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5 日

川普民調崩盤,左右美國大選的三條硬道理

文: 熊飛白 

2020年的6月,美國總統川普四面楚歌,看起來離11月大選的勝利漸行漸遠。

根據6月份以來一系列重要的民調顯示,川普落後最多14個百分點,幾乎是必敗之局。

民調項目時間拜登(%)川普(%)差距
CNN(6月1日)5541-14
ABC/《華盛頓郵報》(6月1日)4943-6
NBC/《華爾街日報》(6月7日)4942-7
經濟學人/YouGov(6月10日)4941-8
路透/益普索(6月23日)4835-13
《紐約時報》(6月24日)5036-14

就連最新的保守派FOX新聞的民調中,拜登在得克薩斯州、佛羅里達州、喬治亞州、北卡羅來納州都以微弱優勢領先川普(6月20日至23日)。

在選舉結果預測,《經濟學人》另一項調查認為拜登有87%的機會贏得大選。照這麼看,川普豈非輸定了嗎?

這個世界哪有這麼簡單。

先上結論,川普一定能贏下今年美國大選,連任美國總統。

是不是覺得熊叔很鬼扯?來,讓我給大家說說清楚。


一、 民調全面落後,疫情、經濟、種族騷亂三座大山

川普的問題不僅僅是民調全面落後,他拉票的撒手鐧,大型集會也遭受了「 冷遇」。

6月20日在俄克拉荷馬塔爾薩,川普的拉票大會只有7000人入場,現場座位卻有1.9萬個。媒體更加大肆炒作,大統領很尷尬。


川普的第一場拉票大會就迎來了空場。

僅僅四個月前,川普還獲得了49%的歷史新高支持率,為何到了6月,他就面臨崩盤的態勢?

疫情、經濟、種族騷亂,如果看媒體分析,大概就是這三個答案。

到目前為止,美國的新冠已經確診了240萬人,死亡已達12萬餘人。如此大規模的衝擊,肯定會對總統的工作產生負面影響。

但這一點不太重要,不要被那些人云亦云湊熱鬧的媒體遮掩了眼睛,了解美國政治結構,就知道川普沒多大責任。

熊叔曾經詳細寫過美國的防疫,主要是州郡縣做具體工作。詳情請見《美國抗疫,真沒有川普什麼事》。

聯邦政府只能做三件事,一、啟動國防生產法,動員大公司生產防疫物資,研發疫苗;二、動員聯邦軍隊特別是醫療資源到各地協助抗疫;三、動用聯邦預算救助因疫情造成的經濟下滑。

派出希望號醫療船到紐約,怕是川普在抗疫之中能做的最實際的事了。

川普主導的2萬億美元救助措施,就是應付由疫情帶來的經濟問題。

疫情以來,美國乃至全世界經濟都被害慘了,美國人口失業率一度上升到20%,但到了5月失業率收窄到了16%。

雖然全世界的分析師大多持審慎態度,但代表著對未來經濟信心的股市卻給出了比較積極的回答。

近期,美國三大指數集體大漲,道瓊斯離歷史高位還差3000點,納斯達克指數甚至已經突破了歷史新高。

在經濟問題上,川普是有點冤的,本來2月之前美國經濟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那時也是他連任呼聲最高的時候。

但這次經濟下滑並非結構性崩壞,和疫情密切相關。只要社會狀態恢復正常,企業恢復工作,經濟就能反彈,這從股市就能看出來,市場信心並沒垮。

川普屬於盡快恢復正常派,就是希望社會快點解禁,復工復產,使經濟實現V型反彈。

納斯達克股指在經歷了二三月的暴跌之後,再創新高,說明美國經濟基本面並沒有問題。

但最近兩天美國確診病例又強烈反彈,原因是過去兩週各地出現的種族問題的示威和騷亂,密集的人群導致了數據上升,這讓經濟恢復蒙上了一層陰影。

這裡又引出了第三個問題,種族問題的示威和騷亂。其實真正是川普的心頭大患的是這個事。

在這場已經鬧了三週的種族問題引發的抗議活動,已經有鬧劇化的趨勢了,各地白左和極端派黑人開始砸爛歷史名人。

拉倒美國歷史名人的雕像,要求改地名,抹去一切有殖民色彩,蓄奴的歷史痕跡。

 

明尼蘇達州議會門前的哥倫布塑像被抗議者拉倒。不發現美洲,哪來的印第安人的悲劇呢?

川普的主要問題是陷入了一個隱然存在的反川聯盟,民主黨的人不用說了,甚至共和黨也出現一些批評聲音,比如前黑人國務卿鮑威爾、前總統小布什甚至還有他過去的手下博爾頓。

川普在這個事件中多次要求警察或者國民警衛隊,鎮壓涉嫌騷亂、搶劫、破壞公物的暴徒。

比如他用的詞語是「 arsonist(縱火犯)」、「 anarchist(無政府主義者)」、「 looter(劫掠者)」「 agitator(煽動者)」

「 我本來想週末去新澤西的貝特敏斯特,但我想呆在華盛頓,確保法律和命令被執行,縱火犯、無政府主義者、劫掠者、煽動者已經被制止了。」

但被反對者與媒體一攪和,很多時候就被曲解成了鎮壓反種族歧視抗議示威。

因為美國左派媒體更多,所以在輿論上對他形成了圍剿之勢。

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雖然熊叔不認為這些是關鍵因素,但川普的確壞在一張大嘴上。

天天與媒體互懟,罵媒體假新聞,雖然熊叔也認為很多事情被曲解了,比如他發推說「 如果州長不盡責,他會派聯邦軍隊幫忙。」總統當然有權力根據「 反叛法」派軍。

但媒體一哄而上不問是非曲直,就說他要鎮壓反種族歧視抗議活動,它們壓根不區分什麼是正常抗議示威還是暴力騷亂、打砸搶燒。

這種打砸搶的行為到世界任何地方都應該懲處吧。

再比如,他曾開玩笑說打消毒水消除病毒,但凡正常人都知道這是開玩笑,至於好不好笑就見仁見智了,但白左媒體揪著這玩笑說他弱智,把玩笑做成真話。

如果有一大堆媒體天天長篇累牘地唱衰,那對一個人的確會帶來負面影響,人言可畏,眾口鑠金。

但這些事川普是不在乎的,仍然天天在發布會上懟CNN之流的媒體「 假新聞」,甚至他還發推讓CNN收回那個相差了14點的民意調查。

順便回應一下《經濟學人》雜誌的預測,2016年10月,《紐約時報》曾預測希拉里·克林頓有91%的機率擊敗川普。

民意調查,是美國媒體或研究機構動輒就愛做的測試民意的項目,但民調真的能預測選舉結果嗎?

二、 川普連莊三大理由之一,民調不靠譜

首先,民調這玩意看看就好了,如果它管用,現在坐在白宮裡的就是希拉里了。

2016年美國大選之前,幾乎所有民調都顯示希拉里會獲勝。但事實大家都很清楚了,一些地方的民調錯得還很離譜。

2016年美國大選希拉里(藍)與川普(紅)的民調差距。

為什麼民調會出現巨大誤差呢?一個原因是抽取樣本本身有問題。

比如,俄亥俄州的民調數據顯示,民主黨領先共和黨4個百分點。如果我們用放大鏡仔細研究民調數據,就會發現被抽查的選民是37%民主黨、28%共和黨和35%的中間選民。

之所以這樣抽樣是因為在2012年大選中,俄亥俄州按照黨派的投票比例就是這樣的。

可是,實際投票結果是川普贏得了超過8%的選票,和民調結果有著12-13%的差距。

這些差距的產生是因為共和黨支持者投票熱情高漲,而民主黨人對希拉里沒有投票熱情,外加中間選民一邊倒地支持特朗普。

支持川普的大多是這樣的人,俗稱茶黨、紅脖子。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隱藏的保守派,明明把票投給了川普,卻對你隱瞞他們的真實觀點。

美國的現狀是,明明電視、媒體、體育界、校園內,給人感覺到處都是自由派,保守派數量怎麼可能超過自由派?

問題出在隱藏的保守派身上,他們口裡喊著革新,被迫天天看著各種各樣的左翼媒體連篇累牘地宣傳民主黨必勝,希拉里必勝,只有一小部分媒體,如FOX電視新聞網持有保守觀點。

你根本沒法揪出隱藏的保守派,因為他們根本不會留下保守的足跡,甚至刻意隱瞞。有四成美國人不會對家人說出自己的觀點,有6成在工作場合保持沉默。

民主黨支持者的特點是年輕人,高學歷,少數裔。

年輕男性在熱衷社會運動的女友面前,不打算承認他們欣賞川普,即使面對妻子也是表面裝作贊同,卻暗地裡不同意。

至於隱藏的保守派女性,希拉里稱他們是女性中的叛徒,而能在電視上開噴的意見領袖都是自由派的明星。

在上一次選舉中,有53%的白人女性把票投給了川普,人們印象之中住在郊區,受教育更高,收入更高的女性,理所當然是自由派民主黨的支持者。但真相卻非如此,郊區鄉村女性投給川普的比例達到60%。

民調的差異也有關係,電話民調和網絡民調也存在極大的落差,一般而言,網絡民調更真實一些,也更保守一些。

美國人在跟別人談論政治時,更願意討好對方,說出對方想听的答案,而不是真心話。所以隱藏的保守派完全可能不告訴你,票投給了誰,或者直接撒謊。

因為他們受到了很大壓力,這些壓力是什麼呢?是很可能你根本沒有「 言論自由」「 思想自由」。

假如你在工作場合表達政治觀點,在臉書或者某些活動表達保守觀點,你的雇主或顧客可能因此而解僱你。

特別是當你的主要客戶是城市居民,如果你支持建立封鎖移民的隔離牆,可能會有人在社交網站上揭露抨擊,成為顧客反對的對象。

美國大城市大公司裡是民主黨的大本營。

美國有《憲法第一修正案》,但法律無法在任何地方對你進行保護。所以在公眾場合,隱藏的保守派都閉口不對自己的政治取向表態。

為何川普激烈反對郵寄選票呢?因為郵寄選票將把你的意願公諸於眾,組織者和家人可以查看到家庭成員的不記名投票記錄。

比如,養老院裡的組織者可以從老人家的肩膀窺視到投票過程。所以只有在投票間秘密的不記名投票,才能使美國人不受別人的意見左右。

未來十年微趨勢的作者馬克潘說:「 當你有權利在家裡、工作場合、社交網絡說出自己的政治理念而不擔心受到懲罰,甚至應該得到鼓勵。但在那天到來之前,別指望你公開詢問身邊的人投票給誰的時候,能得到真實答案。」

他認為無論是媒體、校園或工作場所,當前的氛圍都是鼓勵隱藏的保守派繼續隱藏。大家唯有在投票間裡見真章。

隱藏的保守派只能活在投票間裡。

對於民調,美國政治新聞網站「 Politico」認為,「 有利於拜登的民調在一定程度上低估了特朗普的支持率。」

而且,在2016年之後,美國民調協會也對民調進行過調查——

「 結果顯示,多數民調之所以未能準確預測選情,是因為它們不僅未對一些州的結果作​​加權處理,也未對其進行微調,而且其民調對像中沒讀過大學的白人選民樣本太少,而這些人恰巧是特朗普重要的票倉。」

Politico分析稱,由於當下美國民調普遍存在無法充分反映所有教育程度選民的政治傾向,因而今年的民調恐與2016年一樣難以準確預測特朗普會否勝選。

最後一個就是政治立場問題,像CNN、《紐約時報》這樣恨川普入骨的媒體,其民調的公正性是沒法不受到質疑的。

川普和CNN、《紐約時報》這些知名左派媒體是苦大仇深。

熊叔可以拿一些偏右翼民調給大家開開眼。比如自由信標/IFBA在6月10日的民調顯示:

川普支持率61.2%,拜登只有18.6%;有89.7%的人對川普第一任期工作評價為「 好」以上;有21.2%的人認為川普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總統,高於林肯的16.5%和華盛頓的13.1%。

是不是感覺掉到川粉的窩裡了?所以左右兩方極端的民調,大家看看就罷了,當不得真。

順便說一下,前面講過的俄克拉荷馬塔爾薩,川普在拉票大會上的演講,在FOX新聞上獲得了400萬的觀看量,而在youtube上還有將近300萬。

隱藏的保守派都藏在網上呢,黑夜裡等老婆睡著了,糙老爺們拿一瓶啤酒悄悄打開了電腦,戴上耳機,看川普開噴。

美國紅脖子多指鄉村style

三、 川普連莊三大理由之二,政客也要說話算話

在西方政治裡,無論多麼狡猾的政客,有一點都是必須要做的,就是對投票選自己的選民負責。

如何負責呢,第一就是兌現競選承諾,第二就是讓國家變得更好,具體而言就是生活更富裕,更安全,幸福感更高。

至少川普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主,比如承諾減稅,一上任就減稅,企業稅從35%削減到15%,個人所得稅也有不同幅度的減少;

比如說移民政策,他剛上任就頒發「 限穆令」,真的在墨西哥邊境建起了高牆,還趁著疫情把正常移民項目H1B暫停了;

川普上台強推隔離牆,竟然被他做成了

再比如說讓製造業回流,趁著這次疫情,川普又出命令讓藥品、醫療產品以及一些戰略性物資不再依賴國際產業鏈。

全球製造業諮詢公司科爾尼(Kearney)發布報告。

該報告顯示了兩組重要數據,一個是美國的製造業進口比率(MIR),去年是12.1%,明顯低於去年的13.1%,為5年來最低水平。

貿易摩擦,的確為美國產業鏈回流提供了現實基礎。

另一個重要數據是回流指數,研究者用2018年的MIR(13.058%)減去2019年的MIR(12.077%),結果是0.981,也就是 98 個基點(Basis Points)。


回流指數第一次成正值

以上幾樣川普的主要競選承諾加上疫情之前經濟的強勁勢頭,都用事實證明了他是一位認真兌現承諾的總統。

這與他的前任奧巴馬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奧巴馬整個任期連一個全民健保計劃都沒利索地推動,天天陷入與政治對手的扯皮之中。

至於拜登老爺爺,就更讓人摸不著頭腦了。

翻開他的歷史,你會發現拜登簡直就是一條政治變色龍,永遠活在當下,只要對自己有利,用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是輕而易舉的事。

民調顯示,喜歡拜登的民主黨支持者只有30%,其他人支持他主要為了反對川普。

ReasonTV做了個特輯,展現老爺爺如何唾面而乾,與時俱進。

1994年,他非常積極地推動「 拜登滅罪法案」,擴大警察隊伍,加大警察權力,增加牢房,甚至將死刑罪名加大到53個,比共和黨的46個多得多。

總之就是「 不能讓他們(有犯罪傾向的人)呆在街上。」

16年後的今天,他表示支持對警察的司法改革,做出更大努力防止警察虐待嫌疑人。

1994年,他說「 要為FBI的特工購買威力不亞於販毒集團的武器,他們在挨打。」

16年後,拜登說「 停止向警察部隊轉移戰爭武器,加強監督和問責。」

1994年,他說:「 有一樣叫《憲法第一修正案》的東西被過分解讀了。」

16年後,他說:「 總統(川普)應該打開憲法看看,裡面有一樣叫《憲法第一修正案》的東西。」

只要對他有用的東西,在當下就會支持;不管過去他是怎麼反對,反正從1976年開始,他支持所有的滅罪法案,然後到了2020年,他不再支持了。

年輕時的拜登曾支持加強警權以維護社區安全,現在又力主給警察唱緊箍咒。

《憲法第一修正案》也是如此,自己需要的時候就要求川普看看,當保守派需要的時候,就解讀過度了。

拜登說:「 我將承擔起責任,我不會推卸責任,我不會煽動仇恨,我會尋求治愈長期以來造成的種族分裂。」

這話八年前,十二年前,奧巴馬也說過,美國人也相信了,於是選出了第一個黑人總統,結果呢?

2016年,沉默的大多數選擇了川普,這一次,拜登和他的政治盟友發動了「 聲勢浩大」的BLM運動(Black Live Matter黑命貴)。

繼續通過街頭騷亂的形式,通過極端的政治正確修改歷史,扳倒歷史雕像的時候,普通老百姓會怎麼想?

下面熊叔就帶大家看看他們怎麼想。

四、川普連莊三大理由之三,激發懶漢選民出來

美國每到大選,人們都非常關注投票率,投票率對民主、共和兩黨各有利弊。

比如,年輕人支持民主黨的居多,但投票率比較低,那民主黨就會比較吃虧。

影響投票的重要因素是「 懶得投票」的選民。這個數字是足以左右一次選舉的人群。

為何熊叔看好川普,正是來自於這個因素。


2016年,約有2.24億美國人有投票資格,但只有1.38億的人出來投票,但仍有9000萬人因各種原因沒有投票。

根據一貫的經驗,教育程度高、女性和年長選民投票率很高;反之,男性、年輕人、教育程度低的選民投票率低,拉丁裔、亞裔也偏低。

在16年的9000萬懶漢選民裡,拉丁裔和亞裔約有1900萬,但你們知道白人懶漢有多少嗎? 5400萬。

因此可以開發的選民群體的大頭是「 教育程度低、變成懶漢的白人男性選民。」而這批人是川普的鐵票票倉。

在2016年,58%的白人,51%沒有取得高中學歷的男性投票給了川普。

雖然民主黨可以去挖掘拉丁裔和亞裔,但和這批白人懶漢相比,數字上是望塵莫及的。

2016年大選,川普(紅)贏得的縣

而且你能肯定拉丁裔和亞裔在經歷了「 BLM」運動之後的態度嗎?

亞裔在這個運動中被歧視得體無完膚,提出「 亞命貴」被視為種族歧視言行。

熊叔至少有三個在美國的同學或親戚,過去沒啥投票意願的,宣稱要投票給川普,他們三家加起來有5票。

當然這只是一些個例,但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了華人對目前形勢的關注。目前亞裔內部也存在一些分歧,華一代普遍挺川,而美國出生的華二代則反川。

為啥會產生懶漢選民呢,因為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逼著你去投票啊,投票要登記為選民,美國地大人稀,想要投票可能得駕車跑一兩個小時,可能還要排隊。

成年人遇到個投票日(投票日是周二),相當於多一天休息,不如在家裡躺著看看電視吃吃薯片,勤快的修理一下剪草機,通通下水道;

年輕人夜生活更加豐富,打遊戲、刷臉書、刷ins,白天睡個懶覺豈不美滋滋?

2012年2月,美國華裔遊行,竟然是為誤殺黑人男子、而被判有罪的華裔警察梁彼得抗議。但參加者不過千人,華裔歷來被認為是政治冷感。

2016年,川普的競選策略就是激發這些隱藏的保守派和懶漢白人出來投票,他搜刮了幾百萬名從未在共和黨初選投票的人,從而在選舉人制度中逆轉乾坤。

發動懶漢選民投票的策略,在英國的脫歐全民公投中也起了關鍵作用,卷福參演的電影《脫歐:無理之戰》給我們講了這一過程。

卷福飾演的選舉經理,在進行了民意摸底之後發現,原來有大量反對歐盟的英國人從來沒被重視過,也沒有出來投票。

於是他和他的競選團隊充分抓住了這批,擔心敘利亞和其他中東移民衝擊英國社會秩序的沉默的選民出來投票。

卷福和他的團隊找到了那些懶漢選民或者說隱藏的保守者。

誰能想到脫歐公投竟然成功了?歷史就是這樣改寫的,在誰都想不到的地方。

那些覺得脫歐是天方夜譚的白左,這一次充當了懶漢選民,沒有積極地參與投票,從而讓脫歐派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過後白左們認為是因為投票率低造成脫歐派投機成功,多次要求重新公投。要知道英國白左的勢力也極為龐大,倫敦就選出了少數裔的市長。

到了去年脫歐程序在議會陷入僵局時,脫歐派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宣布解散議會進行大選,結果保守黨獲得大勝,鞏固了脫歐成果,且一舉通過脫歐方案。

再給一次機會白左留歐派又如何?大選投票率只有67%,還不如脫歐公投的72%。

去年11月,脫歐派首相鮑里斯·約翰遜與反脫歐派攤牌,最終在下議院以365席對202席大獲全勝,跨過脫歐最後一道門檻。

英國的公投和大選,就是前車之鑑,那些懶漢也好,隱藏保守派也罷,只要他們被激發出來了,就會持續捍衛自己的政治選項。

不投票的白左們依然不會出來,對自己政治理念執著方面,看不出白左有什麼戰鬥力。

目前的反歧視運動正向縱深發展,所有與殖民或者蓄奴有關的人都要「 推翻」。

如果這樣,包括華盛頓、托馬斯·杰斐遜等一大批美國開國元勳,以及早期一系列的總統的雕像、痕跡都被推翻。


真把這些「 四舊」破了,美國賴以立國的歷史與精神便蕩然無存了。

對於目前的運動形勢,大部分美國人表現出了擔心,一些保守派群眾已經上街保護社區內的先賢雕像。

熊叔比較重視的「 拉斯穆森報告」,一個較為客觀的中立調查機構報告說,63%的美國成年人仍將警察視為國家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超過六成的人擔心,對警察日益嚴重的批評會降低社區的公共安全,黑人裡這個比例達到67%。

調查還說只有16%的人認為大多數警察是種族主義者。這個調查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大眾對還在進行的「 黑命貴運動」的看法。


即使「 BLM運動」發展到這種地步,仍然有大量美國人支持警察執法。

如前面說過的隱藏的保守派,不會輕易表達真實的想法,要問你支不支持反種族抗議活動,你多數會支持;

但換成問你對抗議活動中一些暴力打砸搶的行為,你多數會反對;

對諸如西雅圖公社、推翻美國先賢雕像這種事情呢,美國白人男性會樂意支持嗎?

對於美國大選,不需要太高深的分析,只需要我們用常識來判斷。


誰敢把「 人生自古誰無死」的文丞相拉倒一個試試,熊叔第一個跳出來跟他拼命。

所以,當川普的競選團隊只要像英國保守黨那樣做相同的事情,川普就穩了。

有消息稱,川普已經重組了2018年中期選舉,使共和黨失去眾議院控制權的競選團隊,重建、更新了選舉策略。

熊叔忠告:人要有獨立思考能力,要相信常識,不要相信那些苦大仇深的,早已失去了中立和理性的媒體。

2016年,因為政治正確肆虐,隱藏保守派團結起來選出了川普。

四年之後,當政治正確已經從校園裡、媒體上發展到了街頭騷亂,隱藏的保守派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不言而喻。

主要參考資料:
《Trump Trailing Biden in Texas and Florida, New Poll Shows》
《64% Worry About Cop Shortage and Public Safety; Blacks Worry Most》
《Economist Magazine Predicts Joe Biden Has 87% Chance of Winning inNovember》
《EXCLUSIVE: Free Beacon Poll Finds Strong, Powerful Support for Trump》
《特朗普民調大幅落後難連任?美媒:民調或重蹈2016年覆轍》澎湃
《「 鐵粉」正在流失,特朗普連任懸了? 》澎湃
《未來十年微趨勢》馬克·潘、美樂蒂斯·芬曼著
美國總統選舉的選民投票率,維基百科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