如戳穿了皇帝新裝的孩子,這些散戶在認識到自己力量的強大之後,近期已經開始嘗試狙擊其他的被機構做空的股票。

大鱷們則不惜一切手段干掉這些散戶。

美國當地時間1月28日一早,當美股散戶們打開手機時,他們會發現最常用的那款Robinhood(羅賓俠)股票交易APP好像出問題了,「 遊戲驛站」股票被禁止買入,只能賣出。更有甚者,有媒體稱,華爾街直接把網線拔掉,把股票代碼刪除了!

不僅僅是羅賓俠,包括嘉信理財、德美利證等大型券商公司,都以「 降低公司和客戶的風險」為由,禁止投資者對GameStop、AMC娛樂等飆升股票做融資交易。

券商們還追到了股民們用於溝通、抱團的社交平台Discord上,封禁了散戶們用於統一行動的聊天室,Discord官方表示,封禁的理由是,裡面的人「 發表仇恨言論、美化暴力,和傳播虛假信息」。

似曾相識?對!這跟前些天推特等社交平台宣布永久封禁川普及其支持者們幾萬個社交賬戶所用的理由,幾乎如出一轍。抄作業不用打草稿。

任何一個投資品市場,不論股票、樓市、期貨、黃金等等,從本質上說,都是多空博弈的市場,有人看多,有人看空,才會有交易。

既然允許機構做空,就應該允許散戶做多;既然允許機構抱團,當然也應該允許散戶抱團。


領導此次「 散戶革命」的「 帶頭大哥」馬斯·帕里哈皮蒂亞(Chamath Palihapitiya、)日前在做客CNBC時反問:散戶為什麼不能抱團?基金靠著10億美元的本金,就能得到券商100億美元的槓桿,華爾街靠著秘密,靠著相互之間勾肩搭背,就壟斷了投資市場。而相比之下,散戶們在論壇的討論非常透明,「 這些都是華爾街應該學習的東西!」

雖然機構總體上要比散戶更專業,但這個問題並不絕對。就像晨壹投資創始人劉曉丹所言:投資當中最無法量化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對人的判斷。曾經和一個投資人交流,說多年以後復盤當時過IC(投資決策會)做的模型,大約90%跟當時的分析是對不上的,要不超預期,要不不達預期,這說明對人的判斷是很難量化的,也是投資人功力的體現。看人看什麼?看企業家的格局價值觀,看他對行業和產品的理解,看公司的治理,看他整合團隊的能力等等。

對於真金白銀的風險投資,投資機構利益直接與其投資企業的生死存亡呈正相關關係。但對於股票投資來說,機構投資往往追求短期利益,是在二級市場上通過頻繁交易獲利,常常與企業基本面和成長空間脫離;加上存在頻繁交易以及和散戶博弈的空間,難免形成市場操縱,從而背離股市為優質企業募集發展資金、股民從企業成長中分享收益的初衷。

馬斯克的特斯拉,也曾被全球最大空頭對沖基金尼克斯(Kynikos )放空5年之久。直到現在,特斯拉仍是金尼克斯的放空目標之一。

多空雙方本應權利平等,但奇葩的是,當散戶抱團危及機構投資者利益,空頭機構採取的是禁止買入,甚至以莫須有的「 發表仇恨言論、美化暴力,傳播虛假信息」為由,封殺散戶們的社交平台。

這和網絡社交平台封殺川普及其支持者,完全一個套路啊,連理由都一模一樣!


一開始,深層政府(建制派)首先選擇的都是動用媒體進行污衊,但最終都失敗了。

川普四年來遭遇的媒體集體圍剿無需贅言。而這次華爾街散戶們的被圍剿也如出一轍,以彭博社、CNBC為首的美國主流媒體幾乎眾口一詞聲稱他們的舉動是「 瘋狂」、「 不理智」、「 為了虛無的東西,試圖讓機構投資者破產」 。

當媒體的攻擊和抹黑完全失效,幕後資本給出的解決方案,都是圖窮匕見的「 網絡謀殺」。要的不是你信不信,要的就是你服不服!

未經證實的消息稱,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正式宣布決定:啟動聯邦政府保護華爾街程序議案,聲明散戶衝擊投資者以及美國股市基本面,如同共和黨川普陣營衝擊美國國會山一樣,美國聯邦政府必須為此做出改變,全面捍衛華爾街與聯邦政府的利益,決定全面調查散戶投資線(「 大象軍視」微博2021.1.30 19:21)。

從封殺川普到封殺散戶,一模一樣的套路,一模一樣的邏輯,一模一樣的結果。從中,我們可以得出什麼結論?


到底是政商結合、資本和權力勾兌的深層政府挾持了媒體和現代科技平台?還是媒體和現代科技平台已經發展成為一種新的權力怪獸,成為超越政治權力的存在?其中的因果關係還是需要釐清的。

我的觀點是前者。理由是如下兩個:

一是傳統媒體和現代科技平台都在執行雙重標準:

黑命貴、安提法過去幾年找各種藉口打砸搶、衝擊地方政府機關,造成數十人死亡、幾十億美元損失,媒體沒有譴責他們、平台沒有封他們,川普要打擊他們,也調不動軍隊等資源。

這邊推特們剛剛封了川普及其支持者賬號,那邊烏干達大選準備關閉社交網站,推特馬上抗議,說刪帖封號違反基本人權,特別是選舉期間,是對民主的攻擊。

二是媒體和網絡再猖狂,公共權力仍可以治它,但我們從現實看到的卻是選擇性執法:

因在推特上拉黑了幾個人,川普曾被7位網民告上法庭,2018年5月23日,根據曼哈頓的聯邦法庭判決,川普拉黑網友的行為違反了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裁定川普屏蔽用戶的行為違憲,並勒令他以後不得再這樣做。

NY第二巡迴上訴法院一個3法官合議庭曾於2019.7一致裁定,川普無權刪除其推特賬戶評論,理由是「 總統社媒賬戶互動空間」是一個公共論壇。問題是,現在拜登當局白宮官方油管賬號禁止評論,卻無人作為。

由此,我判斷的是:股票交易斷網也好,網絡禁言也好,選擇性報導、選擇懷執法也好,傳統媒體、網絡科技巨頭、政府統統在某些時候、某些領域臣服在了某種詭異又無形的潛規則力量之下。背後有一個天羅地網般的、追求自身利益的「 深層政府」,基本可以坐實。

尤其是聯邦委員會公平原則Federal commission committee fairnessdoctrine 在2011年被徹底取消,法律上取消了新聞兩面平衡報導的要求。民主黨又掌握了大部分新聞和社交平台,媒體由公平報導的輿論監督工具變成了追逐私利的黨媒。

網絡平台則藉著「 230保護條款」,卻行使起選擇性言論審查的權力。

深層政府是怎樣形成的?

信力建先生轉來一段文字,問我的看法:「 韋伯畢生寫的最厚重的著作是《經濟與社會》,台灣學者和大陸學者有各自的翻譯,都不完整。總之,我讀韋伯,感受最深的是下面這一套:人類社會大約數百年就有一次韋伯說的’輪迴’:(1)社會越來越官僚化,精英失靈,(2)底層造反,多次造反之後,湧現一位’奇里斯瑪魅力’人物,民眾崇拜到盲目追隨,(3)奇里斯瑪人物奪取政權,但找不到接班人,(4)於是社會的’日常治理’必須逐漸轉讓給官僚…… 。川普現象,是韋伯原理的一次檢驗。」

我說:有一定道理。社會官僚化也就是深層政府控制(主要是掌握規則制定權和選擇性執法權,政府換屆、黨派更迭等等都不影響其成為獨立利益團體)。但川普不是「 奇里斯瑪魅力」人物,(和民主黨及傳統媒體、華爾街、網絡平台一再突破法律和道德底線的做法相比)他恰恰是遵守法統的典型。

信力建先生後來有一段評論:「 川普的三個律師以及華人媒體都慫恿川普動用軍隊來打敗沼澤地的妖魔鬼怪。但是不管是拿破崙、英國革命、法國大革命,俄國革命都導致了專政。歷史的規律是暴力奪取的政權,只能用暴力來維護。對於一個敬虔的基督徒來說,他效仿耶穌而非凱撒是有深刻的歷史原因的,她不喜歡人民流血,他寧可流自己的血。」

我認為有道理。為了和平與新秩序,為了更大範圍的覺醒,川普寧可自己上十字架。

當然,也不排除川普這樣的社會覺醒力量剛剛誕生,和傳統深層政府不在一個力量級的原因。

我在之前的大選評論裡寫到美國總統大選的三種結局:

最壞的結局是沒有舞弊而拜登上台,次壞是有舞弊而川普翻不了盤,最好的結局是有舞弊而得到糾正,川普連任。

之所以認為第一種最壞,是因為那樣的話,整個社會的根基全爛了;而第二種,爛的是深層政府,民間主流健康力量還在,支持民主黨和背後深層政府的,且還有一部分是被欺騙被蒙蔽的。

如果大選還看不清楚,那麼華爾街之戰則徹底暴露了深層政府的底褲,會讓更多的美國普通百姓覺醒。

奇妙的旅程,剛剛開始!

當此時,回顧一下本人最遲於2015年9月11日寫下的一段文字,回音繞樑也:

按照《大轉折時代》作者、未來學家戴維•霍爾的分類:從原始社會發展到農業文明,人類花費了將近15萬年。之後,從公元前1萬年人類進入農業文明開始,到300年前蒸汽機的問世,人類花費了近1萬年時間邁入工業社會。時代更迭的進程還在不斷地加速。從300年前工業時代的大發展,到第一台計算機的橫空出世,人類僅花費了5-6代人的時間,就全面步入了信息時代。而從上世紀70年代信息時代的概念提出至今,又過去了40年,人類已經進入了世界互聯和萬物互聯的時代。

和工業革命這樣偉大的技術變革相比,一切聲嘶力竭的競選口號,一切血雨腥風的改朝換代,一切凌空蹈虛的理想主義,能夠帶給人類個體的自由、民主與富裕幸福,在工業革命這樣的文明變革前都弱爆了!

互聯網將是幾千年人類文明史上的第二次革命!它帶來的社會變化,將與「 寒武紀生命大爆炸」相媲美! 5億多年前,地球上的生命開始了壯麗的爆炸式進化,我們稱之為「 寒武紀大爆發」(Cambrian explosion)。在地質學意義上,幾百萬年只是一瞬,在這個短短的「 瞬間」,生命突飛猛進地進化出了新的體型、新的器官、新的掠食和自衛策略。是什麼因素導致了這樣迅速的變化?進化生物學家一直爭論不休。不過,英國牛津大學的動物學家安德魯•帕克(Andrew Parker)提出了一個「 迷人」的假說:大約在5.43億年前,由於一個偶然的原因,淺海和大氣中的化學物質發生了變化,使得淺海和大氣的透明度大大增加。隨著大量的光線進入海洋,動物的眼睛開始迅速進化,隨之飛速進化的還有動物的行為及相應的器官。也就是說,是海水和大氣透明化導致了寒武紀生命大爆發。

互聯網下的信息透明化同樣將帶來人類生產生活方式的巨大變革。在透明時代,秘密就像同位素,半衰期越來越短。一切靠信息不對稱牟利的機構都將土崩瓦解。

互聯網時時刻刻都在最大限度地突破信息不對稱、實現信息共享。它在打破信息黑箱,促進政治和文化民主化的同時,也給企業家帶來了更大的挑戰和機遇,一切權威和品牌都有可能被解構。互聯網革命不僅僅是信息傳播方式的革命,同時也是社會主體發生改變的革命,消費者可以直接參與產品和服務的評價、開發、設計甚至定價,偉大的古典主義經濟學家米塞斯所言的「 市場民主經濟」真正到來。 (摘自童大煥《中國城市化和房產投資第3課:互聯網和現代交通對城市化的影響》)

來源        經緯西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