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要等的「勢」,急不來

川普

文:副舍長

對於關注美選、尤其是挺川的觀眾,今天是「平靜」的一天。似乎並沒有什麼大事發生。但大事肯定在默默發生,圍繞華盛頓白宮的角力,驢像兩派政客也肯定在暗自上勁。

從目前的情形來看,其他問題上他們會有妥協可能,甚至高度一致(例如參院剛剛以91:7的票數通過九千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法案);但在真假總統的競爭、搏鬥上,雙方都沒有退路可言。

作為堅定的挺川觀眾,我還是要反覆提醒大家:請記住川普12月14日說過的話,「戰鬥才剛剛開始,我會贏得一場大勝」。當然,在美地朝野認可川普獲勝之前,他惟一需要等待就是「勢」,或者理解為「時機」。

川普一直強調「法律與秩序」,因而他必須按他的原則將司法路徑走完,實際上,這就是他的蓄勢過程。網絡上有一個數據:47%的票民相信作弊存在,其中包括70%的像派,42%的中間派,30%的驢派。

也就是說,在美媒的掩蓋下,川普認為這個數值還不夠高,他決定在等待的同時,繼續執行他的三個主攻策略——司法調查作弊、州立法決定關鍵州選舉人票、國會臨時一州一票方案。甚至最後,他還可以啟動(部分)軍管。

永遠不要去低估川普的決心,當他輕鬆地說著一如既往的「大話」:有人問林肯做為最偉大總統有什麼感受,他說,這個問題你應該跑去問川普。

就有理由相信,他早已做好準備,並且「如何解決作弊事件」的主動權一直握在他的手上。畢竟「47%的作弊認可率」與總統支持率不同。首先票將真相公之於眾,其次,能夠爭取到更多的驢派與中間票民,才能更大程度地打消他們心中介懷。

從這點看,川普的表現遠遠超過拜燈,秉著對票民負責的立場,任何一個侯選人眼下最需要證明的:這是一場公正的大選。可以想像,在美媒故意掩蓋、拜燈特意迴避作弊話題的前提下,那70%相信作弊已經發生的像派票民對嫌疑犯會做何感想。

也正因如此,時間流逝對川、拜兩個人來說都會是把雙刃劍,在一定的時間內沒有解決好作弊疑團,沒將它調查清楚、撥亂反正,他們失去的不僅是票面上的勝利,而是將長久地失去票民的信任,這對從政者來說,是最可怕的。

再作下細分:川普不會著急,因為他占據正義優勢,控制著節奏。該急的是拜燈,因為每過一天,隨著川普團隊的努力,在足夠的證據前面,各種低劣的阻擾越多,拜燈就越被動,直到走入絕境。

1月6日會是非常重要的關卡,如何利用證據獲取爭議州選舉人票,以及最終在國會上率先通過270票以上的認證,將是川普面臨的程序挑戰。那一天川票正好匯集在白宮外,算是決定歷史的「勢」成,值得被他們慶祝、深記。

「勢」與「造勢」從來都是相互成就的,川普在這塊擁有豐富的經驗。分享一個川普真實的案例:

十多年前,有一家培訓機構的創業青年,準備請川普演講,為此他開出五萬美元一場的報酬。川普祕書回復,這點錢無法吸引一個億萬富翁。於是青年加碼,提高到十萬、二十萬、二十五萬(相當於退任總統的演講報酬)。川普終於答應會見青年,但附加了兩個條件:演講現場得有八萬人,報酬得提高到一百萬,否則他不會去參加。

青年人猶豫的時候,川普用「勢」的觀點說服了他:對於我,一百萬實在不多,但這能夠體現我的商業價值;而對於你,如果無法集齊八萬觀眾,那麼你花費這一百萬請誰都不值得。我們不能讓固有的思維限制我們的潛能,如果你敢於為夢想拼盡全力,那收穫肯定將遠遠超出你的預期!

不出所料,他們兩個人的合作最後取得巨大的成功。川普享受現眾坐無虛席的場面,青年得到川普帶來的商業利潤。

透過這個故事,可以發現一點,久經商戰的川普,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會有他的回報規劃,在不缺錢的時候,那他需要的就是足夠的精神上的榮耀。

其實他決定拿著一美元總統年薪的時候,他也是期待更多的美民能夠看見,他是真心想為美地做出一份事業,比如他自參選開始就承諾過的:排干沼澤,將權力還給人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