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將分裂極端理論逐出校園

(唐納德·川普撰文)作為總統候選人,喬·拜登的頭號承諾是「團結」美國。然而,在他擔任總統的頭幾個月裡,他的首要任務卻是在每件事情上都按種族和性別分裂我們的國家。

顯而易見,拜登政府旨在用一些有史以來最有毒的反美理論來灌輸學童。這是他們的新努力。對於美國人來說,了解這種努力將導向什麼、是什麼在推動它,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如何阻止它。

幾十年來,指責美國的左派一直在不懈地推動一種美國形象。在這個形象中,我們的歷史、文化、傳統和建國文件都被投射到最負面的陰影裡。然而,近年來,這種極其不自然的努力已經從告訴孩子們他們的歷史是邪惡的,發展到告訴人們美國人民是邪惡的。

在全國的教室裡,學生們正在接受一項新課程,這項旨在用荒謬的左翼教條洗腦的課程被稱為「批判種族理論」。關於這個扭曲的學說的關鍵事實是,它完全與任何膚色的正常美國人想要教他們的孩子的一切背道而馳。

它不是去幫助年輕人認識美國是歷史上最偉大的、最寬容的、最慷慨的國家,而是教導他們,美國是一個系統性邪惡的國家,我們的人民心中充滿了仇恨和惡意。這距離馬丁·路德·金牧師的美好夢想差之千里——「不應該以膚色來評判,而應該以他們人格來評判」我們的孩子。然而,左派卑鄙的新理論鼓吹用膚色來評判人們其實是個好主意。

灌輸孩子這些分裂的信息是一種心理虐待。用這些極端的想法灌輸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不僅僅是不道德的,而且是一個民族的自殺。然而,這正是拜登政府最近在《聯邦公報》(Federal Register)上公布的一項規則中支持的,該規則旨在對美國學童實施一種批判性的種族理論啟發課程。

該規則明確引用《紐約時報》聲名狼藉的「1619項目」(1619 Project)作為動因。《紐約時報》將其努力的目標描述為對美國人民的「再教育」,該項目甚至包括一個鼓勵學生練習「抹去」《獨立宣言》部分內容的課程計劃。拜登規則還直接引用了一位左翼活動家和批評種族理論的主要支持者的話。他的教科書宣稱,「對過去歧視的唯一補救辦法就是現在的歧視。對現在的歧視的唯一補救辦法就是未來的歧視。」

這就是拜登政府想要教給美國孩子的。

教育部的規定源於拜登上任第一天簽署的行政命令。拜登的命令廢除了我為尊重美國建國原則而設立的1776年總統咨詢委員會(the President’s Advisory 1776 Commission),並推翻了我為阻止這些墮落的理論在勞動力培訓課程中被強加於聯邦雇員而採取的行政行動。

值得慶幸的是,大多數美國人反對這種精神錯亂。左派能走這麼遠而沒有受到懲罰,是因為沒有足夠的父母一直關注和出聲反對。但情況正在迅速改變。從弗吉尼亞州勞登縣(Loudoun County)到加州庫比蒂諾(Cupertino),家長們開始大聲疾呼反對左翼文化大革命。他們現在需要的是一個計劃來阻止它。

以下是美國每個關心此事的家長都應該要求的改革。

首先,每個州議會都應該通過一項禁令,禁止納稅人的錢流向任何教授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學區或工作場所,因為這本身就違反了現有的反歧視法。受我去年的行政命令的啟發,佛羅里達州、德克薩斯州、北卡羅來納州、俄克拉荷馬州和其它州已經採取措施通過此類法律。每個州都需要類似的禁令——國會也應該尋求通過立法來實施聯邦禁令。

其次,每個州都應該成立自己的1776年委員會來審查公立學校的課程,並確保學生接受愛國主義、親美教育——而不是被教導美國是一個邪惡的國家。

第三,父母有權確切地知道學校正在教給孩子什麼。去年,由於在線授課,許多家長第一次有機會經常聽課。隨著學生重返課堂,各州需要通過法律,要求所有課程計劃都必須提供給家長——每一篇講義、文章和閱讀文獻都應該張貼在一個在線門戶網站上,讓家長看到他們的孩子在學些什麼。此外,許多地方有規定禁止學生記錄老師在課堂上說的話。各州和學校董事會應確立學生的「記錄權」。

第四,家長需要在當地組織起來,在美國的每個學區,消除「公民行動」(Action Civics)和其它版本的企圖。這些行動試圖將傳統的公民教育扭曲成政治灌輸的工具。左派的新論點是,我們的「分歧」源於缺乏「公民教育」——他們打算用大量新的納稅人資金「解決」這個問題,並在學校裡重新定義「公民」,就像他們試圖重新定義「基礎設施」一樣。

目前,國會正在制定一項10億美元的法案,稱為《公民教育保障民主法案》(the Civics Secures Democracy Act)。任何共和黨人都不應該相信拜登政府會用十億美元來投資這些項目。更糟的是,這項立法有可能建立一個全國性的歷史和公民課程,並用這些資金賄賂各州採用左派的反美課程。這是一種新的「共同核心國家標準」(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美國K-12年級的統一教學標準),但更極端。和反對「共同核心」標準一樣,父母必須團結起來阻止這種新的聯邦權力控制。

第五,任何反對公立學校教授內容的家長都應該獲得自動代金券,使他們能夠自己選擇另一所學校。政府無權違背學生家長意願,用有爭議的意識形態來洗腦。

第六,各州需要收回對學校教育和認證機構的控制,以確保他們不會培養出激進的教師。說白了,我國絕大多數的教師都是最無私、最優秀的人——但遺憾的是,許多人畢業於極有偏見的教育學校,他們甚至可能不知道左派意識形態在課程中滲透到什麼程度。

各州應該建立替代認證機構,以認證那些知道如何教導對美國的愛的偉大教師。然後,學區可以優先聘用具有這些認證的教師,特別是英語、歷史和社會研究職位的教師。各州甚至可以建立自己的「為美國而教」版本,讓充滿激情和愛國的年輕人走進課堂。

最後,各州需要打破K-12公立學校的終身任期制。終身任期原本是為了保護稱職的教師不受不當的政治影響。然而,它已成為一種保護不稱職的教師的機制。他們對我們的孩子施加了不適當的政治影響。教育者將兒童與祖國疏離,這樣的教師不應終身保護:他們應該離開學校,從事政治活動家的職業。

不要搞錯:所有這些左翼瘋狂背後的動機是詆毀和消除美國的根本變革。激進分子要想在極端議程上取得成功,他們就必須廢除我們對憲法和獨立宣言的忠誠,最重要的是,廢除美國人作為自由、自豪和自治民族的身分。左派知道,如果他們能瓦解我們的民族記憶和身分,他們就能獲得他們渴望的完全政治控制。

一個國家只有精神強大才能真正強大。為了我們的孩子,我們必須在為時已晚之前採取行動。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