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第45任總統川普對彈劾案的回覆全文

川普
(人民報記者肖辛綜合報導)2月9日(周二)下午是美國參議院彈劾卸任總統川普的日子。之前,50個共和黨參議員中45個已經表態不支持彈劾卸任總統川普,如此,彈劾就不可能成功。但舞弊上臺的假總統拜登說,彈劾不成功,也要彈劾。既然明知道不會成功,為什麼還是要彈劾呢?

大家還記得《史記·秦始皇本紀》裡的那個「指鹿為馬」的真實故事嗎?秦二世時,丞相趙高(宦官)野心勃勃,日夜盤算著要篡奪皇位。可朝中大臣有多少人能聽他擺布,有多少人反對他,他心中沒底。於是,他想了一個辦法,準備試一試自己的威信,同時也可以摸清敢於反對他的人。

一天上朝時,趙高讓人牽來一隻鹿,滿臉堆笑地對秦二世說:「陛下,我獻給您一匹好馬。」秦二世一看,心想:這哪裏是馬,這分明是一隻鹿嘛!便笑著對趙高說:「丞相搞錯了,這裏一頭鹿,你怎麼說是馬呢?」趙高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說:「請陛下看清楚,這的確是一匹千里馬。」秦二世又看了看那頭鹿,將信將疑地說:「馬的頭上怎麼會長角呢?」趙高一轉身,用手指著眾大臣,大聲說:「陛下如果不信我的話,可以問問眾位大臣。」

當選總統被冒牌貨彈劾,真乃現代版指鹿為馬!

大臣們都被趙高的一派胡言搞得不知所措,私下裡嘀咕:這個趙高搞什麼名堂?是鹿是馬這不是明擺著嗎!當看到趙高臉上露出陰險的笑容,兩隻眼睛骨碌骨碌輪流地盯著每個人的時候,大臣們忽然明白了他的用意。

一些膽小又有正義感的人都低下頭,不敢說話,因為說假話,對不起自己的良心,說真話又怕日後被趙高所害。有些正直的人,堅持說是鹿而不是馬。還有一些平時就緊跟趙高的奸佞之人立刻對皇上說:「這確是一匹千里馬!」

事後,趙高通過各種手段把那些不順從自己的正直大臣紛紛治罪,甚至滿門抄斬。於是「指鹿為馬」就成了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代名詞而流傳至今。

拜登政府也想利用彈劾案來達到此目地,所以舞弊總統拜登說,彈劾不成功,也要彈劾。

但是,瘋狂的趙高下場如何呢?很慘很慘的。

以下是美國第45任總統對彈劾案的回覆

致尊敬的參議員們:

美國第45屆總統川普(特朗普)通過他的律師卡斯特(Bruce L Castor)和舍恩( 又譯肖恩、斯考恩,David Schon),(通過將彈劾狀分為八部份),特此回覆參議院針對他提交的彈劾案。

第一部份:

指控:憲法規定眾議院獨具彈劾權利,而且那些犯下類似於叛國罪、賄賂罪或其他重罪或輕罪而遭到彈劾並認罪的總統將被免職。

回覆: 部份承認,部份否認, 否認的原因在於對參議院無意義

承認的是, 憲法條款被準確複述。

否認的是,這條引用的條款不適用於第45任美國總統,因為他已經不再是「美國總統」。

憲法的這個條款要彈劾的是在任的總統;由於第45屆總統已經不再是現任總統,參議院不可能再根據彈劾狀免他的職位,因此目前在參議院進行的(彈劾)程序從開始就是與簡明的憲法相違背的,在法律上是無效的。

憲法的第1條第3款寫道:「對彈劾案的判決不得擴大到免除其職位和取消其(將來)擁有和享有的職位之外。」既然參院罷免總統是一個先決條件,必須在取消其未來擁有職位之前發生,而現在參議院無法免除第45屆總統的職位,因為他的任期已經結束了,這意味著訴狀的第一部份沒有實際意義。

第二部份:

指控:憲法第14修正案第3條禁止任何曾經顛覆或反叛美國的人出任任何官職

回覆:部份承認,部份否認,否認的原因在於對參院無意義

承認這一條款準確的闡述了第14修正案第3條第內容。

否認第45屆總統從事了對美國的顛覆或叛亂。

第45屆總統相信也因此斷言,作為普通公民,參議院沒有禁止他擔任公職的管轄權,因為如果參議院對此條款採取行動將違反了美國憲法的第1條第9款第3項,成為一個剝奪私權法案(A Bill of Attainder)。

第45屆總統要求參議院由於第14修正案而駁回訴狀的第二部份,因為這一部份是不相關的,不值得討論。

第三部份:

指控:在出任美國總統期間,川普的行為違反了他對憲法宣誓做出的忠誠地履行美國總統一職,並盡其所能維護、保護和捍衛美國的憲法的誓約;還違反了憲法賦予他的忠實執行法律的義務。

回覆:否認,而且對參院無意義

否認美國第45屆總統曾經從事過違反其總統誓約的行為。與之相反的是,川普從始至終一直都全面而忠實地履行他作為美國總統的義務,從來沒有從事過任何重罪或輕罪。

由於第45屆總統已經不再是總統,因此根據第一部分的「他應該由於彈劾而被免職」的條款已經不可能實施,而目前在參議院走的彈劾程序從一開始也違背了簡明的憲法,在法律上是無效的,因為第45屆總統不可能被從他已經不再擁有的職位上免職,因此第3部分對參院無意義。

第四部份:

指控:川普從事了挑起反對美國政府的暴力行為,因此從事了重罪和輕罪

2021年1月6日, 美國副總統、眾議院和參議院根據美國憲法第12修正案,在國會大廈舉行聯席會議認證選舉人團的選票。 而在舉行聯席會議前的數月中,川普總統反覆發佈『虛假』聲明,聲稱大選結果是由於大面積的舞弊造成的,不應該被美國人民所接受也不應該被州和聯邦官員認證。

回覆:部份承認,部份否認

承認2021年1月6日副總統、參眾兩院在國會山舉行了聯席會議認證選舉人團票。

承認在11月大選後,第45屆總統行使了第一修正案賦予他的權利,表達了他認為大選結果可疑的看法,因為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保證大選安全進行的幌子下,除了很少幾個州外, 各州的政客和法官都在未獲得州議會必要的批准的情況下,修改了本州的競選法和競選程序。 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讓一個合乎情理的法學家得出第45任總統的陳述是否準確的結論,因此第45任總統否認這種說法是錯誤的。

如所有的美國人一樣,第45任總統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護。他確實相信,也斷言,美國由於其憲法,特別是其有意保護不受歡迎言論免受政府報復的人權法,因此是地球上一個獨一無二的國家。如果第一修正案保護的僅僅是政府認定的、在當前的美國文化中受歡迎的言論,那就完全不是保護了。

由於第45屆總統已經不再是總統,訴狀第一部分中引用的憲法條款,「應該由於彈劾而被免職」的前提已經無法實現;而當前在參院所走的彈劾程序也從頭開始就是在法律上是無效的,因此第四個部分也無實際意義。

第五部份:

指控:在聯席會議開始不久,川普總統就在華府總統白宮南側的橢圓形草坪對民眾發表講演,錯誤地聲稱「我們贏得了大選,而且我們以壓倒多數的方式贏得了大選。」

回覆:部份承認,部份否認

承認川普總統於2021年1月6日,根據憲法修正案賦予他的權利,在白宮南側的橢圓形草坪對民眾講演,表明了他認為大選結果可疑的看法,正如完整的講演錄音所記錄的那樣。 這部分從某種程度上指責他的觀點實質上錯誤的,第45屆總統否認這一指控。

第六部份:

指控:他(川普)有意發出了一些聲明,這些聲明根據上下文鼓勵了、並可預見地導致了在國會大廈發生的非法行徑。那些言論包括:「如果你不如同在地獄般戰斗,你就不將再擁有國家。」因此在川普總統的「煽動」下,參加講演的民眾試圖,干擾兩院依據憲法嚴肅履行的義務:認證2020年總統大選的結果,非法違反了國會大廈的規定並毀壞了國會大廈的公物, 打傷和殺害了執法人員,威脅了國會人員、副總統和國會工作人員,並從事了其他暴力、致命的和傷害性的煽動性行為。

回覆:部份肯定,部份否定

承認有人非法違反了國會大廈的規定,毀壞了國會大廈的公物。有人在過程中受傷和死亡,而且執法機構正在調查和起訴那些肇事人員。

「煽動行為」(Sedititous act)是一個具有法律意義的藝術性用語,在彈劾案中使用這個詞因此否認了這個詞的上下文的內涵。

否認川普總統煽動民眾從事毀壞性行為。 否則認為那句話「如果你不如同在地獄中一樣戰斗,你就將不再擁有國家」的說法與國會大廈發生的事情有任何關係,因為正如講演錄音中所展示的,這句話顯然講的是需要為大選安全而戰,

按照慣例, 國會議員按照國會規定的程序挑戰各州提交的選舉人團票,兩院根據這些程序討論是否計讀某州提交的選舉人團票。 2017年,國會民主黨議員就反覆挑戰了各州提交的、川普總統勝出的選舉人團票;2021年,國會共和黨議員挑戰了各州提交的、拜登勝出的選舉人團票。2017年的聯席會議和2021年1月6日的聯席會議的目的在於國會議員履行他們確保選舉人團票正確提交的職責,並確保國會議員們任何挑戰都被根據國會規定恰當處理。國會的職責,因此,並不僅僅是認證總統大選結果。 國會的職責首先是確認總統大選的投票是否是依據國會規定是認證的,而且是否可獲得批准的。

第七部份:

指控:川普總統2021年1月6日的行為與其之前的行為都是旨在推翻對2020年總統大選結果的認證。 川普總統以前的行為,包括2021年1月份2日給喬治亞州州務卿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的電話, 川普總統在電話中要求拉芬斯珀格「找到」足夠的選票推翻喬治亞州的總統大選結果,並威脅了拉芬斯珀格。

回覆:部份承認,部份否認,否認因為這對參議院無意義

承認在2021年1月2日,川普總統曾經與包括拉芬斯珀格州務卿及在內的一些人通過電話,其中包括兩黨的數位律師。 而拉芬斯帕格或那邊的什麼人偷偷摸摸地錄下了那通電話內容,並隨後將那個內容公布於眾。 而那錄音準確地反映了那段對話的內容。

否認總統為顛覆2020年總統大選結果做出了任何努力。

否認在上下文中「找到」這個詞使用的不恰當,因為川普總統當時表達的觀點是,如果仔細查閱這些證據,人就會「發現有大量的甚至未簽名的和造假的選票。」

否認曾經威脅過拉芬斯帕格州務卿

否認在那通電話中有任何不當行為

由於第45屆總統已經不再是現任總統,因此第一部分的「由於彈劾被免職」的憲法條款已不可能實現,因為第45屆總統已經不再出任官職;也表明目前在參議院走的過程從開始就沒有法律意義,這也導致第7條與參議院無關。

第八部份:

指控:在這些過程中川普總統嚴重地危害了美國的安全和美國的政府機構的安全;威脅了民主制度的完整性,干擾了和平的權力交接,危及了一個同等的政府分支(國會),他因此由於美國民眾受到的明顯的傷害而背叛了其作為總統,美國民眾對他的信任。

回覆:否認,再次否認,因為這與參議院無關

否認川普總統曾經危及美國的安全和美國政府機構的安全。

否認他威脅了美國民主主動的完整性、干擾了和平的權力交接, 並危及了一個政府的平等分支。

否認他明顯地傷害了美國人民,因此背叛了他作為總統得到的美國人民的信任。

(與之相反的)而第45任總統在其作為美國總統任期期間的表現令人欽佩,他在任職期間一直都在做他認為的、最符合美國人民利益的事情。第45任總統相信,並因此斷言,在美國,人民選擇他們的總統,而他在2016年是被人民正確地選為總統,並於2017年宣誓就職的,他以與其宣誓就職誓言相稱的方式竭盡其所能完成了他的任期。

由於第45任總統已經不再是現任總統,上面第一部分「彈劾需免職」的憲法條款已經不再適用, 因為第45任總統已經不在職, 這意味著當前的彈劾程序從一開始就沒有法律效力, 這導致第8條款對參議院沒有意義。

由於上面並未具體討論一些關於美國第45任總統的事實指控,上訴指控被拒絕,並要求在聽證會上提供嚴格的證據。

第45任總統法律顧問卡斯特和舍恩的法律辯護詞如下:

致尊敬的參議員們:

第45任美國總統唐納德-J-川普,通過他的律師卡斯特和舍恩斷言,眾議院針對他提交的彈劾案是從表面上和實質上都是有缺陷的,是違憲的,必須被由於其有偏見而被駁回。

為了支持這種觀點,第45任總統,恭敬的陳述:

美國參議院缺乏對第45任總統管轄權,因為他不再擔任任何公職,因此無法再被免職;憲法要求將免職作為允許參議院根據憲法彈劾的先決條件,限制了參議院在彈劾案上的職權範圍。

參議院對第45任總統缺乏管轄權,因為他不在出任任何公職,因此無法再被免職,致使彈劾案變得不值得討論,而且也變成了一個無法審理的問題。

如果參議院根據眾議院提出的彈劾案採取行動, 這個法案將違反了美國憲法第1條第9款第3 項,成為一個剝奪私權法案。

彈劾法案誤解了受到保護的言論,也並沒有滿足任何可遭彈劾罪行的憲法標準。

眾議院在匆匆忙忙頒布彈劾案的過程中忽視了其自己的程序和二十世紀中期的先例,剝奪了第45任總統走正當法律程序的權力,缺乏的正當程序包括,而不僅僅限於,沒有進行任何有意義的委員會的審查,或其他調查;沒有全面地公平地考慮任何支持此彈劾案的證據,以及沒有允許眾議院聆聽第45任總統的立場並就此進行全面公平的討論;沒有依法的緊急情況允許參議院如此急急忙忙地做出判斷。眾議院剝奪第45任總統走正當法律程序權力的做法,為美國第45任總統創建了一個特殊的公民身份類別。如果參議院不採取有利於第45任總統的行動,眾議院樹立的先例將令類似於處於第45任總統這樣地位的人不再享有人權法所保證的、所有美國公民權利; 眾議院的行為明顯表明,在他們看來第45任總統不享有這個偉大國家賴以建立的、對於自主權的保護,而言論自由,事實上政治言論自由是美國所有自由的支柱。沒有提交任何允許其如此匆忙地採取行動的理由,眾議院沒有理由倉促訴訟,不允許被告在聽證會上親自陳述自己的觀點的機會,或不經過法律顧問—這都是正當法律程序所有的基本原則。正如事實顯示的,因為眾議院一直等到總統的任期結束才提交了彈劾案,因此在此過程中未發生緊急情況,眾議院也沒有法律或道義原因如此匆忙行事。 政治仇恨在美國任何的司法系統中都沒有地位,特別是在美國國會司法系統中。

彈劾法案侵犯了第45任總統言論和思想自由的權利,這權利受到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證。

彈劾案持續出現的一個缺陷是,彈劾案在一起案件中起訴了數個據稱可遭彈劾的行為,由於在一個彈劾狀中起訴數個錯誤,眾議院已經令這個彈劾案無法確保遵從了憲法第1條第3款第6項規定的,需要至少2/3 的參議員通過才可定罪的規定。眾議院的起訴沒有將不同的指控交織在一起,而是將他們分成數個據稱不當的單個行為。參議院彈劾案的程序和慣例規則的第23條規定,彈劾案應該是不可分割的,因為現在的這個彈劾案起訴了多項錯誤,將不可能知道是否會有2/3 的眾議員同意整個法案,或是部分法案,眾議院未能夠遵從參議院嚴格的規定,而故意選擇將這個彈劾案變得盡可能地寬泛,因為他們希望某些參議員會認可部份內容,另外一些參議員認同另外一些部分,但是當這不同的參議員聚集在一起時,眾議院將有望能夠獲得2/3 的參議員的支持,雖然這2/3的參議員同意的可能並不是相同的部分。這就是這個彈劾案的目的,讓參議員們認可一個過份廣泛的彈劾案中的部分指控,並因此通過這個彈劾案。另一方面,眾議院的這種行為可能還有一個的原因,也就是這只是他們匆忙的副產品,而在此匆忙中眾議院不必要地剝奪了第45任總統走正當法律程序的權力。第45任總統因此相信,也斷言,這個有缺陷的彈劾案草案需要參議員們被告知,如果沒有2/3 的參議員在 此彈劾案中找到足夠的定罪證據,這整個彈劾案應該被駁回。

美國(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不準備主持參議院舉行的這個彈劾程序,而根據美國憲法的第1條第3款第6項所規定的,如果眾議院在試圖讓一位在職總統被免職,依據憲法將要求首席法官主持這個彈劾案;在第45任總統任期結束後,眾議院選擇允許讓彈劾案的司法管轄權失效,憲法授權首席法官主持所有涉及總統的彈劾案的要求也顯然消失了,他被參議院的副議長代替,而這位副議長在裁決某些問題時據稱還會擔任陪審員一職,參議院的這種行為旨在確保羅伯特首席法官不會主持這個彈劾程序,這在訴訟程序中有效地造成了額外的偏見,因為這起訴訟是由一位曾經長年發表反對第45任總統意見的民主黨參議員監管。第45任總統相信並因此斷言,眾議院此行為額外地侵犯了他走合法法律程序的權力,因為眾議院有效地將他們在參議院的支持者安插在法官的席位上。

因此美國第45任恭敬地請求國會參議員以無實際意義而且違反憲法為由,駁回這個聲稱他挑起騷亂的彈劾案,因為參議院缺乏免去已離任、不再擁有公職的人官職的司法管轄權,另一方面,第45任總統恭敬的請求參議院開釋他。

遞交人
卡斯特和舍恩
第45任總統法律顧問

2021年2月2日

來源:人民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