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為什麼說川普獨裁挺川是個人崇拜

川普

文:童大煥

【1】

先澄清一個概念。

一些人把挺川普的稱為川粉,這個概念是錯誤的。在支持川普的人裡,至少包含三類人:

一是反對選舉舞弊者,一是支持保守價值觀提防民主黨左傾政策者,一是欣賞川普個人的人格魅力者。前兩種人當中,甚至不乏個人情感上不喜歡川普者。

許多人大選前支持川普是因為價值觀,大選後支持川普是因為支持選舉公正。

因此,把挺川者稱為川粉,是十分錯誤的。

相反,反川者當中,喜歡拜登者極少,支持民主黨政策者有之,純粹因為反川者也有之。甚至有人說,即使和川普競選的是一條狗、一個沒有生命的玩具,也要堅決反川。

因此,反川者當中,川黑倒是有不少比例。

【2】

反川者指責川普是搞個人獨裁,指責挺川者是搞個人崇拜。這種指責有很大的迷惑性,所以我一直想寫一篇短文揭示其中的問題。

【3】

指責川普搞個人獨裁的理由很簡單:他賴著不走!這是破壞民主制度!

這個指責偷換了概念。

川普說,沒有舞弊,我堅決走;靠作弊上台,我堅決不走。

問題的焦點就變成了有沒有舞弊,反對舞弊本身,才是最好的維護民主制度,維護美國的團結與共識。

但反川者說沒有舞弊,因為主流媒體沒報道,因為法院和國會都沒受理。

但不論從維護拜登名譽權、維護選舉公正、維護民主憲政的公信力角度,不都應該進行法庭調查和雙方舉證嗎?沒有調查和舉證,舉證的機會都不給,怎麼就一口咬定沒有舞弊呢?

程序正義連形式上都沒有走走過場,就直接將證據拒之門外,連法院和國會都沒敢宣布「沒有舞弊」,只是從程序上把這個問題迴避了,

反川者們,尤其是其中的個別法律教師,你怎麼敢直接宣稱「沒有舞弊」,把你們平日裡口口聲聲的「程序正義」放到哪裡去了呢?

【4】

再來看川普過去四年的所作所為,尤其是他大選後的遭遇,也根本不像獨裁者,因為他致力於收縮權力、保障自由和權利,而非相反:

他廢除諸多束縛經濟發展的法律;上任之初就提出聯邦所有民選官員必須實行任期制,而且也要有任期屆數的限制;提出聯邦層次的所有政府官員,從現有政府位置下來以後不得轉變身分成為職業政治說客;限制聯邦政府的預算,規定各政府部門必須削減經費10%~25%;提出精簡政府管制;提出聯邦法律必須精簡,所有的新法出台不能多於50頁……

媒體對他圍追堵截,法院調查他的「通俄門」整整3年多;本次大選後更是到處求告無門,甚至於網絡平台聯手封殺了他和支持者的自媒體帳號。

他厭惡窮兵黷武,推動世界和平。連1月6日「背叛」川普的副總統彭斯,也在後來穿著軍裝的演講中表示:是川普重振了軍隊!川普政府是美國幾十年來首次未發動戰爭的政府!

彭佩奧更是無懼外界反對聲浪,連發數推挺川,指他在任上成功推動阿以和平,並打敗伊斯蘭國等,應該獲諾貝爾和平獎。

這樣的人,是個獨裁者嗎?

【5】

而判定一個人是不是獨裁者,最重要的是制度構架本身,是人的行為是不是在法律框架下進行,而不是一個人做事是否果斷勇猛。

1689年出生的法國思想家孟德斯鳩是西方限政思想的奠基人,他第一次用社會科學的方法,對法律跟國情、民情的關係做了梳理,提出了立憲的原則,以及三權分立理論。他說:

◎自古以來的經驗表明,所有擁有權力的人,都傾向於濫用權力,而且不用到極限決不罷休。

◎權力只對權力的來源負責。

◎立法權和行政權集中在一個人或同一個機構的手中,自由便不復存在。司法權如果與政權合併,法官就擁有壓迫者的力量。

◎專制政體下的教育,是要降低人的心智。專制統治最核心的精神,是懲罰和服從。

◎對權力的制約,和新聞自由,是當時英國人幸福生活的根源。

……

由此觀美國,有三權之間的分立與制約,有媒體和民眾持槍權對權力的制約,在制度構架上並不具備獨裁基礎。

而若立法、司法、執法權、輿論、持槍權都高度集中於一個人、一個機構身上,則不管什麼人上台,本質都是毒菜體制。

【6】

當然,即使在民主憲政的體制框架下,國家、社會也不是完全沒有轉向獨裁的可能性。

但這種可能性,也要從行事邏輯和政策邏輯上來考察。民主黨所代表的左的政策和意識形態,必然走向內卷和獨裁;而川普代表的右的、保守的政策與意識形態,恰恰是阻止獨裁、保障自由的守門神!

這從川普支持者和民主黨的支持者們身上的行事邏輯與作風上,窺一斑而知全豹:

挺川的支持者,四年多搞了600多場集會,沒有一場騷亂,沒有一次打砸搶,沒有一次攻擊警察。而民主黨背書的集會已經造成47人死亡、幾十億美元損失。

民主黨人提出要建支持川普者的黑名單,從就業、升職等各方面全面打壓他們;左派已經出現女兒告母親參加挺川遊行,導致母親被單位開除事件;代表川普競選團隊對賓州的總統大選結果提出法律挑戰的約翰·伊士曼(John Eastman)律師,上週被迫辭去了他在加州查普曼大學(Chapman University)擔任的法律教授職位。查普曼大學有169名教職員工在致大學的公開信中要求解僱伊士曼。1月13日,斯特魯帕宣布已與伊士曼達成和解,他將「立即」離職。

媒體披露,由反川普的共和黨人建立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林肯項目」(Lincoln Project)的行動之一就是對為川普競選團隊提供法律服務的律師進行騷擾。

據一份法律出版物報道,去年11月,林肯項目承諾要花費至少50萬美元用於廣告宣傳,打擊Jones Day和Porter Wright Morris and Arthur這兩家律師事務所,因為他們為川普和賓州共和黨辯護。

林肯項目人肉搜索了這兩家公司的律師,並在推特上公開了他們的領英(LinkedIn)頁面,以及幫助川普的律師的姓名和聯繫方式。

在林肯項目的行動下,米切爾(Cleta Mitchell)律師被從合夥的律師事務所Foley and Lardner趕走了。

紐約州律師協會目前正在考慮取消川普律師、前紐約市市長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的律師資格。左翼還表示,他們可能敦促對支持川普的鮑威爾(Sidney Powell)和林伍德(Lin Wood)律師進行紀律處分。(《遭左翼報復支持川普的法律教授被迫辭職》喵走看喵2021.1.19)

哈佛學生展開聯署,要求撤銷挺川普政治人物學位。

拜登公開說要打壓美國步槍協會。

……

當你的言論自由、政治傾向、持槍自由都不由自主的時候,暴政就如黑夜一樣全面籠罩了。

為什麼反川派們對這一切視而不見,卻指責挺川派為「個人崇拜」呢?

一旦從道德上指責川普獨裁、挺川者在搞個人崇拜,就首先從道德至高點上否定了他人的人格和正義追求。

我想,對這樣的反川者,只有兩種解釋:一是蠢,二是壞。壞不一定蠢,蠢則一定壞。不蠢而壞,是壞中之壞。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